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曾经这么维过权

我的这次维权行为发生在2001年厦门的一次展会上。和许多地方一样,随着“展会经济”这一词语的流行,出于利益的需要,厦门每年年末都会搞一个迎春商品展销会,展销的基本上都是日常生活用品。因为是年关将至,国人的传统和习惯都会计划一笔不菲的支出,所以在这种形式的展会上,主办方是尽所其能的在各种媒体上打广告,招徕市民前来参观;而各参展商也是不会放过这可以算是一年最后一次的大好商机了,都是踊跃报名参加;市民们也抱着在这种场合可以多比较,也能买到性价比高的心仪商品。可以这么说,一次成功展会的举办,是参与方多赢的局面。

我所在的公司此时正代理一款知名度颇高的国内品牌手写板,考虑到电脑已经很普及了,它也是人们生活中很需要的东西,老板突发奇想,决定也参加这次的展销会。我作为业务部门的小头目,自然是参加的主力了。

展销会是在一个刚建成但尚未装修的楼盘进行。通过主办方的广告我们得知,整个会展共分三层,三楼是服装类,二楼是百货类,一楼是食品类。我们公司的产品按理说属于百货类,应该在二楼,可等我去布置会场时,发现竟然在一楼。这个好呀,一楼的人流量大,我们求之不得呢。

要说呐,厦门的经济自从“远华”案之后,确实是萧条了不少。经济差了,人们的荷包也会瘪下去,这种展销会自然人气就不旺了。我们在一楼的还好点,二楼的凑合,至于三楼嘛,怎么说呢,用门可罗雀形容不为过。有些参战商就开始想办法了,二楼和三楼的都想来一楼。别说,还真有成功的。结果呢,一楼就有了展销百货的,二楼也有了展销服装的。这么一来,在第一天,还在三楼的服装参展商就不乐意了,都是掏一样的参展费,凭什么位置就不一样呢?不过还有一件事情让所有的参展商都不满意,那就是主办方曾经在媒体上大肆渲染说,届时会有什么什么活动搞气氛,还会有免费专车来往于会场和市区繁华地带。结果这些都没有兑现。于是有人中午就找主办方提意见,主办方也没当回事。结果小问题变成了大矛盾。

我们展位边上是一家做化妆品的,女老板看我们的手写板展销,觉得蛮有趣的,动不动就过来聊聊,于是就熟悉了。熟悉后才发现她原来还在做安利的产品呢,怪不得这么主动的找人搭汕呢,我心里暗暗地想。后来又知道,女老板是经常参加这种展销会呢,所以展会上不少人她也都认识。中午过后,她给我讲说三楼的参展商们在主办方处没有讨来说法,打算晚些时候去厦门市政府闹呢,问我去不去?我也正为自己的产品销售不理想感到窝火呢。一听,马上表示赞同,说就应该这么做,要不然没人理的,肯定去。

下午五点过后,顾客人流渐渐散去,参展商人流渐渐聚拢,大概有一百来号人决定去厦门市政府讨说法。没有核心组织者,但都是为了同一个目的,这么一大帮人不行奔赴市政府。距离不近呐,应该有五公里左右了。在路上,我和几个刚认识但却很能聊得来的商量,如果能把媒体叫来可能作用会更大。于是就有人不断给电视台、报社打电话,不料接听的人说知道了,就没有了下文。有熟悉这种经历的人就说,不管用的,记者不会理这种事情。这头指望不上了,我们就边走边商量到了地方后该怎么给人家说。

说话间就到了厦门市政府门口,看到我们这么一群人出现,可把大门口的保安吓坏了。见我们一个劲喊着说要见市长,保安赶紧联系相关部门的人出来接待我们。过了一会,出来一个人,自称是市政府信访局局长,问我们什么事情。呵呵!这下到好,一大帮人围上去,七嘴八舌一快上。局长连忙说,这样不行,你们这么多人我怎么听得过来,选我个代表,进来谈。大伙都是为说事而不是闹事的,听局长讲得蛮有道理的,就当场开始选代表了。可能是因为自己在路上聊的时候“露”了真工夫吧,我竟然被第一个选中。考虑到是非常时期,同时说实话,这些人说话还真的是缺乏条理,谈不到点子上,我就答应了。

五个人很快就选好了,跟着局长进了传达室旁边的一个小会议室,其他人在外面等候消息。毕竟自己曾经做过几年保险,几句话后,局长让我一个人阐述大伙的意见和要求。同时他说,值班副市长已经要求厦门市一个主管展会的什么部门的头头马上过来。我理了理思路,把在路上大伙商量的意见和要求说了一遍,大概意思就是主办方没有按合同和广告上的做法做,造成各参展商的效益很差。要求一是退一部分展位费作为赔偿,而是主办方马上采取措施吸引人气。我说完后又让其他四位民意代表做补充。这时候,那个什么部门的头头也到了,一进来就说市长很生气,他本来是第二天要去昆明呢,出了这事没办法把机票已经退了。

听我们讲完后,局长和那个头头商量了几句。然后局长说:

“这件事情我们还要了解一下情况。这样吧,明天上午九点钟在会场各方坐在一起解决,怎么样?”

