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天傍晚时分,我刚到离我家不远的路口,只听见"嘭"的一声巨响,以为是附近的广告牌砸下来了.我忙环顾了一下四周,还好,没有.可又是什么声响呢?这时,我看见在距我六七十米处的路中间横停着一辆铁皮焊成的简易三轮车,难道是轮胎爆了?不对,见周围的人迅速向三轮车围去,我也朝它靠近.人越聚越多.近了,我才发现在道路隔离带的灌木边还躺着一辆摩托车,摩托车的储藏箱已经被撞飞了,支离破碎.摩托车的右手车把也已脱离了肢体,反光镜破碎不堪.它的主人呢?不会有什么不测吧?"你给我下来!"一句尖厉的话语穿透我的耳膜.循声而去,一个穿着工作服的年轻小伙子使劲抡着三轮车的驾驶车门.看来,他应该就是摩托车的主人了.年轻人的情绪极不稳定,已经失去了控制.(是呀,有谁在发生车祸时还能保持冷静呢,尤其是受害者)围观的人议论纷纷.三轮车司机用双手掩着脸始终不出声,任凭年轻人怎样叫唤就是不出来.(也许他也已经完全被吓傻了)看着这一幕,心中有中说不出来的感觉.只要慢一点,谨慎一点,严格遵守交通规则,就不会出现这样的事情,生命只有一次,千万别拿生命开玩笑.

不独有偶,前几天也这个路口一个没有驾照的摩托司机碰倒了一个小孩,虽然小孩看起来没受伤,但家长要求司机带小孩去医院做一下检查以求宽心.(这也是合情合理的事,再说到医院也不是太远)谁知那司机竟不肯这样做(真是没有一点道德良知!)在协调不下的情况下,家长向110报警了.结果,大家可想而知,肇事司机不仅要带小孩去做检查,还要被扣车进派出所(无证驾驶).


由此联想现在在这个车辆成灾路上行走或开车,大家还真的要小心,有时一些马路杀手级的人开车真是让人心惊胆战,很多的时候,你连躲多躲不开,最可气的是我们以前的邻居王婶,几天没见她,居然也做在驾驶位上驾起了那个QQ小排量的私家车,问她考照经过,她也挺老实,理论是花钱请人代考的,路考是考了三次才找人疏通才勉强通过的,试想这样的人开车上路 后果会是啥,实在不好说。


说起不好说我倒想起一个笑话:前年我去青海出差,我同另外一个同事驾车路过一个五岔路口时,绿灯后我们启动右转,没走50米,见前面摇摇晃晃开来一辆四驱吉普,也没打要转向灯,来个原地挑头,害的我们差点顶了上去,一看出现路堵,交警同志立即赶来,疏导两车到安全地带,问明情况后,交警让双方出示执照,这时对方车里出来个藏族同胞,嘴里叽哩咕噜说着啥我们和交警听不懂,交警无奈,只好手拿驾照给他打手语,这位同胞大概也看懂了,爬上车锁上车门,拿出驾照紧贴车玻璃给交警看,嘴里半生不说藏族普通话让那个小交警哭笑不得,“我知道你要没收我的本本,我有但我不能给你,给你你就不给我了,要看只能这样看,”晕倒!


由交通事故想到的问题真是太多,我的一个朋友开了个物流公司,里面车辆也是五颜六色,到处都有,有个很偏远的地区的货车,估计有4~5年没去年审了,每次年审,这个司机总是把证件寄回去盖个章,算年审了,问他究竟,他说当地有专业代理年审,交钱就行,试想这样的车辆上路,会给别人带来什么? 07年有次我同单位一个同事开车从广西回来,夜里2点,在湖南的一个高速路段,当时我以时速140公里时速在行车道上行驶时候,可能是开车太久疲劳,稍有不留神,离前面一个黑乎乎的物体最多只有10米距离,我猛地一惊,急打方向盘转入超车道,一看是一辆只有前面两个指示灯在亮的后尾灯全无牌照被泥浆糊满的大货车在行驶,你说这样的家伙你碰上他谁最倒霉?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