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老冰的几篇博客载文,扩大知识面而已。调侃调侃,也算是了解日本打的一扇窗户吧?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啊,海军》


老冰这一代以上的中国人,没有不知道这部电影的。就算没看过,也肯定听过。副统帅和先帝爷火并,小副统帅立果整的一个作战方案和宣传提纲里面就再三出现了“江田岛海军学校”和“联合舰队”等字样。成天高呼“三忠于四无限”的广大革命人民看不懂,只知道反对先帝爷肯定反动,罪该万死,但就是不知道反动在什么地方。上面就说了,小副统帅们不学好,成天看日本的反动电影,从日本鬼子那儿学来的。


革命人民就猛纳闷,这小副统帅们成天跟着先帝爷闹革命,怎么还能去看小日本的反动电影呢?上面就又说了,说那是偷偷摸摸躲着先帝爷看的,先帝爷不知道,知道怎么也不会让他们看不是?这不,小副统帅一看就变坏了,哦,原来是这样,


当然是后来的话了,说是江阿姨也偷偷看美帝国主义电影。革命人民还是猛义愤填膺:江阿姨不是非正式的正宫娘娘吗,不去先帝爷那儿伺寝,哪儿有工夫去看反动电影呢?嗯,也许先帝爷年纪大了。没提防,让江阿姨偷偷摸摸地躲着先帝爷看了,一看就变坏了。


再到后来,是听说先帝爷自己也成天偷偷摸摸躲着先帝爷看香港电影。当然因为是先帝爷,看了也不会变坏,起码没变得太坏,就只坏了30%,那剩下来的70%还没全坏。


言归正传,上面见广大革命人民很为难,说让革命人民也开开眼,这就一下子放了三部鬼子片给大家看,《山本五十六》《日本海大海战》《啊,海军》,后来一不做二不休,又加了一部贴水给革命人民看:《动荡的昭和史·军阀》。


放是放,但是“内部放映”。就是阶级敌人,思想不好的人不能看,再有就是好像贫下中农也都没有看过,当然先帝爷说过“严重的问题是教育农民”,不能给农民看,确实不能给农民看。


最后一部《军阀》是小老冰被学校组织去看的,高中生以上就能看。前三部实际上小老冰是应该看不到的,但小老冰一个狐群狗党的老爸是放电影的,所以小老冰混在电影院的放映间里全看了,而且看了好几遍,那首“军舰进行曲”一直被小老冰及其狐群狗党们作为战歌在哼哼着,所以从那以后思想就变得很坏。


现在听说,顿时就想起那首“军舰进行曲”的旋律起来了,顿时就又想再看一遍了,那时候不懂这段历史,看不出名堂,现在再重看,可能会有点不同吧。冒着零上3度的低温,冲到出租录像带的小店,办好一张租用证,闭上眼睛,抗住各种大鼻子小鼻子的各种姿势的诱惑,就只借了一盘《啊,海军》回来就看鸟起来。


《啊,海军》的开头是十分成功的,日章旗(日本海军军旗,据说几年前有某位明星MM因为裤子花纹有点象那个而被愤浇了一身黄白之物)的背景下是“军舰进行曲”的旋律,然后镜头拉开,是蓝天白云,从水平线看过去的停泊在吴军港外面联合舰队的军容,旗舰“长门”号在最中间,边上是战舰“陆奥”和航空母舰“凤翔”和“瑞凤”,接下来是“长门”带队的舰队行进,可谓威风凛凛。


说实在话,老冰喜欢旧式海军就是喜欢大舰巨炮的这个调调。旗舰冲在最前面,舰队司令站在毫无防护的舰桥上,拿着个望远镜到处偷窥,整个战场都在眼底,大手一挥:“前进”,一炮打来司令官先死,船打沉了舰长和沉船一起去见海龙王。打了胜仗大伙一起回来,大手再一挥:“逛窑子去”,于是同去同去大家一同去。不像现在,舰队司令躲在防守铁桶的最中心,死谁也死不到司令身上,尽死小兵了,没劲。


