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中国近代史上的落后究竟是谁之过

ghzfirst 收藏 1 224
导读:中国近代史上的落后究竟是谁之过 许多人都有一个共同的认识:中国的历史由一个政治、军事、科技、经济都领先于世界各国的国家到最近的近代中沦落为一个落后愚昧的时代,是由于思想的束缚造成的。于是所有的矛头都指向理学对于中国人的毒害。因此,几乎所有的社会问题都从这个思想源头来找答案。特别是在新文化运动时代更是到达极致。在那个时代,理学遭到了前所未有的批判和否定。甚至波及到优良的传统以及自古的科学,例如鲁迅先生就特别的否定中医,还有像老舍先生也是对中医在小说中加以批判和否定。然而,现代的医学技术证明了他们是不正

中国近代史上的落后究竟是谁之过

许多人都有一个共同的认识:中国的历史由一个政治、军事、科技、经济都领先于世界各国的国家到最近的近代中沦落为一个落后愚昧的时代,是由于思想的束缚造成的。于是所有的矛头都指向理学对于中国人的毒害。因此,几乎所有的社会问题都从这个思想源头来找答案。特别是在新文化运动时代更是到达极致。在那个时代,理学遭到了前所未有的批判和否定。甚至波及到优良的传统以及自古的科学,例如鲁迅先生就特别的否定中医,还有像老舍先生也是对中医在小说中加以批判和否定。然而,现代的医学技术证明了他们是不正确。就像一些学者自己也承认在新文化运动中,并不是所有那些所谓的新文化战将都是对自己所表达的观点表示认同,他们只不过是为了达到自己的政治目的而采取的一种斗争测量。

那么到底,中国的理学是否是中国近代落后的罪魁祸首呢?今天我们这里就对这一问题进行一下讨论,以其能够使人们更清除的认识理学的真正面目。

要讲理学必须要提以下几个人物:

孔孟:孔子、孟子作为儒家的两大里程碑式的任务,他们奠定了影响中国几千年的理论基础,为中国后世的发展烙下了自己的印记。

董仲舒:作为儒家学说彻底可以傲视群雄的始作俑者,董仲舒可谓实至名归的。自从汉武帝采纳董的意见后,中国社会便彻底进入儒家社会。

周敦颐、两程:在宋时代,周敦颐、程颢、程颐是一代儒家大师,他们的功绩在于做到了为师的最高理想就是能够承前启后。他们在对传统儒家理论进行总结之后,并发扬广大,进行初步的延伸和发展。虽然在他们的时代未能出现什么重大变化,然而却影响了中国社会的未来。特别是两程的隔世传人朱熹的出现。

朱熹:朱夫子是被学者们公认的在中国儒家学说体系中贡献仅次于孔孟的人物之一。因此我们要相信的介绍一下朱熹的生平:朱熹早年出入佛、道。31岁正式拜程颐的三传弟子李侗为师,专心儒学,成为程颢、程颐之后儒学的重要人物。朱熹建立了中国四大书院之一的白鹿书院。而后在“白鹿国学”的基础上,建立白鹿洞书院,订立《学规》,讲学授徒,宣扬道学。他继承了二程,又独立发挥,形成了自己的体系,后人称为程朱理学。朱熹在从事教育期间,对于经学、史学、文学、佛学、道教以及自然科学,都有所涉及或有著述,著作广博宏富。从此,朱熹开始建立自己的一套客观唯心主义思想——理学。

朱熹认为在超现实、超社会之上存在一种标准,它是人们一切行为的标准,即“天理”。只有去发现(格物穷理)和遵循天理,才是真、善、美。而破坏这种真、善、美的是“人欲”。因此,他提出“存在理,灭人欲”。这就是朱熹客观唯心主义思想的核心。朱熹理学包括三大内容:

(一)讲求格物致知之学;

(二)罢黜和议;

(三)任用贤能。在奏章中鲜明表达了他的反和主张。

后来朱在庐山唐代李渤隐居旧址,建立“白鹿洞书院”进行讲学,并制定一整套学规。即:

“父子有亲、君臣有义、夫妇有别、长幼有序、朋友有信”的“五教之目”。

“博学之,审问之,谨思之,明辨之,笃行之”的“为学之序”。

“言忠信,行笃敬,惩忿窒欲,迁善改过”的“修身之要”。

“政权其义不谋其利,明其道不计其功”的“处事之要”。

“己所不欲,勿施于人,行有不得,反求诸己”的“接物之要”。

这个“白鹿洞书院”后来成为我国著名的四大书院之一,而其“学规”则成为各书院的楷模,对后世产生了巨大影响。

朱熹继承周敦颐、二程,兼采释、道各家思想,形成了一个庞大的哲学体系。这一体系的核心范畴是“理”,或称“道”、“太极”。朱熹所谓的理,有几方面互相联系的含义:①理是先于自然现象和社会现象的形而上者。②理是事物的规律。③理是伦理道德的基本准则。朱熹又称理为太极,是天地万物之理的总体,即总万理的那个理一。“太极只是一个理字”。太极既包括万物之理,万物便可分别体现整个太极。这便是人人有一太极,物物有一太极。每一个人和物都以抽象的理作为它存在的根据,每一个人和物都具有完整的理,即理一分殊。气是朱熹哲学体系中仅次于理的第二位的范畴。它是形而下者,是有情、有状、有迹的;它具有凝聚、造作等特性。它是铸成万物的质料。天下万物都是理和质料相统一的产物。朱熹认为理和气的关系有主有次。理生气并寓于气中,理为主,为先,是第一性的,气为客,为后,是第二性。

