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民党要员程潜为何能惊动毛泽东亲自迎接

1949年 9月7日晚10时,北平前门火车站的月台上,来了一支 100余人的迎接队伍。人数之众,实属罕见;更引人注目的是,这些人都是重量级的人物:毛泽东,朱德,周恩来,林伯渠,李济深……


是何人物驾临,竟有劳日理万机的毛泽东亲临车站迎接 ?


这个人就是时任湖南省军政委员会主席的程潜。他这次来京,是来参加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第一届全体会议的。


程潜,字颂云,1882年出生于湖南醴陵。青年时代他就立志救国救民,投身于民主革命的洪流。在东京留学期间,他加入了孙中山先生创建的同盟会,忠诚不渝地追随孙中山,在革命斗争中,屡建战功。孙中山曾高度赞扬程潜:“我说颂云是血性男子,他毕竟是可共患难的。”


1925年 3月,孙中山逝世后,程潜继续拥护“联俄、联共、扶助农工”的三大政策,以实际行动与共产党人合作,抵制破坏国共合作的言行。当国民党右派要他交出其手下共产党员的名单时,他严词拒绝:“只要是能打军阀的,都是好战士,我就要用!”1927年,蒋介石、汪精卫相继叛变革命后,程潜挺身而出,保护了一些共产党员。


1937年 7月卢沟桥事变发生后,程潜坚决投入了抗战,被任命为第一战区司令长官,驻守郑州。


平津沦陷后,在河北漳河的一次战斗中,当日军逼近程潜的部队时,他命令所部坚守阵地,并立下遗嘱,同时对广大官兵说:“大敌当前,有进无退,中国虽大,也没有多少地方可退了。战死在阵地上是最光荣的。”经过多日苦战,增援部队赶到,扭转了战局。


抗日战争胜利后,程潜眼看国民党坚持内战,心情十分沉重。1948年 7月,他回到湖南任省政府主席,内心充满了矛盾。他一方面要使家乡人民“免于炮火的灾害”,另一方面又感到处境艰难。1949年春,当人民解放军百万雄师渡过长江,先后解放了南京、上海、武汉后,他的处境更加险恶。但是为了湖南的和平解放,程潜不顾个人安危,毅然响应中国共产党的号召,决心投身于人民革命。在他领导下,经过周密的筹备,于 8月 4日和第一兵团司令陈明仁等 30多位将领在长沙宣布起义,为湖南和平解放做出了贡献。


参加这次政协与会代表众多,为何独独对程潜的接待如此隆重呢 ?去车站途中就有人问毛泽东。


毛泽东对这个问题颇不以为然:“我们是老乡,他是我的私人朋友。难道你们朋友来了,你们是叫别人去接吗?”他笑着说:“那样,我看你就没有朋友了。什么是朋友 ?国民党恐怖最厉害的时候,我们两个还保持着联系 !这还不是朋友 ?共产党人要够朋友,什么时候都不能忘了朋友。 ”


的确,毛泽东和程潜私交颇厚。1945年 8月重庆谈判期间,时任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副参谋长的程潜也在,曾专门拜访毛泽东,毛泽东回访时,曾恳切地对程潜说:“颂公是国民党资深望重的元老,应该充分发挥自己的作用。下届行宪国大选举,您老可以参加副总统的竞选嘛。成功了,可以为老百姓谋些利益,不成功还可以回湖南搞和平运动。”


后来,程潜听从毛泽东的建议,参加了 1948年的国民党行宪大会的副总统选举。后因不满蒋介石幕后操纵退出,由武汉行营主任调任国民党长沙绥靖公署主任兼湖南省政府主席。



程潜就是在此任上宣布起义的。而这也和毛泽东有莫大关系。1948年 12月,中共中央公布了一个有 43名国民党党、政、军战犯的名单,程潜列名其中。对此程潜颇有顾虑,曾称“其战犯如系和谈对象而言,则和谈无从谈起。”毛泽东知道此事后,专门找到和程潜有很深交往、当时正在西柏坡的南京和平访问团成员章士钊,让他想法转告中共和自己对程潜走和平之路的期望,表示只要程潜能够合作,前事既往不咎,还会受到礼遇。


章士钊专程拜会程潜转告此意,程潜才放下思想包袱,终于在 1949年8月和陈明仁一起宣布起义,使湖南成为全国第一个和平解放的省份。


有人曾问:“主席,既然程潜将军与你关系那么好,为什么他不在大军渡江时举行起义,来个两面夹攻呢 ?”毛泽东解释说,程潜当时虽居要职,但手上并没有兵力,经不住白崇禧反动派的压力,只有等我们消灭了反动派的主力部队,他们才有可能起义。他接着说:“程潜是国民党元老人物,在国民党内有一定影响,如果是程潜当选国民党副总统,和谈也许会成功。”火车在汽笛声中驶进站台,程潜将军在大家期盼的目光中出现在车门口。他面带微笑,向大家招手致意,步履矫健地走下火车,向大家走来。毛泽东健步迎上前去,握住程潜的手。如此隆重的欢迎,实在出乎程潜的意料。他怎么也想不到,这个百忙的时刻,毛泽东居然亲临车站迎接自己一个起义人员。程潜紧握着毛泽东的双手,激动得半晌说不出话来。还是毛泽东先开口:“重庆一别,数年不见,您历尽艰辛,身体还很康健,洪福不小啊 !这次接您这位老上司来,是想请您参加政协、共商国家大事……”风趣的话语,仿佛一股暖流,流遍程潜全身。他初识毛泽东是在 1924年广州国民党“一大”上。这之前,他任湖南督军府参谋长、军事厅长时,毛泽东在湖南新军第二十五混成协 (旅 )第五十标第一营左队当过半年列兵。他绝对想不到,他手下有个叫毛泽东的普通士兵,有一天会成为一个新时代的开创者,而且如此不忘故旧,敬称1953年12月26日,毛泽东60寿辰,与程潜合影。自己为“老上司”。而他们两个人,经过不同的曲折道路,终于走到一起来了。


这以后,他们开始了新的合作。程潜为新中国的建设做了大量的工作,他曾经不顾古稀高龄,深入荆江沿岸调查,掌握了大量详尽材料,成为政务院《关于荆江分洪工程的决定》成型的重要参考;他还同章士钊一起三次向毛泽东进言严肃整治一些不良风气,促成了整风运动的开展。


而毛泽东,一直对程潜恭敬有加,对他的生活工作十分关注。尤其让程潜感动的是,1952年秋,毛泽东邀请他去中南海游赏,竟不顾自己已年迈花甲,亲自为他持桨荡舟。而有关程潜的工作,毛泽东也都要事先与他的族弟程星龄商量,请其代为征询程潜的意见。这也使程潜感动不已。


新中国成立后,程潜曾担任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民革中央副主席等领导职务,为实现祖国的统一大业做了积极的努力。


1952年秋,程潜受毛泽东之邀,到中南海做客,毛泽东亲自为程潜划船助兴。


新中国成立后,程潜曾任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国防委员会副主席、民革中央副主席等职务。


1958年,毛泽东到湖南视察,当时程潜已经当了 4年省长,又刚被补选为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程潜认为北京、长沙两地不便兼顾,提出辞去省长职务,毛泽东不同意。说:“您老德高望重,还是继续担任省长为宜。”程潜便不再坚持个人意见,这以后,他又当了 10年的湖南省省长,直到1968年去世。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