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母行动 第十四章 第一节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3842.html


“给基地发报!”艇长下令道,“我们已经到达了预定海域。”

艇长的命令经过加密处理后,变成了为密码的形式发了出去。未来战事要塞基地接收到,蓝盾号核潜艇发回来的电文。而在军事要塞的指挥室里,上将陷入极度的思索之中。

因为现在出现了新的情况,而该种情况的出现,使大家都始料不及。那是原定于使用运送战士的那艘商船,同时它最终将会成为飞机起飞与降落的平台,目前还静静地停泊在雅加达的港口中。由于一艘很旧的客轮在港口出海的水道上,发生了搁浅事故,要想疏通水道,惟一的办法就是将它彻底炸沉。还必须炸得支离破碎。这种情况自然超出了原先的计划,用一艘商船把突击队员运载到蓝盾号潜艇等待的海域,再由潜艇将突击队员悄悄地运送到海匪盘踞的岛屿上面去。

等待各项作业完成,并清理通水道之后,时间比原先计划要晚了一天。上将这时感到从未有过的沮丧在心中升起,不知道是否需要取消原定的计划。只是在他的心中还存在着另一种希望。因为,在他的印象中,陆军司令部一直是一个创造奇迹的部门。而他现在也正等着陆军参谋部对出现的意外情况,将拿出一个什么样的方案来。现在那艘载着医务人员的商船已经开到了海盗指定的海域,船上辽阔发来的电报中明确地告知了现在所处的准确位置。现在医务商船正处在,位于距离海盗盘踞岛屿达四百海里的地方,等待着接收海盗的进一步指示电令。

差不多一个多小时之后,陆军司令部终于拿出了一个可行性的方案出来。这是一个绝妙的高招,干脆直接用战机作为运载人员的工具,这听起来真是有一点令人耸耳悚听的。然而从技术上来讲,它又是绝对可行的。由于海洋气候的原因,决定行动计划推迟一天。

这个方案就连最喜欢从技术上创新的,基地主管屠清仁也感到极为意外。用两架战机先把突击队员运送到潜艇上面去,战机再往回飞,飞到航行中的商船上。总得来说,通过这样一种安排,在时间上就没有脱离原先的计划。当然这一改动,自然也要改动以前安排潜艇在海域中的位置,那就是马上给蓝盾号核潜艇,发去新的预定海域位置。让它往回再行进一千海里,因为战机的续航能力决定了只有这么的安排。

由军部武器器材库提供的一种可充气的三角气垫柱经民用航班运送到了雅加达。再由印尼情报部门提供出来协助的直升机,从机场上再把它转运到小岛上去。三角充气救生气垫柱是军需研制部门,为舰船水兵们设计救生的一种大型、可长时间维持生命的一种救生工具。它长约十米,纯高强度橡胶制品,从三角形密封的特性设计上,足以显示出它的优秀特性,不论多么恶劣的海洋气候,或者是惊涛骇浪,人呆在它的里面,除了颠簸外,根本不需要去考虑翻覆的危险。它总能在水中保持绝对的一面是平面,这种大型的充气救生柱,一个救生柱可以乘载十五人。

两个充气柱直接从直升机上卸下来,它们被机师们平展地放在地上,自动充气阀门被启动,整个救生柱在五分钟的时间内就充气完毕。突击队员们早已全副武装,他们分成两排队形,等待技师为充气柱安装上平衡的牵挂网绳,然后将长长的吊绳一端牢牢地挂在战机下的挂钩上。当一切工作完成之后,行动的战士们,才遵命一个个地进入密封的救生柱的里面。

两架鹞式战机垂直起飞,带挂着乘有突击队员的充气救生柱,朝预定方向的海域飞去。

在印度洋的海域里,蓝盾号核潜艇在碧蓝的海面上高速行驶。因高速行进中搅动的海水,在潜艇的身后形成一道延绵数里的水流带。舰长倪浩然站在指挥舱围壳上的观望台,用望远镜搜索海面,还没有见到等待的商船影子。在迎着高速行驶而产生的风吹到脸上时。心中顿时对另一海域里的气候如今是何种状况十分担心。它从围壳观望台上,下到了潜艇的指挥舱室里。

最新接收到的信息立即呈现到他的面前。在看过内容之后,有一点不可思议。不过他是一个善于接受新事物的人。新的安排及新的运载突击队员的方式是独具创新的。

“还有二小时零四分钟!”副舰长在潜望镜边观望了一阵,离开了它,重新拿起才喝了几口的咖啡继续地喝着,“方位在0-1-6,战机将由这个方向朝我们飞来。”

倪浩然从他的脸上,看到了共同存在担心的神态,“那个海域里的气候情况,不知道现在是怎么样啦?”

