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狙击手 第二章 在苏联 十六 暗夜行动(一)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093/


芬兰拉多加湖西南部地区,三条充气橡皮小艇在夜色的掩护下象几个幽灵样悄悄地划向岸边。

十来个彪形大汉压低身子伏在艇里,就连负责划船的浆手都是趴在艇底探手在外面划水。

艇刚靠岸,船上的十多个人就象旋风一样扑向岸边设立起警戒阵地,浆手则迅速将小艇放了气收入背囊。

经过仔细观察,确认周围没有任何威胁后,一行人迅速没入了岸边的树林里,只有天上的冷月默默地看着大地上发生的一切。

这行人就是由普里马科夫率领的特种侦察小分队。

普里马科夫打开用红布蒙住的手电筒对照着手里的军用地图,他们从苏联最北部的波利亚尔内海军基地出发,搭乘北方舰队的军舰在靠近芬兰的巴伦支海岸线附近用橡皮艇渗透进芬兰,到目前为止已经差不多快一个月了。

这一个月的时间里,他们沿着边境线在芬兰从北向南差不多走了个遍,行程将近1500公里,将需要侦察的地方基本查清楚了,芬兰是世界上最寒冷的国家之一,国土面积70%被森林覆盖,1/4的领土在北极圈内,从巴伦支海到拉多加湖地区全长1100多公里,将近80%是荒无人烟的原始森林,湖泊和沼泽众多,他们从春末一直走到夏初,行程相当艰苦。

由于一路上极为小心,芬兰的常备陆军数量又比较少(当时只有3.2万人),不可能到处设防,以致于任由这支人数只有十余人的小分队长驱直入,却浑不自知。

前面需要侦察的目标只剩下卡累利阿地峡那里的曼纳海姆防线了,这条防线经过芬兰长达十年的苦心经营,业已形成了完整的防御工事体系。而苏联方面虽然知道它的存在,却一直无法弄清它的火力配置和工事概况,派出去的间谍根本无法靠近这个巨大的军事要地,隔很远就被芬军士兵挡了回去。

由于芬兰的地理环境决定了北部地广人稀,林多湖密,不适合装甲部队的展开和快速推进,最适合的只有靠近列宁格勒的卡累利阿地峡了,而曼纳海姆防线就象把锁,紧紧地锁住了这条咽喉要道。

苏军要想顺利地给列宁格勒建立一个足够宽的战略缓冲地带,那曼纳海姆防线就是个必须解决的问题。

没有更好的手段,只有潜入芬军防线,进行抵近侦察才能尽可能地弄清究竟有多少火力点、永备工事和暗堡,他们取得的情报越准确,战争打响以后就能挽救越多的苏联士兵的生命。

这次执行渗透任务的都是普里马科夫精挑细选出来的强兵悍将,就拿机枪手维佳来说吧,他是十几个集团军大比武机枪射击项目的冠军,不仅如此,跳伞,潜水,爆破他也样样精通,狙击手谢尔盖耶夫更是个传奇般的人物,参加过世界大战,亲手击毙过包括敌军少将以上的各种目标300多人,架设诡雷的功夫出神入化,撤退时可以为小分队赢得宝贵的时间。

普里马科夫小组沿着武奥克萨河潜入了维堡郊外,这是一个小工业城市,也是通往苏芬边境的必经之路和最佳通道。普里马科夫决心从这条通道渗透进芬军的曼纳海姆防线,由内往外侦察,最后回到列宁格勒。

由于之前的远程侦察经过的大部分地区都是无人区,没法补充粮食消耗,小分队已经没有食物了,普里马科夫决定带会讲芬兰语的格尔哈维奇一起进入维堡城购买些必要的食物和盐。

他们脱下没有任何标记的迷彩服(迷彩服在第一次世界大战时就已经普及了),换上了普通的芬兰人的衣服,两件衣服都是从郊外的一家农户那里顺手偷出来的。放下手中的德制武器,只在腰里别了支德制瓦尔特P38手枪和一柄匕首,普里马科夫他们出任务的时候一般都喜欢使用德制军械,除了万一失手被击毙可以嫁祸江东外,德制军械本身强大的火力,可靠的质量也是很重要的因素。

两人趁着夜色悄悄地进入了地处城边上的一家面包店,店里只有一个中年妇女和一个小女孩。普里马科夫没有进去,他在门口把风。

“老板,请给我们来30条面包。”格尔哈维奇用标准的芬兰语边说边递给那妇女一些芬兰马克。

“哦,好的,您稍等一下,现在没有那么多现成的了,需要等几分钟。”女人很高兴地说着,接过钱就开始忙活起来,而小女孩则好奇地盯着格尔哈维奇看。

“妈妈,这人是小偷!他身上穿的衣服是爸爸的!”小女孩突然嚷了起来。

“不许胡说,这种衣服满大街都是,怎么可能是你爸爸的呢。”女人赶紧制止小女孩。

“不会错的,妈妈,爸爸抽烟把衣服的衣领烧了个洞,还是您亲手缝补好的,您当时在上面绣了我名字的缩写,你看,那不是吗?”小女孩不服气地辩解道。

格尔哈维奇连忙低头一看,果然衣领上有个小洞,还被人精心用线绣了几个字母在上面遮挡住。“妈的,这也太巧了吧,我怎么这么背!”格尔哈维奇暗自想道。

那女人确认衣服是自己丈夫的后,以为家里失盗了,赶紧跑出来扭住格尔哈维奇不松手,在抓扯的过程中,格尔哈维奇腰间那把乌漆漆的枪露了出来。

“妈妈,他是坏蛋,他身上有枪!我去叫警察!”眼尖的小女孩的叫声给自己招来了杀身之祸。

发觉不妙的普里马科夫一把掩上门,而格尔哈维奇的双手闪电般地托住女人的脖子一拧,“喀嚓”一声骨头的脆响,女人没了动静,关门进来的普里马科夫早已捂上了小女孩的嘴,小女孩那双亮晶晶的眼睛里充满了恐惧,他的眼里闪过一丝不忍,但理智最终战胜了感情,他亲手结束了这条幼小的生命。

两人不慌不忙地将两具尸体放进了储藏室,然后故意将店里翻得乱七八糟,橇开装钱的柜子,拿走了里面的现金,制造出劫财杀人的假象。随后拿着一堆巧克力、烤好的一大袋面包和食盐,转身锁好门,从容地往郊外藏身的树林走去。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