仔细看了两编,没有当年那种震撼和激动了。这是很当然的,那时候没有东西看,现在看这类玩意都看出审美疲劳来了。但还是发现整个电影算真实,细节部分还不错。当然,那是1969年的电影,要是现在拍就拍不出来了。前些时候拍的《男人的大和》,连敬礼都弄错了,海军敬陆军的礼。这没办法,中国有部电影叫《渡江侦察记》,先后拍过两次,第二次就是不如第一次。在第一版里演国军情报处长的陈述老师到老冰学校来过,在回答这个问题时说第一版是经过南京高级步校留用的国军教官们看过的,陈述老师还和他们同吃同住了一个月体验生活,学国军军官的作派,所以陈述老师演的国军军官像。不仅陈述老师,当年很有几位,像《红日》里的舒适,《南征北战》里的项堃,还有郝海泉,演起国军高级军官来都是一把好手。


先不说了,开始侃《啊,海军》,建议喜欢日本海军题目的朋友如果还没看过得看一下这部电影,因为里面有不少了解日本海军很基础的东西。什么地方有下老冰不知道,但前几天教官好像也在看,估计应该有地方下。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江田岛海军学校”是中国人给起的名字,原来的日本名字是“海军兵学校”,简称“海兵”,光叫“兵学校”在日语中也不会有二义性。怎么会叫这么个怪个名字呢,他那意思是“学兵学的学校”,所谓“兵学”,就是用兵的学问。海兵和陆士(陆军士官学校)一样,都是培养军种军事指挥官的学校。1870年,明治政府模仿幕府的“长崎海军教习所”在东京的筑地开设了“海军操练所”,第二年改名为“海军兵学寮”,到1876年改名为“海军兵学校”。1888年搬到了广岛县的江田岛,在东京的海军兵学校原址上则办了海军大学校。

海军兵学寮和陆军士官学校的前身“兵学寮”同时设立,可改名字比陆军晚了两年,这么一来“士官”这个词被陆军用了去,海军和陆军天生命相犯冲,陆军的东西绝对不用,比如陆军是“参谋本部”,海军就叫“军令部”,这次也一样,只好凑合着用原来的“兵学”这个学究气十足的词了。其实陆军有点怪,在除了“陆军士官学校”这个校名之外再也不用这个词,用的是“将校”。可是海军除了学校名用不了“士官”这个词以外在其他场合则是大量使用这个词。


可能会有人问,这个“士官”到底是什么意思?在日本军队术语中,“士官”不是指的“下士官”,而是相对于“士兵”的反义语,也就是“军官”的意思。少尉是“士官”,大将也是“士官”。那种相对于中国军队的“上士中士下士”的士官,日本是“兵曹,曹长”什么的,归类是“下士官”。


日本海军学的是英国海军,这个“海军兵学校”就是英国人帮忙弄的。日本陆军1887年开始从法国式转为普鲁士式教育。海军的转型更早,从神户海军操练所设立开始就从原来的法国式教育转到了英国式。1873年开始英国派出以后来一直做到北美舰队上将司令官的道格拉斯(Douglas,Sir Archibald Lucius)少校为首的34名教官来日本,英国人在日本一呆就是17年,合计69人次,道格拉斯本人就在日本呆了两年,如果不是有人警告他如果再赶紧不回国可能会影响到晋升的话,可能还会继续呆下去。


日本人办这个海兵学校是很认真的,认真到了什么程度呢?为什么海军兵学校会搬到江田岛区就能够说明问题了。随着经济的逐步繁荣,海军省认为学校办在繁华的东京会引起学生们思想堕落,所以才找了这个当时是鸟都不来做巢的广岛荒岛,迁校之前还和当地豪绅签订了一个名为《江田岛取缔方始末书》的合同,里面规定在江田岛指定范围内不得有“猥艺丑行”,就是说不能开娼馆妓院,以保持教育环境。而一直到1945年日本败战为止的57年间江田岛还确实是做到了这一点。至于到后来设施被美军接收,飞燕流莺从全日本和全世界各地云集江田岛,繁荣娼盛则是以后的事情了。


