跃马扬刀战倭兵 马踏辽河,剑指东京! 立足之本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576/


“另外,我想我们主动揽过美军海军基地周围配套设施的建设。还有以后苏联军队我们也要一样对待。”何平对众人说道.

陈明仁笑着看看何平:“我认为我们现在首先要解决的是东北的管理问题,民不可一日无主。我建议立刻成立军管会,同时电请重庆派地方管理人员来。”

何平被他说的脑袋“蒙”的就大了,想了片刻,何平微微一笑:“不用麻烦委员长了,立即在我们的实际占领区实行战时管制,同时让东北各屯选举自己的屯长,然后由屯长中选举镇长,县长也由东北人自己选举。等我们打下来沈阳,还要他们选举省长。他们自己选的人管理地方上的事物,我们的临时管制委员会的职责是维持地方的治安,双方不得干涉对方的行为。哦,对外发表一声明,就说东北挺进兵团更名为东北兵团.这样能让东北人更容易接受我们,民心才是我们立足的根本."

陈明仁半晌没有说话,等他回过神来马上说道:“司令,委员长宣布我们是叛军也是情非得以,”何平冲他一笑:“陈军长,以后你的部队和第三军换防,锦州,朝阳,都交给你来守。”

林彪手里正准备往嘴里塞的花生米一下落在地上,但他的眼睛却始终没有抬起。如果让陈明仁守锦州,那以后共产党连只鸟都飞不进来了,这对他以后的发展和与关内八路军协同作战无疑是致命的打击。但他也没说什么,林彪知道,自己在与苏联作战时期的表现让这些人十分不满,现在一句话不对就会招来群攻。

“第二军从锦州出发,后天抵达大连,负责大连港口的防卫。”何平的这一句补充后,马上转身离开,根本不给林彪和陈明仁再有说话的机会。陈明仁抓住正要离开的商越的胳膊:“商军长,你们是要做东北王么?”陈明仁知道,第二军扼守海岸一定会和自己扼守锦州一样,国民党要想继续从海岸向东北增兵将十分的困难。商越冲他一笑:“难道我们现在还不是东北王么?”

戴笠站在蒋总的旁边,小声说道:“校长,何平没有回话。”蒋总的眼睛眯成一条小缝:“翅膀硬了,当初我们从重庆放出去的小鸟,现在是称雄东北的雄鹰了。美国人怎么说?”戴笠想了一下:“史迪威说,现在何平已经答应让苏联军队也驻扎在东北,如果美国政府放弃何平,苏联人会扶植他,放弃何平,就等于是放弃东北。”]

蒋总好半晌没有说话,他知道自己被美国佬耍了一把,与苏联刚刚发生冲突的时候,蒋总想过直接和莫斯科交涉,但美国人却要他立即接受苏军提出的无理条件。他也想过支持何平,最少他当时很想让何平退入关内,以保证部队的实力,但美国人却要他宣布何平为叛军。

现在何平打赢了,他成了东北境内举足轻重的力量。美国人的愿望也实现了,苏联的国际声望受到不小的打击。苏联人也成功了,他们能在东北建立军事基地。只有他蒋总,输掉了眼看就能到手的东北,输掉了何平手里已经快接近五十万人的挺进兵团。这一场政治加军事的对局,他成了最大的输家。蒋总把桌子上的烟灰缸猛的一下摔在地上,然后一句话也没说就回房间睡觉去了。

史迪威这时候正是满脸笑容,美国国会正在为海军基地周围的配套建设争论,有些人想让士兵舒服一些,而也有不少人不愿意再花钱。何平主动把这活拦过去,而且他的计划可以说是相当的完善,从士兵的衣食住行,到医疗,娱乐,都考虑的十分周到。

“何,你有这么多钱么?”史迪威知道这是一笔不小的开销。何平摇摇头:“没有。”史迪威一笑:“你又有什么办法?”何平也笑了:“东北这地方最有钱的是日本人,然后是一些商人,我想有很多人会对赚你们美国人的钱很感兴趣。”

史迪威呵呵一笑:“那些日本人的钱,现在有很大一部分都在你士兵的腰包里,你的第五军的军纪可不是很好。”何平并没有否认:“我也想让他们把这些钱花出来。”何平的政策一出台,地方上的商人们由于对大军并不了解,都采取观望的态度.

