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金 第六章 猛虎出山 第八回 汉奸黄大标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105/


第八回 汉奸黄大标


曹雄带着特战第二组和三个侦察班与王果夫他们分开后,按照王果夫的布置先行收拾特务队再打伪军。这特务队共十五人由黄大标带领,黄大标是这镇上恶霸的黄百拿的儿子,仗着家里有钱,黄大标读了几年书,不学无术,在武汉一个日本人开的洋行做了一年的伙计,学了些日语,鬼子占领武汉后,洋行老板其实是早期潜伏在中国的特务,就把洋行交给一个对他很衷心的汉奸打理,自己去日军中做了一个大佐。黄大标在洋行受到汉奸老板的排挤,干脆不做了,自己跑回家做了镇上鬼子的特务队长兼翻译,在镇上胡作非为,欺行霸市,这半点没有差他老爸,甚至有过之无不及。老爸外号叫‘黄白拿’,小的叫‘黄尽霸’!坏透了,但乡亲们都是敢怒不敢言。

特务队还真大意,门口连岗哨都不设,毕竟不是正规的部队,直接关门睡觉。曹雄派一个侦察班负责警戒伪军,自己翻进了墙,把门从里面打开。院子里乱七八糟堆了二十来辆鬼子配发的自行车,屋里灭了灯,曹雄带大家用刀轻轻的拨开门闩,进了里面,屋里一片漆黑,只有特务们睡觉粗重的鼾声,曹雄用手捂住洋手电筒的光,逐一收了挂在床头上的‘盒子炮’,对大家轻轻地说了;“都是汉奸,没一个是什么好东西!都杀掉!”大伙抽出刚分发的刀,摸向了平时耀武扬威,无恶不作、鱼肉相亲地的特务队。可能是侦察班的战士不够很专业,有几个特务被刺中了肺部,居然‘咳嗽’了起来,但声音明显不是‘咳嗽’的声音,是从刀口‘咳’的“咕咕”窜气声。侦察班的战士忙再捂住他们嘴巴,又把刀狠狠地扎了进去。

一清点,发现少了黄大标这个罪魁,是他带鬼子杀大虎全家的。可是特务队没有一个活口了,问谁去?曹雄直叫可惜!

马上转过去摸伪军的营房,伪军营部设在特务队对面的一个大宅子里,门口的风灯下有两个伪军持汉阳造在站岗。曹雄对这些国军中的败类就不是很感冒,觉得和汉奸差不多,都是孬种。只是听文莲一家说他们倒没有做什么大的坏事,只是维持镇上的治安罢了,没做什么大的坏事。王果夫也交代最好能不杀的就不杀,曹雄心想这两个哨兵今天非杀不可,因为从这过街对面去就会被他们发现。曹雄和一个特战队员同时举起了弩箭。他们两的动作好快,被射中脑袋的伪军身体还没有完全倒下,曹雄和一个特战队员就轻巧地到了往地上倒的伪军身边,接住倒下的身体扶住、拉到墙根放下。

伪军们分三个营房睡,曹雄对三个特战队员耳语了下,让他们分带一个侦察班摸进去,先集中缴枪再捕获。曹雄一个人摸到了后面厢房,伪军连长房里面还亮着油灯,里面传来了女人好像痛苦的喊叫声和一个男人粗重的喘息声,窗户上的倒影上可以看到两个人站着在做苟合之事。

“妈的!坏胚子,专门欺男霸女,不配做中国人!”小箭射破了窗户糊着的油皮纸,钉进了伪军连长的脑门,剧烈的动作突然停住,女人的浪叫声正在兴头,半会才停;“怎么!这么不行?平常不是蛮行的吧”正在纳闷。“咚”后面的男人栽倒在地上。

“宇雄,你怎么啦?”女人惊诧的俯下身去,见没反应,用手在鼻子上试试,没呼吸,以为得‘马上风’死了;“天啊,快来人啦!救命!……宇雄你怎么啦?……就这么走了,叫我和孩子怎么过呀……”女人哭叫起来。

“啊!难道是他老婆?”曹雄头大了,一只抬起准备踢门的脚楞在了半空,让曹雄进退两难。

曹雄犹豫了半响还是用力踢开房门,那女人赤裸着身体回过头来以为是救援的人来了,但看着只露眼睛蒙面的曹雄,惊呆了停住了哭叫,傻傻的看着曹雄,曹雄二话没说狠着心,用掌往女人的脖子轻轻砍去……

