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战英雄传 第四卷 保卫黑龙江 第五十二节  江山如画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837/


第五十二节 江山如画

屠倭哭着跑到马厩,解了“四蹄雪”的缰绳,跃马而去。

卫华拥有满级的迅疾,想要追上屠倭并不难,难的是,追上了又如何?卫华根本不知道,屠倭怎么回事。也不晓得该如何安抚好屠倭。犹豫中,看到屠倭上了马,便飞身骑上“倭皇”,追了出去。

出了城,路上人烟渐少,最终只剩下皑皑白雪,以及亘古以来就存在的山峦旷野。

屠倭越跑越慢,最终在穆棱河边停了下来。看着河边的雾淞出神。

卫华不知道该说一些什么,心理似乎亏欠了屠倭,不敢靠前,一小步一小步向前挪着,两腿深陷雪地之中,发出沙沙的响声。在距屠倭五米左右的距离时,最终停了下来。奇怪的看着屠倭。

这时屠倭的样子很古怪,既不是在哭,也不是在笑,而是一种很感叹,很享受的样子。

数分钟后,屠倭说了一句,“你不觉得这儿很美吗?”这句话,像是在跟卫华说,又像是自言自语。

卫华将目光从屠倭身上,转移到周围的景色上。

远处是低矮起伏的山峦,洁白的山头下是墨绿挺拔的松树,乳白晨雾还没有完全散去,在山坳中缓缓游走。将白山、雪松衬得如同仙境。犹如一副美到极至的中国山水画。

越过平坦封冻了的穆棱河,就是近处河边护河林。护河林,高大常绿的树木上,挂满了一串串的冰棱,冰棱将早晨的阳光,折射出七彩的光芒。流光溢彩中,常绿大树,有如篷莱仙境中缀满各类宝石的玉树,这些“玉树”连成一片,好似玉砌的万里长城。

如国画一样的远景,如仙境一般的近景,交相辉映,人在其中,不如身在何方。一时间,庞辱皆忘,杀戮抛之脑后,只愿此刻成永恒。

“是很美!”卫华附合道。

“想到了什么?”

“毛泽东的词,北国风光、千里冰封、万里雪飘……”

“停!你就不能用自己的话,来抒发内心的想法吗?”

读了二十多年的书,ABC念了不少,最后又都还给了老师,至于国文,卫华也就是混过去就算了,从没有好好的研究过古诗词的创作,这会儿人屠倭的意思,好像是要他口占有几句,这不是为难卫华吗?如果换作平日,卫华会一口拒决。现在,为了哄屠倭开心,只好先勉强应付一下吧。嗯,吟一些什么呢?卫华想到了这些天激烈的战斗,嚣张的日寇,得胜后万人景仰,凯歌高奏,而远处的群山,似有雄兵百万,近处的的护河林,又似刀光剑影,一时间体内热血膨膨湃,豪情满怀,几句话脱口而出。

江山万里红日升,

大河冰封青山横!

雄兵百万胸中藏,

大刀浴血四蹄雪。

杀尽日寇骑倭皇,

横刀立马看斜阳。

六句七言绝句,将胸中的豪气表达得淋漓尽致,卫华心中一畅,顿觉眼前视野要开阔多了,胸中似有百万兵,鬼子万千成灰飞,两耳金鼓齐呜,头脑中回荡着千军万马的撕杀声,一时间激动不矣,仿佛真觉得自己是一个位横刀立马的将军了。

屠倭两眼凝视着卫华,专注而深情,或者带有许许多多,捉摸不定的情绪,见卫华久久不语,好像发呆了一样。浅浅一笑道:“还有两句呢?”

“完了。就这么多。”

“七言绝句有四句的,也有八句的,你可曾见过六句的?”

卫华低头一沉思,是啊,是少了二句,但如何加上去呢?我的意思已经表达完了。想了很久,也没能找到两句合适的加进去。抬头望着屠倭道:“你帮我添上吧,我想出来了的都是画蛇添足的烂句。”

屠倭早已成竹在胸,浅浅一笑道:“前六句意境开阔,气象万千,字字如刀,阳刚十足,似闻金戈铁马,踏梦而来,但少了柔情,我帮你加上二句。”屠倭一顿,一句话脱口而出,“万家灯火炊烟袅,亿万妇孺倚门望。”

卫华低头吟了一遍,抬头道:“不好吧,前面第六句只有一个人横刀立马,到了最后,竟成了亿万妇孺倚门望,好像他这个将军,妻妾成群,千子千孙似的。”

屠倭道:“你们男人,不都想着妻亲成群吗?”

“你不是男人吗?你没有这种想法?”

