能有工人委员反驳首富委员张茵吗?

能有工人委员反驳首富委员张茵吗?



曹 林



继前段时间广州两会上好几位企业界政协委员炮轰《劳动合同法》对企业严重不公,并吁求取消“无固定期限合同”后,这种声音又被接力传到了全国两会上———全国政协委员、前年中国女首富张茵赴京开会前接受媒体采访时称:将向全国政协提交提案建议取消“签订无限期合同”。

她认为这个规定不但对企业而言非常难操作,对劳方也不是件好事。在市场经济时代,这种大锅饭的劳动条例是要不得的。(3月2日《新快报》)

显然,这是一个站在企业立场、带着浓厚利益代言色彩的提案。像以往某些知名企业抵制新劳动合同法一样,张茵的提案遭到了许多网友激烈的批驳和炮轰。虽然笔者也不认同张茵的提案,但力挺她提交这一提案的权利。首先,各级政协章程都规定了“政协委员有批评的自由和发表不同意见的自由”,自由表达的价值优先于表达的内容;然后,作为一个经营企业的政协委员,站在自身利益立场发言、表达本群体的利益诉求天经地义,这在道德上没什么好指责的;还有,那么多知名企业接连抵制这一条款,那么多专家对这一规定提出异议,可能“无固定期限合同”确存在博弈不充分、缺失公平之处,需要不同利益群体进一步的博弈。张茵的提案,恰有利于将一个“夹生的规定”提上公开讨论、重新博弈的公共平台。

笔者并不担心张茵的提案,而担心另一个问题:在政协上能不能出现与张茵不同的声音,会不会有委员与张茵就此提案进行辩论,有没有一种力量抗衡企业界的利益诉求从而形成势均力敌的博弈———更直接地说,《劳动合同法》修改是一个涉及到资方与劳方双方利益的事,现在资方的委员发言了,能有劳方的政协委员站出来反驳,力挺有利于本群体利益的“无固定期限合同”吗?很可能不会有!

当然了,“难有反驳意见”更重要的原因在于,政协委员中利益群体的不均衡———政协中劳方界别的政协委员比例相当低甚至根本没有,哪里能指望他们站出来针锋相对地反驳张茵,捍卫自身在《劳动合同法》中的利益。政协委员中工农界别的委员比例偏低是个老问题了,去年两会上全国政协委员舒安娜就批评说:我在政协农业界,可这里一个农民都没有。如工会界别,担任委员的很多是工会领导,真正来自生产第一线的工人寥寥无几。

今年政协换届后有没有改变这种状况呢?似乎没有,仍维持了往届“明星多、专家多、冠军多、老板多”的特点———这届委员中私企老板尤其多,包括曾荣登中国富豪榜榜首的张茵、世茂集团董事长许荣茂、苏宁集团董事长张近东等,逾百位私营企业老板成为今年政协的“新贵”。政协成为私营老板和经济精英的俱乐部,工农委员仅仅是点缀,这种情况下代表资方、取消“无固定期限合同”的声音很容易成为一种独大的声音,劳方的声音缺席,没有委员站出来反驳资方的观点,不能在政协中形成公平的交锋和平等的博弈。这在前段时间的广州政协会议上已经出现过,企业界的委员集体一边倒地炮轰《劳动合同法》,政协上听不到代表劳方利益的声音。

有人会说,舆论会自然会反驳张茵的观点,可舆论的反驳毕竟是间接的,其力量也比不上政协委员提案的政治影响力。而如果有工人委员能在政协上和提案中与张茵针锋相对地辩论,才能形成势均力敌的政治影响和平等的博弈。



文章转自:毛泽东旗帜网

本文内容于 2008-3-11 8:37:18 被黄海之水编辑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