倒在胜利仪式上的士兵 从大胜利到大失败 第一百二十六节 选择 生命还是荣誉Ⅲ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3310.html

希望总是存在于每一个人的心头,无论是任何时候,没有了希望,这整个人活着也就没有什么意思了。

日军第一战车师团的三个主力联队之一谷雨联队已经向后退却,另一个草芥联队执行迂回行动距离罗王镇还比较远,唯一一个阻止我的部队前进的因素只有日军佐助坦克联队了,我下一个要打败的就是号称“皇军之花”的日本佐助坦克联队。

佐助联队可以参加战斗的中型坦克有四十七辆,轻型坦克二十八辆,伴随作战的步兵七百人,我的混编营可以参战的夸父坦克十二辆,半履带装甲车十四辆,缴获的日本坦克四辆,伴随作战的步兵一百二十人,双方力量对比敌众我寡,不过我还是很有胜利的信心,这份信心自从我投身抗战就一直伴随着我。

佐助大佐听说了清晨时分发生的那场坦克战,他很难相信骁勇善战的谷雨大佐居然会败在中国人的手里,当他发现我的部队在他侦察兵面前故意出现的时候,就知道我是在向他挑战,看他有没有胆量跟我的部队较量一下。

中午时分,战场上的雾气终于散尽了,佐助联队的侦察兵已经仔细勘察了这一片区域,发现这一地带非常适合坦克作战,而且也不用担心遭受什么袭击,可以放心大胆的向中国人展现自己的武勇,于是,佐助决定投入全部兵力,一次性的解决掉给谷雨带来耻辱的中国人迷之部队。

侦察兵不断的向我报告着日本人的距离,根据报告,大约两分钟之后,日本人的坦克就会出现在我的潜望镜头之内,果然两分钟左右,一片草绿色的日军坦克从地平线的另一侧露出了踪影,其数量之多令不少参战的新兵狂吞口水,就算是那些身经百战的勇士也产生了一个可怕的想法,战无不胜的后羿师莫非今天真的会……

我抓起了车内通话器的话筒对全营战士说道:“相信我,这一仗我们不会输得。”说完我看了看炮塔内的双双,在这种时刻,无疑待在我身边是最安全的地方,不过如果打败了,哪里都没有安全可言了。

佐助的坦克集群如约而至,我也不能不给与一定的礼遇,依仗我方火炮射程上的优势,我命令各车集中火力射击,不要分散炮火,精度和速度都要兼顾,很快,一排排炮弹就在日军坦克队列中爆炸开来,佐助咒骂着自己国家的设计人员,设计坦克的火炮射程居然比中国人的少了五百米之多,跑完这段路程在平时也许不算什么,但是在战场上,这五百米的距离就要让日本人付出很大的代价。

不过佐助仗着自己的坦克比我多好几倍,硬着头皮迎着炮弹向前冲,全然不顾那些中弹起火的轻型坦克,当他指挥部队就要进入自己火炮射程的时候,突然间,佐助就觉得自己脚底下如同天崩地裂一般,坦克失去了控制,不再向前行进,而是向下滑行,原来我事先在战场中央挖掘了一道防坦克壕,上面覆盖了一层浮土加以掩饰,日本侦察兵从远处观察根本什么都看不出来,所以当日本人的坦克压上去的时候,才发现这道防坦克壕的存在,由于我的部队人力不足,时间也不够,挖掘的防坦克壕仅有半米深,一米多宽,不过足够引起日本人的混乱了,日军陷入防坦克壕的坦克加足马力向后倒车,后面跟随的坦克则开始刹车避让,结果很多坦克和前面的坦克撞在了一起,谁也动弹不得,乘此良机,我部署在正面的三个坦克排开始了炮火点名,一炮一个准,日军陷入防坦克壕的坦克炮口都插入地下了,根本无法还击,后面的坦克被前面的挡住了,也没有办法还击,只能被我的部队全力痛打。

“金南平中尉,突进。”我立刻对埋伏在日军侧翼的一个坦克排下达了命令,四辆缴获的日军坦克立刻向前移动,它们的发动机早已经空转了多时,由于日本人的坦克数量太多,暂时掩盖了它们的发动机声音,金南平中尉立刻指挥四辆坦克向着日军侧后翼发起了迅猛的突击,被袭击的日军一方面处于混乱之中,另一方面由于它们是缴获的日军坦克,在整整十分钟的交火中,日本人方面居然一炮未发,任凭金南平和部下频频发炮,把日军队列一分为二,它们转而对日军后队的轻型坦克进行了一场血腥大屠杀,拖在后方日军车长不明白,为什么队列中央自己的坦克会对自己开炮,他们通过车内通话器不停的大喊:“自己人,住手,我们是自己人。”换来的往往是一颗致命的炮弹,等佐助灰头土脑的从防坦克壕里挣扎出来的时候,日军后队的二十八辆轻型坦克已经尽数起火焚烧起来,烟雾遮盖了整个战场,日军坦克兵的惨叫声不断从车内通话器中传出来,佐助大作被打得昏头昏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他放眼望去,触目所及到处都是起火焚烧的日本坦克,而他的正前方,十多辆中国坦克黑洞洞的炮口还在不断的向他们倾泻死神的飞吻,当一颗炮弹打在佐助炮塔上的时候,佐助的神经也崩溃了,什么皇军之花,什么大日本帝国不可战胜,自己的性命要紧,佐助命令驾驶员立刻调转车头向后撤退,不过当佐助发现挡在自己身后的是那些伴随作战的步兵时候,战争中丑陋的一幕爆发了,“给我开火,不要挡住我的去路。”那些步兵和轻型卡车本来是为了掩护佐助的后方才部署在那里的,现在反而成了佐助逃跑的障碍,既然是障碍,就要迅速的清除掉,佐助是这样想的,也是这样做的,不愿意执行命令的车长当即被佐助开枪处死,他亲自抓起机枪向着自己人开火,随即,其他的炮手和机枪手也开始了射击,目瞪口呆的日本步兵被炸得人仰马翻,死伤无计其数。

