兵锋王座 前传:碧血丹心,红河怒吼 满江红(1)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901/


“轰!”就在炮弹爆炸的一刹那,还有一战之力的四个战友立即行动了起来:

刘俊飞快拔出了怀里拧开盖作光荣弹的77式手雷,怒喝一声先于敌人砸了过去!

林海鹰霎时奋出全力,忍着剧痛起身将抬起的67重机架起,怒喝一声同时扣动了扳机!

周幼平在听见炮响一刹那,侧身蹲进了堑壕,飞快换掉弹夹,在炮弹炸响的时候,大喝一声,起身,拉动枪栓,挺起PПК74滚出了堑壕!

而老甘就在吼出那一嗓子时,就扔下打光子弹的PПК74拔出了自己的佩刀和77式手枪——

“杀!”随着四个兄弟们几乎同时脱口而出的怒喝,顶着敌人重机枪、高射机枪掀起的滔天弹雨,立时暗淡了!

“嗒嗒……”敌人的手榴弹刚拉开环,林海鹰的67重机子弹已经先到了!

“噗、噗……”一道火蛇向着就在三十余米开外的正面的敌人抽了过去,一时最前面匍匐着拉开苏制无柄手雷火环的四个敌人残叫一声,倒了下去,与此同时摔下去的还有拉响的手雷;“轰!”的一声,四枚手雷的爆炸引起了周边更多敌人的伤亡,以倒下的四个散开的敌人为圆心,20米半径之内所有协从的敌人不是瞬间被炸裂的无柄手雷炸毙,就是在敌人止不住伤痛翻滚哭嚎,等待着死神大发慈悲的挥舞起镰刀收割了他们鲜活的生命!而此时正对屯在一堆4个战友的3个稍后一点的敌人火箭筒手已经对准了他们!

“嗖!”几乎和林海鹰同时发动攻击的刘俊当然也没慢了,就在正对着自己1个的敌人举起了RPG_7时他正看见一颗冒着青烟的手雷当空向自己侧近砸了过来,惊惶失措的敌人一发火箭弹打了个冲天炮,就在他仓皇侧滚的时候,炸响的77式手雷霎时就将那敌人摧成了重伤,惨叫着在地上痛苦翻滚徒劳挣扎。

“杀!”与此同时,怒喝一声的老甘已经越出了堑壕,就着坡势在敌人机枪火力的狂风骤雨中,向着敌人滚了过去。电光火石之间,目光犀利的他也飞快锁住了距离自己50米外的又一个敌人火箭筒手,非有效射程?谁说的?一枪死不了,不等于一枪打不着!“砰!”飞快滚动中的老甘发挥了他过人的枪法,就在敌人瞄准射击的霎那间,子弹到了,虽然没有成功击毙敌人,但成功让那敌人中弹,又一发火箭弹打飘了!

而第三个敌人却在举起火箭筒瞄准四个中伤的战友时,在一片嘈杂的枪声中悄然毙命……炮火汹涌,火星四溅,弹片横飞,11班洞窟防御壁射击孔里,透过79狙瞄准镜一双犀利的眼睛早经不住滚落着满含的热泪;谁说杀手无情?那可是他自己的排长,还有为了自己拼过命的战友!现在能帮上他们的除了神炮连,只有自己!

伴着一声枪响,洞窟里的11班战友和张光北无不焦急关切的询问着怎么样。

“别慌!还有希望!还有……”紧张透过硝烟、爆炸与火雨时刻关切着下面情况,止不住泪的詹道辉如是叨念着,蓬勃的热血与冰霜般的冷静拧成了一体。冰与火的交融间,两腿缠紧的绷带再次透出了殷红的血色来,战友们毫无所觉……

“杀!”“嗒嗒嗒……”,同样是一声努喝的周幼平一个前扑,滚出战壕,就在当面的敌人错讹间,跪立起来,一个横扫,喷薄的枪焰,飞泻的弹壳,呼啸的子弹,绽放出朵朵残忍鲜艳的生命之花,5个错愕,惊觉,尖叫,举枪,击发的敌人霎时被周幼平撂倒。汩汩的血渠,张显着勇士的无畏于功勋!

