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2604.html


“敌人最后一辆坦克就要走出我们的有效射程了,只要打趴下它让他挡死这条路我们就有机会给敌人步兵重大的杀伤。”炮排长亲自把一发炮弹塞进无坐力炮里,他一脸紧张的看着营长,这毕竟是打人数多装备好的美军,是不符合毛泽东军事思想的,没有做到先打弱敌后打强敌,也不符合集中优势兵力进行歼灭的指导思想,这样的战斗几乎没有任何胜算,可是不打又不行,刚刚进行完第一次战役的主力部队异常疲惫,紧张的出国漫长的行军就耗费了大量的体力,又连续向南朝鲜军和美军进攻,几十万大军应该得到休整的时间,这个时间从那里来,就要从每一支前出到敌后的部队那里要,只有侦察兵和朝鲜游击队打的越好主力部队压力才越小。

张冲顶上美式钢盔提着半自动枪,他也知道这仗如果按以前抗战的想法打根本就不值得打,打鬼子时候是多吃肉不啃骨头,跟国民党军打是先吃肉最后啃骨头,任何一个兵团纵队指挥员都不喜欢拼光打光,可到了朝鲜就不一样,那有什么肉吃?只有到处乱趴的铁乌龟钢王八,到处是上有飞机下有大炮的机械化部队,光想占便宜不吃亏那就别来朝鲜,这到处是硬仗,没几把刷子连美军一波的立体攻击都挡不住,张冲看看美军的坦克与步兵离远了走进狭窄的山路,正好是发动攻击的好时间,他立即命令,“炮一班立即向美军坦克后方开炮,争取两炮就摧毁,然后掉转炮口打卡车和装甲车,迫击炮班向卡车队射击,在无坐力炮开炮后全营向敌人射击。”

经验丰富的侦察兵不需要传令兵跑过去挨个告诉,无坐力炮对着美军坦克的屁股就双炮齐发,随着炮的怒吼之后炮尾冲出一片硝烟,无坐力炮的弱点就是开炮就暴露,炮手没时间转移阵地立即装入炮弹转向紧跟坦克的半履带装甲车,被第一组双炮射击的M3A4坦克上坐满了步兵,发动机舱薄弱的装甲瞬间被无坐力炮击伤,车上坐的美军被炸下坦克倒在地上,坦克的发动机冒着浓浓的黑烟燃烧着,地上的伤兵丢掉武器嚎哭着翻滚,其他坦克上的步兵急忙跳下车抢救伤员。

两发缴获的炮弹就让美军陷入混乱之中,无坐力炮以最大的射速向美军车队里重要目标开火,炮声回荡在山谷里引来更多的爆炸声,三门60毫米迫击炮一起向拥挤在公路上的卡车射击,爆炸的炮弹把卡车上的美军炸的摔下卡车,三辆拉着榴弹炮的火炮牵引车的油箱被炮弹打穿,汽油流到了地面上,迫击炮也不调整射击诸元继续开炮射击,几秒内被炸伤的卡车就燃烧成三个巨大的火堆,长长的车队被一辆受伤的坦克和趴窝的坦克给堵在峡谷里。

张冲端着枪连续射出枪里的八发子弹,他熟练的把漏斗式供弹夹压进M1半自动枪里,眼睛注视着战场上的变化,隐蔽好的迫击炮不停的开火,无坐力炮已经暴露,两挺M1917重机枪在两位连长的指挥下向人群最密集的地方开火,其他各种自动武器不停的射击打得美军抱头鼠窜,其他自动武器向最近的目标有序的射击,两个连正以最快的速度向美军发射子弹。

坚固的半履带车成了坚固的碉堡,密集的机枪子弹无法击穿它,所有志愿军的自动火力转移到离开车的步兵身上,半履带车上的M2重机枪、M1919A4重机枪向距离最近的伏击部队发动凶猛的火力反攻,隐蔽在石头和树丛里里志愿军很少有被击伤的,倒在志愿军枪下的美军不停的向子弹打不倒的地方趴行,钻到半履带车下边的,藏在炮车另一侧的伤员越来越多。

“继续射击,向一切反抗的敌人开火。”张冲一边射击一边催促着身边的战士,三十来个端着冲锋枪的士兵一起向敌人最多的地方射击,子弹散布在人群之中造成空前巨大的杀伤,口径很大的M1、M3冲锋枪倾泻子弹的速度非常快,美军来不及。


美军指挥官从M26坦克里钻了出来,戴着坦克帽的美军军官看着车队后边混乱不堪的场面,马上戴好耳机对着麦克风喊:“报告师部我团遭到袭击,敌人从山谷一侧攻击我们,请师部立即增援,完毕。”

