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世人生 第一章 第二节 因祸得福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291/


第二节

法界众生,不光有着地球人类,在另一个空间里也生活着一群不同的人类众生,只不过他们发展的非常缓慢,相当于地球中国的大唐时代的文化科技水平。

在一个破落的神庙里,一对老夫妻正虔诚的祈祷着,“伟大的太阳神啊,我老两口年纪不小了,无儿无女,没人养老送终,想领养个孩子来继承家业,请大神给与明示。”

说完,老两口拿出供品,一一摆上,老头子点了三枝香,插在了香炉中,两位老人对着神台,虔诚的跪拜了下去。

就在这时,天空忽然乌云密布,一道闪电,喀刹一声,房顶被砸出一个大洞,一个肉球从天而降,扑通一声,把地面也砸出一个一米深的大坑。

整个破庙都发出了震颤,老两口吓的‘扑通’坐在了地上,一直等到乌云散去,天空恢复了晴朗,老两才壮着胆子,颤抖着爬到了坑边,瞪大了眼睛看着坑里,惊讶的半天没说出话来,一个全裸的男子正躺在坑里。

这正是转世的马已,在进入轮回镜的一刹那,他只觉的鬼界的阴身一下子烟消云散,肉身灵识爆炸开来,迅速的生成了一个新的肉身,在巨大的冲击力下,混身刚生成的骨格断了个七七八八,躺在坑里的马已混身剧烈的疼痛,但是他仿佛感觉不到一样,双目无神的睁着,脑子里还在想着刚才的事,完了,老子转世了,成头猪了。

“儿子,这是老天赐给我们的儿子,老婆子,快看啊,太阳神显灵了,给了我们这么大的一个儿子,呜呜呜,我老李家有后了,谢谢天上的太阳神……”说着,两位老人竟然激动的哭了起来。

儿子?难道还有认猪为儿子的,就算要谢,那是牛头和马面的功劳,和太阳神有什么关系?马已非常不解的看着坑边上的两位老人,艰难的转动了一下脖子,天啊,我不是猪,竟然是个人,而且还是个有着前生记忆的人?突然而来的巨大幸福感一下子使马已晕了过去。

当马已再次睁开双眼的时侯,已经是躺在老两口的家里,看着满面笑容的老两口,经过了小半天的问寒问暖,马已不得不接受了他新的身份,成了李大福的儿子~~~李天,他这个新爹说这是老天赐给他们的,所以就叫李天吧,老妈到有一个响亮的名字‘翠花’。

在老两口一个多月的精心照料下,马已!哦,不,应该是李天,被震断的骨头竟然奇迹般的复原,也从新老爸老妈的口中了解了这个社会的大体情况。

这是一个非常安静的封建社会,国名叫大安,社会结构和中国的古代差不多,周边有七个临国,但都没大安国强盛,李天所住的地方,是一位王平侯爵的封地,很多年不打仗,人们大都崇文轻武,按照国际惯例的说法,就是国民素质还不错,最令李天兴奋的,说的都是中文用的都是汉字,按照他们的说法是大安语和大安字,这个新家在老两口省吃简用的情况下,也算过的去。

在床上躺了一个多月,总算能下地走动,李天活动了一下身体,看着身上穿的布衣,找了一面铜镜,照了一下自己的面孔,嗯,还不错,随然铜镜看的不是很清楚,但总的来说还算俊秀,没生成一张猪脸,大概有个十六七的样子。

既然来到这个社会,总不能老是白吃不干活,总要先赚点钱才行。

当李大富听说李天要出去赚钱,说什么也不叫李天去,老妈也激动的说道“儿子,我和你爸年纪都大了,家里那几亩地都是你的,我们可舍不得你出去受苦。”

虽然相处只有一个多月,但两位老人朴实的心,真叫李天感动,没办法,又在家里住了半年,这半年来天天劈柴挑水,身体到是日见强壮,当然,也把前生所知道的‘功夫’修练了一下,做为一名超级骗子,手上的功夫是必须的,当今社会没有刀片,但李天在铁匠铺里定做了一把非常犀利的小刀,经过练习,一把小刀在李天的手指间上下翻飞,神出鬼没,要是现在想去偷谁身上的东西,肯定会叫他知道什么是‘我李天很生气,后果很严重’。

