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许霆案折射出中国两种标准和两副嘴脸》一文中,百草止水提出了官和民存在截然不同待遇的观点,没想到在天涯和铁血这两个社区的激烈讨论中,还是遭到了部分网友的坚决非议。现在,就让我们将视线从许霆案移开,关注一下养老保险,因为在这个领域里同样存在着两种标准和两副嘴脸。在这个领域里,既得利益集团的待遇还是高高在上,老百姓的利益还是受到严重的漠视。


同样是中国公民,在机关事业单位和在企业的待遇差别很大,而且这种差别还要一直延续到退休之后的生活之中。也就是说,对广大参与养老保险的中国公民来说,在机关事业单位和在企业是绝对不一样的,不仅养老保险金的征收和缴纳标准不一样,最后到手的养老保险金的数额不一样,而且养老保险金的管理体系也不一样,而是两套养老保险系统同时并列运转着。这就是所谓的养老保险领域里的“一保两制”。说到“一保两制”,你可别以为这是官与民的待遇不同,这只是那些在机关事业单位工作的非公务员们,也就是那些类似公务员的或者是为公务员服务的以及在公共服务系统里面工作的人员,这些人的待遇本来就已经远超普通企业人员了,其退休待遇更是令老百姓咋舌不已。据悉,一位国务院特殊津贴获得者的每月养老金仅为2006元,同地机关里的普通司机的退休费就能达到2550元;华南某企业副高职称的退休专家养老金约为930元,只相当于当地机关事业单位清洁工工资的一半。


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离奇的差别呢?政协委员安纯人称,这是因为机关事业单位基本养老保险制度改革比企业职工基本养老保险改革相对滞后所致。但是为啥非要滞后呢?要知道中国改革一向先易后难,先试点再推广,机关事业单位才多少人,其中参与养老保险体制的又才有多少人,比之芸芸企业众生来说何止是小巫见大巫。可以想见,在机关事业单位推行养老保险是很容易很轻松的,为啥单单这最容易最轻松的就反而滞后了呢?百草止水认为,如此解释不仅牵强附会,而且根本就是既得利益集团的惯常托词。试问谁能在机关事业单位工作?一无关系二不行贿就想在机关事业单位混,能吗?不能。也就是说,能在机关事业单位里工作的非公务员,大都是与权贵阶层有瓜葛者,能在那里工作的本身就已经是有中国特色的既得利益集团关系网中的一员了。试想改革能首先触及到他们的利益吗?显然不能,因为改革政策的制定者和策划者们本身就是他们的保护伞。如果你对此有什么疑问,想想为什么养路费征收大厅和交通隘口的设卡收费站撤销为啥就那么难?再想一想八十年代就已提出的干部财产申报制度为啥直到现在都无法推行?这些要做到难道很难吗?不难,如果强说难,那它难就难在那些政策制定者们需要出让那些他们本不该得的利益。他们愿意吗?显然不愿意。这才是问题的症结所在!


问题是这里的“一保两制”只涉及到在机关事业单位工作的非公务员,那些公务员又怎样呢?那就更了不得了。首先,尽管中国早就取消了干部终身制,但也仅仅涉及到最高国家领导的层面,也只是强行规定了干部的退休年龄。除此之外,只要你入了公务员这个大门,只要你没犯罪或犯罪了一辈子没有被发现再或者被发现了能够轻松的予以摆平,那么你就能当一辈子的官,直到你达到退休年龄为止。其实这还是变相的干部终身制,只不过没有终身到死,只是终身到年纪太老了只能退休为止。为啥公务员考试年年倍儿热?就因为这个职业太好了,不仅是中国最稳定的职业,同时也是最高贵的。其次,公务员在职期间的工资待遇高得出奇,当然这是跟老百姓比较的,如果跟那些老板大款们相比还是略为逊色一些的。然而公务员们就是对老百姓说他们收入高不服气,因为他们的眼睛盯着的就是老板和大款,压根就不屑于也不愿意跟老百姓比较。再次就是退休问题,公务员在职期间拿的是全额工资,不象老百姓那样这扣那扣的扣得让人心疼,退休后的工资不仅和在职期间差不多,而且还享受各种补贴和福利。这就是典型的公职人员待遇终身制,而且是货真价实不折不扣的终身制。现在人们对机关事业单位员工的优厚待遇津津乐道,殊不知他们也有苦难言,因为他们比公务员们的退休待遇差远了。


“两会热点”网络调查显示,67.32%的网民选择对“退休养老制度存在不平等,不同单位不同性质企业养老金差别过大”不太满意。百草止水想,如果把公务员待遇终身制也列入网络调查的选项之中,广大网民最不满的选项又会是谁呢?为什么养老保险会存在两种体制?为什么公务员不参与养老保险制度?为啥受伤的总是老百姓而得益的总会是既得利益集团?如果中国的官员不贪,如果全民处于一个养老保险体系,如果中国的政权不被既得利益集团把持,如果老百姓的待遇不会总是被人为地忽视,中国的老百姓还会有那么多怨言吗?中国的社会难道不就自然而然地和谐了吗?问题是当官的也是人,在机关事业单位工作的员工也是人,是人他就不是神,就会犯错误就会有贪心,在一个不受监督而且缺乏公平公正的社会里自然就会唯我独尊横行霸道。还是回到许霆一案吧,有人讽刺那些替许霆说情、辩护乃至声援的人,说什么因为受不了17万元的诱惑不是构成不是犯罪的理由。百草止水不仅想问,那些在中国大行其道的双重标准中受益匪浅的既得利益集团们是否更应该算是犯罪?他们的犯罪比之许霆的“犯罪”若何?要知道许霆一案不仅没有任何的具体法条能够支持他犯盗窃罪的说法,而且既得利益集团的掠夺和把持之中的犯罪证据又何止是硕果累累的啊!

本文内容于 2008-3-10 15:06:17 被百草止水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