学校学英国,建筑也学英国,完全彻底。上面那张照片就是就是被叫做“生徒馆”的学生宿舍是当时在相当于后来的铁道省的工部省铁道寮任建筑副长的英国人约翰·迪亚克(John Diack)主持设计,全部英国风格不说,所有的红砖都是一块一块地包好了从英国用军舰运来,到末了一块砖要花一圆日元以上,那年月三个日元换二两白银!折算成现在的价格一块在一百五十美元以上!


日本人那时就那么有钱?鬼,那时穷得叮当响,钱全部是跟英国人赊的帐,到后来反正也就债多了不愁,虱子多了不痒,连打老毛子的钱都是借的债。为什么学英国人要学到这种地步?这是据说要成为海军名校,有一项基本条件:最豪华的建筑必须是学生宿舍。不知是真是假,反正号称世界上三大海军军官学校的英国达特茅斯皇家海军学院和美国安娜波利斯海军学校和这个日本江田岛海军兵学校全是这样。


可能是考虑到海军挺可怜,上了舰就像沙丁鱼似的挤在船舱里,所以还没有上船之前,先让他们过把瘾吧。反过来陆军在学校里住猪圈也没关系,反正陆军土头土脑,没什么审美观,给了好房子也不一定知道,再者说了,毕业了跨上军刀可以到老百姓那儿去抢房子去。


当年老大狂轰滥炸日本那会儿,尼米茨也严令禁止轰炸江田岛,江田岛周围因为海军关系的机构太多,被炸得一塌糊涂。可是海兵那建筑实在太漂亮,加上还是本家大叔盖的,打狗看主人嘛。尼米茨本人就去过海兵,尼米茨是个老式海军军人,其实也喜欢大舰巨炮,只不过喜欢归喜欢,真正干起来还是飞机地干活,不像日本人非得守着大舰巨炮的梦想,所以尼米茨不讨厌日本海兵,还公开表明日本海兵是最后一所大舰巨炮的学校,不忍心炸。其实日本的好房子老大都没炸,留着给自己用的。那红砖房子到现在还在被日本海上自卫队第一术科学校和海上自卫队干部候补生学校使用,但不是学生宿舍了。


学生宿舍的右边就是大讲堂,就是大礼堂的意思,也是英国佬干出来的。平田就是在这里作为优秀毕业生被授予短剑,熟悉英式军队步伐的朋友都知道平田在毕业典礼上走的是典型的英式步伐,就没有了跺脚,是不是日本人腿短了点,跺不起来的缘故?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大讲堂,还蛮有气魄的)

这部电影到底真实不真实?中国观众特别会有不真实的感觉,就是在这个平田一郎的人物刻划上——平田一郎到底可能不可能,一个要从海兵退学进一高的人,怎么会被一号学员打了几拳就脱胎换骨,第二天出操就争了个第一,从此好好学习,天天向上,成了优秀毕业生。并且是一个用《红灯记》里面鸠山队长的话就是“忠心为帝国卖力气”的海军军官。


可能不可能的我们先来从开始看起。


电影里说平田家里很穷,没有了父亲,老娘又身体不好,凑合着种点地供平田上中学(当时日本是旧学制,中学就相当于现在的高中,现在的初中那时叫做“小学高等科”)。面临着一个毕业出路的问题。他娘让他不要读书了,到“役所”(政府,但这里所指的应该只是村政府,相当于我们这里乡的行政单位)去找份工作,先拿工资再说。平田从理智上也知道应该这么做,在和他朋友,后来考上陆军士官学校的那位本多在聊天时都说过的。


平田的家境是不是和辻政信有点像?甚至比辻政信家还穷。辻政信小学高等科毕业以后就没有读书,到大阪去打工去了。这平田怎么就能读上中学了呢?老冰估计上中学的钱是那个地主家出的,日本乡下地主本来就经常资助没钱的聪明孩子上学,再加上地主家的小姐挺喜欢平田一郎。


