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706/


W市大规模的清查行动开始了,时间提前了一天,江北区是清查重点区域。


晚上七点左右,江北区各大主干道都有全副武装的军警设卡盘查,大街上不时就有警车驶过;火车站、汽车站、龙江客运码头也都增多了便衣;大多数发廊、足浴馆、按摩房、黑网吧也比往常冷清了许多;一批市井小贼和街头混混纷纷落网,也有个别的外地流窜的重大在逃犯,误打误撞翻了船,后又被警方标上侦破大要案的光环上报了。像这样的大行动,每隔几个月总会有几次,抓的还是该抓的、抓不了也还是抓不了,老百姓已经习以为常了,只当是看个热闹罢了,真可谓是几家欢乐几家愁。


江北金麒大酒店的一楼走廊里蹲了几十个小姐,脸对着墙,长发遮掩住风尘的面容,身上却火辣而暴露。不远处,蹲着几个衣冠不整的男子,一脸衰样,不时回头偷看一下。


范义勇和几个同事在旁边细语,边聊边等着大车过来装人。有个小姐长得很像当年广安县的小柔,范义勇心里一颤,再三确认对方不是以后,范义勇心里松了口气。


他们今天的主要任务是清查江北区各大酒店的情况。按道理,金麒大酒店不属于范义勇他们管辖的区域,但因为警力不够,江北区只有从其他几个区调人,范义勇和几十个同事在兄弟部门的带领下,直扑江北区十几个酒店和宾馆,金麒酒店首当其冲,先查它,没什么顾忌,因为此酒店是台商开的。


在金麒酒店有所收获以后,检查速度放慢了,对后面的几个单位,特别是王巧儿管辖的几个酒店,检查只是走马观花,酒店也很知趣,主动配合检查,当然,也就没有发现什么过界的情况。


还没到子夜,范义勇已经提前班师回朝了,开车路过街口时,和还在设卡盘查的几个巡警互相调侃了一番,笑哈哈的走了。


车上,范义勇想起了那个很像小柔的小姐,心中顿时多了许多感叹,更多的是思念,虽然往事早已过去,但范义勇鼻子还是有些酸楚,真不知道她现在身在何方?有没有一份正当的工作?你在他乡还好吗?想着想着,心中百感交集。转念要给周亚昕去个电话一起消夜,一看表,很晚了,还是算了。


范义勇正沉思在过去,坐在副驾驶位置的领队手机暴响起来,领队喂了一声以后,刚才还轻松的脸色变得异常紧张,大家顿时安静下来,每个人都猜测着,范义勇听到了自己咚咚的心跳,几分钟之后,领队轻叹一口气,回头说了:“大家真好运!大单买卖!义勇,你老冤家可能在江南区又出现了!陈哥带着刑警队的已经过去了!”


领队一句话,全车人心里都咯噔一下,范义勇发现自己手心湿了,牙根发紧,领队环视了一下大家,斩钉截铁的说:“弟兄们,这次再不能让他们跑了!”


二个月前的一个下午,江南区某一个丁字路口处,川流的人群中,隐约多了一些陌生的小商贩,不仔细的话根本察觉不到,有修自行车的,有修皮鞋的,也有卖水果的。离丁字路口不远的一些分岔路口里也三三两两站了些男子,像闲聊,也像是在等待什么。丁字路口横街的尽头是一家三星级酒店,垂直酒店的那条直路两侧都是一些老居民楼,灰白的墙,一些铁锈的阳台护栏上爬满了牵牛花,朴实的好看,花的背后也隐藏了不少嗜血的夜蚊。


丁字路的拐角有间牛牛小餐厅,简陋而破旧,好似风雨中摇弋,但这小餐厅的生意异常得好,牛肉做的有特色,餐厅的老板看着店外,又比往日多了不少陌生的小商走贩,长叹一声,露出一口黄牙,自言自语:“失业的人越来越多了,老百姓难啊!”,魏志斌和他一街坊正在小店里闲聊着;一辆路口慢行的高档轿车拼命响起喇叭,司机摇下窗催促车前行人快走,嘴里骂到:“警察、城管都他妈去哪儿啊?”


华灯初上时,一辆公交车在离丁字路口不远的站台靠站了,下来两个男的,中等身材,普通打扮,两个都是深色T恤,牛仔裤运动鞋,任由T恤下摆垂着,没有扎进裤腰里,其中一个捏着一个手机盒,两人行走很快,目光游弋着,特别是那个鹞子眼的,眼神迥异地观察着四周的动静。


两个人路过一个礼品花店时,低声商量了一下,两人进了花店,一个卖花女孩热情地迎上前:“老板,挑点什么花?我们这花可新鲜了!”“今天是我女朋友的生日,你们在行,随便帮我挑一束吧!”“好的!要什么价位的?” “越贵越好!”。 卖花女孩露出了灿烂的笑,几个店员也开始张罗起来,没一会儿,一束漂亮的鲜花出现在两个男人眼前,“这么样!漂亮吧,你女朋友一定喜欢!”卖花女孩兴奋地问着,可那两人好像心不在焉,不停的打量着店外,鹞子眼看了一眼:“还行!多少钱?”“499元,代表爱情久久。”“可以送吗?”“看您送哪儿?”“不远,就是对面丁字路口的那家酒店五楼506号房!”“没问题!”