怎么样?几位民意代表都楞住了,没想到会是这么个结果。于是给局长打了个招呼,我们就出去和征求群众们的意见了。我们中国的群众还是通情达理呀,听几位代表这么一介绍,又没有什么更好的办法就都答应了。

第二天一大早,大部分参展商都到了。我们先碰了一下头,主要议题是要求主办方退多少展位费合适。经过充分的民主协商,我们决定从50%开始,然后全力争取,有多少算多少。正说着,来了两位警察,要求我们几位代表跟他们去旁边的售楼部走一趟。好家伙,我们几个还没来得及说什么呢,大伙就不答应了,都围了过来,有些人还大声喊着:

“不能去,跟着他们去没什么好事!”

还没开始解决问题呢,怕事情闹大了不好收场,我和另一个代表赶紧说:

“没事的,咱们又不是搞什么违法活动。”

说实在的,我可是好人一个,几乎没和警察这么近距离接触过,对警察呢也是畏惧心理远大于敬佩。但那会不知道怎么搞得,我显得很无畏,虽然内心还是有那么一点慌张。跟着警察进了售楼部,参展商们忽啦一下就把门口给围上了。有人大叫,你们放心进去吧,有我们在外面呢。几个人坐定后,我来了个先发制人,用上了在广州学的敬称:

“阿sir,我们有犯了什么法吗?”

警察说没有。

又问:“阿sir,那我们有触犯治安管理条例吗?”

警察还说没有。

“那找我们有什么事呢?”

“噢,我们主要是想解一下昨天发生什么事了,希望你们配合。”

原来是这样,我们几个代表互相看看了,就赶紧点头,连声说,肯定配合,肯定配合。

一场虚惊后,九点钟快到了。信访局局长来了,那个头头来了,展会主办方的负责人也到了。我们就一起上了楼上的会议室。

谈判一方面很顺利。对于我们提出的要主办方采取善后措施搞活人气的要求,主办方很快就答应了。

谈判一方面也不顺利。双方对退赔的展位费比例分歧比较大。我们提出是退50%,主办方表示不可能,太多,他们最多赔10%。双方各持己见,一度都嚷了起来。我的觉悟和水平是一般,但代表中还有不如我的呢,我是给老板打工,可他们都是自己的事呀。利益面前方显人性本色。在局长的斡旋下,我们退到45%,主办方提高到20%,还是有差距。就休会,我们几个代表出来开小会。有两个代表以前也曾遇到过不止一次这种事情,他们说在厦门以往退的最高比例也就是25%了,但是那时候政府没有出面。怎么办?几个臭皮匠商量了会,觉得既然政府出面了,我们就一个劲的哭穷,说由于主办方在展会准备工作上不力,我们已经蒙受了很大的损失,在45%的比例上绝不妥协。

回到会场,我可以说朝水平发挥了自己当年做保险是的优势,和主办方是摆事实,讲道理,据理力争,中间不是有代表穿插几句准粗口。主办方又退了一步,答应比例可以提高到30%。我们几个又出去商量,谁让我们是临时组织的乌合之众呢,意见没有统一的情况下,谁都不敢在会场拍板和讲出底线。碰了一下之后,我们决定坚守40%。

再回到会场,我先发言:

“这次事情竟然把局长和头头都惊动了,实在是不应该。但是事情的发生,作为主办方,应该承担全部责任。我们这些商家都是做正常生意的,为参加这次会展,每家都掏了三千多元的展位费。可照昨天的情况看,我们还别说赚钱了,能不能把展位费赚会来都是个问题呢。再说了,昨天问题刚发生时,我们就找了主办方,可没有结果,致使矛盾激化。所以我们要求主办方退45%的展位费只是为了减轻部分损失,一点都不过分。

看在局长和头头为此也做出了很大的努力,我们决定把比例降低到40%,这是最低水平了。如果主办方不答应的话,那我们就无法代表其他参展商来谈了。你主办单位一家一家去谈吧。”

其他几个代表再后面又大肆渲染说有些参展商对40%的比例还不满意呢,我们还要继续做工作才可以。不知道是不是我给局长戴大帽子起了效果还是其他什么原因,局长和头头商量了几句,又把主办方的负责人喊过去谈。过了一会,局长说:

“好了,就这么定了,主办单位给每家参展商退40%的展位费,同时要求主办单位做好善后工作。对于此次事件的发生,我代表市政府向各位参展商表示歉意。在这儿,也希望各参展商在剩下的几天会期里生意兴隆。”

哈哈,目的终于达到了,我们心里乐开了怀。看到主办方负责人脸阴阴的,我想他下一次可是绝对不会再犯这种错误了。

回去后,我给老板汇报了这件事情,老板也为能拿回一千多元的展位费感到高兴。在剩下的几天会期了,我偶尔有上三楼去看看,经过之处,大家都纷纷给我打招呼,觉得很有成就感。同时呢,也因为此事,我和两个厦门的代表还成了好朋友。

通过这件事情,我有一个很深的体会。那就是,在自己的权益被别人侵害时,绝不能忍着。如果有可能,一定要发挥群体的优势,才有可能去维护。如果是个体被侵犯,也要据理力争。我们不去争,不去努力,别人还会一而再,再而三的侵犯。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