复仇烽燧 第三十四章 万里寒光生积雪 第三十四章 万里寒光生积雪2

renliangkelly 收藏 0 23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4114/][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4114/[/size][/URL] 该县的日军是由驻军、县政府、宣抚班、宪兵队组成的。日军只能确保县城周围的稳定。县城内因为八路军的两次进城和1939年1月的第四次轰炸,造成全县城内人口全部离散。日军得到的仅是一座空城,到3月末,城内人口大致恢复到了3000。但实际上都是极端贫困的居民,已经沦为乞丐。部队的剩饭招来成群饥民,形成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114/


该县的日军是由驻军、县政府、宣抚班、宪兵队组成的。日军只能确保县城周围的稳定。县城内因为八路军的两次进城和1939年1月的第四次轰炸,造成全县城内人口全部离散。日军得到的仅是一座空城,到3月末,城内人口大致恢复到了3000。但实际上都是极端贫困的居民,已经沦为乞丐。部队的剩饭招来成群饥民,形成异常凄凉的景象。

邓为舆说,在此地敌我双方的力量都不强大,所以大部分时候一一零师团都是抽调其保定道其他县的部队组成联合讨伐队进行扫荡。这个时候,在白洋淀的第三纵队主力也会运用运动战迂回化解对方的包围。多次让这个新生的政府化险为夷。

县大队的大概有100来人。大队长和政委由邓为舆和凌秀兼任。几个环境良好的村,还有区小队。加起来也有三百人,只是枪支弹药严重不足。步枪都是主力部队退下来的,不是膛线磨光了,就是准星没了。大部分战士使用冷兵器。手榴弹数量也不容乐观,唯一的那些都是用废金属向冀中军区兵器制造所换来的。

凌秀又介绍了妇女工作和教育、土改等工作重点和到目前为止的效果。任江听得津津有味,对这样驳杂而又没有系统的知识饶有兴趣的人,舍他其谁。王立行和张杰等几个军官对地方政府的工作一点有没有兴趣,听得索然无味。范天昊甚至打起瞌睡来。

“外面贴的公告我们已经看到了。我只是想去勘察一下这一带老百姓的生活。这对我们将来和地方打成一片,进行游击战很有帮助。”任江倚在椅子上说道。别人都是坐着,惟独自己是靠着椅子,他多少有些不自在。

“凌书记是本地人,不如就由她带你们去转转吧。”邓为舆说道。

王立行和江涛要与县大队移交防务,徐非文要和邓为舆讨论部队配合土改的事,就都留在县政府大院里吃饭。

任江被人抬起,跟着凌秀走。广濑亚纪成了任江的随身医生,一路上净照顾他了。只怪别的重伤员差不多也都能走路了,可就这个主官居然浑身的伤只好了一半。走在土路上,老百姓都驻足看着这个要人抬着走的长官。也许他是个抗日英雄,在战场上负伤。也许他是个狗熊,小伤小病都要人伺候。路人想道。范天昊居然不留下交接,眼巴巴地跟着亚纪。任江也懒得管他,他们范家村的人为了抗日事业牺牲不少,他那点德行就让他任性去吧。

看过了几家赤贫的农户。任江才明白甚么词汇叫一贫如洗。吃的都是喂猪的槽糠。揭开锅盖,吃见一团团蔫呼呼,白花花的东西。闻起来就酸酸的,让人反酸水。

“这也能吃?看来西北比河北的情况要好些。”

“恩,这还不算最糟糕的。要是碰上荒年,清苦人家要卖儿卖女才能过活。西北随穷,但统治者没换,还能讨口饭吃。河北这片儿。今天过鬼子,明天过国军,后天我们又打回来。老百姓要应付三面的课税。而且地主控制良田,大部分自耕农只占有一些贫瘠的土地。而那些中农和贫农,只能租他们的地。”说到这里,凌秀掉了几滴眼泪。

“政府减免了赤贫户的田赋。但是他们还是没有余粮,政府就发放给他们些食粮,度过难关。那些富农和地主就要按照他们的田产缴纳更过的田赋。”

“听说你们凌家在本地算是大户。怎么你倒成了共产党来造你爹的反呢?”任江在路上听她说起了她的家事。

“我家在河北开了不少商号,也置办了不少田产。但这天下必定要属于人民。我爹也算开明,我这次回家一劝,居然把所有的田产都分给了贫苦大众。”说到这里,她的语调逐渐高亢起来。

亚纪已经对这些对话有十之八九都能听懂。对一路走来看到的情景,不由有些触动。于是用生硬的中文问道:“凌姑娘,你应该是受过高等教育的人。为甚么加入了共产党?”