但坐山雕却并放过这一机会:“老六,”老六颠颠的跑过来:“大哥,喊我?”坐山雕点点头,指了一下自己脚边的几箱大洋和珠宝:“我和弟兄们商量一下。”旁边几人也都围坐上来,坐山雕说:“这些东西,放在手里也不能下崽子,咱们也去做做生意如何?”

老六摸一下自己的脑袋:“大哥,咱以前做的都是没本钱的买卖,这有本钱的买卖咱们兄弟还真都没做过,能成么?”坐山雕看看众人:“我想先在大连开一家妓院,这买卖是稳赚不赔的。”众土匪对这到都是赞同,老六忙的说道:“是,是,这买卖赔不了,实在不行还可以咱兄弟自己享用。”

坐山雕用烟袋敲了他一下,老四马上也拉住他:“听大哥说完。”坐山雕拿过一张拜贴:“老四,你拿我这张帖子,去访一下锦州的杜郎中。司令说还要和美国人联合开一家大的医院,战时就是军队的医院。我琢磨这生意也能做,可咱们不懂,必须找个懂行的帮我们看着。”老四点点头,坐山雕又叮嘱道:“对人家客气点,老六,你明天就去大连,妓院要赶紧准备好,美国大兵说来就来了,晚一天就少赚不少钱。”

老三想了一下,马上说道:“大哥,这两生意要是做好,咱这辈子就不发愁了!”坐山雕点燃烟锅:“你也别闲着,那些受伤的弟兄,都给安排些土地,让他们去过安身日子去吧。”坐山雕这句话说的让下面的喽罗们异常的感动。

短短的两天,大连港口三家妓院,十多家餐馆,还有一家在当时可以说是超豪华的歌舞厅都开始动工了,和美国人合资的联合医院也动工了。何平看着张婧送来的报告很是满意,张婧却说道:“你先别忙高兴,这里面有一个问题,东北的那些本土商人到现在还在观望,可见他们对我们并不十分的信任。而且,东北民众对于选举也不是很积极,你要想个办法打消他们的顾虑。”

何平马上意识到自己忽略了一个最关键的问题,民众有顾虑是出于两个原因,一是害怕日军再打回来,二是对领土被占领以后将是什么样的生活看不透。何平思考一会,二十一世纪的生活经验再一次帮助了他:“通知军管会的战士,任何商人,任何商店,都实行货币通行,日元,伪币,美元,金融卷,都必须能用,马上丈量土地,那些无主的土地分给无地的人。”

张婧惊奇的看着他:“就这么简单?”何平笑了一下:“当然不会,我现在去找苏联人,我想他们的补给线这么长,应该对在东北境内就地修建工厂很感兴趣。哦,让我们部队的人开的那几家商店注意,他们收到的伪币和日元都给我留着,我拿大洋和他们换,不会让他们吃亏的。”

张婧有些不敢相信,就这么简单就能让群众对他们产生信任么?人有的时候就是这么简单,当东北人发现自己手里的伪币和日元还能用,当他们发现自己的手里忽然有了自己的土地的时候,似乎一切都变了,笑容又回到了他们的脸上。

很快,何平把一些日本人留下的机器设备便宜卖给了中国商人,并且如果大量买进的,何平允许他们分期付款,能把生产出来的东西卖给外国人的,何平对他们实行免征税收。做为从现代社会过去的何平,心里对这些手法感觉是再正常不过了,但那些商人却一个个像看到了春天!

“从来没有过,我们中国人和外国人做生意都要交很重的税,真的不要了么?”四平染坊的孔老板声音有些颤抖,拿着大洋的手也开始发抖。他刚刚和苏联人谈妥了一批军用帐篷的买卖,来报税的时候却被告知不用交了。

收税的人抬头看看他:“孔老板,人家都说不要了,你可别把钱丢进来,那帮军管会人要知道,能把我毙了。”

孔老板一步一晃的从出简易的政府办公楼,两只眼睛里泪水滚滚而下。儿子马上过来:“爹,是不是他们欺负你了?我去和他们拼命!”孔老板拉住自己的儿子,还是无语。他儿子急了:“爹,你别难过了,咱老百姓又不是第一次被当官的欺负,国民党一样,日本人也一样,这些当官的都是黑心。”

孔老板几乎是被儿子扶着前行,好半天才说一句:“找工人!”他儿子一愣:“什么?”孔老板又说了一句:“找工人,咱们要建工厂,儿子,爹老了,好时候让你小子赶上了!现在我们去拍卖行,听说有几台日本人丢下的纺布机器要卖。”

何平知道自己并不是什么治理国家的良才,手下人也是仅有一腔报国热血,说到发展经济,维护社会稳定,他根本就没有信心,只是期望在日本人垮台前,国共合作前,东北不要出太大的乱子。他甚至非常懊恼,中共为什么把林彪这个只会造反的家伙送到自己这里来,要是邓总设计师来了,那该有多好!

