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小时侯觉得,一年之中最盼的就是过年,因为过年时不仅能穿上新衣服,而且穿的也好,并且玩的也好。可是当随着年龄的增长踏进社会后,过年的那股心劲不仅由浓变淡,由淡生厌,而且竟由厌生出了几分惧怕来。

当紧张忙碌一年之后,想靠着过年这几天放松一下,可那鞭炮炸出的惊雷却丝毫让人感觉不到轻松,辞旧迎新之际,几乎家家都要大呼小叫的放上好一阵子鞭炮才算结束,而且,这鞭炮是越造越响,时间也是越拖越长,若是没有特殊情况,一般不到正月十五是不会鸣金收兵的。在这段时间内,几乎日日炮声隆隆,夜夜硝烟弥漫,搞得你心烦意乱,如坐针毡,夜半时分,爆竹声声入夜来,天将破晓,鞭炮齐鸣惊四邻,走在街上,“二踢脚”突然腾空而起,令人哭笑不得,坐在院中,“钻天猴”犹如航空炸弹般从天而降,令人防不胜防,大有上天无路,入地无门之感,叫人如何不害怕?

新年之际,祖国的花朵们或蜂拥而至,或鱼贯而入,鞠躬问好之后便等着发压岁钱,看着别人发压岁钱一出手便是五十、一百的,并且脸不红心不跳,自己虽有心比个高低,可无奈囊中羞涩,实在无力打肿脸充胖子,就只好“节约闹革命”了,孩子们似乎还没有钻进钱眼里,不会象大人们似的说些“太小器”之类的风凉话,可大人们就不同了,什么难听的话说不出来?即便是我不想与人比高低,一个春节下来,仅压岁钱一项没有千元是挡不住的,况且在春节期间诸如什么订婚、结婚、乔迁新居之类的事情又特别的多,人家给你发了请柬你无论如何是要去的,去了就得有所表示,这样,自己那点工资收入明显着就不堪重负了。令人忧虑的是:如今这请客送礼、压岁钱什么的,竟也象时下的房价一样的一路飙升,前些年总共有个百八十元也就能应付过去了,可现在一个人一次送一百元都有些拿不出手了,如此快的增长速度,怎能不让我们这些上班族感到害怕?

过年了,同学同事战友什么的免不了一聚,请吃饭是最隆重、最高级的待客方式,俗话说无酒不成席,于是,每次不喝倒及格似乎就不足以显示主人的热情好客,尽管本人在过去的岁月里曾使出浑身解数有意识的加以锻炼,可却始终经不住“酒精考验”,几乎每次都无一例外的败下阵来,凭我这点酒量那有与那些酒场高手同台竞技的资格?无奈东家邀西家请,本想不去,又怕别人说拿架子拂了人家的好意,去了又不能不上酒桌,上了酒桌又不能让主人为难,结果自然是又醉个一塌糊涂,出尽洋相。酒醒之后,好几天都提不起精神,这里酒劲还没退,别人就又找个名目请你,之后,自己还的要回请人家,就这样,几乎每年都要转着圈的喝上这么一圈,虽然不太请愿,可也只能硬着头皮,强打精神,端着酒杯舍命陪君子,于是,年后的心有余悸便延到了下一个年以前,叫我怎能不害怕?可是,怕也好,不怕也罢,年却是依然要过的。

我想过年,可实在又害怕过年。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