外面伪军全部被捆着,光着身体被集合在宅子的中央,曹雄连问了几个伪军排长都说不知道黄大标在哪,可能今天有点累住家里,曹雄交代两个侦察班的战士看着他们,带其他人跑黄大标家去。

黄家大院离特务队也不远,几分钟就到,由于前面没有防备黄大标会不在特务队,就没对黄家大院做侦察,曹雄想你一个恶霸也就几个护院的,也就不怎么放心上。

刚爬进了墙,就有两只看院的狗冲曹雄他们三人咬来,曹雄一脚踢翻扑上来的狗,快速的拔刀插进狗头,那狗挣扎几下就不动了。

“谁?”一间房子亮了灯,一个老者推开一扇面向院子的窗户。

曹雄几个也不回答,直往屋里冲。

那老者就是黄大标的恶霸父亲,人称‘黄白拿’的恶霸。见来的人都不答话,拿出枕头底下的盒子炮,朝曹雄开了一枪,“啪”枪声在这宁静的夜显得特别刺耳!幸好是战乱,老百姓习惯了枪声,没有引起镇子上的骚动。曹雄的手臂被击中。没等黄白拿打第二枪,一支小箭钉进他的额头,他该后悔自己刚刚辞退的护院,以为自己宝贝儿子当了鬼子的特务队长就可以保家卫财,高枕无忧了!

黄大标跟鬼子上山搞坚壁清野回来很累,但是淫欲能让他奋起!正在自己上个月强行霸占来镇上豆腐店老板的黄花大闺女,人称“豆腐西施”王金萍身上作人肉冲刺,满头大汗嘴里“嗷嗷”叫着软了下来……“豆腐西施”王金萍把他从身上推下来,觉得这会压着很不舒服,把腰向上稍微挺了下,伸手拿出屁股底下垫着的毛巾在大腿跟上擦,黄大标疲倦地趴在床上喘着粗气,把手伸过来抓住王金萍的一个乳房;

“文家的小姐的这比你大,要是抓着她的多舒服呀!”原来这坏小子一直在想打文莲的主意,上次打断文莲爸爸的腿就是给文家的下马威!让文家屈服自己的淫威,好为以后强行霸占文莲做准备呢。

“你这没良心的东西,把人家强占,身子都让你糟蹋了,还想着人家,你得把我明媒正娶了!否则我死也不放你”王金萍随后哭了起来,黄大标也不理他,自顾自的只想睡觉,王金萍见这没良心的东西想睡觉,越想越气,抽出刚擦拭过的毛巾扔在黄大标的头上,正捂住黄大标偏向一侧用嘴鼻呼吸的脸,腥臭味把黄大标刺了醒来,丢开那刺鼻的毛巾坐起来;“不想活了!触老子霉头!”说着摔了王金萍一耳光,倒床又准备睡,王金萍更哭泣得厉害了,黄大标根本不理她的哭泣。刚朦朦胧胧正要入睡,被枪声惊醒,坐了起来。

“怎么打枪?什么事?枪声好像是镇子中心传来的”黄大标在犯难。

“前些日子听说那边一个鬼子的炮楼被炸了,不会是国军的游击队到这来了吧”想到这黄大标赶快穿上衣服,抓了鬼子给的王八盒子出门往镇边上炮楼方向跑。

前面远处看到一群人提着步枪,正往这边匆匆赶来,黄大标心想皇军还真的反应迅速,这会就赶来增援了!

“太君!快,前面打枪的有!”黄大标好像看到了救星,腿上用力跑得更快了。

“他就是黄大标!”文莲对王果夫说道。

近了看到不是皇军的着装,黄大标的大脑还没有反应过来,愣着……

大虎也认出了黄大标,冲上去用铁钳似的手掐住黄大标的脖子把整个人提了起来,小虎机灵的扯下了黄大标手中的王八盒子,用脚狠狠的踢还在半空中挣扎的黄大标。

王果夫连忙制止大虎说;“别掐死了,要把这家伙和鬼子在你父母坟前活祭!”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

新闻阅读排行

热门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