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想人总是有尊严,情感和正义的,但是21世纪的今天,打开电视,满耳的“奴 才“之声简直是对人性极度地扭曲.那些导演编剧演员们,难道真的对当奴 才那么上瘾? 竟然拍了一部《一生为奴》的电视剧,一个人再无耻也不能无耻到这种地步!然而更无耻的还在后面,清剧导演要把几千万明朝子民用生命和鲜血书写的悲剧史拍成轻喜剧《七品李剃头》--在这部剧中,我们看不到明朝子民为捍卫华夏文明,保存中国精神而揭竿而起,用血肉抵抗满清的屠杀和羞辱,看到的只是汉人的唯唯诺诺和胆小猥琐,满清的善良圣明和洪恩--正如金庸在《鹿鼎记》中借用韦小宝表达他对满清窃取大明江山的观点:满清有好皇帝,所以我们愿意被满清屠杀,愿意被满清剃头易服,愿意被满清抢去土地,愿意做满清的包衣,愿意被满清焚毁我们的书籍,愿意因为一句话一本书就被满清灭九族,我们愿意一生都成为满清的奴才!

中国历史上被官方描绘地最圣明的朝代是满清,北京满学会会长阎崇年更是吹嘘满清十二帝王个个英明神武,吹嘘满清康乾是盛唐之后的另一个盛世.是啊!满清这个中国历史上第一个大规模禁书的朝代,禁掉的书的种类能够统计的就有3236种(王彬主编《清代禁书总述》),涉及思想,历史,政治,以及大量纯粹的科学,技术,经济方面的书籍.满清统治者的神经质达到人类的忍耐极限,对“明”字的敏感不能用心理变态可以形容,一百五十种有“明”字的书被毁禁.甚至连 16世纪伟大的百科全书《天工开物》都不放过,直到近代才从国外重新引进回国.因为文字狱被屠杀的人数十万之多!大明朝的御史可以记录下皇帝和太后吵架,而满清皇帝的举止言行是秘密.大明朝皇帝和朝臣的庭议被印上报纸全国公示,而满清皇帝和他的贵族们在深宫中秘密地决定帝国的一切!大明朝臣工可以反对皇帝的决定,而满清的奴才只能拍英明神武的马屁.这样一个变态地毁灭一切人格精神和言论真理的满清,剩下的就只有阎崇年口中的英明和盛世.

闯王灭了大明朝后,吴三桂借多尔滚的军队剿灭闯军报轼君之仇,但是老奸巨猾的多尔滚一边表演着复明的伎俩为崇祯厚葬,一边偷偷地向南方欢迎清军的南明举起屠刀—中华帝国就这样被满清窃取.满清皇帝用被宣传成”好皇帝”来达到他统治的正统,好皇帝要安稳地统治不能只靠吹嘘,屠杀从江南到四川遍布中国,大明的 1亿多人到清初只剩下一半.野蛮的屠杀最容易让文明人屈服,文明人不会让兄弟姐妹父母被屠杀的!因此只有臣服! 多尔滚不要汉人成为臣民,要汉人成为奴 才,于是“剃头令”(“留发不留头,留头不留发” 、“剃发易服,不随本朝制度剃发易衣冠者杀无赦”、“所过州县地方,有能削发投顺,开城纳款,即与爵禄,世守富贵。如有抗拒不遵,大兵一到,玉石俱焚,尽行屠 戮。”)在满清入关1年后开始.狡诈的多尔滚在刚入关时下了告示:“天下臣民照旧束缚各从自便。”来欺骗笼络汉人,但是当汉人慑于屠杀愿意臣服时,他便用剃头易服来毁灭汉人的精神,永远做满清的奴才!“剃头令”激起全国汉人的反抗.

孔子后人衍圣公孔闻謤听说“剃头令”后上奏满满清廷:近奉剃头之例,四氏子孙又告庙遵旨剃发,以明归顺之诚,岂敢再有妄议。但念孔子为典礼之宗,颜、曾、孟三大贤并起而羽翼之。其定礼之大莫要于冠服。……惟臣祖当年自为物身者无非斟酌古制所载章甫之冠,所衣缝掖之服,遂为万世不易之程,子孙世世守之。自汉、唐、宋、金、元以迄明时,三千年未有令之改者,诚以所守者是三代之遗规,不忍令其湮没也。即剃头之例,当时原未议及四氏子孙,自四家剃发后,章甫缝掖不变于三千年者未免至臣家今日而变,使天下虽知臣家之能尽忠,又惜臣家未能尽孝,恐于皇上崇儒重道之典有未备也。……应否蓄发,以复本等衣冠,统惟圣裁。”孔子后人孔闻謤引用金、元两朝先例,恳求满清看在孔子面子上恩准孔家保留三千年的衣冠和发式。但是满清根本不给孔子面子,还威胁孔家:“得旨:剃发严旨,违者无赦。孔闻謤疏求蓄发,已犯不赦之条,姑念圣裔免死。况孔子圣之时,似此违制,有玷伊祖时中之道。著革职永不叙用”。这就是满清统治者尊崇孔子的真实嘴脸,不过是利用孔子来统治汉人的阴险手段罢了.

