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爱的主题征文]酸涩的爱恋在畸爱中沉沦(续二)

酸涩的爱恋在畸爱中沉沦(续二)

他有些失神的看着坐在自己床边的这个女人,现在的她已经洗去了深夜浓妆艳抹的伪装,一脸的素面朝天,显得很清秀,反而没有了昨晚的那种妖艳的成熟和诡异,两根涂着绚紫色的长指甲的纤纤玉指,此时正夹着一支细长的女士摩尔香烟,袅袅的烟雾从那小巧而富有性感的檀唇里,有一口没一口的慢慢飘出,那双眼睛里好象装满了整个世界的柔情,但是带给我的感性认识中,我觉得她又是带着一种对命运有着无奈和颓废意味的女人。

他的视线缓缓的在她已换上细长小吊带、下摆显得蓬蓬松松,既能够微微表露女性玉润滑嫩肌肤,又不是特别暴露的那种半透明白色质地柔软的睡衣下,若隐若现的玲珑丰姿随着呼吸,而有节奏的起起伏伏,足以给人以非常的诱惑和感昭力,不禁有些让人想入非非的感觉和冲动。

她虽然表现的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其实她察觉到安七藏在观看着自己,脑海里都在想什么,因为她的心里很明白自己的身体,所具有的吸引力和杀伤力的能量,那是从早已在那些个在风花雪月场所中,含垢带辱的苦苦挣扎的日日夜夜里,从那些富有的、夜晚出来买欢和寻找欲望快感的男人们,充满色欲和贪婪的如同恶狼般的目光中明白了的经验。但是她喜欢现在的他这样偷偷的看着自己,想当初自己还是懵懂无知的小女孩的时候,就喜欢和跟她年龄相仿的他一起上学、一起回家、一起在村旁的小河边嬉戏玩耍,那时候的时光是多么的美好而有无忧无虑的啊,想着想着往事,她渐渐的陷入了回忆的沉思之中……

在被蜿蜒曲折的神女河所环绕流过的大瑶山中,有一个叫娄山坝的山村,村子很小,里面并没有多少固定的住民,其实真正的村民只有七八户人家居住,主要是以在山中捕猎为生,生活虽然很清贫,不过日子还算过得去,但是自从国家颁布了《野生动物保护法》等之类法规和禁令以来,这些以打猎野兽,用野味、兽皮到镇上和饭店及皮货商换取日常生活所需的盐、茶等必需品的村民们来说,无疑就象晴空一声霹雳般的灾难降临在他们的身上,生活几乎就沦入绝境了。但是自古以来就以民风淳朴的山民来说,怎么样对国家的法规也抱以顺从的意识,就算再苦也没有爆发出一点怨言,咬着牙默默的改变着几千年沿袭下来的生活习惯,从此变更从事自己从来就没有干过的农田活计,日子也相较着也渐渐的更加贫苦了。

就在大山深处这样生活窘困、信息闭塞的小山村里,有一个自小身体瘦弱、性格就有些懦弱的小男孩,经常被村里那些顽劣的小孩所欺负,而常常偷偷的跑到小河边的那棵榕树下独自哭泣。

有一天,他被同村的那个叫千百骑的大孩子给扇了一巴掌后,又跑到那里去暗自流泪的时候,却看见自己常常待的地方,被一个此时正满脸泪珠,且头上扎着两个短鬏鬏的瘦小的小女孩所占据了,他定睛一看,原来是自己家旁边隔壁住的小艾,他知道小艾为什么会哭的这么伤心的原因,因为在他们这个年龄段出生的小孩中,别的人家都生的是男孩,而惟独她家里出生了小艾这么一个女孩,小艾的父亲非常的震怒和生气,脾气也变得极其的暴躁了,而小艾的母亲也因为自己没能给家里生一个男孩而自责和忧伤,在这样的情况对于山里人家来说,生一个男孩不仅仅是传宗接代那么简单的的意义了,因为在生活状况这么差的环境下,对强壮劳动力的需求和期盼,是急切的,也是必须的,而小艾的降生对于她们的家庭和生活来说,也同样是一个沉重的打击啊!所以小艾从小就几乎没有享受到过家的温暖,没有得到过父母亲的疼爱,吃的差,穿的也不好,再加上其他的小伙伴也都不愿同她一起玩耍,顾而小艾打小就是在咒骂、毒打和孤独中度过的,小艾的童年生活根本就没有欢乐和温情这样的感觉和概念在记忆中存在。

