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好似我们生于70年代的这一代,童年里本来是没有什么的趣事可回忆的.再加上我出生于一个封闭,落后的小山村,真可谓是多见山岭少见人。并且,我母亲在我出生刚6岁不到就离开了我们,我们兄妹五个只能靠体弱多病的父亲日以继夜地维持着。在这样的环境中,我的童年可谓是充满着泪水,充满着不幸的。但是只有一件事是充满着我的童笑和快乐的。那就只放牛。

当时,牛可是我们农家的一大宝,一个农家缺什么都可以但绝对不能缺牛,所以我们对牛可谓是要关怀备至的。无论刮风下雨都要一个人专职放牛的。我们家兄妹五人,只有我最小,其它的大哥,大姐都要帮父亲从事农作,所以放牛就是我每天都要完成的基本任务。平时上学的时候,我们都是在放学后才放牛的,这平淡无奇的,没什么快乐可言。最开心的是学校放假时的放牛生活。

放假时,我们这里的一群放牛娃在每天的一大早,吃过早饭,都会相约在一起,由村里的一位年长的老者带领着,将牛赶到离村子十多公里远的深山大岭里去放的。因为在平时我们上学的时候,牛都是在村子附近的山放的,所以村子附近的山水,草都不怎么样了,牛都很难吃得饱,所以我们在放假时只能将牛放到水,草都比较好的深山时去,只有这样,牛才能吃得好,吃得饱。但是有一条我们这些放牛娃中午是不能回来吃午饭的了,所以,我们只能每人都带备点米到大山里煮了。最开心的就是这一点了,且听我慢慢道来。

每天一早,我们一群放牛娃就在领头的长者的带领下,各人带备自已的米,由长者带备一个锅,油盐等,赶着牛,浩浩荡荡地向山里出发。一路上,牛的铃铛声,放牛娃们的欢笑声,喝牛声回荡在山间,不绝于耳。

到了山里,我们都会将牛放到草多且肥的山头上,就开始准备我们的午饭了。我们十多位放牛娃分工合作,长者就地取材挖灶,几位去捡柴火,几位去山沟里捉鱼。我一般都是去捉鱼的。当时,我们深山里的山沟里的鱼真的很多的,有山虾,有无刺的沙钩,有可口的本地塘螅。运气好的时候可能还会捉到更可口的木鱼呢。所以我们几个光着屁股下到沟里,不一会儿就会满载而归的,人人的上衣里都会包着一大包的鱼,虾等。

当我们将战利品带回到做饭的地方后,长者的灶也挖好了,拾柴的也拾好了。我们就将我们带来的米一脑儿倒进锅里,围在一起生火。长者就把鱼杀好,待锅里的粥沸了后,再将鱼放进锅里,加入盐,油等。刹时间,就从锅里飘出一股令人口馋的香味。

在当时,在那个物质缺乏的时代,真的比现在的世界上所有的山珍海味还要美味,我现在回想起,口水也还在流。

一会儿,锅里的鱼粥可熟了,望着那一锅红白相间的美味佳品,我们各自拿出自已的碗(我们的碗不带回家的,都是放在山里的山洞的),从山上的干木折两根小树枝当作筷子,由长者轮流分配喝了起来。

一锅佳品一会儿就被我们喝了个底朝天,我们的小肚子也个个都是圆圆的,就好似个小弥佛。

到了下午,牛也吃得差不多了,我们典着圆圆的肚子赶着也是典着圆圆的肚子的牛回家去了。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