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色英雄 正文(修改版) (46)

一把藏刀谋幸福 收藏 0 4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706/][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706/[/size][/URL] 关老二的老妈给他电话,说邻居家的摩托车昨晚被偷了。关老二骂,靠!丢了摩托车,报警啊!!找我干嘛!?关老二他妈那细尖的嗓子突然提高了八度,如牛市涨停版,吓得关老二连忙拿开话筒,离着耳朵五六公分,依旧听得见那头的河东狮吼。关老二悬着手臂,赶快应付着,得得得!说吧!啥车牌,啥型号?那头传来一阵递话声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706/


关老二的老妈给他电话,说邻居家的摩托车昨晚被偷了。关老二骂,靠!丢了摩托车,报警啊!!找我干嘛!?关老二他妈那细尖的嗓子突然提高了八度,如牛市涨停版,吓得关老二连忙拿开话筒,离着耳朵五六公分,依旧听得见那头的河东狮吼。关老二悬着手臂,赶快应付着,得得得!说吧!啥车牌,啥型号?那头传来一阵递话声。好了!知道了,我的娘啊!我又不是超人,尽量吧!求你老以后别给我添乱了,行不!?有动静通知你,你老休息吧!


关老二挂了电话,抹了抹脑门,其实脑门没汗,他是作给手下人看的,装出一付很忙碌,很有能耐的样子,现在社会上很多有头有脸的人都喜欢琢磨出一些合适自己的小动作,来表现自己的个性,混社会的大哥也是如此。


几轮电话,十多分钟后,摩托车有了下落,关老二一声招呼,几个手下去取车了,关老二也要去,一个小弟提醒到,侯爷要大家外出多当心,关老二眼一瞪,关!小弟不敢说话了。


一行四五个人,车还没出车场,关老二电话又响,一看,号码陌生,没接,一句妈的;又响,又一句妈的,又掐断了;再响,关老二接通了,我操你妈!对方丝毫没迟疑,我也操你妈!

关老二一愣,我靠!你……哈哈哈,魏老弟啊!怎么是你啊!那头继续骂,你他妈的还是那个臭德行!


“你今儿怎么想起我了?听说你在江南区开的食街日进斗金啊!”

“别听人家瞎说,我小股份!”

“嘿嘿!去你妈的!我不找你借钱,你啥时候学低调了!说吧!啥事?”

“和你谈点正事,发财的事,咋样!?找个地方坐坐!?”

“好啊!这事我喜欢!你定位置!”

“行!找好地方通知你!”


十多分钟后,几个兄弟自己打车去取被偷的摩托车,关老二只带了一个随从去江北区的一个有名的西餐厅和魏志斌碰头了。要说两人之所以这次见面,还得源于半个月前。


唐恩龙和唐恩泽半个月前回了趟老家——天水洲县唐家村。


天水洲位于W市西北方,是龙江河流经W市地区的第一站,离W市市区只有三四个小时的车程。这地方每逢夏季,盛产西瓜,这里的瓜皮薄汁甜水分足。一到三伏天,每天凌晨三四点钟,就可以看到天水洲的运瓜货车源源不断的开进W市各大农贸市场,西瓜交易如火如荼。


唐家村是个有一百多户人家的自然村,这里大多数人都姓唐,顾名思义叫唐家村,这个村离龙江很近,走路不要十分钟,唐家兄弟俩一身的水上功夫也就是从小在江里练出来的。


唐家姐弟三个,上面还有个大姐。母亲在他们很小的时候就已经去世了,唐老汉独自把三个孩子拉扯大,艰辛劳苦,老父亲是个老实巴交的农民,指望两个小子将来有出息,读点书学点本事,以后也好有个出路,但兄弟俩从小就喜欢在外面闯荡,成天不着家,不是到龙江游水,就是到处惹是生非,惹下不少事,派出所的警察是他们家“常客”,两人也没少挨父亲的打,但没用,孩子长大的,翅膀硬了想飞,管是管不住了,老父亲也只有听天由命。


一直到他们进城打工投靠了刘彪以后,两人才慢慢结束了那种漂泊的生活,虽然刘彪干的也不是正当买卖,整天也是刀口浪尖地过活,但起码名声上好听的,也不必担心吃了上顿没下顿。也就这一年,姐姐成家嫁人了,丈夫是同村的农民,人老实勤快,前些年买了辆小货车帮人运货拉菜什么的,赚的钱也足够家里用了,只是后来唐老汉身体不大好,上了年轻,大姐和姐夫才搬回家中,方便照顾。


唐家哥俩有些日子没回家了,不是不想回,而是以前没混出个人样,无颜以对,这次可不同,两人穿的西装革履,还找葛老货借了辆车,虽然车不是自己的,但开回家也够气派。临走时,魏志斌和刘彪还塞给他们一个厚厚的红包,说是兄弟们的一点心意,嘱咐他们多陪陪老人。


现在的唐恩龙是天都美食街保安队的大队长,保安队也全都是刘彪的人马。全新的保安制服,唐恩龙穿了一天就脱了,因为刘彪笑话他像日伪军;弟弟恩泽没什么职位,但魏志斌一直留在身边,很是器重,恩泽为人不张扬,粗中有细。同样,唐恩泽对魏大哥也是忠心耿耿。