顺便说一句,那地主家小姐是不是和蒋雯丽特像?尤其是侧面的那个翘鼻子冲脑门。老冰总算找到为什么是蒋雯丽粉丝的理由了,可能是这家地主小姐在作怪。


记得当年批判这部电影时说这是“阶级调和论”,地主家的小姐怎么会喜欢上穷人家的孩子呢?会的,如果对当时日本社会有些了解的话就能够理解这件事。从明治维新以后,日本一直是一个学而优则仕的地方,只要你能读书,就能弄到相当的地位。即使乡下土财主也知道这点,没儿子有闺女的人家,从很早开始就物色这种聪明孩子,出资培养。到最后就是做不了女婿,也是条路子。


所以说,回答平田一郎为什么能读中学的质问,老冰的看法是那家地主应该出了钱。你看他放学回家还以帮小姐补习功课为名,实在是去吃点心,省掉家里的一顿嚼用。后来平田他妈的后事也是小姐家帮忙办的,应该推想临终时小姐也在身边。至于这个小姐为什么没有能够嫁给平田,以后再讨论这个问题。


有朋友可能会抬上一杠。招女婿就只能招乡下人?城里人就不行?嘿嘿,如果你是想招个以后能出人头地的女婿,当时的城里人还真不行。谁要是仔细去调查一下明治维新以后的军人官僚或者学者的简历的话,就能发现几乎全是乡下人,江户(东京)大阪京都这些个大城市出身的几乎就没有。当然乡下人整个比例大,出的人才也肯定多,加上穷孩子为了摆脱贫困,比城里人更加努力用功,所以成功的概率也更大一些,但怎么说也不会出人头地的就几乎完全没有城里孩子啊。


这里面有个很邪门的理由:明治以前的日本,有文化的全是乡下人,城里人基本上是文盲。江户也好,大阪也好,役所想找个书记员什么的十分困难,而乡下役所发的告示则咬文嚼字,MS十分有文化。


这是幕府政权干出来的好事。


那时候日本所谓有文化就是能读中国的四书五经,就是儒生。儒生是很讨厌的,没事经常会对政治指手画脚,煽动造反,不受官府喜欢,你看秦始皇不就活埋了一大堆吗?问题是秦始皇他们家家道殷实,活埋得起,中国是三条腿的蛤蟆不太好找,两条腿的儒生有的是。而那边的幕府政权就是讨厌儒生也不能活埋——埋了就没了,数量太少,不能随便浪费。看着赌眼,还不能灭了他,于是就想出了一个办法,把儒生全分散放到各藩去,由各个藩主来养。一来自己省了钱,二来江户城大阪城儒生浓度降低,儒学爆炸的可能性就小了,一个藩主就看那么几个儒生,怎么着也能把儒生们看得老老实实。


儒生们在乡下没事干,又不准开口骂娘,就开馆授徒,有一搭没一搭地教乡下孩子四书五经。那教的方法也有趣:教你读,但不讲什么意思,小孩子们读来读去还真读出了意思,那意思对不对没人知道,反正他自己认为对,问老师也没用,老师也是这么读出来的。所以你要是现在看到哪个日本人突然对孔孟之道来了个变态的解释也不要奇怪,很可能这人就是那条线上传下来的。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秋山好古陆军大将)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秋山真之海军中将,可惜死得太早,不然大将是肯定的。戴季陶的《日本论》里对其有相当高的评价)


所以明治维新,大招人才,招了去学法国学英国学德国学美国,学天文学地理学头顶学脚底,但首先你得认识字对不对?东京大阪就没有认识字的人,管他日本字中国字英国字,这就是乡下人的场面了。乡下人什么字都认识,不仅中国字日本字,连英国字都认得。大家要说老冰又夸张了。这样吧,老冰顺便打个八卦给大家听听,就是那个号称是“日本骑兵之父”的秋山好古大将的出身八卦,在日俄战争中秋山好古少将带的骑兵第一旅团把号称世界最牛B的所谓老毛子哥萨克骑兵像切瓜菜似的全给撕拉撕拉了。他弟弟秋山真之海军中将(当时是大佐)在另一边发明了一个“丁字战法”,帮着东乡平八郎指挥着联合舰队,把那个号称是世界第三的俄罗斯远东舰队,波罗的海舰队全部拍到海里去了,没拍完的找了绳子全给拖自己家去玩。


