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能遗忘的抗日英雄:血路 第十章 素来尔高地 第六节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136/


山田大佐得知发现有人数不少的支那军队占领了素来尔高地,他不敢怠慢,立刻带着自己联队的三千多人马赶到素来尔高地。由于大部队抵达时天已经黑了,山田命令部队先把高地包围起来再说。


根据率先抵达这里的大队长报告,守卫高地的支那部队有好几百人,另有人数不详的炮兵。从已交火的情况看,守军的炮兵十分强大,各种口径的迫击炮至少有数十门之多,而且还有大口径重迫击炮。


山田大佐感到纳闷,这重迫击炮他们是怎么带到这里的呢?按说,能够绕开于邦城的防守到达这里,只能经过地势险要的丛林地带。这少量的支那部队流窜过来还可以理解,但他们能够携带这么多重武器和弹药就让人费解了?不管他了,山田连夜布置明天的进攻方案。


第二天,天气阴沉沉的,能见度不高。山田大佐非常满意这样的天气,因为美国飞机不可能飞到这里来了。随着山田大佐的一声号令,日军的炮兵从各个不同方向对素来尔高地进行猛轰,守军的炮兵也不甘示弱地展开反击。一时间,素来尔高地炮声隆隆,群山之中回响着这种震耳欲聋的炮声,十几里外都可以听得见。天边传来的阵阵雷声也来凑热闹,更增添了这里一场大战的激烈气氛。


山田大佐在一处隐蔽的位置,拿着望远镜观察战斗进展情况。只见日军排成散兵队形,在炮火的掩护下从四面八方向素来尔高地进攻。随着接近守军阵地,担任掩护的轻重机枪也加入到还在进行中的炮战之中,使守军的阵地前面形成了一片枪林弹雨。


现在,守军的那些小口径迫击炮成为了主宰战场的主力军,它们发射了大量空爆弹,那密集的弹片像雨点一样落在鬼子的进攻队形上方。别看这些小口径轻迫击炮射程不远,但对阵地前数百米范围内的目标炮击是绰绰有余了。何况特遣队配备的这种轻迫击炮有数十门之多,日军这个联队的迫击炮都没有他们的多。


尽管山田联队的士兵都经过了丛林战的专门训练,他们非常会利用这里的地形掩护,可无奈守军的火力实在是太强大了,造成了日军大量的伤亡。即便有一些日军侥幸躲过了炮弹,冲到了阵地前,但守军那些轻重机枪和步兵的自动武器把他们又打倒在守军阵地前面。


看到眼前这种场景,山田大佐的脸上不禁出现一阵阵的痉挛,本来就满脸横肉的样子,现在就显得更加狰狞恐怖了。和自己师团其他高级军官一样,山田对支那军队也是十分蔑视的,从以往的战绩来看,支那军队根本就不是日军对手。眼前这支守军,其充量不过千把人,以一个联队来进攻他们,已经很抬举他们了。可是为什么这进攻屡屡受挫呢?山田大佐百思不得其解。


到了后来,山田不得不命令部队停止进攻了,因为他们的伤亡太惨重了,就连指挥部也被一颗重迫击炮的炮弹击中,副联队长樱山大佐当场阵亡。这样的结果当然让山田大佐不满意,但他不得不承认,守军这支小部队的火力实在是太强大了。如果继续这么打下去的话,恐怕自己整个联队都搭进去也不行。


晚上,山田大佐想利用自己的部队熟悉丛林战的特点,组织了一些小规模的偷袭。但是,守军也利用晚上派工兵在阵地前面埋设了很多地雷,而且,这些美国制造的地雷名目繁多,像什么绊索雷啊,照明雷啊,反步兵雷啊,等等……。更为可气的是,守军把他们吃过的罐头盒扔到阵地前面一地,稍不留神踢到它,就会发出声响,立刻就会招来一阵枪炮。这天晚上数支小部队的偷袭无一不遭到了失败,反而有增添了伤亡人数。


山田整夜都没有睡觉,得知派出的几支部队夜袭都失败后,他简直抓狂了。就这么一支支那小部队,居然让皇军的一个联队没有办法。虽然他十分不愿意把这里的情况报告给师团,可这时候他又不得不这么做。因为他心里十分清楚,如果隐瞒这个事实,那可是要掉脑袋的事啊!当然,他把这支守军的炮火大肆渲染了一番,这也是为自己进攻不利找到了最好的借口。


不过,他在发给师团长的电报中指出,尽管今天的进攻没有奏效,但消耗了支那守军大量的弹药。他已派出一个大队专门在可能为支那军队提供补给的丛林小道中搜索,这样一定会切断支那部队的粮食弹药补给。这样一来,就可以把这支支那部队困死在素来尔高地。


把这些事情安排完之后,山田总算可以休息一下了,他躺在行军床上翻来覆去睡不着。他一直再想,自己和支那军队作战多次,那次不是把支那军队打得丢盔弃甲啊!其实他也明白,支那军队之所以打不过日军,主要是他们的装备太差。想想那些挥舞着大刀片和大日本皇军搏斗的支那人,怎么可能战胜大日本皇军呢?


可眼前的这支支那部队,他们的炮火之强大让自己感到震惊。这好像一夜之间,支那军队就突然变得如此强大了!一想到支那人口多少倍于日本人,一旦有了这么强大的武器装备,山田就不寒而栗。他实在不敢想象,日本和中国已经打了这么多年的战争,就凭那么落后的装备也抵抗了这么久,至今日本也不能用武力占领整个中国了。现在,这里又出现了装备这么精良的支那军队,这可不是一件好事情啊!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