反抗“剃头令”的运动中,最悲壮的就是“江阴十日”。江阴县令方亨严申“剃头令”,众多江阴乡绅跪请留发,被县太爷大骂赶出。次日,秀才许用等在江阴孔庙立誓:“头可断,发决不可剃也。”众百姓将方亨抓入狱中,共推典史陈明遇为首领,主持抗清事宜。江阴人坚守城池81天,杀死清兵75000余,有67000人战死城墙上下。城破,清兵惨绝人寰连杀10天,直到满城杀尽,方才封刀。死于清兵刀下者又有17万多人,仅有53名老小幸免于难。一首“八十日戴发效忠,表太祖十七朝人物。六万人同心死义,存大明三百里江山”的诗词留下了对江阴死难者的悼念。

电视剧《七品李剃头》的背景就是满清撒王爷带队入川,推行“剃发留辫”.四川人拼死反抗几十年,几百万川人被满清屠杀,剩下全川几万人,后来满清从湖广,两广移民几百万到四川 —这就是湖广填四川,这就是朱德祖籍广东,郭沫若祖籍福建的原因,这就是今天90%以上的四川人祖先是从湖广和两广迁到四川的原因.满清为了把屠四川的罪恶洗脱掉,由满清的御用文人彭遵泗编撰一本《蜀碧》嫁祸张献忠,说张献忠立七杀碑,上书 “天生万物与人,人无一物与天,杀杀杀杀杀杀杀” 来表明他屠杀四川人的志向,但是解放前在发现的“圣谕碑”(七杀碑)上书“天生万物与人,人无一物与天,鬼神明明,自思自量”,没有一个杀字! 张献忠死后几十年,四川人还在和满清抵抗,难道被张献忠屠杀了的四川人用鬼魂和满清战斗? 张献忠死后,老百姓在他战死的地方建了祠堂秘密祭祀.直到现在四川南充还有张献忠的祠堂.

一部几千万中国人被屠杀的历史,一段几十万汉人为保存衣冠发式被屠杀的历史,一个几百万人口的四川省被屠杀到只剩几万人的悲剧,竟然用《七品李剃头》轻喜剧来描绘,是黑色幽默还是集体失忆?

《七品李剃头》女主角兰香由阿斯茹饰演, 兰香是一位美丽善良、性格倔强、敢爱敢恨的贵族少女。阿斯茹告诉笔者,开机没有几天,就有大场面的拍摄,是清军上山“剿匪”,这场戏阿斯茹所饰演的兰香做为清军的头领,在山上与土匪展开了殊死的搏斗。这场戏是夜戏,故剧组拍摄从晚上8点开始“剿匪”,这场戏有阿斯茹不少的打戏,阿斯茹说:“这场打戏拍得真是辛苦,拍摄中除了一个360度的大旋转外,其余所有的武打动作都是由我自己完成的,以前五年的舞蹈科班学习积累下来的功底全都用上了,什么侧踢、前踢、后勾腿等等,有很多动作都是我自己设计完成的。”拍了十多个小时,凌晨6点这场 “剿匪”戏终于拍摄结束,阿斯茹大松一口气,以为白天可以好好补一觉休息一下了,谁知还没等卸完妆就被通知早上8点接着拍日戏,在休息了不到2个小时后阿斯茹只能继续尚未完成的“剿匪”事业,这一拍又是一天。经过这一天一夜的“剿匪”,导演张子恩对阿斯茹的表现十分满意,赞赏有佳:“真是没有想到阿斯茹能把这场戏完成的这么好,看她平时文静的样子,没有想到她能打得这样痛快漂亮。”对于张导的称赞阿斯茹很开心:“一天一夜的打戏拍下来,我这两天浑身酸痛,上下楼梯都犹如登山一样困难,剧组工作人员拿我开玩笑说看我上下楼动作缓慢以为我落下残疾了,不过导演满意就好,那就证明我的努力没有白费。”(摘自新浪娱乐:《阿斯茹演绎为“剿匪”连续奋战24小时》)

我们的勇敢祖先,为了反抗满清入侵,反抗满清抢占他们的土地家园,反抗满清抢掠他们的儿女为家奴,反抗无耻的满清用屠杀来改变他们的衣冠发式,就被伟大的编剧捏造为”土匪”—天下哪里有在自己家园里当土匪的神话? 满清抢窃了土地反倒成了正义善良的拯救者.当成都被满清占据后,汉人被满清赶出市中心,满 人便占据市中心为满城,禁止汉人进入—这种赤裸裸的种族隔离统治,竟然被描绘为美丽善良!

人不能无耻到连尊严, 情感,正义和真理都不要!我们究竟怎么了? 无视正义尊严仁爱真理!粉饰屠杀野蛮血 腥为英明盛世皇恩浩荡!宣传做奴 才做贪官做二奶的秘笈!难道辛亥革命近100年后的我们还要《一生为奴》?还要为满清的黑暗血腥歌功颂德?有人性有尊严有真理的任何一个现代人都应该抵制为满清吹嘘的违背史实电视剧!

《七品李剃头》,滚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