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由中国空军目前演练对地攻击的动向和其装备的相关特征可以判断出其战时对台军地对空导弹阵地实施首轮打击的意图。尤其是空10师H6H轰炸机在东中国海春晓油田附近的活动值得高度关注。日方有学者判断声称H6可以发射空对舰导弹,但是空10师属于空军而非海航,海航的H6主要负责对舰攻击。而空10师的H6频繁在东中国海活动,2007年9月在2日间就出动了42架次,这显然是执行某种密集攻击战术演习,而非“仪表飞行”训练。汉和防务评论平可夫的判断是H6H非常有可能使用射程超过200公里的YJ63空对地导弹对台军“天弓”、“爱国者2型”阵地实施第一次打击!因此才频繁在台海北部实施演练。当然还可以结合安装子母弹的二炮战役战术导弹,在破坏了台军部分“天弓”阵地,使其丧失一部“以地制空”能力之后,再以Su30MKK使用射程达到70公里的H31P、110公里的H31PD反雷达导弹、115公里的H59ME、30公里的H29TE空地导弹对其他台军“鹰”式导弹阵地实施突击。


台湾军队“天弓”导弹阵地是在15年前开始陆续修建的,敌人的作战实力,尤其是空对地精确攻击能力在这15年内发生了巨大变化,因此己方的对应方式也必须发生变化。自从2007年8月以来,台湾国防部陆续开放了陆海空军基地给西方媒体。本刊的印象是得益于李登辉时代的军备增强活动,现在要打,台军还能够打,能够打赢中小“摊牌”战争。若再荒废4-8年,4年以后的情况就将明显朝对台军更加不利的方向极速发展。因此,到了该上进的时候了。



KDR平可夫台北报道:台湾国防部一月开放了空军防空炮兵第951旅611营第一连三芝“天弓”地对空导弹连给国际媒体叁观。这一基地混合部署“天弓一”和“天弓二”型地对空导弹。天弓一采用牵引式发射车,类似早期S300P的部署方式。“天弓二”采用固定式垂直发射器,每个连似乎部署32部发射器,每个发射室由4个垂直发射器组成。众所周知,“天弓一”、“天弓二”的搜索雷达都使用长白相控阵雷达系统,采用固定部署方式,还安装了抗台风的保护罩,“长白”雷达长33.58米,宽10.67米,高53.21米,由5632个子天线组成,采用S波段和10个可用频道。官方的解说是“天弓”系列搜索雷达的跟踪距离为300公里,北部福建的主要一线军用机场、弹道导弹阵地都在其监控之下,图像显示龙田、路桥机场都在其监控范围内。众所周知,龙田机场部署了S300PMU和HQ2型地对空导弹。可见双方地对空导弹的搜索雷达在搜索区域上已经相互涵盖。“天弓”导弹战术指控中心(CIC)和照明雷达也对国际媒体进行了开放,CIC中心由三台双层多功能彩色显示器构成,并未安装大屏幕图像态势显示系统,也许只是备用中心。整个“天弓二”垂直发射室和CIC中心都修建在浅近地下,强化型钢筋水泥厚度不超过0.5米,出入大门为钢板。而俄式所有的空对地导弹都有高爆、穿透两种弹头,H59TE电视制导空对地导弹对钢筋水泥的穿透厚度为4米。从中国空军使用鼎新机场实施仿真模拟攻击的图像判断,准确度日趋提高。照明雷达主要为“天弓一”指示目标,数量为2个,X波段,共有15个频道,也是固定式,抗炸能力十分脆弱。因此整个“天弓”阵地必须重新修筑。


通常即使是北约国家,拱卫首都的战略地对空导弹的CIC中心是极少对外开放的。


汉和分析认为这一次台湾国防部之所以开放天弓地对空导弹连给国际媒体,所表达的意图可能是告诉中方台湾海峡不是中国的内海。双方都装备了远程的地对空导弹,足以涵盖台湾海峡的大部,以达到“以地制空”和“攻势防空”的目的。同时在总统三月大选之前不要盲动。


