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我当保安部长的日子

ping87387972 收藏 27 1010
导读:我曾经是某大学教师,九十年代初下海。我到的某民营单位经几年努力发展了,成立了集团。我当然想谋个市场经理干干。 老总回答我,你的经济头脑不好,先干保安部长吧。晕,于是我接手了保安部。 小事不说了,只说对大款项的保护吧,也许对从事这项工作的人有借鉴。 年终奖120万 第一个重大保卫任务就是年终奖。 企业老总希望当场发放现金鼓舞士气,庆功会定在次日上午,财务没办法,只有提前一天将款提回。 当时集团初建,千头万绪,重在市场,财务甚至没有足够大的保险柜(那时最大的钱是十元)。于是四大包钱提

我曾经是某大学教师,九十年代初下海。我到的某民营单位经几年努力发展了,成立了集团。我当然想谋个市场经理干干。

老总回答我,你的经济头脑不好,先干保安部长吧。晕,于是我接手了保安部。

小事不说了,只说对大款项的保护吧,也许对从事这项工作的人有借鉴。


年终奖120万


第一个重大保卫任务就是年终奖。

企业老总希望当场发放现金鼓舞士气,庆功会定在次日上午,财务没办法,只有提前一天将款提回。

当时集团初建,千头万绪,重在市场,财务甚至没有足够大的保险柜(那时最大的钱是十元)。于是四大包钱提回就放在保安室的铁皮柜里(这种做法一定令警察头大)。

还好,年底事忙,知道的人不多。

分管保卫的副总把我叫到办公室,严肃的要求:双岗,你亲自带岗,不得睡觉。我却心中打鼓,现在知道的人不多,你一布岗,这不告诉别人有情况吗?

分管市场的老总也把我叫去了(明天就是给他的兄弟发钱):内紧外松,别露痕迹最要紧。

市场老总位置高于管后勤的老总,我要求他与管后勤的老总打个招呼,统一要求,我来负责。他听明白了。

于是我回到办公室,交代了知道此事的两个保安不得吭声,不得离开我,陪我下棋,因为第一步是不叫其他保安知道。好在当时手机极少,看住人就能防止消息扩散。

就这样到了下班时间,安排了一个可靠的保安值夜班,所有人不得请假(其实这就有点露形迹了,没办法呀)。我还是轻松的下了班。

考虑到保安实际上都在保安宿舍看电视,打牌下棋,十二点前一般不睡觉,我只能赌这一段时间相对安全。

半夜一点半,我从家中出来拦了一辆的士就赶到公司,这种事就是要不按规程。值班保安见了我吃了一惊,你怎麽来了?二话不说,要他叫起四个保安,两个陪我打牌,两个出去巡逻。没办法,不找点事干熬不住冬夜。

每小时换班一次,换下来的人不能睡觉,打牌!他们当然悟到有情况,不过这时也就没什麽大问题了,或者有问题也没其它办法了。

当然,我看到了第二天的太阳。


押款150万


干了一年保安部长,由于某项采购任务紧,我被临时调去华东干采购。

这项采购任务长达两个月,要求每天现金支付,虽然当地的集团的销售公司全力支持,单靠销售回款还是拿不出那麽多现金。十来个供应商以“方便交流感情”为由,纷纷在我们住的旅馆房间旁边定了房,贴身紧逼呀。

经汇报,集团同意我们回武汉提款。

虽然此时已有了面额100元的钞票,此次提150万元也就一个旅行包即可装下,但数字太大,我不敢掉以轻心,研究了地图,心中有了两三套方案。

有时真是怕什麽来什麽,反复交代财务保密,我们拿钱出发前竟有两个人问我拿了钱买原料没问题了吧。我靠!显然拿钱的事已经泻了,背上的汗立刻就流下来了。悄悄一查,是给财务开车的司机吹牛拿回了多少钱。这些嘴巴不把门的家伙,怎末混的?我只敢在心中把他的亲属问候一下,但是当时还不敢处理,得装作没什麽事的样子。

得,一次本来还算轻松的旅途变得有些凶险难测。

我不吭声,这次除了依靠自己,没别的办法了。我精心挑了两个保安随车,加司机四个人。一个保安干过特警,非常有数,装作不经意地向我提出了一旦出问题的可能选择,说:运气好没话说,一旦有人打劫,赶快扔包跑路。这麼多钱,要搞的人肯定动枪。别想保住钱,要保命只看我们跑得够不够快!

我没吭气,上车就出发了。

车开出集团五六公里,我就一直在看反光镜,确定无车跟踪了,下令:全体关手机,右转!

