憋宝传奇 第一部:平原魅影 第二十六章:野 唱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156/


黄亚楠来到院子里,把有些虚脱的周老三扶起来,这时他发现刚才刘二吐出的黑水,已经变成了一盆黑红的污血,那只癞蛤蟆变成了一只枯手。

一望无际的田野上秋色正浓,枯黄的玉米和稻谷把大地染成了金黄一片。一排大雁鸣叫着从湛蓝的高空飞过,向着遥远的南方迁徙。宝成拉着一马车的玉米走在田野间的土路上,扯着嗓子大声唱着,歌声在空旷的田野上回荡。

香喷喷的酒

热辣辣的歌

山东人都是好小伙

喝了酒的歌儿最呀动听

喝不完的美酒流呀成河

喝下三碗红红的美酒

掏出了心——哎嗨哟

山东人就是这个性格

就是这性格

一只野兔从田野里窜了起来,飞快的在大红马的前面跳了过去,惊的大红马往后退缩,并咆哮着跳起来,宝成坐在高高的庄稼上还在激情演唱,一下子把他掀了下来。路边也是一堆堆刚收割完的庄稼,宝成正好落在上面,又滚到了地上。他抹了一把脸上的土,又看到一个人影儿飞快的从路上跳了过去。

宝成有些气恼,他爬起来大喊:“谁呀,这是谁呀,大白天的闹什么妖呀,摔着我没什么,把马给吓惊了怎么办。”宝成说着来到车前,忙拉住缰绳安抚有些不安的大红马。

小海拎着一只野兔蹦跳着跑过来,边跑边喊:“宝成哥,你看,我抓到一只兔子!”

宝成扬手甩了一个响鞭,也大喊:“你疯了呀,你差点把马给吓惊了,差点把我给摔死!多大个人了抓兔子玩。”

小海跑到宝成面前嘿嘿直笑。

宝成没理他,自己又爬上了高高的车上,他扬鞭子刚要走,这时看到刘嫂骑着自行车,风风火火的赶了过来。

“宝成兄弟,宝成兄弟,你等一等啊!”刘嫂招着手喊。

宝成拉住缰绳,忙又从车上跳下来,问:“刘嫂,你这么急,有什么事儿呀。”

“兄弟不是急事儿,是好事儿呀。”刘嫂高兴的满脸开花。

宝成笑着问:“什么好事儿呀,不会是我的好事儿吧?”

“就是你的好事儿呀,哈……荷花那姑娘和我主动说了,可以和你当朋友先交往一下儿,如果两个人聊不到一起去就算了,兄弟,你说这是不是你的好事儿呀,现在人家那头算是开了一个口,接下来可就看你的了,能不能聊到一起,成不成一对儿,这个我可就帮不你忙呀。”

宝成先是愣了一下,然后忙拉着刘嫂的手说:“嫂子呀,谢谢了,真是太谢谢你了,哈……好事,我可要真的是好好谢谢你。”宝成说着回头对小海说:“哎,把兔子拿过来。”

小海有些不情愿的把兔子放到了宝成的手里,宝成说:“刘嫂啊,这是刚刚抓到的野味儿,你回家烧着吃吧,哪天我再请你好好的喝酒。”

“哎呀兄弟,你看这是,这是怎么说的,好吧,那我就收着,哈……晚上还要做饭,我就先走了。”刘嫂骑上自行车一溜烟的消失在了土路了。

小海望着刘嫂离去的身影叹了口气,宝成脸上带着笑转回脸来,说:“你叹什么气呀,你的腿比狗跑的都快,你还怕再抓不着了,走,上车回家。”

小海跟着宝成都坐到了车上,宝成挥了一下鞭子,然后转头问:“有件事,我一直想问你?”

小海躺在车上,望着蓝天问:“什么事呀?”

“你额头上的伤是怎么回事,那天马公安为什么对你的伤这么感兴趣啊,还有那天你怎么吱吱唔唔的连个话都不敢说,你平时话不是挺多的吗?”

小海忽地从车上坐起来,瞪着眼说:“我哪知道那公安为什么会对这我样感兴趣呀,这伤怎么来的,我也不知道是怎么来的,我还纳闷儿呢,我晚上睡觉睡的很好,好吗,第二天这里破了,流了好多血,我找谁打的都找不到,人要倒霉喝凉水都塞牙,唉。”说完他又躺在了车上。

“那人家马公安问你的时候,你怎么不说呀,脸涨的通红连个屁都放不出来,现在来精神了。说清楚不就完了吗,要不是我给你打圆场,就老马的脾气就得把你按在那里。”宝成说完又甩了一下鞭子。

“他凭什么按我呀,我没偷没抢的,真是的,还没王法了。以后你也别给我打什么圆场,要抓就抓,要杀就杀,我不理他,是因为当时他把我给搞糊涂了。”小海说起来有些气愤。

“晚上睡觉,蚊子咬我一下我都得醒,你脑袋都让狗咬成这样,你会一点也没发觉,你和谁说,谁能信呀,还是你心里有鬼。”宝成白了小海一眼说。

小海腾的站了起来,被车晃的又坐下,说:“爱信不信,就是这么回事,有鬼,有什么鬼呀,这世上本来就没有鬼。”小海说完打了一个空翻,从高高的车上跳到了地上,气呼呼的跟着车走。

宝成挥着鞭子回头看了一眼,自言自语的说:“没鬼,谁说没鬼,世上本来就有鬼,哼。”

黄亚楠按照周老三的意思,给他准备好了夜行衣与背囊。囊中放有飞抓、绳镖、钢针、丝线、匕首、火石等夜行用具。另外还按周老三的特别交待,准备下了粗盐半斤、陈醋一斤、硫磺三两、白矾五钱、松香六两、还有宽两米长四米的白布一块。周老三清点完毕后,都整齐的放进了背囊里。

周老三看到黄亚楠和手下也在整理背具,转头问了一句:“师哥,你带这么多东西做什么?”

黄亚楠回头说:“噢,我这里有洛阳铲,还有炸……”

“师哥不用说了”周老三挥手打断了黄亚楠的话。“算我多嘴了,唉,做你们这一行的都带这些,我忘了。不过,我提醒一下你,我这次帮你出手,可能你带的这些都用不上,如果不放心,那你就都带着。”

黄亚楠想了想,说:“背这些东西,也都习惯了,那就都带着吧”

在一个冷冷清清的早晨,周老三和黄亚楠等人跨过了思女河的大桥,又一次踏上了山东地界。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