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际版的泰坦尼克号-第三个太阳 第三个太阳 第9章 龟兹干尸

阿尔法 收藏 0 1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4166/][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4166/[/size][/URL] “拦截计划”无法改变“吞噬者”轨道的传言,以及随之而来的无法找到“行星推进器”启动办法的消息,就像两只漆黑的巨翅,迅速扑灭了人类心中的希望,地球迅速陷入混乱之中。人类的末日感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强烈过,对生的绝望迅速转化成对死亡的恐惧和对生命的憎恨,所有指向自身和指向外界的愤怒都在那一瞬间爆发了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166/

“拦截计划”无法改变“吞噬者”轨道的传言,以及随之而来的无法找到“行星推进器”启动办法的消息,就像两只漆黑的巨翅,迅速扑灭了人类心中的希望,地球迅速陷入混乱之中。人类的末日感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强烈过,对生的绝望迅速转化成对死亡的恐惧和对生命的憎恨,所有指向自身和指向外界的愤怒都在那一瞬间爆发了。于是,无怨无悔的自杀和肆无忌惮的残杀纷纷上演,而大张旗鼓的通奸和强奸则成为人类留恋生命的最后一道风景。人类既不再需要秩序,也不再需要尊严,生命的烈火在熄灭之前就是燃烧得这样肆意,这样惨烈!

“地球拯救委员会”的精英们却不甘让人类的生命之火就此熄灭,他们用连续召开会议的方式,来表达了对生命的尊重和对挽救人类的竭尽全力,尽管只是一些混乱的争吵和毫无建树的讨论。在江临枫的破译毫无进展之后,他们又把赌注押在了高天云的没有道明的“办法”上了。

袁佳欣是在“地球拯救委员会”赶制的“高天云专访”上觉察出丈夫义无返顾、视死如归的决心的。她独自一人坐在客厅的沙发上,看着视屏里丈夫清瘦的面容,心里倍感酸楚。她已经非常清楚,如果人类拿不出比“拦截计划”更好的办法来拯救地球,高天云就不可能回到她的身边了,他将和四万名太空战士一道,把土星轨道圈附近的那片星空作为自己最后的战场和墓地。没想到河西航天城一别竞成永诀啊!无助的袁佳欣决定去找她曾经悄悄爱过的另一个男人,现在,也许只有他才能挽救天云了。

袁佳欣走进江临枫的客厅,江临枫正和尚雅仪坐在沙发上木然地望着视屏。

“临枫,你救救天云吧。”袁佳欣等不急坐下,就用少有的哀怨眼神望着他说。

“佳欣,你坐下来说,天云不是好好的码?”尚雅仪疑惑地打量着她的同事。

袁佳欣在江临枫身边的沙发上坐下,祈求地说:“不用瞒我了!临枫,快告诉我实情吧!”

江临枫看着袁佳欣红肿的眼睛,知道她已经哭过了。“唉,其实,天云一开始就没打算回来。”

“怎么可能?他走的时候显得那样淡定自若,从容自信。”尚雅仪插言说。

“快说说,他都对你说了些什么?”袁佳欣急切地问。

“这就是天云的性格啊,他不会把心中的恐惧轻易在女人面前表露的。他在临走前曾约我到其香居茶馆,从交谈中我听出了他对‘吞噬者’的恐惧,也听出了他准备赴死的决心。他甚至把你和飞雪都托付给我了。”

“天啦!好个死天云,看我怎样收拾你!”气恼和着急让袁佳欣浑身颤栗起来。

“佳欣,你别急,临枫会有办法的。”尚雅仪赶忙移到袁佳欣身边,把她搂在怀里,回头对丈夫说,“临枫,你快想办法呀,你忍心看着佳欣这个样子吗?”

“这……我……好吧,我这就到研究室去,只要神的基因信全部破译,找到‘行星推进器’的启动办法,天云就可以返航了。雅仪,佳欣就交给你了。”江临枫说着起身就往门外走去。

“放心去吧,我们等着你的好消息。你可一定要抓紧啊!”尚雅仪目送丈夫走出大门,心里顿时显得空落落的。

“哎,今天是几号了?”江临枫从门外探回头问。

“24号。你问这干嘛?”尚雅仪觉得他怪怪的。

“没什么。我是想‘吞噬者’已经出现快一个月了。哦,差点忘了,下午学校来过电话,要我们赶快把孩子接回家,说是怕出意外。”

江临枫走后,两个女人就在傍晚的余辉中,驱车赶到孩子们就读的第一实验小学。果然,学校已经处于无序状态,昔日安宁的校园已经被车声、喊声、哭声弄得乱七八糟。两个女人的心立即被吊到了嗓子眼儿。她们的车被堵在校门处无法动弹,只得下车在狭窄的车缝和人流中穿行。挤了将近十分钟,才挤到子豪和飞雪就读的“培英搂”前,等她们气喘吁吁赶到孩子们的教室时,里面已经空无一人,也不见老师的影子,连欧阳可心的电话也打不通了。她们又赶到孩子们的公寓,仍然没有他们的踪影,还在楼道中大声吆喝的生活老师也说不知他们的下落,她已经找过一回了。两个女人听了直发毛,急得流泪都流出来了。正在他们不知所措的时候,子豪和飞雪牵着子都从幼儿园那边叽叽喳喳的过来了,弄得两个女人破涕为笑。



第二天一大早,江临枫一脸倦容的回到家。袁佳欣已经过来帮着尚雅仪弄早餐,三个孩子正在草坪上做早操。

“临枫,这么早回来,是不是……”袁佳欣放下手中的刀叉,从厨房过来问道。

尚雅仪端着一盘糕点,也跟了出来,“是不是已经有办法了?”