再者就是前生所学的书法和绘画,这可是作为一名‘著名’骗子的基本功,前生李天就是凭着一手精湛的‘琴棋书画’把一些深闺怨妇骗的是一片痴情,以身相许,哎,做一个骗子容易吗。

当老爸老妈知到李天会写字,老两口激动的又把太阳神谢了一遍,在这个国家,这里的人非常信奉太阳神,他们认为,大地的丰收和人间的富裕,都是太阳神赐给的。

大安国二十八年,也就是李天来到这个社会的第七个月,大安皇帝下召书,四年一度天下文人会考,各王侯封地取前十名进京殿试。

听到这个消息,李天苦口婆心的做通了两位老人的工作,终于同意他去参加科考。

第二天,老妈翠花泪流满面的给李天准备了六十个鸡蛋,三十张大饼,外加一小袋碎银。李天心里知道,这袋碎银是老两口省吃简用才攒下的,在老爸李大富满脸的皱纹,但坚强的目光下,送李天去了领地的主城~~平都。

李天在外边转了一圈,又偷偷的潜回到家里,把那一袋碎银留了下来,修书一封,叫老两口不要担心,李天不会饿着的,知到老爸老妈不认字,也会找人帮忙看看,又看了一眼这个住了半年多的家,才恋恋不舍的离开。

从李天的家到平都,还有七十多里地,李天只有一条瘦驴代步,直到傍晚才赶到平都,进了平都,李天二话不说就把那头瘦驴和六十个鸡蛋,找了一家客店卖掉,哎!才换了不到二两银子,三十张大饼也施舍给了路边的乞丐,看样实在不行,只能施展妙手空空,去劫富济贫了。

骗子守则第一条规定,不论什么时侯,都要注重仪表,李天买了一套得体的外衣,找了一家上等的客店住了下来,这是骗子的格言第二条,有钱没钱,要住上等宾馆。

“小二,给我准备几样可口的小菜,来点上等的烧酒。”看着手里就剩下几钱的碎银,二话不说全给了店小二,“剩下的都赏给你了。”

店小二的眼里立刻闪烁着无数的小星星,在他的眼中,李天的身份也上升到了一个最新的境界。

吃完喝完,身上一无所有,看来如果不搞点钱,明天肯定会被很不客气的赶出客店,在小二的殷勤指引下,来到了平都最出名的烟花之地‘艺芳斋’,明明是个鸡窝,还起这么雅致的名字,真是有点糟蹋了这三个字。

李天迈着四方步走进‘艺芳斋’,竟然和他想象的不一样,本来还以为有一群花红柳绿的把他围着,什么‘公子啊,少爷的,喊上一通,结果里边坐了不少的文人骚客,竟敢都很规矩的坐在自己的桌上,品着茶点,摇头晃脑听着舞台上一个长的还算清俗的少女弹着古筝,不时的还有人喊好,连个招呼的都没有。

难到说这个社会的妓院不一样了?还是人的素质高的了如此的程度?这哪是来找乐?比议员开会的秩序都好,在整个大厅里扫描了一下,终于发现了一个目标,一个肥头大耳的家伙,在骗子的格言里,肥头大耳的家伙,不是深藏不露就是个白痴,看他那一身肥肉,满脸的青春疙瘩,大概是属于后者,看样还算有钱,身后还站着俩瘦弱的家丁。

“这位公子,小弟发现整个大厅里,就属公子最‘粗重’,不知能否和兄台共饮一杯?。”李天的脸上露出了一副仰慕的笑容。

“公子客气了,虽然我长的出众点,但人还是很谦虚的,不要客气,请坐,来人,上一壶上好的大安春,我请了。”胖子被李天夸的很舒服。

“这怎么好意思,还是我请。”

“哎,小兄弟不要客气,我这人可是最爱交朋友的,快坐。”