合着老毛子就毁在这哥俩手里了。


侃了侃秋山好古,其实那时候的日本军人的经历大同小异,几乎全是些这种故事。所以《啊,海军》里的平田一郎能中学毕业时完全可能的。既然是村里最聪明的孩子,村长或者哪个财主肯定会出钱。


OK,咱们回来接着侃海兵。平田一郎不是听说自己考上了“一高”,像发了疯似的冲到阅览室,找到《官报》确认以后,向教官提出要退学,要去上“一高”。这是怎么回事呢?


战前日本中学毕业生去向最好的三个精英学校是海兵,陆士和一高,也有人在三个之外再加一个在上海的专门培养外交官和商社人才的东亚同文书院的。海兵,陆士大家都知道,这个“一高”是什么东东?


一高的全称是“第一高等学校”,就是高中的意思,现在被称为“旧制高等学校”。日本战前的教育制度非常繁琐,一个帖子都扯不清楚。以后有机会详细扯。旧制教育中最有意思的就是“旧制高等学校”,旧制高校里面又有特别的“数字高校”,从第一到第八。这八所高校不仅仅是一个相当于一个的教育机构,而是帝国大学的预科。每届招生人数和帝国大学的招生人数一样多,只要不对专业挑挑拣拣凭旧制高校的毕业证书就能免试上帝国大学,考上了旧制高校就是考上了帝国大学。那么学校里教什么呢?主要是外语和一些教养学科像文学哲学什么的,没有什么专业科目,也没有什么考试。那个学校培养的是一种作为未来社会精英的感觉和自负。


日本的旧制教育就是这么一种以帝国大学为中心和顶点的教育体系。帝国大学的学制三年,加上高校的三年学制,所谓帝国大学其实超越了一般的大学,有点研究生院的意思,总共有九所:东京帝国大学,京都帝国大学,大阪帝国大学,北海道帝国大学,东北帝国大学,名古屋帝国大学,九州帝国大学,京城帝国大学和台北帝国大学等九所,也就是现在的东京大学,京都大学,大阪大学,北海道大学,东北大学,名古屋大学,九州大学,汉城大学和台北大学。这几所帝国大学培养的主要是文官,也就是高级公务员。别的人才有别的学校去培养,没帝国大学什么事。应该说日本在文官教育上应该说是很成功的,从明治时代开始培养出了一大批高级官僚。麦克阿瑟就是靠着这批战前培养的高级官僚成功地在战后只用了很少时间就使日本从败战的废墟中重建了起来。


所谓一高,就是对应于东京帝国大学的那所高等学校,也就是东京帝国大学的预科,麦克阿瑟进驻日本以后搞了教育改革以后成了东大教养学部,现在就知道这个“一高”的分量了吧。这三四个精英学校考试难度其实相差不大,应该说最难考的是海兵,但无论如何一高在人们心目中总是第一。陆士海兵的人说到底总有一个一高的学历情结。最能说明问题的是东条英机的一次经历,东条英机是陆军幼年学校出来的,直升陆士,和一高东大没有任何关系,不存在没考上丢人现眼这件事,但还总是为这事耿耿于怀。当上总理大臣以后,东大请他去讲演,居然兴奋的一个晚上睡不着觉。


