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159/


阿侖的赌博风波过去后,无为专心致志地开始第三阶段的训练。现在他还对第三阶段的训练心存疑虑,难以理解这种训练对自己会产生什么作用。

第二天吃早餐的时候,无为对杨岩、robot和阿侖三个人说:“从今天开始我要遵照师傅的安排,开始第三阶段的训练,我猜想师傅之所以要让我这样做,主要是为了锻炼我的自控能力,所以我希望你们仨人都不要跟随着我,在别人的监视下人往往能控制住自己,只有在完全自由的情况下控制住自己才可以。另外我准备把去赌场的时间安排在下午三点到凌晨三点,这段时间应该是赌场客人最多的时间。”无为说到这里,侧面望着robot和阿侖说:“我不家的时间里,麻烦你们帮我照顾好岩岩,拜托了。”

无为的话杨岩听后很舒服,犹如一阵春风抚面过,让她幸福的心都醉了,她想不到平时大大咧咧的无为还这么心细,她轻声说:“我又不是小孩子,我自己能行,不需要要人来照顾。”

“放心吧大哥,保证比你在家照顾的还好。”阿侖抢着回答,经过了这次磨难阿侖的确转变了很多。

Robot拍拍无为的手,叮嘱说:“无为,你要有心理准备,这项训练看似平淡无奇,但是要比第二关难过百倍,三天以后你就能体验到我说的意思。另外你必须注意,这三个月过去后世界扑克大赛就要开始,在这段时间你要兼顾德州扑克的一些训练内容。最好是去扑克室多观摩德州扑克的牌局.”

“罗伯特,你说我在不能玩牌的情况下怎么能提高德州扑克的技能?”无为不解地问

“我猜想师傅让你进行这项训练的真实目的就是为了帮助你取得世界大赛的胜利。”

Robot的话让大家愣了一下,都不明白他的意思。无为猜想robot又要帮自己了,他急忙握住他放在餐桌上的手,“罗伯特,麻烦你讲得清楚一点。”

“哈哈,我也只是猜想,不一定正确,仅供你参考。德州扑克能否取胜的关键不在于自己底牌的好坏,有的人虽然手里是一副奇烂无比的牌,却仍然能击败对手,主要靠两点,一是自己要有良好的心理素质,二是能看透对手的心理。这两点缺一不可。师傅让你携带现金在赌场内,但是又不能下注,正如你说的锻炼了你的自控力,更主要的是要你收敛自己的欲望。当你能把内心的欲望深藏起来,那么你的外表就会平静的如同一滩湖水,让任何人都看不透湖底的情况,在任何时候都让对手猜不透你。一个真正的扑克高手,从始至终都是一个表情,不会有一丝情绪的流露。再一个方面你在赌场里,只有在自己不赌的情况下才能很好地观察别人,也只有多观察其他赌客,你才能真正了解赌客的心理变化。零六年的世界大赛的冠军就是一位心理学家,所以掌握对手的心理是你取胜的另一个关键因素。知彼知己,百战不殆就在于此。”

无为感激地晃了晃robot的手,“谢谢,谢谢你罗伯特,我迈出的每一步都是在你们这些朋友的引导和帮助下完成的,没有大家的帮助我真的走不了这么远。有了你们的帮助,我相信自己一定能取得胜利。”

“哈哈......无为,不要说的这么感人,你什么时候也变得这么爱动感情了,刚说过你要学会喜怒不形于色,马上又动感情了。记住,这三个月的时间里,你学会把自己包裹起来,外界无论是天大的喜讯还是天塌下来般的浩劫都对你没有任何影响。”robot的话还没讲完,就被杨岩打断了。

“那不是要无为哥变成冷冰冰的机器人吗?他以后如果对我们都这样,我们怎么能受得了?”杨岩不高兴地说。

“是你受不了吧?而不是我们,哈哈......” robot忍不住开起杨岩的玩笑,“放心吧,我们每个人都具有多面性,就象一个好演员,他可以随时随地把自己化身为剧中的任何角色,但是他内在的本性是改变不了得,跟你在一起,无为还是原来的无为。”

