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清摄政王 引子 3

wuyanlai 收藏 2 603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4160/][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4160/[/size][/URL] 多尔衮费尽了九牛二虎之力终于送走了格尔特,此时的他已经昏昏沉沉的了,他知道自己快不行了,他知道自己的生命即将走向尽头,虽然他还有很多的愿望没有实现,虽然这个世界上海有很多的人值得他去留恋,值得他去爱护,但是他已经没有了主宰自己命运的能力了,他就这样睡着了…… 在梦中多尔衮梦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160/


多尔衮费尽了九牛二虎之力终于送走了格尔特,此时的他已经昏昏沉沉的了,他知道自己快不行了,他知道自己的生命即将走向尽头,虽然他还有很多的愿望没有实现,虽然这个世界上海有很多的人值得他去留恋,值得他去爱护,但是他已经没有了主宰自己命运的能力了,他就这样睡着了……


在梦中多尔衮梦到了自己英武的父亲在教导自己弓马骑射、文韬武略;梦到了自己的母亲用关外上好的狗奶子和蜂蜜为自己制作最喜欢吃的萨其玛;梦见自己的四哥在诸皇子的尔虞我诈你争我夺中奋力的维护着自己;梦见了自己心爱的玉儿告诉自己她的心会永远的和自己在一起;梦见了……,就在多尔衮在梦境中遨游的时候,多尔衮枕下那方秦始皇传国宝玺磨制的摄政王玺印发出了淡淡的蓝光……


……


大清国顺治七年(公元1650年)冬,十二月初九深夜(公历12月31日) ,大清国和硕睿亲王皇父摄政王多尔衮薨于喀喇城,王妃与侧室二十余人殉节,闻讯后举国哀悼,圣母皇太后孝庄与大清国顺治皇帝追尊多尔衮为诚敬义皇帝,庙号成宗,其子多尔博(豫亲王多铎第五子)继承和硕睿亲王爵。


两个月后,大清国顺治皇帝福临以多尔衮“图谋篡逆”等重罪,削其爵、鞭其尸,多尔衮一“党”遭到残酷的清洗,其继子多尔博归宗回豫亲王府,多尔衮家族之财产也被内务府收回,但是内务府官员始终没有发现多尔衮的“皇父摄政王”玺印,当然了,已经顺利的完成了权利交接的顺治皇帝自然是不会去介意一方已经没有了实际价值的印章。


……


康熙三十二年,蒙古车臣亲王格尔特薨,格尔特至死不忘当年在多尔衮面前立下的誓言,他将自己当年的誓言记于金册之中,作为祖训……


……


乾隆四十三年(1778),乾隆皇帝给多尔衮“平反”,多尔博又重归多尔衮一系,其后人仍袭睿亲王的爵位。


……


大清国道光二十二年七月二十四日(公元1942年8月29日),大清与英夷缔结丧权辱国之《南京条约》,自此大清国国势日弱。


道光二十四年(公元1944年),大清国与美夷顾盛结《望夏条约》,未几法夷拉萼尼要挟我大清与之签订《黄埔条约》,大清国之国权,国利进一步丧失,虽帝每日勤于政事但终无法挽狂澜于既倒,扶大厦于将倾。


道光二十七年(公元1947年),俄罗斯帝国沙皇尼古拉一世见我大清国势日弱,于是任命其国内扩张主义者穆拉维约夫为东西伯利亚总督,加紧实现其彼得大帝当年无法实现之鲸吞我大清国黑龙江流域之野心。


道光二十九年(公元1949年),沙俄海军军官涅维尔斯科依等乘炮舰由海上侵入我大清黑龙江及库页岛地区,并将黑龙江河口湾附近北岸的两处港湾非法命名为幸福湾和圣尼古拉湾,次年八月,沙俄更是得寸进尺,进占我黑龙江流域重镇庙街,并以俄罗斯沙皇的名字将庙街命名为尼古拉耶夫斯克。至咸丰三年底,他们已经将侵略魔爪伸到了兴衮河和黑龙江下游两岸以及江口外整个中国领海并侵占了库页岛。


与此同时,沙俄还加紧对我大清西北边地的侵略,道光二十六年,沙俄武装侵入我巴尔喀什湖的库尔乌苏河流域,咸丰年间,沙俄又越过伊犁河继续向南扩张,至咸丰六年以前已经在事实上控制了巴尔喀什湖以东以南的大片大清领土。


道光三十年(公元1950年)正月,道光帝崩,皇四子为弈詝皇太子,即皇帝位,以明年为咸丰元年,是谓文宗,未几,洪秀全率邪教拜上帝教乱,后十数年,洪贼席卷大江南北,祸及十余省,虽经我大清国君臣齐心戮力终得平定,但大清国之元气已伤,可战之旗营军兵损耗殆尽,数百年积攒之国库内帑所剩无几,虽社稷、宗庙得保但似已日暮西山。


咸丰元年(公元1851年),沙俄趁我新君登基,国内动乱之际,要挟我大清与之签订所谓《伊利塔尔巴哈台通商章程》,这个条约的签订带给沙皇俄国的绝对不仅仅是经济上的利益,更重要的是为沙皇俄国继续向我大清腹地侵略扫清了道路,对于沙俄的扩张意义深远。


咸丰四年(公元1854年),英夷、法夷、美夷趁我大清内乱之机要挟我国进一步扩大其在我大清之特权,闻此,我君臣严词拒之,虽夷人以其坚船利炮相要挟,但我君臣始终不为所动,文宗皇帝更是严令沿海各省备战!


