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706/


夜很深了,吴倩被幸福的台灯映出柔柔的娇媚,她无心睡眠,心絮太乱,脑海里一遍又一遍的浮现着白天的一切,她有些不敢相信,总觉得这一切来的有些快,虽然这曾是她期盼过的。


今天周亚昕趁她不备,吻了她,她没有任何心理准备,甚至被偷吻的那一刻,还显得异常愤怒,貌似受到了极大的屈辱,她挣扎着,给了周亚昕一记响亮的耳光,头也不回地逃走了。


她回到家,匆匆吃完饭,心神不定的敷衍着父母,然后一头躲进了自己的小房间。她躺在床上,甜蜜中还有一丝埋怨,埋怨周亚昕这个小子太大胆了,太草率了,他怎么可以这样无礼……如果他是喝多了酒还情由可缘,可她转念一想,如果周亚昕真的是喝了酒才敢吻她,她也许就没有那份欣赏了,她可不喜欢那种借酒表达内心的男人,敢爱敢恨,敢作敢当的男人才是最好的,起码自己是这么认为,想到这里,吴倩傻傻的笑了。


今天,周亚昕给她电话,约她下班以后一起吃饭,餐厅碰头,吴倩考虑了一下,答应了。

没想到的是,当吴倩刚走出公司的大门,就看到了周亚昕已经站在马路对面,一脸微笑地望着她,很阳光,吴倩心里暖暖的,脸色绯红。

这时,一辆黑色轿车从公司大门开出,划过吴倩身边时,车停住了,光泽的车身反射出落日的余晖,车窗下摇,露出一张养尊处优的白脸,圆润白皙,脸上架着不菲的无框水晶眼镜。

“小吴,要去哪儿啊?我送你一程吧。”车里一个年近四十的男人笑着望着吴倩,

“黄总,不用了,谢谢您!我朋友来接我了!你忙吧!”吴倩婉言谢绝了,

“朋友来了吗?”黄总有些失望,可语气显得过于关心,

“对面等着呢!”吴倩笑着向周亚昕的方向看过去,那黄总也顺势看了一眼,一个普通平庸的毛头小子映在了眼里,黄总嘴角挂了轻蔑,嘲笑着:“小吴,他可配不上你,你俩一个天上一个地下。”

吴倩哈哈大笑:“黄总,你别开玩笑了!他不是我男朋友!”

“哈哈!我说吴大美女的眼神不会那么差!那你去吧!回见!”黄总心里顿时踏实许多,一摆手,驱车而去。

马路这头的周亚昕远远的看着,虽然听不到吴倩和车里的男人说些什么,但从那男人色咪咪的眼睛里,他看出了成功男士的内心险恶,面生不快,可又不好说什么。

看着吴倩小跑过来,周亚昕强装笑脸的主动玩笑着:“美女,你可要当心你们老板啊?我看他看你的时候,那俩眼珠子都要掉出来了!”

“呵呵!别瞎说!那可不是我们老板,只是一部门副总!”吴倩咯咯的笑,

“副总?我看是杂种!”周亚昕挖空心思贬低着,

“呵呵!别乱说!”吴倩听出了一股醋酸味,笑着打住了他:“你怎么会到公司来等我?不是说好了去餐厅碰头吗?”

“我看错表了,出来的太早!后来我想想,反正也闲着没事,直接来接你了!”周亚昕胡乱编着,可吴倩听着很受用,

“你到我公司,该给我电话的,这样我就会早点收拾东西,免得让你久等!”

“等等怕啥!再说,难道等美女吃饭不应该吗?”

“哎呀!今天你还绅士起来了?!”吴倩顽皮的逗着,

“我就不能绅士了?!瞧不起人!其实我特男人,只是你不了解我!”

“我当然不了解你了,我了解你干嘛呀,我又不找你当老公!”

“我当你老公怎么了?……”没等周亚昕把话说完,吴倩的粉拳已经把他后背摧得咚咚作响:“你就别惦记了!你看到刚才那副总了吧?人家有房有车,你都不知道他惦记我多久了,还不是一样,没戏!”

“人家还有老婆孩子吧?”周亚昕咧着嘴笑着:“你可别把我和他这种衣冠禽兽的家伙相提并论!”

“哎!你怎么知道人家衣冠禽兽啊!周亚昕,呵呵,我问你,你是不是有仇富心理啊!?”“我仇富?我可不仇富,我恨不得自己现在就是亿万富人,可惜没那个命!哈哈!我主要看他对你的眼神,一脸淫荡,就知道丫得不憋好屁!”

