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武王 第一卷 第三十五章 武宫正宇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153/



当她小秀叶子正要丢下枪,一屁股坐到地上,生死由天的时候,一只手却伸了过来,拉住她就往一条小道跑去……

小秀叶子不用看,就知道这只温软的手,是爆破手武宫正宇的手。

那天,当小秀叶子到特工队报到,一眼看到武宫正宇,心里就情不自禁地跳了一下。在一帮武夫当中,他武宫正宇太特别了——一张白净的脸,显得文文气气,说像书生,又不像。因为他不像书生那样呆板,他的双眼是灵光闪闪的,充满着一种人生的大智慧。中等的身材,却隐含着一种气宇轩昂。

目光一碰,小秀叶子马上感觉到武宫正宇那种内心的亲切,当她是一个完美的生命来对待。绝不像别的男特工,望着她的时候,目光都带着一种异样。有的还色色的,毫不遮掩地落在她的胸脯、臀部、大腿上。

她开始搞不清楚,这么文雅的武宫正宇,怎么会当了特工,而且是成了一名爆破手。

后来她才知道,武宫正宇出自围棋世家,其父亲、祖父都是日本一流的围棋高手,自小,他便在围棋边长大。每天听的是棋声,是棋子星星一样布落在棋枰。他五岁学棋,十五岁即成为东京的少年冠军。当他雄心勃勃,正要向全国冠军冲刺的时候,他却被强征了入伍,并被送到特工学校接受训练。

小秀叶子曾问过他,为什么要选择当爆破手?

他说是不用亲眼看到自己杀死人。

显然,他是在回避用枪杀人。

但时常,爆破手也会看到自己设下的地雷炸死人的。

他是无可选择的选择。

“武宫君,你们不是先撤了的么?”小秀叶子喘着气,不解地问。

“我在等你。”武宫正宇答。

小秀叶子一听,惊讶不已。

心却甜。

在她的印象中,武宫正宇连她的手指都没拈过一下,也没有一起去品茶艺,更没有花前月下,就连单独在一起的情况都极少。有的只是目光的相碰。只是,每回的相碰,武宫正宇的目光都对她依然如一:亲切而温情。

小秀叶子的心甜过之后,禁不住又忧虑起来:他擅离岗位等她,回去必定会受到中村的惩罚。

不由忧心地道,“武宫君,你不怕中村惩罚你?”

武宫正宇对她淡然地一笑,“什么都怕,就很难做人了。”

小秀叶子心里很是感动,眼里闪着泪光道,“武宫君,你对我这么好,我真不知道该如何感谢你。”

武宫正宇并没吭声,只亲切地看了她一眼,却加快了脚步。

狗吠声正从后面传来。

当猎狗如箭般射出,龚破夭也飞身追了过去。

猎狗汪汪着跑到瀑布上的土墩,鼻子呼哧呼哧地嗅了嗅,马上又朝旁边一条林道追去。

树林茂密,小道边长满了青苔,露出地面的石头,也陈旧暗淡,显然是极少人来踏过。

猎狗一走入林道,吠得更起劲。

这是发现追踪目标的吠声。

目标并没走多远。

龚破夭跟在后面,边跑边以嗅觉、灵觉去搜索——

女性的气息。

定然是那个让他丢脸的女特工。

一种复仇的意识顿然而生?

没有。

他龚破夭竟然没有这种意识。

是他猎人的天性使然?

不可能。

以猎人的天性,是越遇强敌越兴奋,越有一种征服的欲望的。

我这是怎么啦?

龚破夭在问自己。

却嗅到一缕男性的气息。

他张口便喊刘强的猎狗,“多多,停下。”

声音还没有传到,一声巨响,震得枝摇叶落。

猎狗却没事。但它们也被这突然的爆炸声吓呆了,都站在原地。

龚破夭跑到它们身边,抬眼一看,发现地雷是在十几米外爆炸的。很明显,这不是猎狗碰了绊线而引爆了地雷,而是一枚定时炸弹。

不合情理。

龚破夭第一时间就想:在这短兵相接的时候设定时炸弹,是有违常理的。除非——

龚破夭又往空中嗅了嗅,那缕男性气息淡而纯,并无伤害人的危险。

难道那些杀人不眨眼的特工里面,还有不想杀人的人?这人故意为他们暗示一个什么信息?

可能么?

这时,田龙、钱谷、钱飞、杨刚也追了上来,围着龚破夭问,“咋啦?”

龚破夭情感复杂地笑了一笑,然后道,“我们撤吧。”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