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放军做好挥师攻台准备!

欧盟在台湾问题上,也想找点儿什么

我们知道,同样是那个法国,也已经将手伸到了台湾。据媒体报道,不久前法国高官与台湾当局在密切接触,公开的接触理由是军售。

显然,在中国早就准备在“科索沃独立后续发展阶段”露一手的情况下,与法国代表欧盟在“美国人的美洲”找点儿什么的想法类似。

●对欧盟而言,台湾问题与巴基斯坦问题不一样,可与伊核问题“相对切割”

法国的这种做法、也是在代表欧洲,在华盛顿控制严密、北京也极其敏感,且上,也想找点儿什么。

要知道,对欧盟而言,如果想将“科索沃独立后续问题”处理好,首先就得换取俄罗斯的谅解,对中国而言,本来巴基斯坦问题也是张可以打的牌,但是,由于巴基斯坦问题与阿富汗问题一样,与事关大国地位的全球核心问题--伊核问题结合得过于紧密,因此,欧盟的任何“不小心”,都将对“欧中”、“欧俄”、甚至是“欧美”关系“同时”造成严重冲击,都将为“对欧盟全球角色至关重要”的“中欧俄”之伊核问题“战略协调关系”带来灾难性的后果(前段,中俄,特别是北京已经借达赖问题,用行动“严厉教育”了欧盟;而美国防长也是借口盟友在阿富汗作战不力,点名批判欧盟,并威胁欧盟的不作为,有可能导致北约解体),因此,可操作空间很小。

●欧盟插手台湾,与美国用导弹打失控卫星、欧盟急于与古巴建立关系正常化之间,也有点儿“曲径通幽”

而台湾问题则不一样,与巴基斯坦问题相比,尽管北京一样非常敏感,但是,相对巴基斯坦问题而言,不论是中国、还是俄罗斯、更或者是美国,将其更多地看作是个“中国问题”,是“中国的麻烦”,这里面的可操作空间,对欧盟而言,在德国总理默克尔扯出来的“价值外交”、“宗教外交”已经不仅无法缝补好那“大西洋破布”,甚至无法遮掩因法国总统萨科齐迫不及待曝光“地中海联盟计划”、从而在世人面前,第一次全面暴露“欧美”深层战略冲突之后,特别是,在自己的把柄(科索沃问题)也“部分”落在北京的手中之后,直接插手台湾问题,从而在伊核问题之外,建立一套“欧美”向中国施加压力的机制,这恐怕与德国总理默克尔当初借达赖、扯出“价值外交”、“宗教外交”,布什也拼命附合的战略意图,或者与美国用导弹打失控卫星、欧盟急于与古巴建立关系正常化的战略意图之间,也都有点儿“曲径通幽”的意思。

●作为一个欧美曾经“共用的平台”,今天的北约已经被“部分去功能化”

值得强调的是,尽管北约也是“欧美”对“非西方国家”施加战略压力的共用平台,但由于遭遇了伊核问题的强烈冲击,并受到“上合”的阻击,特别是,经过巴以和平(以色列公开要求加入北约被欧盟核心国家拒绝)、阿富汗、巴基斯坦这三个热点的“重复试验”,事实证明,作为一个西方国家曾经“共用的平台”,今天的北约,已经被“部分去功能化”了。

●如何针对中国“共同建立”一套施加战略压力的机制,恐怕也是欧盟与美国之间“非常急于讨论”的问题

但是,从“科索沃独立”已经进入“科索沃独立后续阶段”之后,北约仍然在高谈“东扩”的情况来看,它仍然是“欧美”对俄罗斯施加战略压力的“共用平台”,这部分的功能仍然在正常运转。

如何针对同样准备在“科索沃独立后续发展”中进行战略选择的中国、“共同建立”一套施加战略压力的机制,在“欧盟地中海计划”与“美国大中东计划”已经裸身相向、已经且必将为“中俄”所利用的今天,在仍然可以通过“现有机制”对俄罗斯施加战略压力的情况下,恐怕也是欧盟与美国之间“非常急于讨论”的问题。

●“法国外交”似乎已经取代了“德国外交”、成为欧盟外交的“新旗手”

