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鹰空降师原创]白话孙子兵法五事四——将帅论[版主已阅]

孙子兵法五事之四曰将。“将者,智、信、仁、勇、严也。”选将是孙子兵法中内容丰富的一部分,也是治国、治军的关键。军事战屡虽然从属于政治,从属于自然及社会物质基础。然而操纵战争,决策战争毕竟由人进行。

孙子强调将帅的地位时说:“夫将者,国之辅也。辅周,则国强;辅隙,则国弱。”将帅的选择是国家大事,他们导演的战争关系着国家的存亡、民族的命运。

将帅是作为战略家参与战争的,同时还是指挥战争的战术家。具备战略家的资格,信守兵家之道。战争既不是消遣,也不是赌注输赢。而是作为某种特殊的目标而演变成的暴力冲突,无论打败还是打胜都相当严峻。救乱而诛暴可以给将帅千古英名。然而决策的正误直关战争的结果,将帅承当胜败的重责。美国军事家普里尔比喻:“一头狮子带领一群羊,将战胜一头羊带领的一群狮子。”狮群败给羊群关键在于头领。孙子择帅、评帅依据是“智、信、仁、勇、严。”

“智”是将帅作为战略家第一要素。将帅的第一智慧是高瞻远瞩。能够放眼世界,从人类生存的最大范围,把握战争的发展趋势。将帅的第二智是清醒而准确的判断力。在复杂的作战环境中,都会面临着盘根错节的各种问题:政治、经济、文化、科学、技术等队与战术、战役的制约。将帅们必须能够驾驭现实因素,使之有益于拟定战略规划。清醒的辨析、判断力是将帅们必需的修养。拿破仑认为:“主将的第一个条件是头脑冷静,认识事情的真相,不能随便得被好消息或坏消息所影响。”主将心应澄如明镜,果断而慎重地决策战机。第三智是当机立断的决策力。决策是所有职业领袖人物的必须智能,军事决策有“个人决策”也有“集体决策”的粗型。

个人决策是主将在战场上综合判断、当机立断、设营列阵、调军遣将的能力。集团决策是孙子兵法中的“庙算”。孙子曰:“夫未战而庙算胜者,得胜多也;未胜而庙算不胜者,得胜少也。多算胜,少算不胜,而况于不算乎!吾以此观之,胜负见矣”。“庙算”是古代作战前将帅们在堂庙集合,谋划作战大计,预测战争胜负。庙算过程是根据各方获得的信息进行综合分析,制定的作战方案。集团决策是在一定条件下,引导集团成员为实现集团的总体目标而进行的活动。参与集团决策者有“法定”的发言权、表决权。自身都有一定的职权、技能、专长,对集团富有特定的责任。作为将帅多是军事通才,同时又是某个部门的专家。他们必须具有参与集团决策的能力,并能在集团决策中,发挥个人才智,以获得整体成功。

粟裕的军事才华和他在中国革命战争特别是解放战争期间作出的特殊贡献,深为中共中央器重,也为有的战略区指挥员赞赏。粟裕战役指挥以智取胜,以奇制敌,是打“神仙仗”,有人赞赏他战争指挥上的胆略和气魄。豫东之战胜利后,一位战略区的指挥员说:“像豫东战役那样的仗,我是不敢轻易下决心打的。”在战役的谋划上,他坚持以智取胜,以谋制敌,出其不意,攻其无备。他擅长打运动战,在运动中迷惑敌人,错乱敌人,消灭敌人。在战役的指挥上,实行机动灵活的战略战术,做到敌变我变,随机应变,料准敌情,变在敌前。粟裕在指挥打仗时,灵活用兵,哪里好消灭敌人就在哪里打,什么时候好消灭敌人就什么时候打,什么敌人好消灭就打哪部分敌人,打哪部分敌人对战役全局最为有利就打哪部分敌人。常常是在敌人意想不到的时间,在敌人意想不到的地方,对敌人意想不到的部队发起攻击,速战速决。粟裕在定下决心时,决心果断,胆大心细,从来不为来势汹汹的敌人所吓倒,不为传统的战法所束缚,不为部队的情绪所左右,不为当前的困难所屈服。粟裕用兵不拘一格的关键在于“知己知彼”。他在长期的革命战争中,无论是大的战役或小的战斗,他总是着力于调查研究,弄清敌我情况。他对自己部队的脾气摸得熟熟的,他对敌人的情况也摸得透透的,他对一切和战争有关的其它条件如政治、经济、地理、气候等等都很注意研究。在每次战役之前,他总是长时间面对地图静静思索,精心琢磨各种作战方案,必要时还亲赴现场勘察地形,研究敌情,选择最佳战斗方案。粟裕之所以百战百胜,成为我军著名的常胜将军,原因就在于此。


本文内容于 2008-3-10 17:41:24 被绿色冲击波编辑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