这里到华东三条路,当时正常北走麻城,中间一条走英山,南面一条走武黄。当时安徽正修合黄高速,路极不好走。司机疑惑地问:那路不好走啊?我说:吃点亏吧,这车上有150万现金,保命更重要。司机不吭气了。

我们走了一条我认为别人不会选择的路。

快到合肥了,按原计划,在合肥住一晚上,可我不敢了。开到离合肥约有一百多里的舒城,我看到路边一个还象样的旅馆,下令:停车住宿。这时人们都有数,司机方向一打,拐到院子里去了。

我们开了辆北京吉普,钱包太打眼,没拿出来,放在车后厢,锁住后将车抵住院墙停好(后厢打不开了),每人拎个小包就住进旅馆,挑了个看得见后院的二楼房子,除司机睡觉外,三个人轮流在窗前值班盯车。

其实这也是防小人不防狠人,小偷好办,这两个保安身手都不错,真是知情抢劫的,除了报警(这小地方不知出警快不快),做不了什麽。能做的是人命安全,人钱分家。

后面就简单了,次日清早起床赶路,必须在下午四点前赶到收购地所在小城,才能在银行下班前存进去。

以后两三天,供应商以各种理由退了房回家了,不用再与我们住一起以交流感情了。


惊天大案的启示


上点年纪的人应该记得武汉有机化工厂工资被劫案。65万多元,领工资的财务和保安都被打死,钱被劫。

而我们集团几十万元的现金来往每月都有——没办法,当时银行转账到帐太慢,各地销售公司只能现金带回,以应集团快速发展之需。上百万元的提款每年好几次。

指望没人知道是不现实的,当年集团在武汉市是有名的。

这时我干保安部长才三个月,说句笑话,刚入门,连保安工作该怎麼做都是找国营单位的同学要了一本手册,正现炒现卖呢。

我拿着那份报纸看了好几遍,身处其位,压力陡生。

找了几个干过特警的保安,讨论了几次,但他们当年都是当兵,没搞过预案,提不出过多见解。

捉摸了几天,捉摸出一个道道,抢劫之所以能成功,那是因为提款的在明处,抢劫犯在暗处。有人要笑话了,这不是废话吗?

当然不是,我认识到,不论怎样加强安全防范,杀人抢劫这件事也难以防范。正因为抢劫犯在暗处,所以难防,如果反抢劫的也在暗处,抢劫犯就被动了。

我不能防止被打死人被劫钱,但我能防止抢劫犯得逞。

就此我向分局咨询:我在抢劫案发生后的五分钟内连续报告抢劫犯位置,警察有无把握抓住人?分局警察盯着我看了半天,说:这是最难做到的。持枪抢劫,枪一响,人一杀,现场的其他人一般都吓懵了,警察赶到查问,半天说不出准情况,你能做到五分钟内连续报告抢劫犯抢劫后所处位置,那他们准没跑。

得,我心中有了底,一句话没说,回去就搞了个方案。

首先,选了可靠的三个保安组成特勤组(这名字大了点,倒是名副其实,那三个也都是特警退役),但并没在保安部宣布,只有分管老总知道。

然后给他们交待预案,具体说,财务部提款分三级保护。最低是三级,三级就是陪同,不多说;二级则不一样了,只有特勤保安有权知道,并提前单独出发,在预定提款银行的马路对面执勤,财务、司机和陪同保安均不知情,他的任务大家可以猜出来,就是一旦发案,记车号,拦的士,确保五分钟内连续跟踪报警;这个方案当然有弱点,拦不到的士呢?那就是一级保护,大款额提款由集团单独另派一辆车带特勤保安停在附近。由于这个设计中特勤保安发生危险的可能性小,完成任务的机率就高。

财务主管要做的就是在数十万元和上百万元提款时向指定保安报出保护级别,可以为保密而高报级别,不能低报,否则他承担责任。

方案完成,才感到还有改进之处,也许提款财务人员和陪同保安在遇上抢劫的情况下有可能活命!你放弃钱,抢劫犯即不一定杀人。既然钱有极大可能不会被劫走,就不要叫提款人拼命保钱。但我不能暴露方案,只能经常给财务人员开点玩笑:关键时要钱还是要命?还是命重要哦。这个做法甚至没跟分管老总汇报过,怕拍砖呀。

细节还有不少,没必要写了,该说的都说了。其实方案要成功,保密是关键。这个方案当时除了我和特勤,就财务主管和分管老总知道。

我当保安部长近一年半,安全无恙。

感谢上帝。

本文内容于 2008-3-10 23:08:12 被铁木辛哥元帅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2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27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这才叫游戏:仅13天风靡全球场面堪比战争大片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