“哈哈!去你的!别乱贫了!”吴倩和周亚昕一路说笑,打闹着,周亚昕心里突然想起一句话,穷但快乐着。


毫无疑问,吴倩和周亚昕的那顿晚餐是温馨而幸福,虽然两人这种机会并不多,可两人已然感觉像相知多年的好友,只不过周亚昕希望能把好友的关系能更进一步,而吴倩还是不想发展太快,保持朋友般的纯洁,对现在的她来说正好。


可是这餐晚饭之后,在周亚昕送吴倩回家的路上,一切关系都变得明朗起来。一路上,周亚昕有点心事重重,眼神显得有些扑朔迷离,对吴倩投下的是一片柔情。在一个分手的路口处,周亚昕不时地低头看着地面,脚尖在地面扒拉着,吴倩看着他的样子,心里和明镜似的,可嘴上什么也不说,甜甜地笑着:“周亚昕,那我走了?有空再联系!”

“哦!……要不我再送送吧?”

“不用了,再送都快到家门口了!”再拖延下去,两个人会显得更尴尬,吴倩狠了一下心:“那你也快回家吧!我走了,拜拜!”

吴倩没有再等周亚昕的答复,扭头离去,刚走几步,就听到周亚昕怯怯的叫了一声:“吴倩?!”

“嗯?怎么了?”吴倩扭头看着他,心如小兔乱跳,

“还有件事忘了!”漆黑的夜色掩饰了周亚昕发烫的脸,可空气里轻轻透出他急促的呼吸,周亚昕快步走了过来,吴倩突然意识到什么,刚想问,只感到身体一轻,整个娇躯被一种无形的力量拢了过去,吴倩感动双唇一热,瘫倒在周亚昕的怀里,大脑顿时一片空白……

片刻,吴倩猛然清醒起来,使劲的推开周亚昕,大声呵斥着:“周亚昕!松手!快松手!”吴倩挣脱了周亚昕的怀抱,抬手一记耳光,吴倩隐约感觉到眼角有些东西涌了出来,她一扭身,头也不回地向前猛跑着,周亚昕看着消逝在夜色里的倩影,摸了摸自己的脸蛋,有些火辣,他嘴角挂起一丝笑容,眼睛里闪现出炯炯神采。


就在周亚昕春风得意第二天,妹妹周洁却在象牙塔内遭遇一场血光之灾。


起因是学校里的一次考试,周洁的一个好朋友因为拒绝给另一个女孩抄袭,结果考完试,周洁和好朋友被那女孩和她几个男朋友堵在了校园的小路上,对方叫周洁走开,不关你事!周洁说,我走不走也不关你事!对方说再不走,试试看!周洁说试试就试试,你们几个男的还敢打女的不成?!结果,那几个男的倒没有打她,可那个女孩先给了周洁一巴掌。周洁长这么大,还从来没被人打过,顿时哇哇大哭,顿时像只激怒的小公鸡一样,捡起地上的石块就往那女孩头上砸过去,那女孩吓一大跳,没料到平时如此天真开朗的周洁变得如此蛮狠,连忙往后闪,拳头大的石块“嗖”的一声贴着那女孩的头皮飞了过去,几个男的一拥而上,控制住周洁,原本把两女孩劝开也就没事了,结果,那逃跑的女孩见周洁被制服了,又转过身来,抓出周洁的头发,一通乱挠,周洁白嫩的脸上留下了道道血痕……


等好朋友叫来保安和校医的时候,那女孩和几个男的早已经不知去向,校医说伤倒是不重,都是皮外伤,可都伤在脸蛋上,这不是糟蹋人吗?周洁脸色苍白,牙关咬得咯咯的,眉头紧锁,闭着双眼,任由豆大的眼泪顺着眼角滑落,可倔犟的她一声哭声都没有,直到见到了哥哥周亚昕和范义勇。


范义勇很晚才接到周亚昕的电话时,头发都竖起来了。他手机中午就成了静默状态,电池早已用光了。这几天,两个区的侦察员没日没夜地在摸排鹞子眼的去向。

周亚昕电话里告诉他,妹妹差点被人破了相,惊得范义勇披上警服,风驰电掣的赶到医院。

范义勇推开病房门,看到病床上的周洁,周洁已经睡了,脸上缠着厚厚的纱布,血迹斑斑,范义勇一阵揪心的痛,一眨眼,泪水夺眶而出。

一只粗糙厚实的手轻轻地拍了拍范义勇,范义勇回头一看,原来是周师傅,他这才注意到病房里还有好几个人,周洁的母亲,周亚昕和刀疤脸也在,范义勇和周亚昕用眼神沟通了一下,周亚昕知趣地让刀疤脸先退出了房间,周亚昕明白,范义勇不太喜欢在公共场合和自己的这些狐朋狗友见面,正所谓,道不同,不与于谋也。