也许正是因为都没有朋友和玩伴,这样近乎相同遭遇的缘故吧,在这两个都很自卑和可怜的小女孩和小男孩一样的同病相怜的同情中,而最终走到了一起,而这两个都很自卑和可怜的小女孩和小男孩他们就是童年的安七臧和小艾。

矮小瘦弱的安七臧走到比他还要弱小的小艾的身边,慢慢的蹲下了身子,他没有过多的说些什么哄女孩子的话语,其实也不是他不想说,他就是不知道这样的状况下,应该说什么好而已,于是只有轻轻的用手抚摩小艾的头发,借此来安慰她难过的情绪,过了好久,她终于停止了身体颤动的缀泣,擦干了脸上和眼角上所挂的泪珠,深深的吸了一大口气,努力的平复了自己因激动和哭泣,导致的呼吸急促,缓缓的抬起头,感激的看着他,用可以说不是很好看的笑容,笑了一笑!

“好了,我哭过了就没事了,谢谢你!”

“恩,别太伤心了,我来陪你玩好不好?”他对她说道。

一个孤独的孩子遇见了另外一个寂寞的孩子——这其实也是命运对他们的特殊优待吧!是不是上天对每个人的待遇都是公平的,并不会因为这样或者那样的因素让一些人从此对生活产生厌倦和仇恨的,在生活的面前,不是说谁给予了谁,谁付出了就非要去得到的,想那么多,不如实际的去做,只要你去做了,哪怕就算是碰了个头破血流,那也算值得的了,毕竟曾经有勇气去正视和面对过了,总比那些天天在脑子里空想,到头来终究什么都是一场空好得多吧!

通过平常的交往,渐渐的他们互相比较熟识了,在一起的时候,彼此之间的对话也慢慢的增多了,开朗的笑声也慢慢的改变着他们的性格和生活,在山间,在树林,都留下过他们一起玩耍的快乐身影。他从她的话语中知道了自己的年龄要比她小三个月,于是他便主动的改变称呼,叫她“姐姐”了,此后就在那之后的许多日子里,每当有村里别的小孩再欺负她的时候,他变的不再那么懦弱,好象是换了一个人似的,果断的毅然抡起了瘦小的小胳膊,面对着比自己强壮成倍的对手,大声的高喊着“不许欺负我姐姐”,旋即投入奋力与之搏斗,虽然大多数时候的最终结局,总是他被别人所打倒在地,带者血流满面的残状,但他依然没有感到气馁,依然而然的坚定着保护她的信念。而她的心里虽然心疼着“弟弟”脸上为她所留下的伤痕,但心底里却感到暖暖的,因为她明白了,现在的她已经不再是孤独可怜的,她现在也拥有了亲情的关怀和温暖!

这样快乐自由的悠闲日子随着时间慢慢的过去,渐渐长大的他们也到了该上学读书的年龄了,然而因为村子里的居民太少,所以没有学校,要想上学接受教育的话,就必须每天都要翻过一座山,再淌过一条小河,走将近三十里的山路,到山那边比较富裕的村子里去上学,山里人家虽然经济上很不好,但他们的思想却不是老套和封闭的,他们知道要想脱离贫穷的大山,过上好日子,就必须让自己的孩子受到知识和文化的教育。

本来照小艾这样的情况,想上学的想法,根本就是不可能的,那是天方夜谈啊。但是又是她这个所谓的“弟弟”做出的努力,甚至表露出要每天上学时背负前一天晚上采摘的,羊最爱吃的嫩草去所上学的村子里换取“姐姐”的学费这样的做法,几经努力,“弟弟”终于可以和“姐姐”一起踏入教室,共同学习知识了,这样着实让“姐弟俩”高兴了很长时间。

然而好景并没有持续多长时间,她的父亲有一天因为到镇上去卖自己偷偷猎捕的野味,被人发现而追赶,结果在惊慌逃跑中因慌不择路而一脚踏空,坠入了深不可测的悬崖,等乡亲们找到她父亲的尸体并运回家中的时候,她的母亲身体本来就非常虚弱,更因为受不了这么大的精神刺激而悲痛过度、伤心欲绝而黯然而逝了,家里就只剩下了孤苦伶仃的她!她以后的生活该怎么办呢?