咸丰六年(公元1856年),英夷、法夷对我大清突然开战,并以武力劫持我大清国两广总督张鸣岐大人,妄想以此胁迫我大清就范,但文宗帝于内忧外患之际毅然决定对英法用兵,但时下大清国可用之兵大都云集于长江两岸于洪贼作战,北方留守之数万羸弱之军实非英法之敌手,虽有僧王等能战之臣但终究未能抵挡住夷兵,文宗皇帝移驾热河行宫,希望可借助已经在僧王的命令下开始集结的蒙古诸部铁骑与夷人再战。


咸丰十年(公元1860年)秋,奉命与英夷、法夷等周旋之恭亲王奕昕无奈之下在北京与英夷、法夷签订丧权辱国之《北京条约》,大清国彻底的输掉了这场战争,世事难料,移驾热河后不久,早已积劳成疾的大清国文宗皇帝在听闻英法诸夷焚毁我大清皇家园林圆明园并在东郊(皇陵)跑马之事后终不堪重负吐血昏迷,不几日,帝崩于热河行宫。


当然,在英夷、法夷全力争夺在我大清之特权和利益的同时北边的俄罗斯也没有闲着,他趁着我国军队自北边大量南进参加镇压洪贼和抵御外敌的时候加紧了对我国的侵略。


咸丰四年(公元1854年),沙俄军队趁我军兵力薄弱之际出兵对我黑龙江下游实施军事占领,由于实力上的差距巨大,加上当时的军力国力都不允许清军在此地开战,于是在经过了一些小规模的战斗后沙俄军队顺利的达到了其军事目的。


咸丰五年(公元1855年),已经看透了我大清军队不想在东北开战的俄罗斯军队得寸进尺,再次派出海陆军协同对我黑龙江地区进行侵略,得手后更是在黑龙江流域建立侵略据点,妄图造成既成事实。


咸丰六年(公元1856年),沙俄不顾我国政府及东北边防长官的警告悍然将我大清国之黑龙江下游地区和库页岛地区划为他所谓的“滨海省”,其间我黑龙江边防骑兵部队主力也曾试图对黑龙江流域之俄罗斯据点实施清除,但是由于缺乏火器和海军的支持终究没有成功,未几,黑龙江骑兵主力奉僧王之令南下入卫京畿,与数年后几乎全军覆没于京郊八里桥,仅十数骑得以北归。


咸丰八年(公元1858年),已经在军事上形成了对我东北边军绝对优势的沙俄军队逼迫我东北地方长官签署协议承认其对我黑龙江流域及库页岛地区的占领,妄图合法的拥有这一地区,在多方努力无效的情况下,我地方军事长官被迫假意与沙俄签署《清俄爱辉条约》,承认其对黑龙江北岸大片土地(面积超过60万平方公里)的占领合法,但是此条约并未送北京用玺,也没有经六部有司衙门认可,所以并没有法律效力。


咸丰十年(公元1860年),沙俄趁我新败之际与我东北、西北边境集结重兵集群,以此要挟尚在北京处理善后的恭亲王,无奈之下,恭亲王与沙俄签订了极度不合理的《清俄北京条约》,不但沦丧了大片国土(面积超过四十万平方公里)还让先前的《瑷珲条约》合法化。


咸丰十一年(公元1861年),沙皇俄国与我大清签订《清俄勘分东界约记》,其间俄国力图多占我大清国土,其后沙俄依旧用尽一切手段强占我大清国土(主要是边境上的大量有军事价值的地段)。


同治三年(公元1964年),沙俄强迫我国与其签订《清俄勘分西北界约记》,在强迫我大清承认其对我巴尔喀什湖以东以南地区占领合法的基础上进一步侵占我国大片领土(面积超过44万平方公里)。


同治七年三月十四日(公元1868年4月6日),日本天皇睦仁发表《五条誓文》,此后不久又发布《政体书》,在天皇及其政府的努力推动下一场旨在赶超西方、振兴日本的维新运动在日本列岛展开,而此时的大清国内部还在为是不是要学习西方进行着争论。(注意,在日本进行其所谓的明治维新的初期,其所采用的思想几乎全部来自大清,长期使用汉字的日本更是派出大量的谍报人员在大清各地搜集数百年来大清国文人翻译的各种西方著作。)