李天很不好意思的坐下来,经过攀谈,才知到大家都在等一个名叫‘雅芳’的花魁,只为听她弹一曲仙乐,或许能有幸单独促膝长谈一下。

我地娘啊,真不知这群傻B想干什么,为这个就大把大把的花钱?‘雅芳’这名听着怎么象洗面奶,哎,真是赠他们俩字~~有病。

“这位公子,是不是促膝谈心之后,再和这位‘雅芳’上床,头牌姑娘肯定很水灵,压在身下的感觉也肯定很爽。”李天觉得这些人肯定都是这种想法。

胖子吃惊的看着李天,脸色一变,怒斥道:“庸俗,庸俗,天啊,本少爷可是个文化人,怎么能这么无耻呢,上床?你是在侮辱我的伟大人格!不和你坐一起了,哼。”说完带着家丁转到另一个桌上去了,临走还厌恶的瞪了李天一眼。

天啊,这年头连嫖客都高尚到如此地步了?连这头猪一样的家伙都看不起我李天,做人还真失败,做个骗子更是失败。

正当李天郁闷的时候,一股淡雅的清香飘入他的鼻中,两位翩翩公子坐了下来,也难怪,其它桌差不多都满了,这里胖子刚走,他那身材,一个人占俩人的空间,他一走,正好有空位。

李天有点厌恶的看着两人,男不男女不女的,还带香味,不会是一对玻璃吧?又仔细的看了两眼,天啊!明明是两个丫头,却非要装成男人,太老套了吧,老子以前可是在女人堆里泡大的,想瞒过我的法眼,哼,比瞪天还难,两个丫头长的还真漂亮,以李天对女人的眼光,绝对算的上是上等美女。

骗子的格言,走过路过,不能错过。既然是送上门了,那还等什么,以李天的经验,深宫怨妇都不在话下,别说是俩刚出炉的小丫头。

“两位公子,小弟我初来平都,没想到平都人才济济,两位气质不凡,看来也是来参加科考的吧,小弟李天,不知能否和两位认识一下啊。”李天露出了真诚的微笑,在以前练习这种微笑的时侯,对着镜子都差点把自己骗了,对这点李天非常自信。

年龄稍微大一点的姑娘也微微一笑,“公子客气了,我们兄弟二人也是来科考的,她是我弟弟叫王青,我叫王宏,也非常高兴认识李公子。”王青也微微点了点头。

哇,美人一笑真是勾魂,忍住,忍住,不能露了马脚,骗子守则第四章第六条,在任何女人面前都不能露出猪哥相,要内心卑鄙无耻,表面风平浪静。

李天还要说点什么,大厅里忽然响起了一阵掌声,把李天的思绪也拉到了舞台上,一位古典美女缓缓的走到了台上,看来这位就是他们所说的花魁了,嗯,按李天的标准,的确是个美女,比旁边的两位还是差上一点。

花魁‘雅芳’对着众人微微一俯首,坐在古筝旁边,双手一抚,一串悦耳的声音流淌出来,大厅里静悄悄的,众人都在沉醉在乐声当中,李天看到旁边的两位假公子也非常沉醉的在听,不好再去打饶,说真的,从刚才到现在,虽说她们弹唱的都不错,但是李天一点兴趣都没有,哎,真无聊,还以为能听到正宗的十八摸呢,这些曲谱和手法上也有些单调,看样是时代不同吧,也就这水平。

一曲下来,欢声雷动,一个个都和吃了‘伟哥’一样,双眼发红,拼了命的拍手,哎,李天无奈的摇了摇头。

王青一看李天的表情,眉头微微一皱,“李公子,不知是雅芳小姐弹的不好,还是??”

她没有往下说,李天明白她想说是不是不懂音韵,王宏也看着李天,这种机会作为一名高级别的骗子,哪能错过,“是这样的,雅芳小姐弹的是很不错,只是曲谱和手法上还是有些单调,如果改进一下,我想会更好。”因为这时大厅里有点嘈杂,所以李天说话的声音也大了点,这下可惹脑了一个人,一位超重量级的人物。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