过了不久,从山外面来了一个面色阴沉的中年男人,向村子里的乡亲们自称是小艾的舅舅,并要带走小艾。开始大家伙都是用很怀疑的眼光对待这个看起来并不象好人的男人,但是随着这个男人拿出的身份证明,以及小艾那孤苦可怜的生活状况,众位乡亲觉得这样的情况,也许对于小艾来说,可能也是一个比较好的结果,于是当夜那个男人就带着小艾趁着夜色,匆匆的离开了山村,走的那么的急切,甚至让小艾连对他心爱的“弟弟”说声再见的机会都没有的,只能在被那个男人拉扯之下,边走边回头望着那从小生活过的小山村越来越远的离去。

而当他得知“姐姐”远走他乡的消息时,那已经是第二天的晌午时分了,他当时就象疯了一样顺着出山的小路,奔跑着、追赶着,大声的呼喊着

“姐姐……姐姐……你在哪里啊?”

他那嘶哑的、充满悲凉的声声呼唤,在空旷的山野间回荡着,回荡着,没有有人来回答他,一种深深的悲哀笼罩着他的整个心灵,泪水不由自主的喷涌而出,渐渐的模糊了他的视线,也渐渐的模糊了他遥视远方“姐姐”身影的苦痛。

但是事情已经让任何人都没有办法改变了,他的“姐姐”已经走了,永远的走了,去了哪里,谁也不知道!今生也许是再也见不到了,他的心里有种说不出的疼痛,因为他知道从今往后,再也没有人同他一起玩耍了,再也没有人和他一起相互疼爱,相互关心了,他将永远的失去了他的“姐姐”!

从那以后,他好象又变回了小时候那个懦弱的小男孩了,不过似乎比以前的他还要沉默和自闭,很少可以再听见他对别人讲一句话,同父母家人也是同样的,无论家人做什么样的开导和劝说,都依然改变不了他的抑郁心境。

他想不明白为什么“姐姐”的不辞而别,因为他并不了解当时的情况,所以他无法原谅“姐姐”如此的绝情,就连当面一句告别的话都没有,由此在他的内心深处从由对“姐姐”的爱和想念渐渐的变质为对“姐姐”的恨,恨“姐姐”无情的抛弃了对“弟弟”无限的亲情,恨“姐姐”忘记了他——这个可怜的“弟弟”。

他内心中渐渐拧成麻花状的心结,使他又陷入了更加封闭的世界,不过也正是因为如此,他对于这个世界上其他事情的关注的纷扰少了,投入到知识学习当中的精力也可说是更加的疯狂,在学校里所有的老师对他都是赞赏的,总是以他作为榜样和典型树立其他学生的楷模,但是这一切的一切,对于他来说也然是无动于衷的反应。

小学、初中、高中、直到大学,他经历了从山这边到那一边;从山村到小镇、县城、,城市;从大山深处走向繁华的都市!如果说在其他人看来,从这样顺坦的道路上,算是彻底的走出了贫困境地,是一件极其值得幻庆的大事啊!然而在他自我封闭的情感世界里,却是极度抵制外来繁华、纷杂的各种东西的侵蚀的。

也就是当他这样自闭的情感世界,被那个名字叫小莉的都市女孩悄悄用钥匙打开的时刻,却让残酷到极点、并且几乎毁灭他整个儿的人生希望的冰冷现实所彻底的击溃了,怎么能不让他的心境进入绝望境地呢?

最让他悲愤的是就连沉醉到昏迷的狂热之中,刚刚清醒过来的同时,又非要强迫性的让他去面对,曾经让他付出深切亲情、而又投入巨大的恨的故人!命运是如此的残酷无情,为什么如此的捉弄着我,他现在也不知道该说什么?现在该如何去做?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