“周叔叔,谁干的?”范义勇眼睛发红,周师傅叹了口气,摇了摇了头,周亚昕给范义勇递上根烟:“范义勇,别担心,医生说了没事,关键是心理,周洁主要受了点惊吓!”

“谁干的?”范义勇固执地追问,“说来话长……”周亚昕把周洁同学告诉他的一切又复述了一遍,范义勇听完以后,二话不说,起身就走。

周师傅连忙叫周亚昕追上去:“叫小范别乱来,有什么事好好说!”周阿姨心里却是暗自说,这个小范对我们家傻丫头还真是有心!


当周亚昕追到医院大门口时,发现范义勇并没有走远,正站在外面抽着闷烟。

“我还以为你真和人家拼命去了呢?”周亚昕笑了笑,

“唉!怎么会呢?!你还以为是学生时代啊?!现在顶着它呢,身不由己了!”范义勇指了指头上的警徽,

范义勇吐了口烟:“这几天正办案子,根本分不开身,过了这茬,我们再找学校去!”

“没事,你忙你的,学校答应说一定给家长一个满意的答复!”

“嗯!几天没睡了,回去眯会儿!有事给我电话!”“行!”

范义勇临走前,硬塞了几百块钱给周亚昕,周亚昕问了个傻问题:“你真的那么喜欢我妹妹!?”,范义勇笑了笑,没说话走了,周亚昕追问:“如果她不接受你呢?”

“好男人她会接受的!”范义勇头也不回,摆摆手。


唐恩龙很赞同“温饱思淫欲”这句古话,他觉得男人有吃有喝了,多余的精力就应该用在女人身上,他“故地重游”了,天还没有完全黑下来,唐恩龙就已经出现在八一路附近,他路过几个发廊,里面的发廊妹隔着玻璃和他搭讪,他一看全是新面孔,长得还行,可身材都太瘦,“都他妈的营养不良!”唐恩龙说,想到这里,他还是觉得“柔都”的老板娘审美能力强,选的小妹要胸有胸,要屁股有屁股。

正想着,唐恩龙刚要走进“柔都”,一个影子横着出来,和唐恩龙撞了个满怀,两人各退了好几步,唐恩龙刚要发彪,那人倒先骂了起来: “操你妈,长眼没?” “长你妈鸡眼!”

“哎!这不是唐恩龙吗??哈哈!好长时间没见了!”那人一把扶住了唐恩龙,

“靠!你还记得你龙爷爷啊!你个沈鸡八!哈哈哈!”唐恩龙有点不相信自己的眼睛,他没想到时隔几个月,又在这里遇到了这个猥琐的家伙。


这时,从发廊里面又出来几个人,穿着干练,不苟言笑,真不知道在包间里面是否也是如此。

唐恩龙侧脸瞅了瞅他们,没见过,全是生面孔,眼神很猛,江湖味浓重。

沈八鸡看他们出来了,连忙和唐恩龙停止了说笑,对那几个人说:“没事!一个老朋友!”

那些人没说话,表情依旧冷冰冰,完全当唐恩龙是透明的,直径离去。

“龙哥,以后再联系!”沈八鸡连忙放下唐恩龙,追了上去,像一条跟随主人的狗。


对方对自己的漠视,让唐恩龙很不爽,正暗自较劲着,柔都的老板娘连忙上前招呼:“哎哟!今儿可是太阳打西边出来了吧,什么风把唐兄弟给刮来了,好久不见了,发大财了吧!”“老板娘,刚才那些是什么人?”唐恩龙无心打哈哈,“我也没见过,沈老八今儿带来的,也没叫小姐按摩,几个大男人在里面睡了会就走了。”

唐恩龙听到这里,他突然打消了寻欢的念头,他决定跟住这帮人,等那帮人消逝在路口时,唐恩龙鬼鬼祟祟地跟了上去。

老板娘看着唐恩龙离去,一边纳闷,一边暗自保佑起来,唐四害今儿中邪了,走得真好!菩萨灵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