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天上午没课,宿舍老大约我去逛街,我欣然答应。

临走时,老大说,你等一下啊,我换一下卫生棉。

我知道,老大的大姨妈又如期而至了,我说:那你还穿超短裙啊?

老大说,没事,逛街呀,又不是逛窑子。。。


我惊呆!!穿超短裙和逛窑子有联系吗?诸位?


来到鸿嘉超市前面,围着一大圈子人,老大爱看热闹,拉着我挤进去看。


原来是袜子出血大甩卖,质量不错,挺好看的,可惜就是一地摊。


老大问价格,三元两双,说,便宜呀,就赶忙蹲下挑。


挑了半天,找了一双粉红色的,那还得挑一双呀,人家一双不卖,只两双两双的卖!


正挑着那,那练摊的老板说话了:哎,哎,这位大妹子哦,这袜子你买就买,不买就算完,


也用不着偷俺的袜子呀!


老大一愣,当弄明白是说自己时,就说,谁偷你袜子啦?


你没偷你往你那裙子里塞啥?


我,我,我塞啥你管的着吗?你!


这时,大家已经开始议论纷纷了。。。。


我知道,那是老大的卫生棉没放好,老是往外遛,老大肯定塞这个了。


可这也不好在大庭广众下说呀!


练摊的老板见老大说话含含糊糊,就更断定是老大偷了他的袜子。


你没偷,没偷那你把往裙子塞得东西拿出来,你!


于是,大家都议论纷纷着:看不出,这姑娘竟然干出这样的事情来。。。。


老大,终于火了,疯了,不顾一切了!


老大猛地从下面拽出了血淋淋的卫生棉,一道红光摔向了地摊老板。。。


这道红光不偏不倚,正中老板的脑袋!


老板摸了一下脑袋,看着自己一手的鲜血,


吓得大喊:不得了了,袜子打破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