当天下午,无为就怀揣三万美元走进了赌场。

无为首先选择的是大赌场,因为大赌场内玩家太多,自己只看不玩也不会引起工作人员的注意,虽然不会被赶出赌场,但是被人注意总是件不舒服的事情。

无为第一个去的是纽约纽约赌场,门前矗立着高大的自由女神的塑像,俯视着如织的人流。赌场内依旧是大红色的高档地毯,每个赌场内的主色调永远是以红色为主,据说红色可以使人兴奋,人一旦兴奋了就会控制不住自己,赌场真实把各种心思都做到家了,不放过任何细微之处,对客人心理的研究,没有任何一个行业可以超过赌场。

虽然现在还不到高峰的时间,赌场内已经是人头攒头,每张赌桌周围都攒三聚五地围绕着不少人,这些大赌场内什么时间也是人流如织,昭示着博彩的魅力。

无为因为没有具体目标,所以漫无边际地在赌场内游荡,从一个赌区走到另一个赌区,边走边看,最后在到了二十一点的牌桌边,在牌桌边也有一些游客模样的人站在周围观看。无为站在松散的人群里,看着两边赌桌上的牌势。

二十一点牌桌是有规定的,不下注的客人是不可以坐下来的,只能站在旁边观看。

无为看了没有几分钟,刚好旁边有张牌桌结束了一靴牌,工作人员开始换新牌,只见她做了一个习惯动作,预先把空手向赌客亮一下。手里抄起一叠新牌,用左手随便一抹,牌就辅成了一个均匀的扇形,每一张牌的距离都相等,这么漂亮的动作被发牌员漫不经心和随随便便地做出来,姿势幽雅洒脱,看着这些熟练的工作人员玩牌也是一种享受。

发牌员洗好牌后,递给玩家一个黄色的卡片,让客人切牌,随后新的一轮牌局开始。

看着荷官把牌发给每位客人,无为在心里不自觉地计算起牌的点数来。牌桌上只坐着四位客人,他用眼睛瞄一下就把八张牌的点数计算了出来,二十一点在刚开始的时候对赌客来说没有任何优势可言,完全是凭自己的直觉和正确的策略玩牌。

看着几位下注的玩家,无为忽然想起来robot对他讲过的台湾赌神戴子郎玩二十一点的策略。玩二十一点正确的策略是取胜的重要因素,而这几位玩家明显地是违反赌神的策略,十五点了竟然还在要牌。无为轻轻摇了摇头,在心里暗暗说,贪婪是赌博的大忌,人心不足蛇吞象,大多数人都是败自己的贪欲上。

戴子郎玩二十一点最重要的一项策略是:十二点以上(含十二点)决不补牌,这一点就是大多数玩家都做不到的。戴子朗对此做过详细地说明,小于或等于十六点必须补牌的规则对庄家非常不利,补出从六点到K的“爆牌”机会太大了。玩家拿到十二点后不再补牌,更多的时候庄家已经“爆”在你前面。

既然十二点可胜,与二十一点胜出有何区别?多数人之所以拿到十五点还要补牌,因贪心不足,结果“爆”在庄家前面,从这一点也可以看出,许多玩家是被自己打败的。

赌神的另外一个策略是,10、J、Q、K、A任意二张组合绝不分拆,但二张A则坚决拆开。他解释为:二十点几乎肯定胜出,何必将“到手的鸭子”拆成二副去寻贪心?二张A或等于二点,或等于二十二点,所以必须拆开。