小车刚进村,各家的看家狗就激动起来,狂吠一片,两兄弟还没来得及进家门,就被周围的老街坊和一群半大小子围住了,问东问西,大家伙儿羡慕不已,唐恩龙得意的把头都仰上了天,趾高气扬的;恩泽也有点衣锦还乡的味道,一脸幸福。


家是典型的农家住宅,中间一个大杂院,还养了几只下蛋的老母鸡,里面是几间红砖灰瓦房,虽说没什么值钱的家什,但也收拾的很干净,大姐听到门口有动静,不知道出了什么事,出来一看,只看到两个穿西装的人,一晃眼,还没认出来,只到唐恩泽叫了声:“姐!是我们啊!我们回来了!”大姐才缓过神来,高兴坏了,连忙朝里屋叫了声:“爸!二弟,三弟回来了!”说完,又连忙接过他们手上的行李。


唐老汉想迎出来,还没起身,“爹!”两兄弟已经从外面冲了起来,一见到年迈的父亲,两人热泪汪汪,搀扶老人坐下,看到儿子们如此光鲜,老人喜出望外,激动不已。父亲和大姐询问他们一年多在城里的情况,为了不让家里人担心,两兄弟路上就已经统一了“口径”,说是遇到了一个大老板,做大酒楼的,对他们哥俩很好,要他们负责酒店安全,老人这才安心,久久握住两个儿子的手不肯松。


“姐夫呢?”


“去县城送西瓜了,明天才回,早知道你们回来,就不让他去了。你俩也是,回来也不说一声,连个电话都不打。”


“没事!这次回来,老板给的假期长,可以多陪陪你们,姐,苦了你和姐夫了。”唐恩泽心里有点内疚。


“你咋说傻话啊!出去几年,学着见外了!”姐姐朴实地笑了笑。


唐恩龙打开行李,一个劲的往外拿带礼物,姐姐怪他们糟蹋钱,恩龙得意的笑她看不起人,最后,兄弟俩拿出一包钱塞给姐姐,姐姐不要,推辞了半天,恩泽火了,姐姐没办法才收下,进里屋找个不起眼的角落收了起来,上面还盖了些杂什。


晚上,两个兄弟在自家的杂院里摆了好几桌酒菜,宴请了亲朋好友、左邻右舍,姐夫也给家打了电话,说明天一大早就赶回来,一家人其乐融融,最后开了几个西瓜当饭后甜品,这才散去。


第二天上午六七点,唐家两个儿子还在睡觉,昨晚喝得太多,大姐还是像往常一样,起的很早,忙进忙出。


一阵电话铃声打破了清晨的宁静,恩龙烦躁地骂了一句,翻了个身,接着睡。大姐连忙接起电话,小声地“喂”了一声,电话那边一阵嘈杂,大姐好半天才听清来电话的是自己男人。


原来姐夫在帮雇主运完瓜,正准备拿着运费返程时,中途被县城的一伙自称是交通局的人把车扣住了,告诉他,即日起,天水洲的西瓜货运统一由县里的一个运输公司承包负责,各乡各村的货车如果要运送西瓜到县城,每辆车每次抽取20块钱的提留费作为罚金,方可上路通行,谁要不服从管理,一律扣车论处。姐夫和这些人理论了几句,就被强行扣押了车,行车的各种证件也给没收了,说他态度不好,要罚款二千元钱,临走时姐夫还挨了几个耳光,最后,姐夫只好一把鼻涕一把泪地找了个公共电话亭给家里报信,话音里满是委屈和无奈。


唐恩泽被电话吵醒后,就一直没睡着,躺着床上,竖起耳朵听姐姐打电话。恩泽何等聪明,早已从姐姐对话的片言断语中听出些眉目,连忙翻身下床,冲出卧室,拉着姐姐问个不停,姐姐拗不过他,只好实话实说。唐恩泽剑眉一竖,飞快穿好衣服,又进屋叫醒恩龙,唐恩龙一头雾水、睡眼朦胧地就被弟弟拉进汽车,上车前连问了好几声怎么了,恩泽不理他,只说路上再说,姐姐在后面追都追不住,一边大声叫:“爸!出来啊!”,一边冲着车开走的方向大喊:“恩泽,你们小心点,千万别惹事啊!”,等老父亲穿好衣服,听清楚缘由赶出来时,二兄弟早就跑地无影无踪了。


唐恩龙和唐恩泽两人在临近县城的时候,路过一个卖早点的小摊,两人停车,叫了一笼汤包、两碗牛肉粉,热呼呼地吃起来。


“恩泽!你说他们要是不给罚款就不还车咋办?”恩龙边吃边抬头挥赶着头顶上的苍蝇。


“看看在说吧!”恩泽心里也没底,他估计这个“瓜车抽水”的事八成有当官的参与,现在想做垄断买卖,没政府的人作后台,什么都白搭。


“你一大早把我拉到这里,光把姐夫接回家就完事了??我连“晨屎”都没来得及拉!”恩龙撅了撅屁股。


“呵呵!你就憋着吧,过会见了那帮兔崽子让你拉个够!汤够味!”恩泽端着碗,吹了口气,喝了一大口面汤。


“屎还够味呢!对了,姐夫刚才说他人在哪里呢!?”


“他说他人在县客运站,正准备自己坐汽车回家,我叫他别走开,等我们来了再说,我们到了客运站再说,快吃吧!”


两人打着饱嗝付了钱,一溜烟往县客运站方向赶去。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这才叫游戏:仅13天风靡全球场面堪比战争大片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