电影里平田一郎想去一高倒不是单纯因为争强好胜的面子。他对教官说的很清楚,他想当政治家,当政治家的理由影片里面也给出了多方铺垫——不是为了个人,而是为了改变日本。为什么要改变?他的朋友本多在村里和一个姑娘好上了,本多让姑娘等他两年,本多陆士一毕业就来娶她,可姑娘等不了。当时(应该是1935,36年左右)的日本农村姑娘到了14岁就得出去,不是走出去,而是被卖出去。然后人贩子再转卖,能卖掉的去卖身,卖不掉的去卖力,去工厂做女工。读过日本作家细井和喜藏在1926年写的那本《女工哀史》或者看过电影《山打根八号娼馆·望乡》的朋友就知道当时日本社会的这种现实。顺便说一句,根据《女工哀史》改编的电影《あ,野麦峠》也在中国上映过的,叫做《啊,野麦岭》。


但本多没有忘记,本多一直在找,最后本多和平田终于找到了她,但是是在娼馆。那姑娘见到本多后跳楼自杀,小姐妹们悲愤地责备本多:“你为什么要找她,是你杀了她”,这就是当时日本社会的现实。所以陆海军的下级军官对政府和大资本家及其不满,这种情绪被高级军官中的皇道派利用,终于在1936年2月26日发动了“2.26事件”。


“2.26事件”在日本现代史上几乎是最大的一次政治事件。事件本身被镇压下去了,但随之而来的“肃军”运动使得“统制派”完全控制了陆军,政府也从此完全退出政治舞台,以后的日本就在军部的带领下全力以赴地冲向了侵略战争一直到全国毁灭的终点。


本多就所属于参与“2.26事件”的步兵第三联队,在事件被镇压以后还是私下对平田表达了对被镇压的强烈不满。而平田得知这个消息是在海兵,虽然海军作为整体反对2.26事件,因为当时还生死不明的总理冈田启介是海军大将,海军当然不会支持。但平田在和同学的谈话中明确表示支持陆军的“崛起部队”(后来才变成了“反乱部队”),这就是平田要去帝国大学,当政治家的动机——他想改革日本政治,改革日本社会。


当时的平田是一个不到20岁的热血青年,从上面所分析可以知道他当时仅仅是想“精忠报国”,于是在教官的说明以后其实已经明白了自己的处境:已经是帝国军人,退学是不可能了。有句俗话说:“如果不能反抗强奸,还不如去寻找快感”,平田也只能听天由命。晚上又想起了在乡下的妈妈,海兵是免费的,真去一高,那学费怎么办?再向小姐开口?估计平田的自尊心也不能容许。就只能在这里干了,而家庭出身又决定了平田不能自暴自弃混日子,要干就得好好干,这就是平田转变的思想依据。


其实平田要求退学这点有点牵强,应该是作者为了突出海兵能把一个不喜欢军队的人训练成合格军人所编造的。陆士一进去是大头兵,海兵一进去就是曹长诶,不是一般的“帝国军人”,而是“帝国军官”了。就算平田是怎样的书呆子也不会不知道这一点。


那,平田被一号生徒那么殴打,就没有一点反应?


出来了一个名词叫“一号生徒”,前几天也用过,这是个海兵特有的名词。

日语中“生徒”的意思就是“学生”,“一号”呢?世界上不管哪个军事院校都把学员分成分队来管理,但日本海兵的分法有点邪门——它是纵向划分。一个分队几十人,根据在校生人数不等,各年级平均分到每个分队。最高年级的叫“一号生徒”,新生则是“三号生徒”或“四号生徒”(海兵学制一般是三年,但也有四年的,这部电影里开学仪式上校长及川古志郎说了要在这里四年,就是说第68期是四年制的),这套管理方法倒不是学英国的,那是秋山真之从美国学来的。


“一号生徒”是指挥官的角色,“二号生徒”帮着捧臭脚,“三号”和“四号”就是受欺压的长工。这有什么好处呢?首先树立服从概念,先辈对后辈可以任意打骂,这在海兵被叫做“铁拳制裁”,而后辈不得还手或回嘴。并且通过这几年的生活,学生可以很自然地掌握作为长官和参谋的不同做法和对应方法。这在海军是极端重要的,因为海军一出海那就是一大堆大老爷们成天在一个狭窄的空间内前胸挤后背,连逃避的空间都没有。如果处不好相互之间的关系,看着对方还不顺眼的话那真会自杀,事实上海军的自杀率也明显高于其他军种。这样的分队方法就能锻炼人的忍耐力,说实话正常人干不了海军。陆军憋急了能去找花姑娘,海军去找谁去?去找母章鱼?