以他才把地方管理任务都交给东北人自己,要是出了什么问题,何平也好说:人是你们挑错的,别找我麻烦。但结果却出乎何平的预料,占领区的治安马上恢复,农业,商业,工业都迅速的恢复生产,人民生活在很短的时间内稳定了下来。

这不光是占领区的胜利,还没有收复的地区,伪满洲军的抵抗意识已经接近零点,成建制的投降屡见不鲜。

“何,不可否认你不光是打仗的天才。”史迪威也对何平能在不到一个月的时间内稳定局势十分的惊讶。何平苦笑一下:“将军,其实我什么都没做,地方上的那些事物我一窍不通。”

史迪威笑了一下:“可能你赢就赢在你什么都不懂。”何平很是惊奇,史迪威笑道:“如果你懂,你制定的政策不一定适合当地的发展,但你不懂,所以那些地方能根据他们自身的情况做出自己的选择。”何平点点头:“可能是吧。”

史迪威嘴巴张了一下,没有说话。他知道这政策的好处,也知道其弱点。史迪威很想提醒何平,但理智却告诉他,何平现在强大了,而且立场还不稳定,告诉他可能对美国人没有好处。如果有一天何平彻底的倒向美国,那时候再帮他解决也是不迟。想到这里,史迪威的个人感情上平衡了一些。

何平这时候忽然抬头:“将军,我有一个问题想要问你。”史迪威耸了一下肩膀:“说吧。”何平慢慢说道:“如果一个地方制定的政策和我的大体政策冲突,或者和另一个地方政策冲突,那我该怎么调解?”史迪威的眼睛猛的一下抬起来看着何平,他刚刚就想提醒何平这个问题。

何平的眼神中充满的期待,史迪威却在何平的注视下呆住了。何平以为史迪威也没有主意,眼神中有一些失望。何平换一个话题对史迪威说道:“将军,我想在大连修建海军学院,到时候我想获得您的支持。”

史迪威说:“如果我不答应呢?”

何平笑了:“那我就聘请美国的退役军官。”

何平知道,美国人不会不答应,一是双方有言在先,二是美国人也知道,海军学院的教官如果是美国人,那何平的海军最少在三十年之内无法和美国在太平洋争雄,如果是苏联人,那可能美国的亚洲军事基地都会受到威胁。何平也知道,但现在世界上最强的海军就是美国的,自己只能从这里学习。

苏联人这时候的物资供给自己都很紧张,因此在对待何平的态度上远不如美国大方。但现在的斯大林却对何平抛出一项又一项的援助方案,包括帮助中国建立兵工厂,帮助何平建立自己的装甲师团等等。何平对苏联人的援助只一句话:“要还么?要还我不要了。”苏联人被搞的异常郁闷。

苏联人和美国人相比,何平更喜欢借美国人钱。历史上苏联也没对我们大方过,占领东北的时候把日军的物资全部拉回自己国家,等到新中国成立再拉回来卖给我们,派遣一个专家来,工资比我们省长还高,伺候不好还吹胡子。等到我们三年自然灾害最困难的时候,他们开始逼我们还钱。不知道大家知道不,那时候我们实在没钱了,用鸡蛋抵偿,苏联人弄来一个漏子,好大一个口,鸡蛋要是从那口上掉下去,就不合格,不算数,只有掉不下去的鸡蛋他们才算数。美国人借给蒋总的钱不少吧?最起码没让台湾用鸡蛋抵偿.

四四年春节,联合作战的方案已经制定出来,就等待美国海军的到来了。从过年的鞭炮声中间,可以听出东北人对何平已经接受,对未来也充满的信心。但真正让东北人人心所归,然后力挺何平的,却是大年初三早上发生的一件事情。

大连的人素来都来过年踩高跷的习俗,这一年何平也让人组织了。本是一件很喜庆的事情,却在一个美国商人开的商贸行面前打住了:“站住!这片土地是我的私人领地,中国人不准进入!”

