硫磺之战再思考--战争是靠实力而不是冲动

savegas 收藏 2 873
导读:                 ·白 焰·   在开车回家的路上,不经心地听到NPR电台对一位美国老兵的采访,才知道 硫磺岛战役已经是63周年(以美军登陆日计,1945年2月19日-2008 年2月19日)。硫磺之战是太平洋战争最惨烈的战役。在这场战役中,美国陆海 军负伤19000人,阵亡约7000人。日军守岛部队的21000多名官兵中 ,有20000多人死亡,其余被俘。硫磺之战又是极具战略意义的战役。它关系 着美军是否可以利用该岛作为跳板,从而直接地对日本本土进行战略轰炸。鄙人曾



·白 焰·


在开车回家的路上,不经心地听到NPR电台对一位美国老兵的采访,才知道

硫磺岛战役已经是63周年(以美军登陆日计,1945年2月19日-2008

年2月19日)。硫磺之战是太平洋战争最惨烈的战役。在这场战役中,美国陆海

军负伤19000人,阵亡约7000人。日军守岛部队的21000多名官兵中

,有20000多人死亡,其余被俘。硫磺之战又是极具战略意义的战役。它关系

着美军是否可以利用该岛作为跳板,从而直接地对日本本土进行战略轰炸。鄙人曾

经拙文《父辈的旗帜》和《硫磺岛来信》的影评,试图探讨战争的人性观。暂且不

论电影,此时索绕在脑子里的问题是:美日参战部队有没有高尚卑鄙之分?双方的

作战人员有没有谁好谁坏之别?


美国战争伦理家Michael Walzer提出过“道德平等”(mor

al equality)的理论(见于其著《正义和非正义战争》)。按照此理

论,敌我两方的士兵没有道德高低之分,或者好人坏人之别。当敌我两个阵营的士

兵拿起武器,他们的目的是消灭对方。他们威胁着对方,同时也被对方威胁着。当

他们对无辜生命构成威胁时,他们负有不可推却的罪责,也同时自动放弃了自己生

命不被伤害的权力。当他们被对方的士兵威胁时,他们又有自然的权力保护自己,

于是消灭威胁自己生命的对方又是无罪的。敌对两方的士兵在道德上属于同一水平

,他们同时有罪,又同时无辜。最后,两者抵消,无可非议。


道德平等的理论基础是“无法克服的无知”(invincible ign

orance)。该词的概念是,敌我阵营的士兵都被灌输以爱国主义的教育,都

认为自己是正义的代表。加之,由于他们卑微的地位和信息的封锁,这些士兵无以

获知战争的真相,因而无从道德谈起,无所谓谁是正义还是非正义战士。他们只是

执行命令而已,他们与战争的性质无关,他们对战争的发动无责可负。


战争性质与士兵无关这一说法,又可以引致到战争法的两个环节。战争法的宗

旨是禁止国家在国际关系上使用武力,除非国家能出具正当理由。就使用武力或发

动战争而言,正义战争必须有正当理由(jus ad bellum):(1)

遭受攻击以后的自卫,(2)外交调解失败后的最后的选择,(3)目的是驱除敌

人,而不是霸占土地、掠夺资源。这是其一。其二是,就具体执行战争而言,正义

战争必须有合法的作战行为(jus in bello):(1)有比例,有节

制地使用火力,(2)区别对待作战人员和非武装平民,(3)人道保护伤病员和

战俘。站在战争法的这个角度,双方的士兵不对作战的理由负责,而只对作战的具

体行为负责。前者是政治家的国家决策,后者是军人的行动准则。前者把后者排除

在道德范畴之外,后者为前者流血牺牲。


硫磺岛是日本领土(1861年被划归),由东京郡直辖。这不同于其它太平

洋岛屿,因为它们大多是抢来的。为此,日本人保家卫国属自卫。珍珠港袭击把美

国人带入攻占敌人首都的“全面战争”,战略轰炸(轰炸军工、城市和平民)也属

自卫。硫磺岛战役在双方眼里都是正义的自卫战(作战的理由)。另外,硫磺岛战

役又是一场你死我活的较量。为此,双方都进行了殊死但合乎常规的搏斗(作战的

行为)。这很适于美国伦理家Jeff McMahan的“不屈服的追逐者”(

implacable pursuer),即士兵对执行命令毫不犹豫、对打仗

竭尽全力、对死亡无所畏惧。硫磺之战不仅是道德平等,而且是勇气平等。这里没

有谁好谁坏的区分,却有一个普遍的共性:勇敢的士兵都受到敬佩,死去的英魂都

受到尊重。正因为如此,当年你死我活的美日二战老兵今天能聚在珍珠港和硫磺岛

共同纪念过去,可谓“度尽劫波兄弟在,相逢一笑泯恩仇。”


道德平等的理论适合于中国的抗日战争吗?这里的回答是否定的。首先,日本

发动战争没有任何正当理由,战争的性质明显是侵略。其次,日本兵的作战行为不

符合上述各条,他们的“三光”政策尤显恶劣。最后,“无法克服的无知”也不适

合日本兵,他们被教育为屠杀中国人的机器,他们对战争目的一清二楚,他们对同

伴的暴行置若罔闻。综合上述,日本鬼子的战争罪行和中国人民的持久抗战在道德

上不属同一层次。囿于中国人受凌辱的经历,道德平等之说也不会在中国行得通。

日本鬼子只能是禽兽,是南京大屠杀。这就是我为什么不能随便引申,而只把道德

平等局限在硫磺之战,局限在美日之间。


讲完这些话后,日本兵在硫磺之战的表现应该得到基本的肯定。人具有两重性

,日本兵也同样。他们对于我们是鬼子、野兽。他们对于美国兵是硬碰硬、兵对兵

的对抗。承认他们是“不屈服的追逐者”,可以帮助我们正视整个战争并且比较自

己。比如南京保卫战,如果唐生智能像栗林那样身先士卒,国军的抵抗不会瓦解得

如此狼狈。如果抵抗的国军能够与阵地共存亡,他们的命运会比引颈受戮悲壮。当

军人脱下军装,竞相向“国际安全区”跑,当几个欧洲人霎间成为成千上万南京人

的救星,你还愿往下想吗?对于中国人,作为国家首都的南京并没有什么特殊意义

;对于日本人,距离东京以南650英里的硫磺岛是保卫首都的前沿。同样力量悬

殊,在饮用水、食物、弹药严重缺乏的情况下,日本兵能够背水一战。美军原计划

用5天时间攻下硫磺岛,结果硫磺岛战役历时整整36天。至少,他们的兵能够带

到这个份上,这就不易。杀身成仁不也是历代中国军队奢望的目标吗?如果中日参

战部队确有高尚卑鄙之分,那么双方的作战人员不也确有勇气之别?这不是实力悬

殊所一言以蔽之的。道义本身不会自动战胜邪恶,它靠的是愿为道义献身的人去实

现。


□ 寄自美国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这才叫游戏:仅13天风靡全球场面堪比战争大片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