同治九年(公元1870年),日本外务省向其领导层提出所谓的《朝鲜政策三原则》,正式确立其大陆政策,妄图谋求在陆地上和大清帝国平起平坐的地位,鉴于当时的朝鲜仍是清帝国的藩属,而且清帝国在十余年的国内战争中铸就起来的一支百战之军的存在当时的日本高层对于这份文件还是有保留的,但是,以天皇为首的扩张主义分子仍旧在密密的推动这一计划,在发展国内经济军事的同时向我大清和朝鲜地区派出了数目众多的谍报人员。(值得注意的是在日本明治维新的初期,缺乏阅历和政治经验的明治天皇在事实上只是作为傀儡存在。)


同治十年(公元1871年),英国公使威妥玛勾结日本国全权钦差大臣伊达宗诚,采取外交欺骗的方式欺骗大清国全权钦差大臣李鸿章李大人与日本帝国签订《清日修好条规》,日本利用这一条规的签订将自己放置在与大清国对等的地位上,改变了日本帝国数千年来一直作为中华帝国的藩属地位,同时,维新后的日本也利用这一条规在一定程度上打开了大清国乃至整个东亚朝贡体系的大门。


同治十三年(公元1874年),刚刚成军之日本海军部队悍然对我大清国属地台湾府用兵,时人福建船政大臣沈葆桢在左宗棠等主战派大臣的支持下全力抵御日本的挑衅行为,但是由于当时大清国同治皇帝病体违和,加上高层对于对外用兵一事没有一个明确的态度,因此沈葆桢等地方干员所主张的彻底“解决”中日争端的方略在当时并未被采纳,但是,正是由于此次的羞辱让我大清君臣更坚定了建立一支强大的、近代化的海陆军力量的决心,此后十数年大清国近代化海陆军取得了亘古未有之大发展。


光绪元年(公元1875年),日本政府指使其海军在我大清国属地朝鲜制造了“江华岛事件”,并力图将事件扩大化,但是由于当时日本的国力、军力并没有能力与我大清国开战,于是日本政府于光绪二年强迫朝鲜地方当局签订所谓《江华条约》后便主动收缩,但是由于对朝鲜政府亲日派“闵妃集团”投降分子的控制不当加上我朝廷对于朝鲜的重要性缺乏认识,所以让日本人得以通过非战争手段取得了大量的权益,为日本今后在远东地区的进一步扩张创造了条件。


光绪五年(公元1879年),日本参谋本部长山县有朋派出桂太郎、小川又次等人携大批中高级军官在日本特务机关及民间团体的配合下数次秘密潜入我大清国山东、直隶、山西、东北等地进行实地考察和情报搜集,后日本军部根据各方面情报完成《支那(倭寇对我大清之侮辱性称呼)地志》、《邻邦兵备略表》等物,桂太郎更是提出详细而大胆的《对清作战策》,倭寇对我大清的战争准备已经进入实质性的阶段,值得一提的是在此时的大清虽已有人认识到日本的兴起可能给大清带来的威胁,可是这种认识还处于猜测阶段,并没有形成主流认识,加上对于日本的情报工作几乎没有展开这就造成我大清在即将爆发的清日战争的准备阶段就已经输了一局。


光绪八年(公元1882年),朝鲜国内亲清派势力由于不满于亲日派“闵妃集团”投向分子和日本人勾结出卖国权,于是在大院君等爱国大臣的带领下发动“壬午兵变”,兵变成功的扭转了在《江华条约》签订后所造成的对我大清不利的局面,但是由于此次政变过于粗糙令日本走狗“闵妃集团”首脑闵妃得以逃脱,这也为今后的动荡埋下了祸根,加之我北洋诸军反映迟缓,最终造成了此次兵变的失败,朝鲜地方政府再次与日本签订不平等之《济物浦条约》,唯一值得欣慰的是我大清驻朝鲜办事大臣袁世凯果断的将大院君就出并送往保定严密保护起来。


……


光绪十年(公元1884年)三月,清法战争爆发,清政府集结一切可以集结的海陆军力量与东南、西南地区与法军进行战略决战,经过数十万将士的浴血奋战,我大清军队彻底的击败法国军队,并迫使法国政府主动提出和谈,这种时候如果按照常理的话我大清自然是会继续痛打落水狗的,朝廷各方面已在积极的准备反击法国,收复越南,海军北洋、南洋、广州三支水师加上长江巡防舰队已经开始向长江流域集结,准备南下扫荡法国舰队,可是就在我朝廷调兵遣将准备和法国人决一死战的时候,日本政府却趁着这个机会在朝鲜策划了“甲申政变”,彻底的打乱了我军的全盘部署,为了不两面守敌,李鸿章李大人不得不草草的与法国人签订了丧权辱国的《清法新约》,而时人呢?他们在唾骂李鸿章大人丧权辱国的同时却很少有人意识到倭寇的威胁……


4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