屠倭气道:“我就不是这样!我认为,男人应该守护自己的爱人,将她当作终生唯一。闷了给她逗乐,烦了为她开解,像宝贝似的捧在手里,直到永远!最好家务事全包,工资全上交!看到别的女人,不管他有多漂亮,都不斜视一眼。我认为,只有这样的男人,才是真正的好男人。才是MM们值得嫁的男人。不像你们,看到了虎妞就像看猫看到老鼠一样,口水都流出来了。”

卫华谔然,惊道:“兄弟,如果你是这样的好男人?我真恨不得变身为女的,嫁给你。不对,应该是倒插门娶你!这哪像丈夫娶妻子,分明是妻子娶丈夫啊。妻子什么事都不用做,丈夫娶了这样的妻子,简直是娶了一个女皇进门!”

“我不管,我就要求你这样!”屠倭大声喊道。

卫华呆呆的望着屠倭,两眼瞪得如灯泡,大嘴张得可以塞进二个鸡蛋,愣了好半晌,这才回过神来,掉转马头,策马狂奔回去。

“你回来!”屠倭的嘶吼声,划破清冷的空气,震得雾淞沙沙落下。

卫华闻声转过头去,求饶似的回话:“屠倭你真的是同性恋啊,但我不是啊,我妈还盼着我正正经经的娶个老婆回家,她好抱孙子,他要是知道我,交了一个同性恋的兄弟,还不骂死我?”

屠倭拍马追了上去,急着大喊:“我不是同性恋。”

卫华“倭皇”腿快,已经离得远了,没能听到他喊些什么,策马狂奔。

如果是被一位美女倒追,那是风光无限,现在被一位身高二米多,手臂有大腿粗,杀敌过百,机智百出的抗日英雄追!这种感觉?天啦!卫华宁愿面对一万个鬼子,也不愿面对这种尴尬的处境。

策马狂奔而回,正见雷老雷和屠夫,两人正焦急着,担心公子的安危。这会儿见卫华来了,挡住马急问:“公子他人呢?”

卫华想从他们身边绕过去,目光躲躲闪闪,关于屠倭是同性恋的事,不知道他们知不知道。不过,他们两人既然是屠倭他爸爸请来的保镖,应该多多少少应该知道一点吧。也没有下马,在马上嚷道:“你们两位跟我长得也差不多,又是共和国最优秀的军人,应该比我更合适你们家公子,这个……你们就别难为我了。”卫华说完,一拉缰绳“倭皇”便从两人身侧串了过去。

雷老虎和屠夫莫明其妙,不知卫华说的是什么意思。不久,马蹄声又起,屠倭骑着“四蹄雪”夹风带雪而来。远远的他就喊:“卫华去哪了?”

屠夫道:“公子,你总算回来了,要是你有一个三长二短,我们真不知该怎么回去向将军交待。”

屠倭喝道:“我早就说了,我的人生安全,自己能照顾好,用不着你们!快告诉我卫华去了哪?”

雷老虎从屠倭焦虑的神态,看出了一点明堂,皮笑肉不笑的道:“公子你在追卫华?”

“是啊,我今天非追上他,不可!”

倭屠嘴中的追,是追逃犯的追,而雷老虎嘴中的那个追,是追女朋友的那个追。同是一个词,意思想差万里。马上疾驰,又来不及解释什么。这个误会更深了,雷老虎挤眉弄眼的道:“公子你放心,我们一定帮你追上卫司令。这人倒还真不错,像个男子汉,我们兄弟二个也佩服……”

“别废话,告诉我他去了哪。”屠倭挥鞭虚策,在空中发出一声脆响。

“他朝司令部哪边走了!”

“驾!”四蹄雪载着屠倭绝尘而去。犹如一阵狂风卷过街道,差点撞飞在街上玩耍的儿童。

“真是一个疯丫头!”屠夫和雷老虎望着屠倭的背影,嘟嚷着一句。

屠倭追到司令部,将马交给警卫员,风风火火的冲了楼去。撞开指挥部大门,好嘛,除了雷老虎和屠夫,所有人都在。他们全都有一种十分怪异的眼光着着屠倭。而一角边上的卫华看到了屠倭,像老鼠见到猫似的又想逃。

“你站住!跑什么?我又不会吃了你!”屠倭横眉竖目。

卫华道:“看到你,比吃了我还难受。十分抱歉,我实在是无法接受一个男人的爱。您就饶了我吧。”

屠倭冷笑:“谁爱你了?别自作多情。”

