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特工战 三、攫取金百合 140、灭口的含意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3512.html



于效飞闪电般地跃到日本头目的汽车前边,他双手各举着一支德国20响驳壳枪,先是一个点射打倒了正在头目身边站着的那个司机,那个人明显的也是日本头目的专职警卫。接着,他朝两边的汽车上打出一个扫射,紧接着双手一分,朝两边的汽车轮胎打出几个短点射。

这一切动作如行云流水,一气呵成,快速准确。等到这一切做完,他已经到了那个鬼子的身边了。这些鬼子反应真快,大概也是武功高手,可惜,他们遇到的是于效飞。那个鬼子一个转身,正要掏枪,于效飞已经一枪柄砸到了他的脑后,接着顺手一拎,把他扔到了汽车上。

鬼子头目的汽车的马达并没关掉,他们本来也不想救人,马上就要开车继续走,所以根本就没熄火,于效飞发动汽车“轰”的一声就冲了出去。

这从身边突然响起的枪声,震惊了在场的所有人,他们急忙朝这边奔过来,可是,已经晚了,于效飞的汽车开足了马力,狂奔出去。

后边的鬼子惊得魂飞魄散,驾驶汽车在后边猛追下来。他们杀了那么多人,而且还包括那么多的自己人,就是为了保密,可是就在他们把自己人杀得一干二净的时候,他们的头目却被人绑架了,这简直让他们精神崩溃。这种责任是他们无论如何负不起的。他们必须把他们的头目抢回来。

于效飞一路跟踪他们来到这儿,进来的路线他早就牢记在心了,所以他一刻不停,全速朝外面开车逃走。越是往外,地面就越平整,车速也就越快,后边的汽车因为没有驶出树林,所以速度没有提上来,这么一耽误,于效飞的汽车就把他们拉下了很远的距离。

不管怎么说,他们也是在山谷中行驶,汽车晃动得厉害,而且当时的汽车根本谈不到什么减震,汽车颠簸得简直象是风浪中的小船。没一会,那个被打昏的鬼子就醒了过来。

于效飞早就搜过他了,这么多年,经过了无数意想不到的阴谋诡计和血雨腥风,于效飞早就养成了谨慎小心的作风,能想到的可能,能用出的花招,于效飞早就设想到了,所以于效飞搜得十分仔细。现在也不怕他弄出什么花样来,所以也不管他,看看他醒了之后首先要干什么。

就看见这个鬼子一醒过来,首先把手朝胸前一抱。在他的左手上,用手铐铐着一个皮包,皮包上边有一个大大的金色的百合花。那个鬼子朝皮包上一看,看到皮包没有被打开,这才松了一口气。

于效飞也不管他,仍然全速开车。那个鬼子迅速在于效飞身上扫视了一番,眼珠子乱转了一通。他听到后边激烈的枪声,翻身爬起来,坐直身子。他朝窗外一看,看到汽车已经到了昨天于效飞看到他们那些黑衣人杀掉那些押运车辆的日本兵的地方,脸上突然现出惊慌的表情。

于效飞表面上没有什么表示,但是心里暗暗想到,他这是要干什么?难道说他又要打什么鬼主意?

后边的汽车追了上来,虽然不能超越于效飞的汽车,但是距离可没有刚才那么大了,他们不住地朝于效飞扫射,子弹不断紧贴着于效飞的车顶和车窗飞过。可是,于效飞才不怕这个,他早就看出来了,那些家伙在虚张声势。他们这不过是在吓唬他罢了,鬼子的头目在他的车上,他们不敢过于放肆地开枪,他们害怕伤到他。

这时,地势越发开阔,有聪明的鬼子从两边加快车速,包抄上来,只要他们到了于效飞的两边,就能开枪直接打中他了,这下于效飞也有点紧张起来了。

追赶的鬼子交替用日语和汉语喊话,于效飞就是不理,你有千条妙计,我有一定之规,你不知道我是干什么的,你就不敢乱动手,你就拿我没办法。

可是,旁边包抄上来的鬼子却已经到了他的侧面,一个鬼子瞄准于效飞的侧脸,“砰”的就是一枪。

就在这时,车身猛地一晃,这一枪紧贴着于效飞的脸打到了车窗上。于效飞也吓了一跳。他急忙向后仰身,猛地踩下油门。可是两边的鬼子发现这个办法十分有效,从窗口伸出几支枪口,更加精心地瞄准。在这么近的距离上,三八大盖的子弹可以穿透钢板,不管是他们能不能直接打中于效飞,只要能够打中他所在的驾驶员的大概位置,他就算完了。

就在这危急时刻,从两边的密林中响起了密集的枪声,这一大群汽车全都遇到了射击,有埋伏!

