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色英雄 正文(修改版) (45)

一把藏刀谋幸福 收藏 0 9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706/][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706/[/size][/URL] “秋老虎”施虐的时候,好像一切又恢复了秩序,江湖就是这样,有江有湖,就会有潮起潮落,就会有暗流漩涡,当然也会有波澜不惊的时候。      江南区,自从葛老货和魏志斌合作以后,天都美食街重新翻新扩张,生意开始好起来,散去的老客也转回头,魏志斌第一次体会到“发展才是硬道理”的现实含义,葛老货很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706/


“秋老虎”施虐的时候,好像一切又恢复了秩序,江湖就是这样,有江有湖,就会有潮起潮落,就会有暗流漩涡,当然也会有波澜不惊的时候。


江南区,自从葛老货和魏志斌合作以后,天都美食街重新翻新扩张,生意开始好起来,散去的老客也转回头,魏志斌第一次体会到“发展才是硬道理”的现实含义,葛老货很开心,总为自己当初没有意气用事而庆幸,大树底下好乘凉;


青武区,最近发了一件大案,市局的刑侦力量随之转移,一坐台小姐被分尸,头颅,四肢,躯干分别被装在五个黑色塑料袋里,丢进了下水道。最后,发现凶手却是个大学教授,教美术的,刀疤脸感叹到,往往最没胆量杀人的人下手最毒。


江北区,罗强独坐在一个小酒吧的吧台上,点了瓶洋酒,一杯一杯的品着,品着烦躁,品着孤独。


杀害姚志远和王巧儿的神秘杀手好像蒸发了一样,不知踪影;小克被杀人灭口,组织内的幕后人物依旧隐藏得很好;侯爷好像在惧怕些什么,罗强没问,有些东西你没必要问,人家想你知道,不用问也会告诉你;一切似乎都有种必然的联系,可你偏偏看不出里面的玄机,“人在干,天在看!不想了!滚你妈的蛋!”罗强一口又喝光杯中酒,


一个穿着入时的淡雅女人正想过来搭讪,离罗强还有几步之遥,罗强警觉地看了她一眼,那女人硬生生地变化了行走路线,这个男人好冷!那女人心里打了个冷战。


罗强收回眼神时,手机响了,一看号码,是侯爷。


已近十月中旬,气温高居不下,35度的高温持续多日,W市百姓备受煎熬,家境窘迫的普通百姓用不起空调,每当夜幕降临,百姓们就三三两两的把自家的凉席或竹床搬到户外,再泼上些凉水降温,方能入睡。所以第二天清晨时分,W市就会出现汽车和竹床一起出现在马路上的奇怪景象。


W市也有几处老百姓天然避暑的好去处,除了龙江的江堤,就是市东南的长虹大水库。水库原本是政府严格管理的公共设施,一般来说,是不允许普通百姓逗留的,但今年高温持续的时间太久,政府也网开一面,开放了水库的部分堤坝,方便周围一些地区的百姓躲避酷暑。


这天深晚11点左右,长虹大水库的东边堤坝驶来一辆捷达车,由远及近,车停之后,并没动静,等了一会儿,从车窗里面透出两个时明时暗的闪亮红点,两人在车里吸烟,好像再等着什么。水库附近的百姓大都已进入了梦乡,江堤上恬静一片。


十多分钟以后,又一辆车出现在进入水库的路口处,匀速向这边开来。虽然两道车前灯的光线不亮,但依稀可以看出是一部进口吉普车,车好,没什么噪音,驶过时并没有什么人注意。


没一会儿,这辆吉普车靠近先到的捷达车时,车速陡然降了下来,但没停,随后又快速驶过了,而捷达车也连忙启动随了上去,两车一前一后向车库的更深处驶去。


在一片杂树林前,吉普车停住后,并没下来人,反而捷达车上下来两个人,一老一少,老的,六十多岁,穿着朴素,口里不停的嚼着什么;少的,平头,体形彪悍,一袭黑色,皮鞋擦的光亮,透着一股冷傲。不是别人,正是候爷和他的贴身保镖罗强,两人今晚突然到此,是约了一位贵客。


夜深了,坝上的风很大很凉,湿气重,候爷没停,直接钻进了那辆吉普车,关上了门。罗强则守在车外,注视着四周,风透过他的领口和袖口,把黑色衬衣吹得像鼓动的战旗,罗强竖起了衣领,走到堤坝边,眺望着远处的万家灯火。月色斜照,罗强脸庞棱角分明,眼色刚毅而冷酷,显出那种目空一切的狂妄。


“还是车里暖和!吃点?!”候爷一伸手,递给那神秘人一把炒熟的黄豆。


“还是您牙口好,呵呵,你自己吃吧!”那神秘人声音低沉,估计也是个中年人。


“老弟,有线索吗?”候爷小心翼翼地问道,


“线索?!屁的线索!老爷子,我还想问您呢,您说您手下的那帮人!先是姚志远,后来是王巧儿,现在又是小克,你说,你们到底得罪了多少人?这么折腾,还让我活不活?”神秘人异常激动,气鼓鼓的说:“我该捂得都帮你们捂住了,可上头一天几个电话,要我给个交代,你叫我怎么给啊?!”


