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南!京京——金陵双雄》 第七集 12月18日 草鞋峡英魂 第四十九章 老虎山祭奠

秋林先生 收藏 3 46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4042/][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4042/[/size][/URL] 第四十九章 老虎山祭奠 看到日军疯狂地痛下杀手,楚绍南和燕京八人如同被重击般都被震撼在车里,虽然有心理准备,但还是刹那间失去了反应。过了一会,楚绍南缓缓下了车,燕京也下了车站在他身旁。在震耳欲聋的枪声中,两人努力镇静下来寻找下手的机会。他们的位置正处在三面弧形的火力线正中顶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042/


第四十九章 老虎山祭奠

看到日军疯狂地痛下杀手,楚绍南和燕京八人如同被重击般都被震撼在车里,虽然有心理准备,但还是刹那间失去了反应。过了一会,楚绍南缓缓下了车,燕京也下了车站在他身旁。在震耳欲聋的枪声中,两人努力镇静下来寻找下手的机会。他们的位置正处在三面弧形的火力线正中顶端外侧,离两侧的日军阵地都离得比较远,而且日军都在高处,手枪是够不到的。正前面的日军阵地虽然近,但这样近的距离除非把面前这几百名日军同时消灭,不然马上就会被发现的,而且周围的日军车队中也有一些日军司机在。

这样一筹莫展地过去了二十几分钟,日军的火力丝毫没有减弱,在向人群的纵深射击。还有几万人在枪声中挣扎着。有几次冲出一股人流拼命奔向日军阵地,但转眼间就被日军三面集中过来的火力击倒。

这时张铁成从后面车下来,铁青着脸说:“要不我们抱着两挺机枪冲吧,哪怕和他们同归于尽。”

楚绍南咬着牙说:“我何尝不想!只是我们这些人死在这里,不也是和这些被俘虏者的命运一样了吗?不!我们要报仇,报更多更大的仇!”


这时在枪声中从左侧高地下来一群军官向车队走来。楚绍南说:“我们蹲下,和那几个司机的姿势一样。”

七、八个日军军官快步走到两台车前,有位相送的军官大声喊着说:“请青柳参谋转告荻洲中将和山田少将,我们联队一定会圆满完成任务。”楚绍南一听,心想这人应该就是臭名昭著的第65联队长两角业作大佐了。虽然看不清,楚绍南还是回过头用力看了看。

果然猜对了,青柳参谋也在枪声中喊道:“两角大佐,荻洲中将再三嘱咐你们联队一定要把现场处理好,哪怕你们今天干一夜,也要把尸体烧尽,然后统统地掀入江里。我要马上回去向荻洲师团长和中泽参谋长、山田支队长汇报,他们已经在师团司令部煮酒等侯呢,哈哈哈。”

两角大佐也随着哈哈笑了几声说:“好的,青柳参谋恕我不远送了,我派我联队的笠井少佐副官和两个机枪中队长宝田长次郎中尉、片冈俊郎中尉护送你回城,需要时可由他们向师团长汇报现场情况。”

看来青柳是荻洲立兵师团长的作战参谋,他回礼后上了汽车,一名中尉上了一台挎斗摩托车前面开路,小汽车跟着开了出去。

两角联队长这时又向山坡上走去,回头看看了好像没人的两台车,向旁边的一人说了句什么而去。

楚绍南和燕京两人眼神一对,就知道对方都有了主意。楚绍南对张铁成说:“赶快上车,追上他们把他们干掉。”

燕京补充道:“留个活口问清楚他们师团司令部驻在哪里。”

楚绍南回头看看燕京眼睛一亮拍了他一下:“你比我胃口大啊,京京老弟。”两人终于找到了报仇雪耻的目标如释重负。


楚绍南和燕京坐在洪彬开的吉普车上,后面胡大奎开着轿车紧随其后。车刚一动一个中尉过来说:“各位是朝香宫中将那里的吧,两角大佐请你们到上面观战。”

张铁成说:“我们也要回去汇报了。请转告两角大佐,今天他的功劳大大的,这六万鬼魂会感谢他的超度的,我们改日一定登门拜访!”说罢两台小汽车风一般开了出去。

转眼就追上了前面的车,楚绍南告诉洪彬:“洪老虎,还用早晨的办法,追尾撞他们。不过,要离草鞋峡远一点,到老虎山再动手。

楚绍南接着很沉痛地说:“我们很对不起谭明艳少校,他刚才到了老虎山看没动静该有多失望啊。所以我们要在这里祭奠他,多给他送几个垫背的,为他报仇!”

老虎山转眼就到,洪彬一踩油门“咣”地撞了上去。车停下来等着前面车来算帐,出乎大家意料的是前面的车根本没停,继续向前开着。

楚绍南忙令快追,洪彬又是一脚油门追了上去,看快追上了,楚绍南在车窗里大喊着“我的车被你们撞坏了,你们赔车!”