美国商人的态度异常的蛮横无力,他是来东北做药品生意的,他知道以后战争中需要大量的药品,但中国没有生产的能力,所以他来了,还买下了大片的土地修建工厂。所有的人都愣住了,马上游街的队伍就准备转弯,中国人遭遇这样的事情不是第一次了,人们早已经习惯。日本人没来的时候,各个国家的使馆,商店都有中国人与狗不得入内的牌子,日本人来了以后,很多地方,包括一些普通日本人聚集区,都是中国人的禁区。

就在大家都若无其是的转弯时,那美国商人猛的一声大叫:“你敢打我!”众人马上回头一看,一个大脑袋粗脖子的站在那美国人对面,他们都停下来看个热闹。只见那大脑袋说道:“这片地方是我昨天才买下来的。”然后一个女人从后面拿过一个牌子,上面愕然写着:“美国人不得踏入!”墨迹还没有干,那女人把牌子一下插在地上,大脑袋挑衅的看着美国商人。

美国商人愤怒的说道:“这是我工厂的大门,你不准我走,我怎么进工厂?你这是故意刁难!”大脑袋哈哈一笑:“就是刁难你又怎么样?地方是我买下来的,你要是敢来,我就敢揍你!”周围的人马上都觉得异常的兴奋,美国商人看情形不对,马上一边回去一边说道:“大不了我开个后门。”

只听见那大脑袋的人大声说道:“兄弟赵民辊,初来宝地,望父老乡亲以后多多照应!”周围掌声四起,赵名棍冲四周一抱拳,然后回身喊道:“内堂的,回头再拿点钱,我们把这美国佬周围的地都买下来!老子不给他出来,饿死他!”

那美国商人一听,马上就知道这事情没完了,当即回头:“我去找你们军管会,我有美国政府和美国军队给我撑腰!”赵名棍晃晃大脑袋:“请便吧,不过别从我门前走。”

事情的结果让所有的人意外,习惯被外国人欺负的人们似乎已经见到了赵名棍被抓,但他们等到的,却是大喇叭里面那美国商人的道歉。何平告诉大家,现在的东北是他们自己的,除了军营以外,他们有权利在东北任何地方行走。

何平在大广播里面刚刚把话讲完,茶馆酒肆里面马上就沸腾了,还是第一次有外国人向中国人道歉!各种各样的声音都发出兴奋的叫喊。下大雪的时候帮群众扫马路的部队,他们第一次见到。住在老百姓家还给住宿费的部队,他们也第一次见到。大力度支持民族工商业的部队,他们还是第一次见到。敢为老百姓和外国人叫板的部队,他们还是第一次见到!何平真正的在东北立下了脚跟.

东北的商人们更是对眼前的时机把握的非常敏锐,在何平对他们承诺不追究他们以前和日本人的交往以后,这些商人们的胆子开始变大了。他们敢去买日本人的设备,敢去买土地,敢去修建工厂。这种情况确实让东北看起来非常的活跃,任何人对何平的成绩都感觉的惊讶。

等到二月二十日,麦克阿瑟来到大连的时候,何平对实际控制区已经基本掌握。现在要做的,就是三军合作,对东北的日军发起致命攻击。

“我们不需要玩什么把戏,苏联军队的坦克,我们的飞机,再加上舰队,何司令的陆军,日本人不是我们的对手。”麦克阿瑟非常得意的说道,在他看来,需要付出代价的只是将来要进行的日本登陆战。

切豆腐死鸡司令也是雄心勃勃,他知道朱可夫元帅就是对日一战成名,现在机会又降临在他的头上了。

何平却满是心事,美国人的想法没错,三军联合日本人可能连还手的能力都没有。但他却有一件事情必须要做,731,这支部队绝对不能放过,不能给他们任何毁灭证据和转移物资的机会!

“将军,我想请你的飞机帮我一个忙。”何平对麦克阿瑟说,麦克阿瑟抬起头:“说吧,只要我们能做到。”何平用手在地图上哈尔滨平房一带点了点:“帮我送一批队员去这里。”麦克阿瑟极为不解:“去这里做什么?”何平微微一笑:“打哈尔滨的时候我有用。”麦克阿瑟笑了:“这里帮上多少忙的。”何平脸色没变:“能帮上忙的地方日军肯定有所防范。”麦克阿瑟同意了。

731这个时候可以说是非常的隐蔽,也算他们倒霉,我估计日本天皇那死去的老子能明白为什么何平不用查就知道731的总部在平房,还把四个支部的位置能毫无差错的在地图上标出来。

何平的旁边只有许刚一人,何平交代了必须注意的事项,最后说道:“记住,一个都别放过,我不要活的。”许刚没有问为什么,他知道,这是何平说的,所以他要去做。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