“原来是我误会了!?那你为什么说,你想要我像那样?”卫华用巨手擦着额头上的冷汉。

“政委要求你咋样?”兄弟们全都好奇的问。

“就是那样呗。”卫华痛苦的道。

“什么那样?”兄弟们的好奇心越调越高了。

“就是……”卫华不知道该怎么说。

“我来说吧。”屠倭道:“我要求我们的卫大委员长,作一个模范丈夫,以为全军之表率。而他竟然以为我爱了他了,以为我是同性恋!”屠倭说完,狠狠的瞪了卫华一眼。

“喔!”众人轻呼一声,原来是一场误会。

卫华拭着汗水,拍着胸膛坐下,嘴里言道:“呵呵,真是误会了,呵呵,看我都被吓出了一身冷汗。不过,我现在一个女朋友都没有,好像还不存在花不花心的问题吧。”

屠倭急道:“我这是防微社渐!我们有了稳固的根据地之后,男女问题,肯定会层出不穷。特别是我们这些人,不知道是多少怀春少女心中的白马王子!一不留神,就有可能,犯下个人生活作风问题。既然说开了,我也借机警诫一下各位,不要以为我们仅仅是来玩游戏,做任务的,完全抱着一种娱乐的心理。

我们这些人,说来就来,说走就走,说不定哪天就牺牲了,所以我不充许有任何人和这个时空的人发生任何非正当关系。我是政委管纪律的,你们必须服从。”

龙将军道:“我家有贤妻,呵呵,我能遵守这个纪律。但是,我还是要反对这个纪律。我们又不是和尚,生理正常,打仗时怎么吃苦拼命都行,打完仗后,谁不希望有一个温暖的家,可以恢复精力和体能。政委你总不可能,让兄弟们打一辈子的光棍吧。”

小疯道:“政委,不追求这个时空的人,我可以办到。但和我们一起来的,总不在受限范围之内吧。”小疯说着,瞟了一眼虎妞。看得出来,他对虎妞有意思了。

虎妞道:“我是女人咧,不过,我还小,嘻嘻,我暂时不考虑男女的问题。我赞成政委的决定。男人啊,没有一个好东西,如果不管住,肯定会变坏!”说完,瞪了一眼小疯,又看了一眼卫华。

卫华这会儿一直在琢磨着,是不是真是一场误会。回想起过往的种种,好像不是误会啊。屠倭很可能只是借坡下驴,转移一下话题。但这样的想法,又不能确认。这会儿见大伙都表了态,该论到自己了,斟字琢句道:“我部份赞同政委的意见,不过,如果双方是你情我愿,只要不是强迫,我们也不能横加干涉啊。虽然我们现在还不存在这个问题,但谁能保证以后?再者以后,可能会有许多玩家一起来,如果遇到这事,我们怎么办?难道将他给枪毙了?”

屠倭见五个人当中有三个明确表示反对,骂道:“男人都是花花肠子。”

龙将军道:“男欢女爱,这是人的本性。也是天赋给人的权力。只有独裁者,才离间天下之男女,独供一人之淫乐。也只有你们,才一边以男女作风问题,将普通人斗得死去活来。另一边,却以为了革命需要为由,喜新厌旧,抛妻弃子,二奶三奶直至无穷。”

“你说谁呢?”屠倭怒了。

“做都做了,还怕别人说吗?”龙将军撇着嘴道。

卫华见两人又要吵起来了,急着岔开道:“两位兄弟都坐下。有话好好说,不要搞人身攻击。我看政委提出的这个建议,既然多数反对,那就算了,以后大家都不要提。我们还是想想先前的那个议题吧。”

龙将军道:“什么议题?被屠倭这么一哭一闹,我都忘了。”

卫华道:“就是如何揭露日本人的阴谋,在舆论战上也打胜仗的事。”

“呵呵,想起来了,卫司令你就别卖关子了,快抖底吧。”

卫华道:“我的想法是,利用列强之间的矛盾,从中取利,左右逢源!只是,要实行这个计划需要有懂俄语、日语、英语、德语的人。我只懂一点英语,恐怕难以胜任。我们当中,谁会这些?”

龙将军道:“我和你一样,早年学的英语全忘光了。”

小疯道:“我能用英语写,但不会说。”

虎妞道:“我会说,但掌握的词汇量不大,恐怕无法适应高端会晤的需要。”

众人全都将目光投向了屠倭,他是最后的希望了。

屠倭对着卫华翻了一个白眼,道:“这四国语言,我正巧全会,行了吧,你快说说你的办法!”

卫华又一次“嫉妒”了,这个屠倭太厉害了,什么都会啊,能当参谋、会计算弹道、会搞后勤、能管纪律,还会多国语言!如果他不是有同性恋这个毛病的话,简直可以称得上是“完人”了。

接下来,卫华用简洁有力的话,将他的想法说了出来,引来一致的喝彩。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