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美援朝专题征文--谁是最珍惜生命的人

我们既然活着,就要活得有意义!——威廉.费尔普斯


战场上的小草


清晨,我睁开眼,看见了战壕上的一棵小草,青青的绿色上挂着晶莹的露珠,与她周围经过炮火洗礼的泥土形成了鲜明的对比。在初升阳光的照耀下,倔强地向世界展示她生命的意志,预报着春天的来临。我不是一个多愁善感的普通群众,而是一名坚强的志愿军战士,但在那瞬间,这美丽的小生命竟强烈地震撼了我的全身心,让我对生命的涵义有了更深刻的领略。“要打仗了,小草!”我小心翼翼地用手将她连根一起移植到一个人们不易踩到的角落,默默地祝愿她永远常青。


总理故乡的兵


我记不清他的“大号”,只记得由于他皮肤黑,同志们都叫他小黑。小黑与我都是淮安人,是周恩来总理故乡的兵。那时他才十八九岁,闲下来的时候,总爱与我一起聊聊。战友的感情深,一起上战场的老乡的感情更深,有什么话,他都愿意跟我说。没人的时候,他常问我:“你怕死吗?”我总是摇摇头,而后,就见他在若有所思。忽然,他对我说:“为了毛主席,为了祖国,怕什么死啊!别忘了,咱可是总理故乡的兵!”,这样的自问自答持续了许多遍。他也时常给我讲起他在故乡的那个好姑娘,希望今生还有机会与她再见一面,不在乎在他复员的时候她已嫁了他人。后来,小黑调到别的部队去了,就一直没有他的消息。前几年战友在徐州聚会的时候,我也没有遇着他,如果他在世,也是快七十岁的人了。


关于最爱的人


每当回忆起祖母慈祥的面庞,我的眼泪就要忍不住落下来。祖母是我今生最爱的人,她也是最爱我的人。十五、六岁的时候,为了筑猪圈,我常一早就去河荡里“揽泥”。干完活,母亲舍不得我,常“奢侈”的给我炒一点我最爱吃的“油炒饭”,我常偷偷地把它拿给组祖母吃。祖母总是对我说:“宝贝,你吃吧,奶奶老了,吃这么好有什么用啊,你吃了还要干活呢!”我在部队的时候,祖母去世了,在离开这个世界的时候却没有与她今生最爱的人见上一面。复员回乡的时候,得知祖母是因一种病毒性腹泻没有药治疗,不断地“拉肚子”、虚脱而去的,心中更不是滋味。母亲对我说:“你奶奶去世的时候,不断的喊你的名字,还说'发财啊,国爱;发财啊,国爱。'老人家一辈子受够了穷苦的罪!祖母的遗愿至今没有成为现实,我仍是一个没有发财的种田人。但是,一天三顿吃“油炒饭”是不成问题了,每一次我吃着孩子们给我炒的“油炒饭”,就会想起我可怜的祖母,于是一口一口的咀嚼,一粒一粒的品味,不愿浪费每一粒!


……


有人说军人、特别是中国军人不懂得爱惜生命,我听了非常生气。天下没有喜爱死亡的人,每个人都爱惜生命,特别是我们这些经历了太多生生死死的志愿军战士,对“活着”的意义有着不同于一般人的更深刻的理解。说“不爱惜生命”,是为了保家卫国,爱惜更多更多的生命,让我们的亲人活得更好一些。于是,在军号响起的时候,我们热血沸腾;在枪林弹雨的战场,我们勇敢穿梭!


我曾为了光明去穿越一片令人窒息的黑暗,有幸最终看见了灿烂的阳光,因此我更感到“活着”的快乐。即将走到生命的尽头,我无悔无疚,因我的人生在朝鲜战场上已被赋予更深刻的意义。


要是你问我谁是最珍惜生命的人?我一定会说:是我们,最可爱的人民志愿军!石国爱 叶光亚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