戴子郎玩二十一点的这两个策略归为一点就是要克服人的贪性,人为财死鸟为食亡,事实上在赌场里失败的主要因素就是赌客的贪婪。

无为注意到这张桌上的牌势在几轮过后逐渐开始攀高,牌还未到一半就已经达到了正十多点,无为的情绪也跟随着牌势高涨起来,他把注意力都集中在这张牌桌上。

又过了几轮,牌势竟然已经超过了正二十点,无为心里一阵狂喜,剩余的牌已经是以大牌为主了,庄家暴牌的机率大增,现在是对玩家极为有利的时候,他身不由己地坐在了牌桌边。

无为急促从口袋掏出一沓百元的钞票,数都没数,啪的一下扔在了发牌员前面,害怕耽误了一样。几摞五彩斑斓的筹码推到了他的面前,无为把两个黄色的一千元的筹码抓在手里,本能地抬手准备下注的时候,大脑轰的一下愣住了,手举在半空中停在了那里。

他猛然想起自己来赌场的目的,师傅一再强调只能看不能赌,而且只要赌过三次就不认自己为徒。

无为举在半空中的胳膊缓慢地撤了回来,额头上瞬间渗出了汗滴,他搞不明白自己怎么会坐到赌桌边,刚才自己的举动完全是一种无意识的行为,不知不觉就开始下注。

无为现在才察觉到赌博已经渗入到自己的潜意识中,他在内心深深地责怪自己,自控能力怎么会这么差,第一次来赌场就把师傅的话忘记了。

无为拿起一个黑色的筹码扔给荷官,不好意思地对她说:“我不玩了,麻烦把筹码再给我换回来。”

荷官奇怪地望着无为,不清楚他怎么会突然停了下来,把无为给的一百元的筹码放进盒子里,然后迅速把无为的所有筹码都换成现金。

无为把工作人员递给他的钱塞进口袋里,仓慌地逃出了赌场,来到大街上,他才发现已经是夜晚了。

无为深深地吸了一口气,轻轻地呼出来,慢慢地让自己平静下来。无为回想起刚才的情景,自己完全是无意识地坐到了牌桌边,掏钱换筹码都是那么自然,根本没有经过思考。也就是说赌博这种行为已经进入到了自己的潜意识中,在一定程度上不受思维的控制。

“太可怕了。”无为轻轻说了一句,他一向认为自己的自控力很强,想不到会不知不觉地就下了场子。无为决定结束今天的训练,回家总结一下。

无为垂头丧气的回到公寓,因为时间还早,robot、杨岩和阿侖还都在客厅里看电视,见无为回来的这么早,都好奇地望着他。

“无为,怎么这么早就回来了?”robot抢先问他。

无为坐到沙发上,苦笑着摇摇头,简单扼要把在赌场的过程讲了一遍,最后说:“我今天第一次去赌场就失败了,不知不觉中就换了筹码开始下注。师傅给我三次机会,想不到我第一天就违犯了。”

“无为哥,别灰心,再说你还没有下注,落地生根,应该不算一次。”杨岩安慰无为说。

“当然算一次,我不能自欺欺人,哄骗是没有用的。如果我这次原谅了自己,那么以后就更控制不住自己。太可怕了,我今天才体会到在赌场要想不赌是多么的难。”

杨岩还是第一次从无为的嘴里听到可怕这两个字,她一下子理解了无为的心。

“无为,有这种反应是正常的,你不要太自责了。赌博在你的大脑里已经形成条件反射了,所以在赌场里你不需要思考身体就会产生反射行为。你今天遇到的情况事实上并不可怕,可怕的东西还在后面。”

“为什么这么说罗伯特?难道说我什么也不做仅仅是在赌场里待十个小时就这么可怕?”无为惊讶地问,他的表情里更多的是怀疑,无为认为robot有些夸大其词。

“赌博在一定程度上与吸毒有很多相似的地方,吸毒后之所以难以戒掉,并不是毒品对人体产生了多大的伤害,事实上肉体上的戒毒并不是很难,忍过一段时间的痛苦后就能消除,最难于消除的是人的精神对毒品产生的依赖性。可以说到目前为止,现代医学对这种精神上对毒品的依赖性还束手无策。一个嗜赌的人在精神上同样对赌博也是产生了依赖性,当你在赌场里而不能进行赌博的时候,那种精神上的痛苦,用两个字可以形容,‘煎熬’。如果你能忍受住这种煎熬,那么你就会彻底地脱胎换骨了。”