就那不过挥手之间,蜂拥而至的子弹就令周幼平挂彩,一发子弹穿了他手臂,但他依然咬着牙,就地侧滚,顶着敌人弹雨飞快向下面靠中的敌人杀奔过去!

“轰!”此时敌人的火箭弹与手榴弹才刚刚响起,而经过这一出,下面的兄弟们紧紧被飞起的土削再砸了身而已。就在敌人火箭弹与手雷齐鸣的时刻,毫无畏惧的林海鹰与在上面掩护敌人投弹和发射火箭弹的枪手瞬间展开了惨烈对射;而刘俊已然再次拔出了又一枚77式手雷!

“杀!”伴着林海鹰又一声长啸,赤灼的弹链再次在空气中急速交错,1VS6,林海鹰毫无惧色,因为他有堑壕,还有战友!3次急促的点射,3次挂彩的流血,换来的是三条生命的终结!就这时,窥紧了敌人的刘俊同样抓住了敌人子弹雨的缝隙,一枚手雷准确砸在了两个敌人的身间,随着一声轰鸣失去了战力;而还有个敌人已经在詹道辉79狙枪口飘散的淡淡青烟里销声匿迹。猛然惊觉的林海鹰艰难的露出了坦然自豪的笑容,原来他们从没孤单,也从没真正只有6个人在战斗!鲜血裹着泪再次不知不觉模糊了他的眼睛,再努力艰难咬着牙压住心头蓬勃的血,调转枪口向着老甘奔向敌人的方向点射过去!

剩下的中间十余个敌人此时才刚投完弹,打完火箭筒,匍匐在地上,大声喊杀着准备携起了枪,但就在敌人顶着自己机枪火力向二线堑壕冲了过去时;斜刺里,他们猛然惊觉老甘和周幼平已如迅雷疾电般分左右二路从上向稀稀落落的他们飞滚了下来!而此时随着林海鹰射出的子弹已经到了,与此同时响起的还有敌人自己的12门迫击炮!

“轰!”又一次地动山摇,根本就撼动不了兄弟们誓将敌人杀绝的坚强决心,而猝然发炮的迫击炮根本就连着弹片带冲击波根本就没伤着冲出堑壕的老甘和周幼平分毫,还有些残破堑壕掩蔽的其他战友自然也没伤着。而老甘和周幼平已经勇敢的扑近了最后剩下的14个敌人。在他们眼里仿佛看见的不是越南蛮子里最凶悍的敌人,而是待宰的牲口!

毫无迟凝,身形如电的老甘已然先到了,早选好的切入点的他无所畏惧的向着敌人散步的中心迅即滚落下来。就此时,两近处的敌人率先举起了枪,就准备匆忙向着老甘横扫过去!

“嗒、嗒……”随着67重机两簇急促点射,两点殷红暴起两蓬血雨,红、白再次浇了早不知糊了多少这东西的老甘满身。就这时一旁不远处的敌人一声惊呼,来不及瞄准仓皇举枪扣动扳机向着老甘横扫过来!

“杀!”老甘同时一声暴喝,敌人快,他更快,手中的缅刀早随疾转的身形贴着地皮,在不及地面1尺的地方卷起了一道裹起浮尘的狂飙;这就是威震华夏300年,渔阳刀里最有名的一式‘地躺刀’!

“哒哒……”猛烈喷发的枪焰根本就伤不着近已逾尺的老甘,飞速滚动中,老甘猛的一提气,就在喷发着子弹的PПК74就要对正下面自己的时候,老甘遽然接着滚落的势头,猛然发力一纵,当空侧身撞进了敌人怀里,在敌人难以置信的目光中,锐利的刀尖已然透过敌人下意识猛然一手掩住的心口,将敌人刺了个透心凉。

“扑哧!”伴着一声似刹车令人胆寒心惊的猝响,那敌人两眼瞪大,死不瞑目。面部狰狞的老甘冷笑着,就着一扑的势头,抽出早被敌人鲜血浸了的森寒缅刀,同时抽身一个侧滚就着坡势向着下方5米开外的另三个敌人飞快滚了过去!

眨眼间,同样勇敢扑向敌人的周幼平也到了。但就在他飞滚中定住身子抬枪准备向3个间隔5、6米的敌人横扫一梭子时,先头的敌人已经抬起了AKM指向了他!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