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机枪》 五集 比武 第五集 比武 四、再约比武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066.html


占彪回过头来问樱子:“丫头,你现在练的合气道不知道和那时的合气道有没有区别,我挺欣赏合气道,它不像空手道那样咄咄逼人,是属于刚柔相济的武术,而且打起来很好看,动作舒展浑圆,和大自然混为一体……”说着,占彪抬起手来划了几个圆,有点像太极拳的手法。

樱子在车上跳起来高兴地说:“彪爷爷你还记得啊,对,就是这样的。现在合气道更加注重气的运用和强身健体,在对练时以调和、使用自己的气来控制和破坏对手的气,由此来决定胜负高低。所以练合气道与年龄、性别、体格无关,现在很多女孩子都在学练呢。包括北京的一些女大学生。”

占东东和郅县长同时说:“樱子……”郅县长:“东东你说。”

“呵,我们一定想到一起了,樱子,有空给我们演练一下合气道好吗?”占东东大声说,他和郅县长都想看看当年败在中国武术下的合气道是怎么回事。

樱子爽快地答道:“可以啊,只是你们也要让我看看南拳的岳氏散手和北腿的戳脚番子。”

占彪长叹一口气说:“曹羽绝不会想到,戳脚番子居然在南方也生根了。如果没有和鬼子的相约比武,还不一定有这南拳北腿的交流呢。”

郅县长在旁说:“曹羽爷爷按现在话说,是你们的非常9+1啊!”

郅彪对他们说:“那时9加1有好几个版本呢。有九师兄弟加曹羽,有九师兄弟加四德,还有一个版本……是九师兄弟加茄排吧。”

*****************************************************************

第四场较量一开始,那白净脸鬼子就一屁股坐到地上,让小峰暗吃一惊。其实这鬼子坐在地上是有名堂的。这是合气道有名的坐技,要求使用者要有着天人合一的定力和瞬间的自然反应能力,其出奇制胜的招数有着独特的攻防威力。敢在对擂中应用坐技者起码是个黑带二段。所以合气道高手在遇到汽车撞来、突遇落物等突发事件时总比常人本能地逃脱险境,就如占彪九个师兄弟在日军飞机轰炸山谷的本能自救反应一样。

占彪和小峰后来才知道,合气道的创始人植芝盛平是在传统古武术的基础上,集合柔术、剑道等精华创造出以“不争”、“不主动攻击”为原则的合气武术,被称为“爱的武术”。1931年,植芝盛平在东京建造了合气道总部,取名“皇武馆”,并以“皇武馆“为中心,向全日本传播合气武术。1936年,植芝盛平把合气武术正式定名为“合气武道”。淞沪会战打响以后,他的弟子们大都被征召入伍,曾经在20岁就参加过日俄战争的植芝盛平深知战争的残酷,也为合气道成为日本军人的武道而失望,便放弃了合气道的主持工作,引退到茨城县岩间农村务农,过起了“武农如一”的生活。

所以像武男这样的高段位合气道高手,还是受其师傅的精神影响的,真正以武术界的身份出现时,还是恪守不主动攻击原则的。当然,当他们以军人身份提着枪出现时,自然又是战争机器了。

小峰看到白净脸放弃了先手进攻便知必有其因而没有轻举妄动。他绕着白净脸走了两

圈心想要逼着他先出手,不然显得我们多没风度。打定主意后小峰站定白净脸身后,一个歇步左腿半蹲右脚脚尖前探轻轻一点,然后向后一仰,只见白净脸突然双手向前一俯屁股一抬双腿如闪电一般蹬了出来,紧贴着小峰后仰的身子扫过,果然厉害的招数。这个动作双腿有剪、踹和蹬三种腿法,白净脸用了蹬,叫“蛤蟆蹬山”,是拼全力的打法,而且向后蹬出后会随之站立起来施出源源不断的后手。这个招数有前后方向之分,如果向前就是中国有名的“兔子蹬鹰”招数了。

既然对方击空,小峰不会错过这个机会的。只见他双手齐施岳氏散手,铁指如勾,一把就刁住白净脸双踝一拧身就把他轮了起来。在围观的日军骚动中小峰整整抡了两圈,白净脸在半空中却没有慌张,弓起身来击向小峰下部。

这种情况一般是轮人者轮足了力气把人甩出十米开外的。但小峰却放缓了速度借其弓身来袭的力向上一甩手一松,白净脸看似借势稳稳地又坐在地上,外人眼里都会觉得小峰手下留了情,但小峰心里清楚,白净脸的右脚踝处跟筋已断。只见他挣扎了几下终于没有站起来。

明显这场是输了,武男不动声色又一挥手,叫出来两位合气道高手。他对占彪说:“你们也出两个人吧,我们有两人合练的技法。”原来合气道有一种双人套路,合两人之气,威力浑然天成。

占彪回头看着师弟,准备挑出两人应战。这时曹羽冲了上来沉声道:“这场我一个人来。”还没等占彪反应武男带着气说道:“可以赢我们合气道,但不许不尊重合气道!”