负责指挥重型坦克的吉米上尉也从坦克里钻了出来,他的坦克连走在最前边,距离交战的地方有四五百米远,双方激烈的枪炮声让他响起来难缠的对手,他立即对着无线电喊:“掉转炮口立即向敌人藏身的地方开炮,不要吝惜炮弹,立即开火射击。”

十几台M26坦克停了下,坦克90毫米炮转向车尾,狭窄的公路坡度不大,美军十几辆坦克不可能一起向目标射击,走在前边的坦克转动炮塔只能看到后队的M4A3坦克,看不见离公路很近的敌人,坦克只是估算着敌人的位置胡乱的开炮,志愿军选择的伏击阵地不适合排成一字长蛇阵的美军坦克射击,榴弹炮还挂在卡车上,携带着迫击炮和无坐力炮的美军陷入混乱无法展开。

迫击炮一连打光了所有的炮弹随后向后转移,无坐力炮击毁几台半履带车后美军丧失了抵抗的勇气,丢弃武器徒步向公路北边逃跑,一口起藏在坦克侧面躲避如雨点般的子弹,就在战斗最激烈的时候一台卡车接近公路,开车的张学义急忙踩住刹车,他挂上倒档把车倒下公路,随后提着自己的半自动枪隐蔽在一边看热闹。

半履带车被炸前军官蹲在车里对着电台拼命喊,颤抖的手里拿着地图,地图上已经标出他们所在的位置,空中的战斗机轰炸机已经知道美军遭到袭击,带着炸弹火箭弹的美军飞机正在全速增援,但是由于是时间是黄军所以美军飞机的数量不是很多,几架空中巡逻的F-86战斗机最先抵达战场,密集的机枪子弹顺着志愿军的散兵线就扫射,忙于射击的侦察兵纷纷隐蔽,炮兵组立即带着没炮弹的火炮转移,空中的喷气式战斗机不停的俯冲向地面,子弹火箭弹不停的落在阵地上,张冲才打了不到一百发子弹就见伤亡逐渐增加,很多士兵跟班长喊,“没有弹药了。”

空中越来越多的美国飞机抵达,F-84向阵地上投掷下几枚汽油弹,隐蔽着侦察兵的灌木丛立即变成火海,更多的B-25、B-26轻型轰炸机抵达战场,雨点般的子弹变成了冰雹般的炸弹,伏击阵地上立即成片的起火,没有弹药的侦察兵纷纷撤离,空中聚集着四十多架各型飞机,火箭弹炸弹先后在侦察兵撤退的道路上爆炸。

借助空中支援稳定住部队情绪的美军军官立即开始准备反击,几门无坐力炮和迫击炮纷纷向山坡上开火,烟尘与火光连成一片,随着夜幕的降临空袭的规模并没减弱,几架重型轰炸机专门投掷照明弹引导其他飞机空袭,美军步兵也不时的发射照明弹把山坡照个雪亮,张冲架不住美军的立体进攻立即丧失了所有的优势,匆忙撤离的侦察兵只能把战友身上的弹药带走,地上到处是侦察营士兵的尸体,张冲边跑边喊:“迅速进入山谷隐蔽。”他擦着眼泪拿起阵亡战士身上的手榴弹钻进山谷里,美军还用火炮送志愿军撤离。

救护直升机落在战场上,很多担架被抬上了飞机,张学义隐蔽在一个不被人注意的角落里看着战局变化,他把卡车用杂草之类的东西隐蔽好以后立即提着步枪在夜幕的保护下钻进刚才志愿军进入的山谷。


侦察营经过半小时的战斗打死打伤比自己多很多的美军,但是自己也付出重大代价,阵亡重伤的人员超过了一个连,能战斗的两个半连也只剩下不满编的一个连,张冲一边重新把有战斗力的人编成一个连一边琢磨着怎么再跟美军打一下,美军轻易的可以叫来近百架飞机支援地面上的几个营,航空炸弹的使用量比自己的炮弹还多,美军至少是营以上的编制他的部队就打不退,看来朝鲜这地方到处是骨头,很少有捞到肉的地方,天越来越冷他还不知道怎么解决补给问题。

侦察营的岗哨就在山谷口,张学义带人闯了进来,哨兵端着M1半自动枪小声喊,“什么人,不许动,要不我们就开枪了”,张学义大声回答;“我是张学义,侦察组的。”

“是张参谋,你怎么又回来了?”哨兵关掉枪上的保险然后从藏身的地方出来,看着侦察组的几个人非常高兴,张学义好奇的问:“这里距离平壤不算远,我还以为是谁呢原来是你们,黄昏的进攻不错就是敌人的火力太猛,要是他们没飞机今天就跑不了了。”

“真是惭愧,这是我们入朝之后打的最窝囊的,张参谋,请你快去营部,我们营长正为粮食发愁呢,我们营已经好几天没吃饱饭了。”哨兵没离开岗位,给张学义指了一下路张学义带着自己人向营部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