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友们,能否帮帮这位战友?

行者这次是因为私事去湖南灾区,没有想到会遇上一位以前认识的的老兵何建华。但更没有想到他的命运在几年不见已经发生了天大的变化。

当我在应邀去他家,刚进门就被他里屋里强烈的摔东西声吓了一跳,我在门上叫了声“叔叔”,他才从里屋冒出来,(这说的冒,是因为他里屋的门只有一个门框,门框上用绳子系着编织袋来当门),招呼我到他厨房坐下,我环顾四周,突然发现,有一面墙居然是一块天然青石,我诧异的说:你倚靠山石建房子不漏雨吗?“漏是漏但是可以节约砖块”。要知道他的说的砖块是泥巴砖来的,不是大家熟悉的火砖。我随他的答复而坐,坐下后,他一直默不作声,我刚要跟他谈话,里屋又传来了摔东西声,他赶紧起来说:等下哈,我去看看。等了5分钟左右,他才过来,我问他怎么回事。他含着泪慢慢讲述着他的命运转变。

他以前的家庭是很幸福的,他事发前在广东做保安,老婆也在工厂做事。后来因为老婆工作的事跟员工吵架,赌气回家了,没有想到这一回家,他的命运就彻底的转变了。他老婆回家不到几个月,他们村秘书的老婆居然冤枉他老婆拿了村秘书的500块钱。白天还到他家骂。晚上到他家装鬼吓他老婆,(当时他家就他老婆一个人在家)。这一吓,把他老婆吓出了神经病。连自己的亲人都不认识了,等他请假赶到家时,连他都不认识了,自己家的门邻居家的门都被她打烂了,时不时的自言自语。后来他报警后,虽然警察抓了当事人,但一直拒绝出钱来医治他老婆。为了给他老婆医治神经病,他已经借了几万的债了,由于要在家照顾有神经病的老婆他无法出去工作,收入基本为零。他原本唯一的希望是法院判决陪钱来治疗他老婆的神经病,但从07年1月29日上诉到现在,由于对方拼命拉关系,致使开庭一拖再拖,虽然开庭3次都没有任何结果。

更悲惨是年前下暴雪时他老婆在他一不留神跑出了家,整整半月未归,他冒雪出山到处寻找都没有找到,请求警察帮忙找都没有找到,他还以为他老婆死在了外面,永远找不到了。最后在正月14才从邻乡镇发现,但此时他老婆的双脚已经严重冻伤,呈现绿色了。询问过多家医院,都是建议他赶紧为他老婆做截肢手术,不然任其溃烂下去会得败血症,到时性命都难保,我问他为什么不做手术,这位老兵居然流泪了,他 说:从发生事后他一直无法工作了,公司也辞退了他。为了打官司和医治他老婆的神经病已经借了几万了,现在连打消炎针的钱也没有了,打针的钱还是亲戚凑的。为了节约,他都是背着他老婆走10多里的山路到镇上医院打针,哪有钱做手术?

行者听了心情非常沉重,一时也不知道该怎么来安慰他。我清楚他现在的压力有多大,想起来真的很佩服他,来来往往几十里山路,背了多回?被发神经的老婆打骂默不作声仍对老婆照顾的无微不至。摔东西的声音再次传来,我跟他进里屋看了他老婆,没有想到才42岁的她头发已经全部发白,双脚裹着纱布,屋里的气味真的好难闻。有时我在想,现在支撑他的是他的老婆,要是他老婆因为没有钱治疗而不在了的话,他还能有活下的勇气吗?


行者在此真诚希望大家能关注,能给他看到希望和活下去的勇气!(由于当地在9号前还没有通电,行者相机未能拍下相片)


何建华,现龄48岁,湖南省资兴市清江乡加田村五组 邮编:423409 联系电话:15973537692


1978年入伍,所属北京空军某后勤部87209部队


1984年退伍后一直在家种田,生有一子,现在广东一工厂打工,由于没有电话,一直没有联系上。



本文内容于 2008-3-10 22:31:57 被qingliu8编辑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