打骂后辈,也就是体罚,用现在一般社会的观点来看确实有点“侮辱人格”。但这个人格要看怎么说,人格是你说有的时候才有,不说的时候是不存在的。比如在中国,一直到现在父母打骂孩子还是社会许可的,只要不太出格,不打伤打死,都认为是各家家务事,没人干涉。可是要是在美国你试试看,甭说美国,就是日本现在也变得很严了,这不叫“作规矩”,这叫“虐待儿童”。军队里的体罚实际上是同样的概念。所以一号生徒殴打平田反而应该是造成平田思想转变的最后而且最小的因素,如果一定要考虑这个因素的话。


起码当时平田不会觉得一号生徒打他有什么不对。


但是先辈对后辈也不是光打骂完了就没了事。你得照顾后辈,一起出去喝酒逛窑子,钱可是先辈出。后辈的婚姻,退伍以后的就职反正什么你都得管,像电影里那个一号生徒刚刚打完平田,晚上还得给平田盖被子。


这样在海兵从三号四号混到一号,大概前后左右要有六七期在一起过过日子,海军圈子又小,就那么几个海军基地,基本上都在一起。这就和那些一毕业就东西飘零,没准这一辈子都见不到面的陆军完全不一样。


海军和陆军还有一点不同就是海军是真正的命运共同体,一上了舰那大伙可就是一条线串的蚂蚱,船沉了谁也跑不了,管你是大佐舰长还是伙房切菜的大头兵,海龙王不看那个。不像陆军,一看不妙,当官的先跑,海军不一样,旗舰在是在舰队的最前面,司令官在最危险的舰桥。当年日俄战争,老毛子远东舰队司令马卡洛夫不是一出旅顺港就被日本人的水雷送回了老家吗,换个司令官维特福特,又被东乡平八郎一炮打死。这么说吧,要打死个陆军将军不容易,弄死两个海军将军就像玩似的。


这样一来,海军系统就变得特别封闭,圈子抱得特别紧,上哪儿都拖着带着一大串。上世纪六七十年代,光在澳大利亚就有三个海兵同学会。悉尼一个,布里斯班一个,还有一个不知道在什么倒霉地方。都是些政府机关或者企业驻在人员,嗅啊嗅地就能够找到一起去。而陆士呢?说来大家不相信,就在日本国内都没有认真的陆士同学会。


当然这里面还有一个重要原因就是日本陆军是彻底地被弄臭了,做过的坏事全曝了光,陆军组织本身也被彻底解散,连后来的陆上自卫队要不要旧陆军的大佐级军官这件事都一直闹到了国会上,因此陆士出身没有什么值得夸耀的。而海军长期以来一直被认为是一支好鸟,做过的坏事也没有人追查,连旧海军组织本身都那么莫名其妙稀里糊涂地就变成了海上自卫队的组织,所以海兵出身还是那么牛B烘烘。


整个日本海军都牛B。说件不可思议的事情吧,中曾根内阁的时候,以总理中曾根康弘为首,内阁全体事务次官全干过海军!当然那不是海兵,是“短现士官”,和《啊,海军》无关,什么时候有空再来个“短现士官”的小贴水,现在就先不说了。


再说上几句有关海兵陆士和一高,如果说平田一郎对一高还抱有憧憬之心的话,再过几年一高就彻底干不过陆士海兵了。为什么?战争越打越大,是个人都要被抓壮丁了,甭说一高,就连帝国大学的学生也应召了,叫做“学徒出征”。反正要去当炮灰,不如进陆士海兵,出来好歹是个“士官”,比“士兵”死在后面的可能性要稍微大那么一点。


