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我进了一次监狱——探监

大约是两年前的事儿了,监狱具体地点就不说了,反正是在中部稍靠西北地区,去探望本人表哥。1999年进去的,当时好象被判了死缓。后来还要经过改判,变成无期。再经过改判,变成20年。据说要坐够超过一半以上刑期,大约2013年左右可以出来吧。出来就靠40了,大好时光啊。

因为从未亲自走进到监狱里去过,所以我多少是抱着一定的好奇心理去的。探监还需要证件,而且上面已经把可以去探望的亲属的名字登记上去了。当然,如果有没登记的,可以再去办理登记,然后就可以去探望了。我当时并未办理登记,在监狱交了50元,办了一个所谓的“临时探监证”,然后就进去了。哦,忘记说了,手机是不准带进去的。

进去时所带的探望的东西都是需要经过检查的,我还看到排在我前面的犯人家属带的东西尤其被检查得严格,因为那犯人的罪行是犯毒,因此所有东西全部都要开包检查,粉末状东西是不可以带的。当时那位犯人家属可能还带了成块的猪油,差一点被扣,说破了嘴,狱警反复检查了猪油才敢让带进去。我进去时相对顺利一些,因为主要就是带了一些吃的,蜡肉、辣椒酱以及菜油之类的东西。烟是不准从外边带的,官方理由是容易夹带东西,但其实真正的理由在于:监狱里也有小卖部,一样卖烟,所以你只可以从小卖部买烟,然后带给犯人。价格么,还算不离谱,稍微比外面贵一点点。外面30一条的烟,里面40。生活用品小卖部都是有的卖的,肥皂毛巾啊什么什么的都有。

监狱里还有饭馆,家属和犯人可以直接去饭馆里点菜,边吃边聊。我当时看到许多犯人和家属都在这里就餐,当然我也没例外。虽然菜价稍微比外面贵了一些,但大多数探监的只要经济情况许可,都会和犯人一起在这里吃上一顿。按照我私下分析,可能是这样的:如果不去小饭馆吃饭的话,那只好通过玻璃对话了,且可能时间也有规定。但是去饭馆吃饭,第一可以相互接触到了,第二是可能时间会有所延长吧。

监狱里不准犯人接触人民币,我估计是怕赌博之类的。不过实际上大多数家属私下都会把人民币揉成小团给犯人,然后犯人随便塞进鞋里就好。当然,我也揉了3个一百元的人民币偷偷给了表哥。按照监狱的规定,家属给钱应该通过官方途径,也就是直接在小卖部每个犯人都会有一个类似帐号的东西,然后家属交了钱,便相当于存在了这里,然后犯人直接在这里拿东西,小卖部自动结帐,算清节余就好。帐目上的话,我问过表哥,小卖部倒不会黑犯人钱的。但许多家属想办法给犯人现金主要还是考虑到这个问题:毕竟有钱在手里,许多时候好办事一些。

监狱里也有牢头,但据表哥讲现在没以前那么离谱了,许多时候牢头们也不敢太放肆。主要就是问新来的要些烟抽抽而已,人身上的欺负不是很多见了。表哥刚进去时就是被欺负的,也要给烟,现在成了问别人要烟的主,或许这就是所谓的现实吧。

监狱里有比较重体力活的工厂,也有相对轻松的活。但是体力活较重的犯人,每天每月的考核分数要高出一些,在减刑上会有利得多。伙食很一般了,油水很少。实际上年轻人的饭量,大多数是吃不饱的。所以监狱里就有小灶,家属带去的东西自己可以在上面做了吃。这也就是许多家属探监时会带猪油、菜油去的原因,毕竟伙食油水太少了。一般节假日会稍微改善一些,但平常我估计不会很好,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

在学习方面,监狱里还真的是鼓励的。我表哥在里面自学中医,不过书籍是要家属从外面带进去的。不过监狱里的医疗制度不会很好,一般的小病,例如感冒发烧会给看看。大病的话,你自己想看,可以,家属给钱才可以。

我发觉一个很特殊的现象:表面上在小饭馆里时,管理最为宽松,只有一两个人负责点菜的工作。如果你进去时带的有多的衣服,只要犯人换上一穿,甚至可以大摇大摆的一起走出去。但实际上并非这样,因为你这样做了,协助越狱是非常严重的罪行。其次,在你从饭馆出来后,出监狱的通道里还是有不少狱警的,他们几乎都认识里面的犯人,因此一眼就可以认出来了。小饭馆的厨师也是一个犯人,在这里倒是干了老本行了,而且自身伙食肯定是会改善不少的了。菜的口味还不错,毕竟也是按照饭馆的样子来的,家属带着犯人来这里点菜吃饭,也是花了钱的。我记得当时好象我和表哥还喝了啤酒。不过时间久了记得不是很清楚了,如果有要啤酒的话,好象也是限制瓶数的,估计是怕犯人喝多了闹事。

坐在饭馆里时感慨良多,有老婆带着孩子来探监的,有两鬓班白的老人来探望中年儿子的,有说笑的,有流泪的。最后分别时,大多都会含泪叮嘱半天。真的很感慨:同样都是坐在这小饭馆里吃饭的人,有的穿着囚衣,有的穿着普通衣服。穿着普通衣服的可以自由去厕所,自由抽烟,自由喝酒,最后自由走出监狱大门。而至于穿着囚衣的,去厕所要向饭馆门口值班的报告,喝酒要被告知有限制,拿钱时要偷偷摸摸塞进鞋子里。至于想要穿上普通衣服,最终走出监狱大门,还是一个漫长的等待啊。而且,有许多人进去了,就再也没有机会出去。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