当佐助带领残存的十几辆九七式坦克逃离战场后,我命令部队迅速打扫战场,收集日军的汽油和机枪子弹,日军炮弹由于口径不同,只能忍痛弃用,不少还没有死去的日本伤兵用无助的眼神注视着中国士兵,这次与以往的战斗不同,我也不忍心命令士兵对这些被自己人出卖的日本士兵开枪,最后,我命令给这些日本伤兵留下了部分药品后带着大部队离开了这片被诅咒的战场,继续向着罗王镇进军。

什么是诅咒,什么是罪恶,当佐助等人惊魂稍定,开始商量如何编造故事愚弄上级的时候,那些得到中国军队帮助的日本士兵则悄悄地追踪起佐助联队的残部,并于一天之后在一个山村与之同归于尽,替那些被出卖的日本步兵报了血海深仇,佐助联队神秘失踪了一个月之后,才被一支日本侦查队发现,直到这时候,介古师团长都不知道为什么佐助大佐等人会神秘的死在了这个小山村之内。

日本战车第一师团所谓的皇军之花佐助联队的覆灭并不能改变罗王镇地区战斗的最终走向,因为除了战车第一师团,日本人在这一地区还拥有四个主力师团和一个独立旅团多达15万人的强大实力,关麟征目前手中还掌握的部队仅仅只有二千人左右,随着战斗日益白热化,二十军团在罗王镇的各个方向防御力量全都在向镇中心收缩,日军凭借着绝对优势的兵力发动着一波又一波的攻势,其后方的几百门大炮和迫击炮则不断把防御者占据的房屋夷为平地,失去了房屋的掩护,仅拥有轻武器的中国军人根本不是日本士兵的对手,往往在射倒几个日本兵之后就被后续的日本士兵打死了,少量重机枪火力点作为防线支撑点,掩护着被突破防线的士兵们向后方转移,自己则坚持到打完最后一颗子弹,或者火力点内被丢进来一枚日本卵形手雷。

我的部队出现在了进攻罗王镇的日本陆军第二十二师团背后,他们立刻就感觉到了这支中国部队的厉害,一个步兵大队在短短的二十分钟战斗内就被打垮了,他们丢弃了二百多具尸体狼狈的逃向了与罗王镇相反的方向,我立刻命令双双给镇内的关麟征发报,要求他立刻组织兵力向我所处的方向突围,我们一起杀出去,关麟征是什么人,身经百战的勇士和智者,他很清楚目前形势下,他即便是冲出了罗王镇也不可能带领剩余的所有战士撤回国军防线,而且失去了二十军团这么一支强大的军事力量,国军防线已经是朝不保夕,随时可能被追击而至的日本军队突破,所以他果断地命令罗参谋长和关大志率领一支部队向着后羿师出现的方位进攻,而他则带领二十军团其他所有还活着的战士发起最后的冲击,吸引日本人的注意力,给罗参谋长和关大志创造一个机会,一个可以把二十军团战史和荣耀传递下去的机会。

关麟征不用说什么,那些受了重伤无法行动的士兵早已经自杀殉国,其他轻伤员默默地拿起了自己的武器,大家的目光都聚集到了关麟征的身上,关麟征那张饱经风霜的脸庞写满了刚毅和感激,他感激的望着废墟中站立着的千余名将士,这就是昔日战功赫赫,纵横沙场,攻必取,战必胜的二十军团所有剩余的士兵,二十军团曾经威名撒播华夏,但现在二十军团即将走上绝路,这不是关麟征和士兵们的过错,完全是由于卖国贼和汉奸的无耻叛卖,关麟征不甘心,不甘心二十军团就这样完了,但是如果再拖延下去,前来救援的后羿师也凶多吉少,关麟征心里想道:“无论如何,都不能让后羿师也跟着我们一起完蛋,要复兴二十军团,要复兴中国军队的神威,就要靠后羿师了。”想到这里,关麟征缓缓地举起了手里的步枪,笑呵呵的对全体将士说道:“弟兄们,那些负了重伤的兄弟先走一步了,我们这就跟着他们一起去,可是在此之前,我们要让小鬼子们看看,二十军团还有人可以战斗,要多带几颗小鬼子的人头上路,弟兄们,你们后悔跟随我关某人吗?”“不后悔。”大家异口同声的喊道,关麟征喊道:“好,弟兄们,对不住大家了,害你们今天和我一起被鬼子逼到了绝路上,我们都不想死,但我们都是中国军人,不能去做俘虏,不能去做亡国奴,更加不能去做汉奸走狗,那我们怎么办呢,我们就用手里的武器和鬼子拼到最后一个人,最后一颗子弹,让小鬼子知道什么叫做宁死不屈。你们说,有没有人贪生怕死?有没有人要去做亡国奴?”“没有。”这吼声惊天地泣鬼神,令闻者振奋,令敌人闻风丧胆。

关麟征又一次举起了手里的步枪,向着与我前进方向相同的方向挥下了手臂,吼道:“弟兄们,杀鬼子亚。”“杀鬼子。”随着这片雄壮的吼声,一千多二十军团将士争先恐后的冲向了敌人的阵地,向着冲过来的日本鬼子迎面冲了上去,关麟征看了一眼罗参谋长和关大志他们突围的方向,自己也冲了出去,冲入了密集的弹雨之中,他心中没有怨恨,只有一种冲动,渴望着向面前的禽兽军团讨还血债。

十月九日中午,二十军团全军覆灭。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