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3791.html

拼杀,连续的拼杀让陈子辉失血过多后有些力不从心,每当危急时刻赵大军就会腾跃而来帮助抵挡一阵子,不让陈子辉拼命上前接触鬼子;几个来回后,陈子辉从侧面偷袭一鬼子成功,一刺刀刺死了和赵大军对杀的鬼子。

陈子辉提枪用力站稳了,靠在墙上依托赵大军在前面拼杀的机会重新积蓄力量加入危险激烈的刺杀战;刚挺起刺刀要冲上去就看见又有两名鬼子从墙角边出现,为保护赵大军后侧不受鬼子刺杀的威胁他立刻端起枪‘叮叮当当’的和两名鬼子拼杀起来;陈子辉和两名鬼子刚一交手就现出他体力不支,力道不够的颓废局面。毕竟他不是钢铁,他也是个普通人在这样重伤失血过多的情况下和身体剽悍,凶残无比鬼子拼刺刀,肯定是要吃亏的;刚一交手挡开鬼子的一锋利的刺刀,另一名鬼子的刺刀也刺了过来;陈子辉临危之下,反应虽然慢了半分但也回身抽枪抬手一拨;鬼子刺杀几刀后已经看出自己对手体力不支,刺杀力道陡然又加大了几分,刺刀带起的强烈攻击之势让陈子辉只能拼命拔挡;

人毕竟是人,虽然在逆境里能爆发出平时少有的力量,那也是短暂的;又上几个老回搏杀后,陈子辉奋力挡开了鬼子下面刺刀的时候,当身体上部露的空挡一出现,鬼子的刺刀也跟了上来。他只能本能的晃动身体躲避,‘哧’的一声,还是被鬼子在右臂刺中了一刀;鬼子也不是吃素的,人枪一体跟进,刺刀的力量推的陈子辉虚弱的身体踉踉跄跄,眼看就要倒地的一刹那,攻击下面的鬼子已经端起刺刀又狠命的刺杀过来;

陈子辉看着鬼子雪亮冰冷的刺刀接近自己的身体,他已经无力再躲闪,内心惊喊:“完了。”

就在这危急时刻,赵大军在捅死一鬼子后看见参谋长身入险境,那里还顾及自身的安危。连刺带踢逼开鬼子后,飞身腾跃往陈子辉这里扑了过来;出手,出枪一气呵成,在鬼子还没有刺杀到参谋长的时候他已经挑开了鬼子的刺刀,站到垂直面前面挺起枪‘叮叮当当’的和鬼子拼杀起来。暂时脱离危险的陈子辉没容自己多缓一口气,用枪支撑片刻后冲了上去接过鬼子的刺刀拼杀起来。

赵大军中刀了,他没有停顿自己的刺杀攻势,陈子辉伤口在这阵剧烈的拉扯下新旧伤口鲜血直流。他们在鬼子前面几乎成为只剩一双明亮眼睛的‘血人’,这种不惧生死的拼命气势已经开始震撼这些武士出身的鬼子。他们曾经屠杀过数已千万的中国人,他们曾经为自己的血腥残忍和不可战胜的神话而感到骄傲,但今天这俩个普通的抗战勇士的精神和气节让他们心发抖,胆生寒。

陈子辉,赵大军和鬼子的拼杀还在继续,他们现在只是用顽强的信念支撑住自己的肉体,他们希望用最后的努力在大批增援鬼子到来之前杀开一条血路去完成支队长交付的任务。陈子辉和赵大军俩人在肉体上都已经虚弱无比,他们现在只能紧紧的背靠背,相互依靠对方的力量来稳住自己站立的身子和鬼子对刺;

鬼子一个个在刺刀下结束罪恶的生命,又有新的鬼子填上。大批增援鬼子即将到来前,包围陈子辉,赵大军的鬼子精锐巡逻中队最后的十五鬼子都冲进了土堆旁的残墙里,端起刺刀团团围住中间站立的血肉模糊的陈子辉,赵大军;

一个鬼子军官挥了挥手里的军刀,鬼子也停止了刺杀;他站了出来用不太熟练的中国话说道:“我是大日本皇军乌横司令阁下的卫队长,对于你们的英勇,我很钦佩。你们知道在今天这样的局面下已经无法脱离我们的攻击,如果你们放下武器,我保证你们的生命安全。我们都是军人,都应该知道这样再坚持下去对你们而言就是死亡。”

还没等陈子辉说话,赵大军提了提手里的步枪对着鬼子的军官就是发出愤怒的拒绝“呸”“你们这些狗杂种,要老子投降做俘虏,先问问老子手里的刺刀。老子就算死在这里,也是民族抗战流尽最后一滴血,也是杀你们这些禽兽而死;今天干掉九个鬼子,老子值了。有种就上来,爷爷我让你认识认识你祖宗的厉害。”

赵大军说的就是陈子辉想说的,既然都这样了,已经没有多的废话和鬼子讲了,心里只有必死的决心,对鬼子那就是一个字:“干”。

“杀鬼子,杀鬼子,还是杀鬼子;”就是这抗联队伍的坚定宗旨让年轻的陈子辉,赵大军高昂起不屈的头颅,挺了脊梁,握紧了手中的钢枪拼命和围住自己的鬼子撕杀起来。

经历过无数战斗的陈子辉,现在腰上,手上,腿上都冒着热血,血顺着枪身再流到刺刀尖上慢慢的滴落。

此时的赵大军也差不到那里,刚和鬼子一交手腹部上又中了鬼子一刺刀,伤痛加疲劳让他自己无法灵活支配自己的身体;在鬼子一轮刺杀之后,俩个人被鬼子隔开了;