占彪用眼光询问曹羽一打二能行吗?曹羽点点头小声说:“我们戳脚番子适合少打多。”占彪对武男说:“我们也有一对二的技法,请吧。”武男哼了声:“好吧。”大有是你们自找的别怪我无情之意。

因这次是三人上场,日军的包围圈又向外撤了几步。占彪注意到了对方的20名高手在渐渐形成包围,只有大郅和四德的方位日军没有太上前,不知是嫌大致武功不佳还是怕四德这只大狼狗。这时大郅已把手枪收了起来,他也知道这时别坏了武林规矩,不然都动起枪来敌方是20支枪对我们10支不划算。

上场的两名合气道高手依然行礼然后不等曹羽还礼便配合着施展出圆形身法来,柔软绵密的动作滚滚向曹羽袭来,有点中国太极的模样,一旦接触到对方的身体就是瞬间的爆发。这就是合气道独特的与自然合一技法,在他们两人合二为一的动作上看得更清楚,这在日本其他武道上看不到的。

曹羽在施展了几下戳脚后没有奏效,因为对方两人在一起互相掩护得天衣无缝,反道被迫得手忙脚乱,被追着打。曹羽在场里转着圈边研究着边找对方的破绽。这时占彪在旁提醒着:“试试从侧面,三人一条线时。”

这正与曹羽琢磨出来的方法不谋而合,要把他们拆开,不然始终面对两人。意念一动,身形便闪到对方侧面,虽然对方也是一退一进不容毫发地随过来,但还是有片刻间的缓手。这时武男听到占彪的提醒也发现了曹羽的企图,便也及时出声提醒场内两人注意。曹羽试了几下都没抓住机会。

占彪看了一会又发现他们不论是小圆和大圆一直是顺着时针转着,便想到了让曹羽逆时针就是反转试试,话到嘴边他想到武男能听懂,灵机一动话变成了赶马车的“喔、喔……”,武男汉语总不至于会懂得中国农民赶马向左拐的俗语吧。

曹羽听到“喔喔”声愣了一下,接着马上就明白了。他不是没用过反转,但只是用一下就回到正转。这回他开始连续反转,转得对方两人身法大乱,当转到一次三人成一线他出手了,欺近边上一人使出了摔跤招法,一下就放倒一人把他们分开。这回戳脚番子的优势发挥出来了,远了就用戳倒,近了就摔倒,几乎没让他们站立更谈不上两人汇合了。

这可真是应了那句话:“武术加掼跤,神仙吃不消。”看两个合气道高手饱受曹羽折磨杉本在旁实在看不过眼了喊了一声冲了进来,他是觉得空手道的足技和戳脚有得一拼,刚才是轻敌这回要认真的较量一下。

那两个合气道高手灰溜溜下了场,曹羽和杉本顿改刚才的柔绵打法如刀剑相撞一样较量起来。

这时五局已过,强子打输,刘阳赢,三德平,小峰赢,曹羽赢,比分是三胜一平一负。武男知道败局已定,本来他想和占彪打一场,但既便赢了也是三比二,而且这个机会又被杉本抢去了,似乎再赖着比下去不是武士修为了。

场上的曹羽和杉本硬碰硬拼起了脚法。杉本的凶猛足技大多的击向人的头部,抬腿很高类似中国武术的高鞭腿。而曹羽的戳脚大都是奔人的足踝处戳去,身架很低。这样连续三次杉本在抬腿击向曹羽的时候被曹羽一低身戳在足踝处。杉本三次结结实实的被戳倒在地。曹羽这时收手了,退后一步拱手站立。杉本被部下扶起退下。

武男看看自己的两个组,止住了几名要拔枪的部下,又看看面前的十名中国人,仿佛下了决心上前对占彪郑重地说:“阁下,我们的,这次输了,但请允许我,再次向你们挑战,我还有柔道组、剑道组,十天后的午夜,我们在此再次比赛,请阁下接受,我们的挑战。”说罢不等占彪回答,向20名特种兵一挥手,转身隐入林中。

占彪10人静静地站了一会儿,突然大家都相拥在一起,互相拍打着。只有强子和大郅低着头闷闷不乐,强子粗声问曹羽:“你小子那一脚脚的是什么路数?”曹羽道:“戳脚番子。”占彪赞道:“早就听说戳脚番子是北腿之杰果然厉害。”

曹羽比划了一下占彪们用的掌法和指法问道:“你们,这是?”小峰道:“岳氏散手。”曹羽也大吃一惊:“真的是岳氏散手啊,我还以为失传了呢,果然凶狠。”他马上向占彪抱拳一个诺又一个敬礼:“新兵三班副班长曹羽请求学习岳氏散手,请占班长批准。”

小峰在旁道:“那你这戳脚番子和摔跤也得贡献出来啊。”曹羽一个立正:“包教包会!”占彪笑对小峰、强子、曹羽三人说:“你们先在洞里互教互学吧……回天路时你们要小心,我对那个杉本不放心。还有,十天后我们和鬼子比武的事大家不要外传。”众人顿时收起笑声,警觉地分两伙儿散去。

夜半时分,占彪领着六人一狼摸进了三家子。彭雪飞喜形于色:“彪哥你们让我等得好苦,我正准备明天出去接应你们呢。”占彪说:“是要出击,我们好好商量一下。”

彭雪飞突然想起一事,他拍拍自己的腿说:“对了,彪哥,昨天来了九个……九个瘸子来找你。”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