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杨的爱情

老杨拉得一手好琴,琴是萨它尔,维吾尔人生活中不可或缺的乐器。这里的人们总说老杨的琴有神力,可以一会让人哭,一会让人笑。村庄里的多数人在每个月月圆的晚上都会聚在老杨的院子里的葡萄架下听老杨拉琴。老杨是个沉默的人,而且一直单身。谁到他这都不需要客气,自己端茶倒水,自己找位置坐下,自己烤馕或肉什么的,总之一切都是自己动手,仿佛老杨才是大家请来的客人。

老杨其实不老,四十出头,籍贯为关中腹地的他已经在南疆这个叫阿伊库勒的村庄住了十多年了,大家对他的称呼也从小杨也改成了老杨。维族人天生好客,自打小杨在这里落脚了,赶来给小杨说合婚事的人就没断过,直到越来越少,直到小杨成为了老杨后彻底没人再来说什么了。

后来有一次,老杨十多年来在这村庄里唯一的一次喝醉酒,断断续续、含混不清的讲了他的爱情。从此村庄里的男人再看到老杨比以前还尊重,女人们再看到老杨几乎全部柔情脉脉。老杨的房子乱了脏了都不需要自己动手,隔三差五就会有不同的女人过来收拾,老杨看见了也不阻止,只是憨憨的笑笑说:“热合买提(维语谢谢的意思)。”那些女人的男人们一概不吃醋,还时不时的过来坐坐,多数是他们约好几个人来,他们聊,老杨安静的听着,高兴了当然也会开怀大笑。再后来,每个月圆的晚上,老杨家里就很多人,葡萄架下或者房子里,大家席地而坐,老杨的琴声悠扬又忧伤的时候,男人女人都陪着抹眼泪,仿佛都想起了自己一些伤心往事;老杨的琴声轻快热烈时大家就开怀畅饮,或者翩翩起舞。

再后来,我知道了老杨的爱情。

老杨还十八的时候,是个新兵蛋子,当兵就在南疆,草原腹地的骑兵。老杨他们排驻守的地方是鲜有人烟的,只是每年有些转场的牧民会在附近短暂停留,他们的任务不太多,虽然靠近边境线,但却地势险要,极少会有人选择从这里进出国境线。他们日常任务就是沿着国境线巡逻,并帮助牧民寻找丢失的牛羊。虽然有马,日子也是过的干瘪瘪的。

老杨那时还是小杨,年轻人的天性好动,除了巡逻和训练外,小杨也不闲着,把自己和战友的马照顾的很好,还经常带着一群马出去遛弯,回来前就会到小河边连玩带洗的把马收拾干净。

二十岁那年,小杨已经是两道杠的老兵了,虽然不会总出去遛马了,但还是时不时的会出去放松放松。与其说喜欢遛马,不如说是习惯了。这一天,小杨在遛马时在转过一个大草坡时,忽然看到数百米外有一群羊,不远的地方一个维族打扮的姑娘坐在草地上,她的马在她身后安静的吃草。姑娘显然听见了小杨的马群的声音,站起来手搭凉棚向这边望来,阳光下姑娘窈窕的腰身,乌亮的发辫在小杨眼里产生了无限的向往。就这样小杨呆呆的望了很久,直到姑娘赶着羊群离去。

从这天起,每天的遛马任务小杨就全包了,每天姑娘也会赶着羊群出现在他们相遇的附近,小杨总是远远的看着那个姑娘,他知道如果他过去就有可能违反部队的某些条例。在马儿们在水边饮水休息时,他还会拿出萨它尔席地演奏,都是欢快悠扬的调调。随后的十多天里,姑娘也习惯了他远远的凝望,远远的拉琴。有时在走的时候甚至会对着小杨高高的招招手。一个多月的时间里,有一种情愫在小杨心里生根发芽,每天小杨都控制不住的想见到这个维族姑娘。

一天,小杨照常来到这里,却不见了羊群,正茫茫然张望时远处一匹马飞奔而至,正是那位姑娘,姑娘一脸的汗水,执马鞭的手背一边擦着汗水,一边神情焦急又害羞的说着什么,全是维语,小杨一脸茫然,那姑娘也明白了小杨不懂她的话,更加急切起来,小杨瞪大了眼睛全神贯注的去听,想要听出来点什么,那姑娘反复的在说着一个似乎是地名或者人名的词语“阿伊库勒、阿伊库勒”每次这个词语后都要跟着一句非常生硬的汉语“路口”。最后姑娘气鼓鼓的喘着气,狠狠地盯着小杨,几乎无奈而绝望,回头望望来时的方向后,忽然狠狠的在小杨身上抽了一马鞭,小杨疼的一激灵,还没反应过来姑娘已经疾驰而去了,也带走了小杨的心。

小杨怀着巨大的失落和忧伤回到了队上,就悄悄打听了一下“阿伊库勒”是什么意思,一位老班长说这是八十多公里外的一个湖泊。他还去过那里,好像维语的意思是“月亮湖”,这个消息让本已沮丧的小杨兴奋不已。后来小杨想办法弄了三天假跑到了那个叫做阿伊库勒的湖泊附近,却一无所获。小杨的初恋就此夭折。

复员后小杨又一次前往阿伊库勒,路上一位维族大叔听了小杨的叙说,直说:你们汉人,爱情太笨。据他说那姑娘是因为要转场了,告诉小杨下一个转场地点在哪里,会在什么地方做短暂停留,希望小杨能够从那里看她并带她走。而且小杨找的地方也找错了,叫阿伊库勒的地方有好几个,却南辕北辙,在他前往的这个阿伊库勒相反方向一百多公里的地方还有个阿伊库勒,而且是个村庄,经常会有牧民转场经过那里时稍作停留。这两个阿伊库勒,一个是村庄名字,一个却是湖泊的名字。这个消息无疑是晴天霹雳。

小杨当即调转方向赶往阿伊库勒,在问过很多人之后也没有任何那个姑娘的消息。一个斜阳正浓的傍晚,小杨坐在阿伊库勒的村口,拿出萨它尔,迎着风把一首欢快的曲子拉的无比悠扬和忧伤,夕阳印红的脸庞上,泪流成行。

一年后,小杨再次来到他错失爱情的村庄,这次再也没有离开,等到他成了老杨后,大家才偶然知道,原来他在这里是为了守候他的爱情。

本文内容于 2008-3-11 12:20:46 被xc198716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