正在瞄准于效飞的鬼子全身都伸出到了车窗外边,首先被打中,车队的鬼子急忙抵抗,一时枪声大作,乱作一团。

于效飞也是一阵紧张,他正要做出反应,准备掏枪射击,却看见他身边的鬼子举起他的皮包,高高举着摁到挡风玻璃上,他的人却紧缩进车座下面。

于效飞朝四面一看,外边的枪声果然不再朝他这个方向响起,子弹绕过他们的汽车,射向了两边还在追赶他的其他鬼子。

于效飞朝那个鬼子头目看了一眼,发现他全身紧缩,虽然看不见他的脸,但是于效飞却感到,他在打鬼主意。

于效飞看看周围的环境,明白了,这个地方又是这些鬼子从矿井出来之后汇合的地方。跟他来的时候一样,这个地方是他们的汇合点,前边执行完任务的鬼子,在这个地方下车,由后边的鬼子来接手,当然,这些执行完前边任务的鬼子也要被后边的鬼子灭口,这儿也就是执行完任务的鬼子的葬身之地。

这样一路下来,每一伙鬼子在执行完一个阶段的任务之后,就要被干掉,那么前边的所有过程,就再也没有人知道了,到了最后,就连他们出去执行过什么任务都不会有人知道了。这种保密方式真够彻底的,只是不知道杀死了多少自己的人。就于效飞现在看到的,死了几百个鬼子了,这比战场上让抗日的军队打死的还要多得多。

这些鬼子,难道是脑子进水了?

不过,唯一有一个例外的是,现在在自己身边的这个鬼子,却是整个任务执行过程的唯一一个见证人,他手里的那个有金色的百合花标记的皮包,就是他可以免死的身份证明,那些安排来灭口的鬼子,要杀死除了他以外的所有人。所以,这个家伙真的抓对了,这个家伙是最重要的人物,是整个行动的最高指挥官。

于效飞自己可明白,他跟那些家伙可完全不是一条路上的人,他可跟他们没有任何的共同语言,在这种见人就杀,看到活着的人就要灭口的地方,他绝对不适合做任何方式的停留。

所以于效飞丝毫不停,全速冲过了包围圈。可能是有那个家伙的金色的百合花标记的皮包当护身符,果然没有人拦阻他。

听到枪声已经远远地被抛到了身后,那个被于效飞绑架的鬼子又是欣喜,又有点惊慌。他开始仔细地观察于效飞,于效飞也毫不掩饰地观察起他来。

那个鬼子用日语问道:“你是什么人?”

于效飞同样用日语反问说:“你又是什么人?”

那个鬼子说:“你是城里的人吧?”

于效飞知道,自己这一身打扮是上海最流行的,是最高档的装束,当然不是农村的什么人了。这个家伙的潜意识里边,已经说明他没有把自己当成是在农村活跃的打击鬼子的新四军、游击队。

于效飞在心里暗暗冷笑,要讲审讯技巧,你还差得远呢!

于效飞直截了当地问:“你是皇军的人吧,我看见你们的军车了,你们执行任务为什么不向我们请示?”

那个鬼子暗暗松了一口气,可能是觉得自己真的遇到了日本人。他这个表情可瞒不了目光锐利的于效飞。那个鬼子说:“你到底是那个部分的?”

于效飞冷笑一声:“我为什么要告诉你?”

鬼子的表情变得傲慢起来:“我接受有最高级的指示,任何人都要听从我的命令!”

于效飞讽刺地笑了起来:“我还没听说有那个人有这种神圣的权力。”

鬼子用轻蔑的表情看了于效飞一眼说:“你先把你的证件让我看看,我就会让你看到我带来的命令。”

于效飞一只手把着方向盘,另外一只手从怀里掏出了证件,递给鬼子。鬼子仔细地看了一阵,反复核对照片上的人是不是于效飞本人。于效飞心里暗笑,到了现在才来这一套,不是太晚点了吗?

鬼子看到证件十分精致,照片和本人确实无误,这才把证件交还给于效飞。

于效飞问道:“现在能说你是什么人了吗?”

鬼子举起他的皮包问道:“你知道这个吗?”

于效飞摇摇头。

鬼子又解开衣服,从领口掏出一个用红绒绳系着的中国铜钱,让于效飞看清,然后他问:“那你见过这个没有?”

于效飞还是摇摇头。

鬼子低声骂道:“真是个傻瓜蛋!”

看到于效飞斜着眼睛看他,那个鬼子也不再解释,就坐正身子,看着前方的道路,下令说:“你现在带我到最近的城镇。”

于效飞冷笑起来:“亏你也是大日本的军官,你难道不知道我们机关的规矩?”

“什么规矩?”

“落到我们机关手里的人,先要进刑讯室,然后才能在那儿决定是进地狱,还是上天堂!”

“混蛋,岂能允许你如此放肆!”

于效飞突然一个急刹车,一把把那个鬼子揪下了车,于效飞把他重重推到车厢上,大吼着说:“你以为你是谁?在上海,我们梅机关就是大神,你是生是死,全得由我们说了算!不过我们这关,你想上那儿都去不了!”