鹞子眼看了一下卖花女孩,轻轻的笑了笑:“靓女,我还想请你帮个忙!”“您说,什么事!”“是这样!我那女朋友特别喜欢浪漫,我还给她买了一部新手机,你送花的时候,能不能帮我一起送过去。” “哈哈!!女孩都喜欢浪漫,您对你女朋友真好!我帮您用彩纸包装一下吧!?”“不用!不用!送到就行!”鹞子眼从手机盒里拿出一部新手机,然后又拿出自己的手机拨通了这部新手机的号码,接通以后,鹞子眼把保持通话的新手机放回了盒子里,卖花女孩纳闷地看着他,不知何意,鹞子眼给她做了个鬼脸:“我想她在收到鲜花和手机的第一时间,就能听到我的祝福!”那卖花女孩连声称好:“呵呵!您想得可真周到!太浪漫了!”“你能不能找个小伙子帮忙送送,男孩腿脚快,现在通话费可贵呢!”卖花女孩叫过来一个男店员,吩咐着,鹞子眼也重复着一遍酒店的房号,临走时,鹞子眼还特别叮嘱:“里面有人问,就回答小昆要我来的,我就叫小昆,明白了吗?”男店员机灵的点了点头,拿着花和手机,一路小跑去了。


看着那男店员离去,卖花女孩有意没意的提醒了一句:“老板,一共499元”,鹞子眼没搭理,目送着那男店员跑进酒店大门时,他把手机放到了耳边,屏住呼吸,仔细听着那头的动静。另一个男的笑着对卖花女孩说:“我们不会跑的,鲜花和手机一送到,他女朋友那头一回话,我们就立刻给钱!你还怕我们赖帐啊?我还怕你小伙计把我手机拿跑了呢?呵呵!不急!”卖花女孩听他这么说,也就不好催促了。


几分钟以后,那鹞子眼脸色猛然一沉,关掉手机,快速扫了一遍酒店门口,只见丁字路口处的小商贩和一些不明身份的男子蠢蠢欲动着,鹞子眼一把拉出同伙,低沉地说了声:“不好!有埋伏!闪!”说时迟,那时快,两个男人扭头就跑,越跑越快,卖花女孩吓傻了眼,会过神后,起身就追,边追边嚷着:“站住!你们还没有给钱呢?站出!!”


几乎就在同时,丁字路口的小商贩、修鞋匠们和另外十多个各色打扮的男子已经抄枪在手,朝这头狂追过来。鹞子眼边跑边从腰间拔出手枪,对天抬手“叭、叭!”两枪,枪声划过天空,街面上顿时一片混乱,两人趁乱消逝在人群里。


几天前,江南区公安分局缉毒处抓到一名外地来W的毒贩,据他交代,他将在江南区与一个云南籍的“上线”进行一大桩毒品交易。可这毒贩也是经人介绍第一次和这“上线”接触,对对方的具体情况几乎一无所知,对方平时都是公共电话与其联系,行踪特别诡异,几次接触后,这次突然给他消息,告诉他,让他带三十万元现金速来W市交易。没想到,他刚到W市落脚,就被警方抓获。


这毒贩迫于压力,只能配合警方继续牵制这名陌生的“上线”,最后双方定好了见面时间和地点,以及接头暗号“小昆”,由于考虑这神秘的“上线”手里可能有武器,江南区公安分局对这次行动也作出了周密的部署,将交易的三星级酒店围得水泄不通,只能目标出现。


当酒店五楼506号房间外传来“小昆让我来的”的暗号时,送花男店员瞬间就被房间里外埋伏的警察扑倒在地,手上的鲜花和手机盒“啪”的一声落在地上,鲜花飞落辗成泥,一个警察连忙捡起手机盒打开一看,发现手机正在通话状态,一下子什么都明白了,顿时大叫不好,负责行动的警察使劲晃荡着男店员的肩膀,让他平静,三言两语问清楚情况后,连忙通知酒店外围的便衣们向花店追去,可鹞子眼两人早已从手机里听出了异常的声音,先行逃脱,哪里还有踪影。


枪案发生后,整个W市,特别是江南区公安分局,对辖区内所有可能隐藏案犯的地点都进行了详细的梳理式排查,可还是一无所获。最后,警方通过案犯留在现场的脚印和子弹弹道鉴定,又对卖花女孩多次询问和模拟照片的识别后,确定将此次案件与98年青武区的枪击袭警案并案处理。


今天晚上,江南区一个户籍名警在日常走访时,偶然发现一条可疑线索,很可能和这起案件有关,于是迅速上报江南区分局,江南区分局连夜通知青武区分局,请求青武区刑警队协助抓捕,特别指出,希望有上次受伤的那两位同志参加行动,便于识别案犯,这样又一次围剿鹞子眼的行动再次展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