“刚才得到最新的情况汇报。”副舰长说道:“在那海域里的海面上起风了!”

听到这个报告,舰长因种种的顾虑脸都变白了。“那么现在那里的海面风速有多大?”

“目前还不算大,但愿不会有台风!”

“我说副舰长!”他来到了观看海图的台子旁,在伏下身去观看的时候,差一点与副舰长的头相碰撞,“现在海水上长了多少米?”

“经计算的结果来看,海水已经上长了一米左右,也许不久情况将会更糟。”

“的确相当糟糕!”随之接着说道,“有关海洋这几天的变化数据分析有结果吗?”

“还需要一点时间,只是不能对此抱有多大的指望。因为在我们海洋气候变化的数据库里,对南印度洋上的海洋气候变化数据是相当缺乏的。而目前做出来的,有关未来几天海洋气候的变化预测,完全是借鉴于澳大利亚的天气预报资料,并加以计算得出来的,其不准确性的数值还相当高。”

他走到一个大屏幕前,朝部下做出了一个手势。很快屏幕上显示出卫星获得来的信息,经过计算器处理之后呈现了出来。临时搭建的停机平台,情况的确相当糟糕。现在海水正处在涨潮的时候,派去的工兵正与海潮在搏击,在那个已经被海水淹没达半米深的珊瑚礁上,搭建的工作被迫暂停了下来。他们也都只好暂时进入到救生三角柱里,该救生圈柱的一端被固定绳锁定,人在它的里面只好随海浪颠簸。平台目前只架设好了一半,而另一半的工作只好等待海潮退却之后继续展开。

如果海洋气候在未来的二十四个小时之后还不好转,飞临的战机只能将潜艇当成降落平台,交替在潜艇上降落,并进行燃料补充,然后在空中闲飞。

“现在海洋开始平静下来,但是海水退潮很慢。”舰内的扬声器传来了信息员的话语。

“汇报一下目前的状况。”艇长问道。

“以现在的速度在什么时候能低于平台之下。”副舰长也相继提出一个问题。

“请给我们一点时间来计算。”数据处理员说。

把观测到海洋发生潮涌的各项数据经过计算之后,得到确定的资料是二十分钟之后。舰长这时候稍微放下了一点心,因为从分析得出来的资料上表明,不需要超过二十四小时就能好转起来。然而到达海洋气候好转的那个时期还有十一个小时,也就是说,在这段时间里,留守在珊瑚礁上的工程兵,只好呆在浮柱里,艰难地过上一阵子。倪浩然感到无可奈何。这就是人类不可抗拒的大自然力量。几千年来,人类一直与大自然做不懈努力地抗争,随着目前科技力量完备,某些自然危害已经足以能够对付。可是这贮含着无限力量的自然潮汐,人类在它的面前,仍然是袖手无策。

“人员情况怎么样?”艇长又一次朝数据处理中心发去问话。

“没有出现意外!”安置在蓝盾号核潜艇,第二层甲板舱室中的数据处理中心的操作员们,把由卫星发回来的信息处理之后,就得到了艇长想要的资料。

蓝盾号核潜艇的指挥系统与控制系统的舱室,是设计于指挥台围壳的下面,一共被分为四层,上一层甲板从前至后依次是:通讯仓、声纳室、指挥中心和导航中心。

下一层分别是数据处理中心、计算机室、舰长办公室、导弹控制中心和导弹发射控制舱。第三层为餐厅,会议室,军官寝室,最下一层就是,鱼雷舱。蓝盾号核潜艇并不在意与敌作战,尽管艇艏被声纳基阵给占住,但是倾斜布置的三套鱼雷发射管足够使它成为攻击型核潜艇该具备的技术要求。通讯舱此时此刻收到基地中转而来的信息,同时,正朝潜艇所在位置的海域飞来的战机驾驶员也与潜艇取得了联系。