喊着洪彬的车就超了过去,停在前面路上,日军的小汽车不得不停下了,前面的摩托车也开了回来。

楚绍南跳下车喊道:“你们把我的车撞了也不说声对不起就跑啊。”那个青柳参谋气得鼻子都歪了也跳下车来。

楚绍南假意才看到青柳是个中佐而自己是个少佐马上一个立正:“对不起中佐,是我们的错。军司令部副官少男大野改日登门道歉。请问你们13师团司令部是在……”

青柳脱口而出:“在迎宾饭店,你是上海派遣军司令部的怎么不知道?”这时,笠田和两个机枪中队长也围过来。

楚绍南随口说:“我刚从上海过来,知道的情况还不多呢。”

青柳想了下说:“今天通报,上海战事中那个支那双枪将也来到南京,不会是你吧。”他看到了楚绍南皮带上的双枪开着玩笑。

“是藤田说的吧,不错,正是在下!”那青柳中佐瞪大了眼睛马上要掏枪,这时后面车上的杜立强、胡琼海提着手枪从车的右面赶了过来,张铁成和胡大奎从车的左边迎了上去,四人不由分说几枪就把青柳中佐、笠井少佐和两个机枪中队长宝田中尉、片冈中尉还有开摩托车的日兵全都打倒在地,燕京一把将开小汽车的日军司机也揪了出来一枪毙命。刚才大家在草鞋峡憋着一肚子火终于发出来了。

胡大奎仍按着原来的规矩把这六名日军军官的衣服扒了下来,把尸体扔在路边和中国俘虏的尸体摆在一起。

楚绍南站在车前面掏出那摞厂舍里的名单,就着车灯的灯光翻到第一页念道:“七十四军五十一师少校军需官谭明艳……我们来为你送行,您一路好走。”楚绍南哽咽着。

这时草鞋峡的枪声突然停下了,整整一个小时啊,终于停下来了,也说明近六万名中国军民被屠杀完毕。据1946年中国审判日本战犯军事法庭调查认定,日军于1937年12月18日在南京草鞋峡屠杀了五万七千四百一十八人。


大家都静静地面向北望着草鞋峡方向,楚绍南一个立正,全体都随着集体立正,表示哀悼。楚绍南低头把名单继续念了下去:“汉中门莫愁书店金大中,南京模范小学国文教师魏华翔,国军87师上士吕长河……”楚绍南一口气念了几十个人的名字,叹息着再也念不下去了,燕京把名单接了过去继续念了起来。八人立正站在车前。

八名勇士正在念着殉难者的名单时,从草鞋峡方向开过来一辆挎斗摩托,车上坐着两个大尉,大家都沉浸在悲痛中,没注意让他们开到了身边。但大家看楚绍南没动也都旁若无人地仍然立正着听燕京念着名单。

那两名日军军官停下车互相看了看,居然下了车也随着楚绍南八人,向草鞋峡方向来个立正,然后开车走了。

这时又从老虎山下来一个小队的日兵,看来是山田支队布置在外围的部队在回撤,他们从北而来逐渐走近,楚绍南仍然没动。三十几个日兵奇怪地看着这八名皇军军官,怎么用支那语念着什么。有个少尉凑向前来想对最边上的中尉罗维汉发问,罗维汉没等他问话就一个巴掌扇了过去:“你们快快地上路!别打扰我们。”那少尉一个“哈意”领众日兵向南走去。罗维汉现在已经掌握了楚绍南教他的先发制人的精髓。

楚绍南回头看到走过去的这个小队日兵都在汽车灯光里,他低声说了句:“用机枪,把他们突突了!”

杜立强和胡琼海一听,闪电般从汽车后备厢里拿出了机枪,横端在胸前对了十几米外的那三十几名日兵扫了过去。这时草鞋峡又响起了机枪声好像在掩护着这里的枪声,是日军在放火焚尸时射击还活着的俘虏。草鞋峡在检查中国军民有否生者,这边胡大奎和张铁城、洪彬、罗维汉提着手枪也走在日军尸体堆检查着,有没打死的再补上一枪。然后他们按张铁成的意见把日兵都拖到离路边稍远点的地方,用他们自己上着刺刀的长枪插在他们身上和身边的泥土里。胡大奎又挑了几套身材相对高点、血迹少点的军服扒了下来。

在机枪扫射日军的过程中,燕京一直没有停止读名单。处理完日军的尸体后,他把名单收了起来,上了胡大奎开的挎斗摩托车前面引引路,洪彬、张铁成、罗维汉各开一台汽车,跟着燕京向虎踞路上草鞋峡刽子手们的指挥部迎宾饭店而去。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