江临枫看了两个女人一眼,就重重地瘫在沙发上,闭上了越发深陷的眼睛。

“那你怎么就回来了,佳欣正着急呢。”尚雅仪把糕点搁到茶几上,“来,先吃点吧。”

“叶知秋在接着干。”

“那你认为还有希望吗?”袁佳欣急切地问。

“已经把基因库中的标本反复分析了两三遍。”

“你的意思是……”袁佳欣连把话问完的勇气都没有了。

“除非找到更原始更纯正的基因。”江临枫还是不愿睁开眼睛。

在袁佳欣再次为高天云的处境痛苦不堪的时候,三个孩子一阵风跑进客厅,围着江临枫要他讲故事。两个大孩子分坐于他的左右,非常想听他讲神的基因信的故事。小子都极自在地骑在父亲的腿上,一边用小手揉着他的耳朵,一边吵着要听龟兹干尸的故事。

龟兹干尸?江临枫心里一颤!不就是几十年前克孜尔千佛洞附近挖出的那具色目人女尸吗?他赶紧放下女儿,到书房的电脑中很快搜到了在这个条目:

龟兹干尸——于2048年在克孜尔千佛洞附近的古墓中发现,现存放于古龟兹国博物馆内。该干尸为一年轻女性,尸体保存完好,出土时皮肤尚有弹性,头发为金黄色。经遗骨DNA鉴定法测定,该干尸为当时的“色目人”,具有纯正的希腊血统,距今已有1500多年的历史,其身份可能是当时的龟兹国王妃……

读到这里,江临枫放大了旁边的干尸图片——天啦,出现在他眼前的竟是一副沉睡的雅典娜女神像!

江临枫感到他的身心都在那一瞬间紧缩,直觉告诉他,这具1500年前的纯希腊血统女尸身上,一定隐藏着神的基因信的全部内容。

此时已是晚上8点,江临枫立即和叶知秋乘坐研究所的小型飞机赶往那里。

好在路程不是太远,他们于21:30分左右在克孜尔千佛洞附近的一片平坦的沙漠上降落。此时的千佛洞正值日落时分,好一派“大漠孤烟直,长河落日圆”的意境!要是在平时,江临枫真是要诗兴大发了。

江临枫叫飞行员小李在飞机上待命,飞机不要熄火。他和叶知秋一人背工具包一人提采集箱,踩着松软的沙子向那座有些***风格的博物馆走去。在博物馆西北约300米处,千佛洞在那面土黄色的崖壁上张着一张张幽暗的大口,那些面容平和的佛像和风格质朴的壁画隐约可见。在前面的空地上,有三架小型飞机停在那里,但不见一个人影。他们穿过一片胡杨林,就来到这座描绘着飞天和各族文字的宫殿前。江临枫略微迟疑了一下,就跨进了那扇穹顶高耸的大门,他一下子就像穿越了千年时空,站在古龟兹国的宫殿里了。可这种感觉只在他脑中停留了几秒种,一种异样的气息就飘进了他的鼻孔——是一股浓浓的血腥味。

“不好,知秋!”他一把拉了她闪到旁边的树丛中。他凝神听了好一会儿,除了沙漠上空呼呼而过的风声,再听不到其它一点动静。他这才牵了她蹑手蹑脚地穿过三十来米宽的露天前厅,跨进了展览厅的大门。可是,眼前的情景却吓得他们差点昏厥。

只见大厅中央那个床榻形的展台上,原本安然沉睡的龟兹王妃已经被人粗暴地亵渎过了,她身上的织物被全部扯掉,蜡黄色的裸体让人触目惊心。在床榻前的地板上,有三名男管理员的尸体横陈在玻璃和织物的碎片上,几汪还在冒着热气的鲜血正在一点一点地扩展着。在展台左侧的角落里,有两名女管理员一丝不挂的躺在血泊中,刺目的弹孔清晰可见,尚有一些细腻的血泡儿在无力流淌……