那个鬼子吓得不敢说话,不过也没到哆嗦的程度。他想了一下说:“带我去见你们的课长。他知道我的身份。”

于效飞盯着他的眼睛,点点头。鬼子笑了。这一瞬间,于效飞看到,他的眼睛里边闪出了一丝寒光。于效飞明白,等到他带着这个鬼子见到了能够负责的人,他自己的死期也就到了。所有见到这些鬼子的人,即使是救了他们的命的人,全都要死。

这到底是个什么疯子行动?

两个人重新上车,于效飞说道:“你最好还是把你的身份向我交代一些,否则我是不可能让你见到我的上级的。”

鬼子戒备地看了看于效飞:“你的职位这么高,是相当高级的特务,你怎么会不知道我的行动的性质呢?至少你应该见过这个标记吧?你到底是负责什么的?”

于效飞说:“我奉东京的大本营的最高命令,对重庆开展经济作战。”

那个鬼子点点头:“原来是这样,那么可以告诉你一些。”

1937年,日本天皇和他的顾问们秘密地在东京皇宫内建立了一个机构,这一机构成立的原因是为了确保掠夺来的财富只流入天皇的金库中。尽管中国是由日本占领的,而整个日本是全体向天皇效忠的,但是这只是理论上的。

日本对于中国的掠夺,达到了缁铢必较的地步,对于制造枪炮子弹的原料——铜铁制品,如住户的铁门、铁栅、铜锁、铜栓,都不放过,有时一天之内,一户人家被日军抢夺五六次,乃至上十次,直到家徒四壁为止。日本连承德庙宇顶上的泥金都刮了下来。

政府要搜刮,当兵的也要抢劫。仅在占领南京的几天,大多数日军官兵的裤腰带上就都穿着50到200个金戒指。

但是,天皇深深明白,那些军阀,三菱重工之类的大资本家,是不会把他们掠夺的财宝交给他的。

所以天皇自己要出来抢劫了。

经过天皇亲属的秘密会议决定,成立的这个皇室组织就叫做“金百合会”,由天皇的几个弟弟亲自负责。它包括金融、会计、簿记、船运专家及各种宝物专家。通过操纵黑社会出面,由各种军队机构来保证实行。黑社会像挤奶似的榨取着中国的财富,金百合计划就是榨取那层奶油。

仅攻占南京一次,秘密宪兵就至少收集了6000吨黄金。官方报道的掠夺数量往往只是实际数目的一个零头。另外还有无数中国人喜欢储存的小金块、白金、钻石、红宝石、蓝宝石、艺术品和古董也遭抢劫。这些都来自私人家庭和农村的坟墓。日本人做得如此彻底,甚至把尸体镶的金牙也敲下来。

至于在东北,在整个占领区,只要听说那里有珍宝,日本鬼子就连招呼都不打,直接进行屠杀。

这些战利品从上海直接船运日本,或由火车、汽车运往满洲处理,稀有金属进行分等,其他的首饰被熔化后,重新浇铸为统一尺寸的金锭,然后再运回日本。通过陆路或是海上从中国运到日本的金块和白金块,或者存放在私人的保险箱里,或者放在一些废弃的矿井中,还有一些藏在长野县的群山里。

日本在45年仍在幻想与盟国实现有条件停战,并在战后保住对菲律宾的占领,所以把财富运到了马尼拉,柯雷吉多尔岛,在棉兰老岛、民都洛岛和其他的岛屿上也修建了许多藏宝地。近年来虽然有些宝藏被人们所发现,但那些仅仅是极小的一部分。

日本抢劫了亚洲占当时世界黄金储备的95%。仅中国一国而言,就丧失了价值数十亿美元的瓷器、艺术品、远古化石、线装书籍、宗教文物等。其中就包括人类的祖先――赫赫有名的“北京人”头骨化石。这些宝藏的价值将是一个无法用货币来衡量的天文数字。

1945年底,美国国会宣布裕仁天皇为战争罪犯,并准备对其进行审判。但在麦克阿瑟的干预下,在起诉开始之前,一些日方证人突然莫名其妙地在东京的监狱中病死或自杀。美国战俘在回国途中还被迫下字据,严禁他们谈论在日本战俘营受到的虐待。战犯法庭的审判中不准涉及细菌武器和731部队问题。

麦克阿瑟安排天皇到民间巡视,力图将其打扮成接近人民的和平君主。从参与这些行动的麦克阿瑟和美国前总统胡佛持有的数以吨计的黄金可以看出,为裕仁天皇洗脱罪名的努力确实获得了丰厚的回报。

此外,麦克阿瑟等人还竭力阻止对企业进行清算。战后日本的经济能够迅速恢复和发展,除了美国的帮助外,还因为日本的军阀和财阀隐藏了大量从战争中掠夺来的资源。中国政府又放弃了要求日本偿还战争赔款。所以当年日本掠夺的财富一直到今天仍然在为日本提供天堂般的生活。

于效飞听了鬼子头目的大致介绍,忽然问道:“如果依你这么说,所有执行这一绝密行动的人,为了保密,全都被处死了?那么,怎么保证这些财富会送到天皇手中呢?”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