凌秀一直对陪在任江身边的女人的身份感到怀疑,此时一听她说话如此结巴缓慢,心头大疑。“敢问姑娘你又是哪里人氏?”

“哦,她是日本熊本人。”任江随口答道。

“不,是鹿儿岛。”亚纪抢过话去。

“甚么?她是日本人?”凌秀吃了一惊。顺手去掏腰里的南部手枪。

“别激动。她现在的身份是我的俘虏。或者可以称为我们的客人。女兵的老师。当然,随你喜欢哪种称呼。”任江开玩笑地道。

“是的,我是俘虏。不过我迟早会跑掉。”亚纪沮丧地说,但私底下多少却有些甜蜜。“我是他的俘虏。”这句话在中国可不是随随便便能喊出口的。

凌秀有些头晕,她搞不明白两者之间身份的关系。但当亚纪关怀任江的那种眼神,又多少流露出不寻常。

“我答应,在女兵学会药物常识后,放她回去。也许是我养虎为患吧。可我实在舍不得她走。”任江道。

“养虎为患”正是凌秀想说而不敢说出口的词。但后面那句“舍不得她走”更让人震惊。亚纪当然也能听懂个中含义,有些羞涩起来。两个八路军打扮的女人在任江面前,为他增色不少。要说比较,任江觉得亚纪更不像食人间烟火的那种。而凌秀则是典型的中国美女。

凌秀不在羁绊于亚纪的身份。能从大学毕业就担任共产党高级干部,自然非等闲之辈。“午饭就请到舍下就餐吧。”凌秀发出了邀请。任江的担架后传来肚子叫的声音。范天昊不好意思地瞅了瞅自己干瘪的肚子。

“一起去吧?”凌秀又问道。

“盛情难却,那我们就去贵宝坻叨扰一顿了。”任江笑道。

凌家虽然送出了田产。但凌府还是同口镇第一大宅院。望着令人生畏的两尊石麒麟,便知主人家非富即贵。

“老余,我带了几位同志回来吃饭。中午多弄几个菜吧。”凌秀刚进门,就嚷起来。看样子大小姐的做派还是多少有些留存。

这是河北典型的民宅。坡屋顶,平房的四合院。任江本来就很不习惯住楼房,他管住平房叫“沾地气”。要不人就得生病。

一个老人的声音支应道:“是大小姐回来了啊。我这就去厨房再加几个菜。”说话的是老余头,凌家的管家。从打他爷爷给凌云飞的爷爷当管家起,他们爷孙三代就一直是凌家管家。历代凌老爷都回他们不薄,每年赏钱不少,还给讨了一房漂亮媳妇。老余头的两个儿子都在天津卫讨生活,自己还是留在凌府当管家。凌家为了响应苏维埃政府的政令,已经遣散了不少佣人和老妈子。只留下老余有和王妈打杂。不少时候,凌家人要适应自己干活。老余头不愿意走是自愿的,自从老伴过世,他就认定生是凌家人,死是凌家鬼了。他双手在粗布围裙上抹拭了几下,跌跌撞撞地跑向后院厨房。

“姐?是你回来了吗?”一个娇滴滴地女声清脆地喊道。

“是啊!我还带了几个抗日英雄回来?你快出来见见吧!”凌秀招呼道。

“喔?抗日英雄,有我们队长那么神勇吗?”女声又传来。

“肯定比你整天吹呼的那个队长更神勇!”凌秀啐道。

“咯咯!”一阵银铃般的笑声。

任江听到这笑声,心头大震。挣扎着起来,结果一不小心,整个人摔下了担架,狠狠拍在地上。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