“啊——”叶知秋尖叫一声,倒在了江临枫的怀里。

江临枫也感到双腿发软,但他还是极力支撑自己抱紧叶知秋,“知秋,别怕!你快站好!我们得赶快离开这里!”他听见自己的牙齿在打颤。

等叶知秋一站稳,他就立即奔到他的“雅典娜”身边,准备在她那原本美丽的头颅上钻孔。但他看见她左手那根原来带着玉石戒指的无名指已经只剩一点皮肤相连,就生生把它扯了下来。就在他扯掉指头的一刹那,他看到王妃纤瘦的裸体动了一下,把两只在那干瘪的胸脯上乱爬的苍蝇吓得逃之夭夭。

“我们快走!”江临枫已经没有心思欣赏这个千年美人的躯体,他拉了叶知秋就往大门外一路小跑。

刚跑出门,就看见五六个“老毛子”(看上去像E国人)向那几架飞机走去。他们已经把这片沙漠圣地洗掠一空,看样子是打算尽兴而归了。但叶知秋的出现却无异于让他们看到了王妃的复活,他们纷纷扔掉手中的佛头佛身,狂叫着向这边飞跑过来。

江临枫立即意识到将要发生的事情,他大叫一声“快跑”,就扔下工具箱拉了叶知秋向他们的飞机猛跑。接着就响起了刺耳的枪声和子弹的呼啸声,无数的白烟在身边的沙地腾起。幸好有胡杨林的遮挡,他们才在“老毛子”们穿出树林之前躲过弹雨的袭击,爬上了飞机。

飞机立即起飞,向东方全速飞行。

江临枫看了看身边毫发未损的叶知秋,又摸了摸抱在腿上的装有王妃指头的采集箱,才稍稍松了口气。“真是惊险!像是在拍恐怖片。”

“我好怕哟,他们会不会追来呀?”叶知秋的身子还在抖个不停。

“别怕,他们追不上的,只要一穿过前面的塔克那玛干沙漠就不怕了,他们不敢追那么远。”

正说着,只听小李叫了声“不好”,就看见视屏上有三个小白点正在迅速变大,“该死,他们追上来了。”

“我们怎么办?”江临枫着急地问。

“他们肯定是武装飞机,我们……”小李回头望着他们,一张稚气的脸上只剩苦笑。

“不行!我们必须甩掉尾巴,我们不能完蛋!”江临枫大吼。

“好吧,我试试。”小李说着,让飞机呼地转了个大弯,向另一个方向飞去。几分钟后,下面出现了一片密密麻麻的红沙土林。“我们到下面的洞穴中去避一避吧。”说着,飞机就在一块被奇形怪状的土林包围的空地上降落。

“快下去!那边有个构造复杂的洞穴。”小李指了指前面那个驼峰状的土林说。

“你怎么知道?”叶知秋问。

“我以前来过。”

江临枫背上采集箱,和叶知秋一起跳下飞机。当他转身去叫小李时,飞机的舱门正在缓缓关上,在那个越来越小的缝隙中,那张稚气的笑脸正在渐次消失。“小李!你想干啥?快下来!”

“你们和所里联系吧!我必须把他们引开,不然我们都……”后面的话被发动机的轰鸣吞没了。

飞机腾空而起,席卷的风沙差点把江临枫扇倒。等江临枫睁开眼睛,飞机已经消失得无踪无影。等他还没有回过神来,就有三架飞机从头顶上呼啸而过,紧接着就传来一声剧烈的爆炸声。

江临枫和叶知秋立即明白,小李已经牺牲了。泪水,立即在他们沾满尘土的脸上冲出两道沟槽。

“我们该怎么办哦?”叶知秋泪汪汪的,像个灰姑娘似的望着蓬头垢面的江临枫。

“别怕,我马上给所里联系,叫他们在当地派飞机过来。”他说着就去掏手机……“完了,手机跑丢了。知秋,你的呢?”

“我的……也丢了。我们真的完了……你听,飞机过来了。”

“是老毛子回来了。我们快跑!”江临枫拉着叶知秋像两只兔子似的钻进了前面的洞穴。

这个洞穴果然如小李所说,构造复杂,就像一座天然迷宫。他们没有手电,只得手牵着手在昏暗中摸索前行。洞外的飞机声时远时近,说明几个老毛子对叶知秋的美色并未死心。有好几次,江临枫被前面的土角洞壁碰得叫出了声,但他还是忍着疼痛往里钻,他们只有依靠“捉迷藏”来对付老毛子了。

就这样,他们在这座黑暗的迷宫中钻来钻去的忙活了许久,在听不到飞机的嗡嗡声后才在一处比较宽敞的地方坐下来,他们已经又饿又渴又累。叶知秋靠在江临枫的身上,已经无力说话,汗湿的内衣贴在身上,弄得她浑身难受,渴望立即洗个热水澡的愿望让她忘记了饥渴。江临枫楼着周身冰凉的叶知秋,一种难以名状的恐惧和一股深深的爱怜之痛同时折磨着他,让他的心比额头上的伤口还要疼。他觉得此时最对不起的人就是叶知秋,他不该拉她同自己一起涉险,是自己藏在心底暗处的那个肮脏的欲念把她拉来的。但睡意的袭击没让他们想得太多,他们就在这个危险的洞穴中渐渐失去了意识。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