艇长离开了指挥舱,来到指挥台的围壳上,早已经有两名瞭望员在瞭望台上。

“看到战机飞来了吗!”艇长朝他俩问道。

其中一位仍在观察,另一位朝艇长点头应诺了一下之后,通过戴在头上的耳机与通讯舱室取得信息联系。下面的甲板上,出现了听从命令出来的水兵。联络通讯完毕之后,瞭望员才回答艇长的问话,“还有二十分钟!”他说,“这又是一次军事上的奇迹!”

“它将会载入到军史典故里!”

“是的艇长!”这时候他把望远镜递给艇长,然后朝舰首方向的天空指了指,“战机出现了,突击队员们被战机运送来了。”

潜艇开始停止了前进,然而由于高速地行驶,要想使潜艇平稳地停下来,至少需要二公里距离。当潜艇慢慢地停下之后,甲板上出现了更多的水兵。两架战机在空中已经能够用肉眼都看得见。只见它们的尾后十几米的距离上,拖带着一个大型的三角浮柱。那就是突击队员们乘载的运输舱。奇迹总是在可行性理论,为依据的情况下获得创造的。

鹞式战机下降飞行高度,同时也放慢了速度,本来与战机保持在一条线上的拖载物开始垂了下来。战机进一步放慢速度,直到拖挂物真正垂坠悬吊的时候,到这时,战机以在空中保持着静悬,潜艇甲板上的水兵通过无线电联系。两架战机将那装载着突击队员的三角浮柱,被稳妥地放置在潜艇宽敞的甲板上,挂钩松开。长长的挂绳掉落下来。

鹞式战机的驾驶员遵照指令将人员运送到达之后,没有过多时间的恋留,只是边往回飞的时候,飞机做着翻滚的姿势,以示与潜艇甲板上的众人致礼。如果多停留存在燃料耗尽的危险。只能通过机载通讯与潜艇联络。

三十名全副武装的突击战士,分别从两个三角浮桩里钻了出来,水兵们把浮桩的气体放掉,折叠整理收好。

站在高高指挥壳台上的艇长倪浩然,望着突击队员们在水兵的引导下,他们通过壳台下的舱门,陆续地进入到潜艇里。通过戴在耳朵上的耳机,朝潜艇导航舱发出令:“左转舵,方位4-3-0。准备下潜!”与他同站在指挥围台上的兵士们开始下去,艇长是最后一个离开围壳台,螺旋桨的叶片开始在深蓝色的海水里搅动起来,潜艇这时候已经开始掉头。

“给岸基发报,人员安全抵达。”他再一次地命令道。

尽管基地要塞一直通过卫星传输回来的图像资料,直观地得知突击队员被战机安全地送达,同时又直观地看到他们都进入了潜艇的里面。传送回来的报告内容,从心里面感到了真正的踏实。在基地内的监控室里,所有的操作人员都注视着面前屏幕里出现的内容,在总控室内几位长官,他们欢乐地相互击掌表示庆贺。就连基地主管屠清仁这个向来总是板着脸,在见到图像资料之后,脸上也露出了难得一见的爽朗笑容。

“行动的第一阶段到此可以说成功地完成了,”基地主管提高嗓门对室内的人士说道,“现在最关注的是第二阶段的计划将进行的如何?”他说完此话之后,走到了台子的另一边去,拨弄一番控制台上的某些按键们,然后对着一个麦克风发去问话,“那些语言专家们都到齐了吗?”

“都到齐了!”传来的话语相当简洁。这也是基地主管对下属的一种要求,他喜欢简单明了。

基地主管屠清仁让下属把那些人招待好。那是距基地上百公里远的市区里的一幢办公室里,在上个星期的时间里,一群有着特殊证件的人士来到了那里,他们征用了一间办公室,随后架设各种传送设备。在今天,一些大学里深懂各类语言的专家们都奉命到达了,准备在这里工作一二天的时间。他们都很随便,只有学究的气质,绝对没有一点架子。在这方面上,让基地主管屠清仁极为称赞。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