显然,如果我们的评估不错的话,那么,在“这套机制”中,由于公开插手台湾的行动,以及大胆地在美国后院四处活动,“法国外交”似乎已经取代了“德国外交”、成为欧盟外交的“新旗手”,并有可能在“大西洋两岸”对北京共同施加战略压力的“新机制”中、扮演重要角色。

●德国对外政策又来了个180度的大转弯

我们知道,法国新任总统萨科齐在去年执政前,即强调法国应与地中海沿岸国家加强合作,协调各国在发展经济、打击恐怖主义、解决非法移民等方面的努力,为此应成立“地中海联盟”,从而将传说中的、意在将地中海地区整合进“欧元经济圈”的计划托底而出,是“直面”美国那套欲从金融、军事上全面控制大中东地区的“大中东计划”,也就是说,起码在经济层面上,地中海联盟的在政府层面公开曝光,意味着“欧美”在长远战略层面的公开对立。

●对“地中海联盟”“并非排外”宣传,仍然在为“大中东计划”绞尽脑汁的美国人恐怕是“点滴在心”!

事实上,本想借“价值外交”修补欧美关系,对在南美、非洲扩大战略纵深的中国施加压力,并同时掩饰欧美战略对立的德国总理默克尔,距离她不久前公开指责法国迫不及待推出地中海联盟、是具破坏性的“单独行动”还没有几天,随着法国公开插手台湾,态度似乎来了个180度的大转弯:最新消息显示:同样是那位德国总理,默克尔已经开始公开已就建立“地中海联盟”的问题、与法国初步达成了一致,并解释说,法国提出的“地中海联盟”计划主要是为了加强和改善地中海沿岸南北国家之间的合作关系,对欧盟27个成员国都敞开大门,而不是建立一个排外的“地中海俱乐部”。

显然,对“地中海联盟”所谓的“并非排外”宣传,仍然在为“大中东计划”绞尽脑汁的美国人,恐怕是“点滴在心”!

●西方针对“非西方”国家的北约,其的“去功能化”将日益加速

不过,从德国总理默克尔的“对外政策”(一次是针对中俄、一次是针对美国)不得不进行两次180度大转弯的事实中就可以看出,在世界多极化的趋势中,西方针对“非西方”国家的北约,其的“去功能化”将日益加速,取而代之的可能是一个大三角关系,里面嵌入一组政治、军事、特别是经济层面的制衡关系。

要知道,在所有结构中,“三角形”结构才是最为稳固的。

●全球局势仍然没有脱离我们之前给出的四个观察点,并停留第一、二观察点之间

如果我们在这个大背景下去观察近来的国际风云,我们也就不难不看出,这一切都来得这样突然,又来得如此符合逻辑。

事实上,在我们看来,就目前而言,全球局势仍然没有脱离我们之前给出的四个观察点,并停留第一、二观察点之间,随着形势的发展,跳过第三观察点,最终走向第四观察点的可能性在增加。

●只要“入联公投”将在最后关头“嘎然而止”

仅就台湾问题而言,我们仍然认为,除非美国想破罐子破摔,敢于直接进入第三个观察点;或者华盛顿敢于面对日本、或者伊朗可能迅速跨入核门槛、从而被动面接受其西太平洋安全框架、或者中东政策彻底破产、欧盟“地中海计划”趁机从中渔利的战略风险,否则,早在去年APEC高峰会谈的“胡布会”中、北京“正式接牌”之后,就被北京“正式定性”“台独重大事变”的“入联公投”,将在最后关头“嘎然而止”。

●但在“最后关头”到来之前,北京仍必须做最坏的打算

但在“最后关头”到来之前,北京必须做最坏的打算,下定决心做好随时武力解决台独的战争准备,这是尽最大努力制止台独重大事变的根本保障,不仅如此,还要通过一系列的战略动作“正式发布”这一战略决心。

●“入联公投”必然面对《反分裂国家法》的非和平手段的“严厉惩罚”

在东方评论员看来,胡锦涛主席在两会期间的对台讲话,其核心要义在于:由于北京已经“正式定性”“入联公投”为“变相台独”,因此,北京必须警告台湾台上、或者准备上台的领导人,不要幻想着“入联公投”之后,可以用一个“局部三通”、去避免受到“严厉惩罚”,从而敦促台湾岛内曾经搞、或者正在搞、抑或是准备搞“入联公投”的投机份子,放弃“入联公投”,才是其唯一的出路。否则,必然面对《反分裂国家法》的非和平手段的“严厉惩罚”。