“罗伯特,真的象你说的这么可怕?这么痛苦?”杨岩也有些不太相信地追问。

“只能是比我讲的还厉害,你不要忘记无为是身上带着三万元的现金,这就好比是在一间没人管的空房子里,让他饿了三天三夜,然后在他面前放上一碗香喷喷的红烧肉来引诱他。”robot这个形象的比喻让大家都能体会到那是种什么样的滋味。

“我靠,要让我是忍受不住,就是杀了我也要把红烧肉偷吃了。更不用说没人管了。”阿侖咽了口唾液,好象刚刚体验了那种感觉。

Robot望着沉思默想的无为接着说:“无为,我已经对你讲过了两次关于情感是控制人行为的力量,理智在情感面前是那么软弱无力,这一切都是指平常人而言,你现在要做的恰恰是反过来,师傅让你进行的训练,正是要你把自己训练的能用理智来控制你的行为,你必须做到用自己的理智来战胜情感。可以肯定地说,任何一个杰出的人,无论他从事哪个行业,都必须要做到一点,就是用理智战胜内在的情感。”

无为感激地望着robot,轻轻地说:“我明白了,谢谢你的帮助。罗伯特,说心里话认识你是我的幸运。”

第二天,无为又带着现金走进了赌场,他时时地提醒自己来的目的。无为走在赌场里,看着牌桌上崭新的扑克牌,望着那五颜六色的筹码,飞速旋转的轮盘,无处不散发着诱惑力。无为感觉自己的心里如同有只猫爪在不住的挠自己,他情不自禁地把手伸进口袋里要掏钱,心里好象有个声音对自己说,玩两把,就玩两把,反正又没有人知道。

无为掏钱的手在口袋里放了足足有十多分钟,最后又抽了出来,他终于明白robot为什么用“煎熬”这两个字了,现在他内心的感觉,真的比在热锅里煎熬还难受。

世界上有两种东西对人的诱惑力最大,性和金钱,而对人伤害力最强的也往往是这两种东西。对金钱人常常会表现出两种情感,一种是贪婪的占有欲,还有一种是失去金钱的恐惧感。无论是占有欲还恐惧感都会对人产生巨大的伤害,常见的表现就是让人紧张,厉害的时候让人失去理智。因为金钱是与人的生存联系在一起的,失去金钱就意味着失去生存的保障,这会让人产生本能的抗拒。这就是为什么在赌博的时候,有的人难以控制自己的原因。而对金钱的占有欲也对生存条件的一种争取,所以这两种情感都能激发人内在的本能反应。要与自己内在的本能抗争绝非易事,需要经过炼狱般的考验。

第三天的时候,无为连续几次在赌桌旁坐下起来,又坐下再站起来。好几次他感觉自己实在坚持不住了,想拔腿跑出赌场,他佩服robot的那个比喻的绝妙,他现在真的就象一个几天没有吃东西的人,忽然看见了一碟热气腾腾,香气扑鼻的红烧肉,根本就控制不住自己,无论心里如何想,可是手会情不自禁地伸过去。

就在无为难以忍受内心的煎熬时,他忽然想起robot讲过的关于如何改变自己的方法。要想改变自己的行为或者习惯,最简单的方法是把想要的行为与快乐联系起来,把痛苦加在不想要的行为上。无为感觉自己的心里豁然开朗起来,他在心里默默对自己说,现在的训练是自己走向赌王的必由之路,只有经过了这场考验自己才能成功。

无为在自己的脑海里营造出成为赌王的情景,他在自己的内心里品尝着成功后的喜悦,慢慢地无为感觉自己的情绪平静了下来,他奇怪自己情绪的变化如此之快,自己仿佛一下子置身于赌场之外,再看周围的一切好象与自己没有任何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