候爷铁青着脸,没出声,嘴里嘎嘣嘎嘣的嚼着黄豆。敢这样和候爷说话的,W市没下十个,看来这神秘人物深不可测。


神秘人顿了顿,语气有所缓和:“老爷子,现在只知道那帮人可能是南边过来的。现在还没证实。听王巧儿的那个女大学生说,那些人动手前叫过王巧儿的名字,口音像广东人。”


“哦!广东人?!那小丫头怎么样?”


“还能怎么样,她认识王巧儿还不到一个月,连王巧儿是干什么的都不知道。现在的小丫头们啊!唉!人倒没事,就是受了点惊吓,问不出什么东西来。放了!”神秘人有些惜香怜玉。


“可据我所知,姚志远、王巧儿他们很少和外地人接触啊?”


“唉!候爷呀!我看你是老糊涂了,你手下的那几个,哪个又是省油的灯!?侯爷,我劝你一句话,凭我的直觉,这些从南边过来的杀手绝非等闲之辈,干掉姚巧儿也好,干掉王巧儿也罢,都只是障眼法,分散咱们的精力,最终可能他们只为一个人而来。”


“谁?!” “你!”

“我?!!”候爷有点不太相信自己的耳朵,睁着一双混浊的眼睛,结结巴巴地:“为……为什么……是我呢!?”


“你想想,对方计划周密,思路清晰,下手干净,都是趁目标落单的时候,才动手,而且一击即中!你的人在明处,他们在暗处,他们对你等如此了解,我想最大可能就是你们内部有人为他们通风报信。”


侯爷听到这里,心里咯噔一下,神秘人物和自己的判断不谋而合。


“你再想想,王巧儿和姚志远虽然都是你的手下,可他俩之间并非感情密切。换句话,这两人如果不是因为你,他们之间互不卖帐,老死不相往来。而那些杀手几乎同一时间内,接连杀掉王巧儿和姚志远,无非是想先打掉你的左膀右臂,削弱您的势力,最后再来对付您!老爷子,你说呢!?”


侯爷没有回答,眼光看着窗外朦朦夜色,后脊背一层冷汗,嘴倒着越嚼越快,莫非真是他回来了?不可能!绝不可能!


神秘人物继续:“其实他们最终目的是什么,我也说不清,一切都是我的猜测,但我相信您绝对是这个案件的关键点!老爷子,您老最近多加小心啊!就是睡觉也要多睁一只眼!再过几年,您老金盆洗手,安度晚年才是上策!”


“嘎嘎嘎!是啊!是啊!谢谢你的关心!容我回家再掂量掂量!”侯爷有些感慨,嘶哑的嗓子假笑起来,


“对了,从下周起,全市开始统一安全大检查。您让下面的这些天也老实点,别瞎折腾,您老也可以借这个机会,理理思路,清清门户。”


“行!我这就回去办。你也多费神!”

“放心吧!我一有消息就通知你!再不能出事了!再死人,天王老子也捂不住了。”

“恩!对了!这个月的……”候爷提了一句。

“把钱打在这个新账号吧!”神秘人撕了张小纸条,写了一串数字递给候爷。

“行!那就这样,你先走!”候爷下了车。

吉普车重新打开大灯,一连烟走了。


候爷回到了捷达车后座,定了定神,想着神秘人说的那些话,使劲的咬了咬牙根,骂了句:“妈的!”

“候爷,有事?”罗强已坐到了驾驶室的位置。

“没事!对了!强子,明天把钱打到这个帐号上。”候爷递过小纸条。

“哦!”

十分钟以后,候爷说:“咱也可以走了,妈的,这水库边还是怪冷的!”候爷打了个冷颤。


罗强启动车时,挂档挂了老半天,骂了句:“妈的逼!车太老了,早该换了!”,

说者无心,听者有意,候爷脸色微变:“车老不怕,能开就行!这车是旧了点,可不打眼啊!”罗强暗自狠狠地骂自己该死!


半天,候爷没出声,罗强透过后视镜瞄了一眼,候爷已经半闭着双眼,陷入了沉思,罗强不敢打扰,专心开着车。


开出水库时,候爷终于开口了:“强子,这几天,我想见见王巧儿身边的那几个小弟,你带几个人把他们弄到我这儿来,我有话要问他们。还有,明天通知财务部进驻姚志远和王巧儿管理的公司,开始查帐!”


“明白了!候爷!”罗强依旧目不转睛地看着前面的路。


一路疾驶,车轮飞转,捷达车飞快路过天都美食街时,罗强有意无意的侧目看了看,天都美食街午夜时分依旧人声鼎沸,热闹非凡。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国产军事战争模拟 新增南极洲地图 核武参战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