●中国大陆将用何作为“最初的反应”、恐怕是最令台独、特别是支持台独的国际势力费心猜测的事情

至于中国大陆将用何种“非和平手段”作为“最初的反应”、恐怕是最令台独、特别是支持台独的国际势力费心猜测的事情。

我们注意到,就在这几天,美国国会通过了所谓的“支持台湾民主选举”的议案,但同时也删除了“中国军事威胁台湾”的说法,非常清楚,在中国一边原则同意大改之后的“联合国对伊制裁方案”、一边又与伊朗签下160亿美元大单,从而彰显“中国核心国家利益”绝对不容侵犯的态度之后,在胡锦涛以“强调和平统一”为主题的对台讲话之后,美国人应该已经清楚地看到,在伊朗问题与台湾问题上,中国是不会去做选择题的;

●作为“非和平手段”的“最初反应”,绝对不是美国“最愿意面对的反应”、

也绝不是一开始就会令中国立刻失去“战略选择权的反应”

如果“入联公投”成为事实,那么,至于解放军是挥师解放台湾?还是用一定规模的军事打击,更或者是用封锁手段,作为“非和平”的“最初反应”,在东方评论员看来,我们并不能十分地肯定,但是,它肯定有个简单得不能再简单答案,即:

第一,北京一定会做出强烈反应,根据《反分裂国家法》对“台独”进行严厉惩罚;

第二:“最初反应”绝对不是左眼睛盯着中东、右眼睛盯着地中海的美国“最愿意面对的反应”、也绝不是一开始就会令中国立刻失去“全球战略选择权”、失去战略主动权的反应。

●北京应该在被动中寻求主动、才能在尽可能主动的环境中去武力解决台湾问题

从伊核、朝核危机的几年历程来看,不论是伊核还是朝核,都是美国的麻烦,即便走向失控,中国仍然可以把持一种主动权。坦率地讲,在台湾问题上,由于“台独问题”是中国不能退让的核心利益,因此,在中美较量中,中国总体被动。在“入联公投”实际上已经被华盛顿设计为一个“尽可能有利于”美国全球战略的“时间节点”之后,显然,在东方评论员看来,在中国大陆已经做好随时准备武力解决台湾的战争准备、与战争决心的情况下,在武力解决之前,只有从“台海”之外去应对台海问题,才能在被动中寻求主动、才能在尽可能主动的环境中去武力解决台湾问题。

在我们看来,武力解决台湾起码有一个好处,那就是:可以最大限度地、最快速削弱美、日在台势力。

●北京最可能做出的“最初反应”是第三

因此,我们认为,北京最可能做出的“最初反应”是第三。

第三:在“可有效控制伊核进程”的“伊核六方会谈”与被定性为“变相台独重大步骤”的“入联公投”之间,中国只有一个答案,那就是:“入联公投”之日,就是“伊核进程”、“朝核问题”不再受“伊核六方会谈”、“朝核六方会谈”控制之日,从而在“入联公投”的第一时间内,就将球立刻扔给“入联公投”的始作蛹者--美国,北京就可在“美日同盟”、“韩美同盟”、欧美的“北约同盟”、在自身利益的冲击下,陷入全面混乱之后,并有必要重新评估自身利益的时候,于第二时间再启动武力解决台湾的进程。

●动武决心要下在第一时间,动武的动作要做在第二时间

因此,我们认为,中国大陆应对“入联公投”的最初反应应该从两个层面同时进行,一个在政治,经济层面,这是在第一时间就要做的,也必须做的;另一个则是军事层面,要随时以“武力解决”,对此而言,决心要下在第一时间,动作要做在第二时间。

在东方评论员看来,在“政治、经济层面”的反应越强烈(比如直接封锁台海、或者封锁台海的某个特定方向),在台独、特别是支持台独的国际势力,包括方方面面面前,北京“随时就要武力解决”的决心才显得“不可逆转”、“不可动摇”,但在中国大陆什么时候才大规模对台用兵的具体时间上,却很难把握,从而尽可能将战略主动权留在自己手中。

我们认为,从现在开始,选择时机,通过不同层面全面展现这一“战略计划”,这也是迫使华盛顿在最后关头下令陈水扁放弃“入联公投”的重要步骤。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