朱熹主张理依气而生物,并从气展开了一分为二、动静不息的生物运动,这便是一气分做二气,动的是阳,静的是阴,又分做五气(金、木、水、火、土),散为万物。一分为二是从气分化为物过程中的重要运动形态。朱熹认为由对立统一,而使事物变化无穷。他探讨了事物的成因,把运动和静止看成是一个无限连续的过程。时空的无限性又说明了动静的无限性,动静又是不可分的。这表现了朱熹思想的辩证法观点。朱熹还认为动静不但相对待、相排斥,并且相互统一。朱熹还论述了运动的相对稳定和显著变动这两种形态,他称之为“变”与“化”。他认为渐化中渗透着顿变,顿变中渗透着渐化。渐化积累,达到顿变。

格物致知论 朱熹用《大学》“致知在格物”的命题,探讨认识领域中的理论问题。在认识来源问题上,朱熹既讲人生而有知的先验论,也不否认见闻之知。他强调穷理离不得格物,即物才能穷其理。朱熹探讨了知行关系。他认为知先行后,行重知轻。从知识来源上说,知在先;从社会效果上看,知轻行重。而且知行互发,“知之愈明,则行之愈笃;则知之益明”。

心性理欲论

在人性论上,朱熹发挥了张载和程颐的天地之性与气质之性的观点,认为“天地之性”或“天命之性”是专指理言,有至善的、完美无缺的;“气质之性”则以理与气杂而言,有善有不善,两者统一在人身上,缺一则“做人不得”。与“天命之性”和“气质之性”有联系的,还有“道心、人心”的理论。朱熹认为,“道心”出于天理或性命之正,本来便禀受得仁义礼智之心,发而为恻隐、羞恶、是非、辞让,则为善。“人心”出于形气之私,是指饥食渴饮之类。如是,虽圣人亦不能无人心。不过圣人不以人心为主,而以道心为主。他认为“道心”与“人心”的关系既矛盾又联结,“道心”需要通过“人心”来安顿,“道心”与“人心”还有主从关系,“人心”须听命于“道心”。朱熹从心性说出发,探讨了天理人欲问题 。他以为人心有私欲,所以危殆;道心是天理,所以精微。因此朱熹提出了“遏人欲而存天理”的主张。朱熹承认人们正当的物质生活的欲望,反对佛教笼统地倡导无欲,他反对超过延续生存条件的物质欲望。

美学思想 在朱熹的哲学体系中包含有对美与艺术的理论。他认为美是给人以美感的形式和道德的善的统一。基于美是外在形式的美和内在道德的善相统一的观点,朱熹探讨了文与质、文与道的问题。认为文与质、文与道和谐统一才是完美的。朱熹还多次谈到乐的问题。他把乐与礼联系起来,贯穿了他把乐纳入礼以维护统治秩序的理学根本精神。朱熹对“文”、“道”关系的解决,在哲学思辨的深度上超过了前人。他对《诗经》与《楚辞》的研究,也经常表现出敏锐的审美洞察力。

朱熹是理学的集大成者,中国封建时代儒家的主要代表人物之一。他的学术思想,在中国元明清三代,一直是封建统治阶级的官方哲学,标志着封建社会意识形态的更趋完备。朱熹是一位伟大的思想家,在他的一生之中其实并不是像后世人们所传诵的那样是一个圣人。有很多事情,朱熹的做法并不是像后世人们那样能够完全按照理学的要求来完成的。

笔者认为,真正能够作为实至名归的理学大师的是明朝的王守仁先生。王守仁,号阳明先生,被后世人成为王阳明。他是后世人曾国藩、蒋介石的偶像。在台湾还有一座阳明山的地方,就是蒋介石先生所命名的。

王守仁,是明朝著名的思想家、政治家、军事家。他的一生可以说完成儒家所倡导的“正心、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的指导思想。他的一生既创造了让后世人们敬仰的理学理论,又积极入世为当时的朝堂贡献了自己的全部热血。他可以说是一个国家全才。他在思想、政治、军事上贡献在当时以及后世仍是举足轻重的。

理学在早期对中国社会的影响还是积极向上的。但是到了明朝晚期后,理学逐渐走向僵化。特别是清朝时,由于清政府一直奉行文字狱的文化政策,特别是在中央最高教育机构的大力推行下导致理学沦为一个僵化、保守、迂腐的文化体系。实际上理学中进步、优秀的理论或被弱化甚至曲解,到最后只剩下利于清政府统治国家的愚民理论。这才导致了理学体系在新文化运动时期陷入死路,被新文化运动的主将们评判的一塌糊涂。

当然,由于历史潮流的限制,在批判声中的理学,不仅丢失了其作为中国人几千年行为的指导地位,更加不公平的背上了导致近代中国落后的骂名。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2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这才叫游戏:仅13天风靡全球场面堪比战争大片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