“天弓”系列地对空导弹是世界上第三套使用类似相控阵雷达系统的装备,一型弹射程100公里,二型弹射程200公里,从1981年开始研制。即使是目前,远东的日本、韩国都没有独立研制过类似的远程地对空导弹,中国甚至在2007年7月才首次装备了4个营的S300PMU2,射程200公里。2006年以来,中国空军在台湾海峡大兴土木,修筑S300地对空导弹阵地,迄今为止,至少开始部署5个S300营。双方地对空导弹的技术优劣不是本文探讨的范围,本文主要讨论双方地对空导弹的阵地建设差异。


首先,后冷战时代的历次局部战争经验证明,固定式地对空导弹阵地、固定雷达阵地的脆弱性暴露无遗。就此而言,S300系列地对空导弹阵地的生存性远远好过“天弓”阵地。这是台湾防空军面临研讨的最首要课题。而历次局部战争的空中打击,首先是从对对方防空导弹阵地、指管中心、雷达站的首轮攻击开始。在第一次波斯湾战争中联军发动的攻击伊拉克防空导弹阵地行动达到1367次其中使用反雷达导弹发动的攻击为630次,达到46.9%。可见以反雷达导弹对付雷达制导的防空导弹是这一攻击的主要方式。这里值得注意的是“长白”雷达系统是固定式的,而且尺寸相当庞大,还从1993年开始,中国对俄罗斯最先感兴趣的装备就是H31P型反雷达导弹,并且引进了这种导弹的生产许可权。在巴尔干战争中塞尔维亚使用消极对抗的方式全面保持了“雷达寂静”开战前一周北约战斗机受到雷达照射的次数十分有限。在第一次海湾战争中F4G发射的905发HARM导弹只击中了254个伊拉克SAM导弹制导雷达成功率28%。作为代价,伊拉克、塞尔维亚的防空雷达系统几乎无法正常工作。此外,防空雷达还受到了其他制导武器的攻击。F117A使用激光制导炸弹对地对空导弹雷达的攻击却高达90%以上。


相比之下,S300PMU1/2的64N6E搜索雷达、30N6E跟踪雷达实现了自走化,至于发射器,则使用5P85SE或者5P85TE发射车,前者是自走式,后者是牵引式,中国空军得到了两种发射车。汉和防务评论之前分析过,从中央电视台公布的相关录象判断,部署福建地区的S300 似乎主要以自走式为主,机动性更强。由福建部署的S300 阵地可以发现其若干作战法则,平时部署在圆状的4角阵地上,同时还设置了若干个预设野战阵地,便于阵地之间随时转移。S300PMU1的整个作战展开时间只需要5分钟。快于“爱国者”地对空导弹的反应速度。S300的阵地内部也平坦,拥有不同的车道,十分便于车辆快速机动,不像台北三芝的“天弓一”阵地,内部不太有利于牵引式发射车的运动。由此判断,“天弓一”的阵地转移要比S300所需更长的时间。汉和之前已经报道过,中国空军的S300阵地构筑方式、结构十分类似乌克兰防空军的设计。提高“天弓一”阵地生存性的若干措施包括修建更加有利于车辆移动的发射阵地,战时无需把动力车厢与发射器分离等。


三芝基地把“天弓”导弹的发射阵地与雷达阵地相分离,使其保持相当的距离是合理的,这样即使雷达阵地受到反雷达武器的攻击,也不至于使天弓导弹本身受到损害。这一点S300的部署到时反而令人费解,在几乎主要的中国空军S300地对空导弹阵地上,四个发射角的中间部署了30N6E、30N6E2型车载照射雷达。这可能是平时的部署方式,战争中,反正可以快速机动。



几次局部战争中对防空导弹阵地、雷达站的攻击除了使用反雷达导弹之外,激光、电视制导导弹、炸弹也是主要的攻击手段。中国空军目前装备的主要俄式空对地武器也是第二代电视制导型导弹、炸弹,YJ63空对地导弹也使用电视制导。因此对防空导弹阵地的保护除了增加部署具备抗巡航导弹功能的“弹炮结合”系统之外,各种主动防护系统的研发也是国际武器市场的发展趋势。诸如在防空导弹阵地部署具备“软杀”性质的激光干扰器、电视讯号干扰器也是后冷战局部冲突获得的经验。中国也开发过程做“守卫”的激光干扰系统。


为何不为“天弓”导弹配备机动发射车?对此,台湾空军司令部政战主任刘介苓中将回答本刊问题时表示相关的探讨和研究中科院当然在进行,这里主要涉及预算的问题,当然会朝机动性更强的方向发展。

文章引用自: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