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T 给美军办事被分尸,伊拉克黑帮老大跟美军平起平坐!

美国士兵斯特瑞克:今天早上7点半就起床了,去食堂取了一个盒饭,留着当我的午饭。食堂内的情人节装饰还没撤掉,到处都是心型,汽球和彩带。美军的食堂每到节假日,像独立日,圣诞节,感恩节,复活节,阵亡将士纪念日等等,每个食堂就会有专人布置装饰,五彩缤纷,各有特色。我们在德国基地过感恩节的时候,他们把一只活生生的大火鸡圈在一个笼子里,放在食堂门口。另外,所有的食堂工作人员。都穿上仿中世纪的基督徒的长袍给大家派发食物,有点类似化妆舞会。

上午十点左右,我们来到清剿区,今天的任务是去一个小村庄,挨家挨户的进行家访,就是向村民打听了解,这个村子里,谁是恐怖分子和基地极端组织成员?哪里有武器库?作为回报,美军会给予巨额美元现金。

其中有一个小村庄里,住着一个很大的宗教帮派的领袖,他手下有一大帮人。前段时期,美军的另一个部队曾经跟他谈判过,希望他下令让他的手下停火,并且停止攻击美军。结果第二天,当地的帮派之间的殴斗火拼果然停止了。

我们知道他是当地一个黑帮派的领袖,但是美军拿他没办法,既不能抓他,也不能暗杀他,否则将会引起更大的骚乱,给美军造成更频繁的,防不胜防的重大伤亡。他现在基本上是在美军的监控之下。或者说,美军也是在他的手心里。美军希望与他妥协,和平共处,希望他的帮派不再攻击美军,让当地的治安稳定下来。这样对双方都有好处。对他来说,美军不去找他麻烦,保留他的兵力,物力和财力。大家井水不犯河水,相安无事,等美军一撤,他可以利用保留下来的实力,在当地继续做他的土皇帝。

一个上午,我们就是这样一家,一家的走访着。

下午,要召开一个美军与当地几个镇子的镇长的座谈会,我们把他们从各个镇子接过来,我们的长官就跟他们谈条件,提供恐怖分子和武器库的下落,美军提供免费的水,电,食物,医疗和奖金。会议大概一共持续了近四个小时。

会议结束后,连长下令,今晚我们不回前哨站过夜,也不是睡在大街上,而是要去另一个小村庄过夜,那里是一个治安非常不稳定的区域。

傍晚,巡逻任务将近结束的时候, 我们把装甲车开到一个菜市场,步兵队进去买了一些鸡,面粉,油和饮料。打算晚上借一户人家的厨房用来自己开伙。他们买了25磅的鸡肉,花了20多美金,这个价格折成当地货币买鸡算是天价了,够买金鸡了。步兵队这帮人也不知道讨价还价,再加上当地的奸商也乘机想宰大头兵一把。

天黑后,我们赶到那个小村庄,要去一户特殊人家,他家的主人刚被谋杀(大概与美军有关)我们今晚要住在他家周围设岗保护,防止有人回马枪杀光他全家。说到谋杀,我们连一共有四个伊拉克翻译,他们平时跟我们出去巡逻都是蒙面的。其中一排的那个翻译在回家休假时,走漏了风声,被当地的恐怖分子杀掉了。他的尸体被烧焦后肢解,一块一块的挂在沿街的树上示众。

我以前在巴格达街头巡逻的时候,也经常看到一截,一截的焦黑的肢体,挂在路两边的树上。大概十有八九都是曾经为美军服务的。

到了那户指定人家后,步兵队就住在那户人家旁边的一个破旧的空屋子,我们用装甲车在两个房子外面围成一个360度的防守圈。步兵队在各个窗台旁和屋檐下也设有哨兵。有几个人就开始做晚饭,炸鸡。。。

由于这个空屋子里没有电,光头士官很不习惯,大呼小叫。他竟然派我们开车回前哨站去,给他拉一台发动机过来。而且他还对发动机有N 多要求。要能发电,功率不要太大,也不要太小,体积不要太大,也不要太小。

于是,我和好运,大贱嘴三人开着车去前哨站,先要去那个魔鬼补给站加油,然后,摸着黑,七兜八转的回到前哨站。我们一路上都在骂光头士官,TMD,一个晚上没电会死啊?摆什么谱啊!这里是伊拉克,又TM 不是在美利坚合众国。

我们三人刚把一台不新不旧,不大不小,不轻不重,能发电的发动机扛上车, 就在无线电网里收到光头士官的最新指示,发动机他不要了!!

我靠!!他把我们当成什么啦?一帮免费的穿制服的家奴,还TM 每月不用他掏腰包付发薪水,目中无人,肆无忌惮,不尊重他人,胡作非为。在回去的路上,我们又痛骂诅咒了一路光头士官。

我们只好把车开又回到那户人家的外面继续警戒,步兵队从屋里送给我们一只刚刚做好的香喷喷炸鸡和一些阿拉伯大饼。他们两人不敢吃,觉得还是吃美军的口粮放心。担心伊拉克的鸡肉和面粉里有细菌,激素,催化剂,防腐剂,增白剂,致癌物。。。

我无所谓啦,我20岁才来到美国,我的肠胃对这些早就已经有很强的抗体,要拉肚子也是他们先拉。。。。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