精锐就是精锐,这些武士出身的鬼子刺杀技术非常凶狠精湛;刚把俩人强力分开,赵大军的胳膊上又被鬼子狠狠刺了一刺刀;赵大军突然空出一只手死死的抓住胳膊上的刺刀,一只手握住步枪狠狠的刺了过去。这种不要命的拼杀让鬼子想都没有想到,鬼子想躲也没有时间。在干掉一个鬼子后,赵大军也付出了惨重代价,就在他刺杀前面鬼子的时候,一个看起来就二十来岁的鬼子已经端枪刺杀过来,照着赵大军软软的肚子就是狠命的一刺刀;

刺杀战斗对抗联的俩名指挥员越来越不利,巡逻队的鬼子军官现在的目的不是杀死前面这俩个人了,他要抓活的。他命令鬼子在拼杀的时候消耗完他们的意志和体力。今天出来转悠一圈,意外的发现抗联战士,虽然牺牲了不少的卫兵,但能活捉就是大功一件。

消耗战的刺杀让陈子辉疲于拼命,当他们俩人在躲避开狠狠还击的时候,鬼子就脱离刺刀刺杀的距离,当俩人收回刺刀准备做下一次冲杀的时候,鬼子的刺刀又照他们两人不算要害的手,腿,屁股刺了过来;

活捉抗联战士这不仅是日本军官梦寐以求的的事情,对于这些普通鬼子兵也是件兴奋的事情。鬼子一高兴,这就苦了我们抗联的这俩位英勇的抗战英雄。鬼子这消耗战让他们两人没半袋烟的工夫里,陈子辉屁股上被刺刀尖挑了道口子,赵大军身上又中了三刀;

残墙下的黑土上已经被鲜血浸透,叮叮当当的刺刀碰击声里,赵大军挥退几个鬼子刺杀后强忍剧疼喊了起来:“参谋长,我对不起你;我没有完成支队长交代保护好你的任务,我赵大军站着死也不会跪着生;今天是冲不出去了,这些鬼子想抓活的,我就是死也不会让他们得逞。”

“好兄弟,我们都是中华民族的好儿子。杀鬼子是我们责任,我们现在死了也可以安心的去见我们地下那些牺牲的战友和人民了。放心吧,我不会责怪你,大军兄弟;”

赵大军没等陈子辉说完,大吼一声冲了上去:“老子今天和你们拼了,杀杀杀。。。。。。;”在喊杀声里,他手里的步枪狠狠的向一鬼子心口刺去,他也没有再去躲闪鬼子刺来的刺刀,他现在只需要做的就是和鬼子同归于尽,他的刺刀刺死一个鬼子的时候,鬼子的刺刀也深深的刺进了他的热血胸膛。

小县城的鬼子司令部。

乌横将军刚走进作战室,就收到一条让他兴奋不已的消息:自己的卫队在巡逻时候包围了抗联战士,在简单接触的战斗看起来是抗联的指挥员。这样的好消息已经很长时间没有降临自己头上了,他现在只有一个念头:“抓活的,一定要抓活的。”他挺有点发福的独子转身对作战参谋命令道:“立即命令一个中队和皇协军一个中队去支援我的卫队,一定要带活的抗联回来,我要亲自审问他们,我要了解他们现在队伍的动向;还有长钢大队那何五君完成我大日本皇军任务很好,你顺便让他把最后一批实验用的活人送去之后不用再回县城,直接回他们大队,那里现在急需人员配属;”

自从上次大汉奸李自清被陈子辉刺杀后,鬼子从一些小汉奸那里得到的情报也不是十分准确,而且在中国战场上的连连吃紧,中国大地抗战烽火越燃越烈;在近期的作战中抗联也是狠狠的教训了鬼子,这让鬼子是急需知道自己对手的真实情况,一听见现在包围了了个抗联指挥员,是死人也会兴奋的站起来。

当乌横司令下达命令不长时间,县城里的伪军在伪军旅长亲自带了一个中队的皇协军出发了。伪军旅长也是一接到这样的消息高兴万分,他想只要在最快时间里赶到活捉抗联指挥员,那可是头等功劳;这样的事情不但可以讨好自己现在的主子日本人,还可以得到日本主子一大笔黄金的奖赏;也因为他知道从县城到包围地点几乎是没什么危险,因为驻扎和巡逻队的鬼子几乎都在这一带活动,以前也没有发现过抗联在这一带袭击鬼子,再说经过几次‘三光’之后,那些想帮助抗联的村,庄早已经是一片死气。这样的任务是个难得的美差事,这样的事情必须自己带队去完成;这个胖呼呼的伪军旅长特别怕死,特别怕那些除奸队,他平时很少出县城半步,每次有作战任务都是交给自己的手下去完成,也因为这样多次被鬼子训斥。可今天不同,他知道这是一次很安全的行动,他要在鬼子前面表现一把去活捉抗联指挥员,让鬼子以后不要小瞧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