海兵和陆士比起来,海兵要比陆士人气的多,首先军装漂亮,这一点平田和本多站在一起就比出来了。记得那时候中国放《啊,海军》,人们被日本海军军装给惊呆了,中国海军当时是“上下一身灰布衫,裤子能给孕妇穿”的“文革式”,后来就改了,改成夏白冬兰,不知道和这部电影有没有关系。


海兵还有一点好:海兵有吃的,战争再困难的时候,日本海军也没有亏待过自己的肚子。



海兵有吃的。“当年就是为了吃饱肚子而报考的海兵”,战后有不少人就是这么直通通地说出来的。去他妈的什么皇国,什么陛下,老子就是去找吃的来着。

光是填饱肚子倒也不一定要去海兵,陆士也照样起码不饿肚子,但海兵吃得好。好到什么程度?举这么个例子就行了,不知道大家知不知道幕府德川将军的御三家,就是田安德川,清水德川和一桥德川这三家,这三家明治维新后都是华族,够有钱吧?


田安德川家现在的“当主”叫德川宗英,他是海兵倒数第二期,76期的。他在回忆录里说他永远想不明白的一件事就是海军从哪儿来的物资集中能力——在海兵那两年里,比在家里居然吃得还要好。平田那乡巴佬说海兵吃得好那不稀罕,因为本来就是没见过世面,而这位德川宗英是在英国出生,奥地利上的小学,美国上的初中,他对海兵的最深印象就是吃得好,有没有说服力?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开饭,是不是很壮观?)


进了海兵首先学怎么拿刀叉,日本海军和陆军不一样,陆军一上战场就不分军官士兵大家吃一样的伙食,而海军则在任何场合下都是士兵士官是分开来吃,士官们吃的那叫dinner,要穿礼服,边上有乐队伴奏的。海兵培养海军士官,焉能不会挥舞刀叉涅?海兵早餐一直是黄油面包。到了1945年,黄油好像没了,代之以白砂糖。那德川宗英都纳闷了:“这年头的白砂糖可久违了”,不舍得吃,偷偷放在口袋里,托他爹(他爹那时候好像是驻三菱造船关系的军代表,就在长崎,离得不远,常来海兵看儿子)带回去给老妈和妹妹吃。


有一种说法是海军把所有能收罗到的好东西都给了海兵学生吃,因为海军上层知道战争已经失败了,想尽量让这些从各处收罗来的精英们营养充足,发育良好,以便以后担起社会栋梁的重任。这种说法的来由可能是出于海兵出身的不少在战后都混得不错这个事实,但这种说法是无法证实的。还有一种那样的说法是解释海军在已经没有军舰了的情况下还拼命扩招海兵,比如1945年招的77期居然有3771名,(其实海兵还有第78期,招得更多更疯狂——4048名,但因为不在江田岛,分散在岩国,大原,舞鹤,针尾等地,所以一般说江田岛海兵就是77期)这么做的理由就是吃准了尼米兹不轰炸江田岛,为战后重建日本保留了人才,要不然全会被陆军抓了去当炮灰。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败战前夕1945年海兵学员的早餐,红圈里面是白砂糖)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还是败战前夕的海兵午饭,居然还有牛排。注意海军不吃纯白米饭,里面掺麦子,防止生脚气病)


人在茫茫大海上,叫做百无聊赖,这喂肚子就成了唯一的乐趣。所以各国海军都一样,特别注重吃。小时候看过一本中国的小说叫《水下阳光》,写中国海军潜艇兵的,里面有个军医,没事就研究食谱给大伙改善生活。要知道共军一般是不太讲究吃的,说是草根树皮照样啃,一把炒面一把雪就算打牙祭,可在那年月海军就那么讲究吃了,现在海军的食堂应该更加丰盛诱人了吧。说实话陆军不至于会为了一顿饭而哗变,但海军还真有可能一顿饭没吃好而造反,沙俄,土耳其,法国都有过例子,嘿嘿,连“大日本帝国海军”都有过。


日本海军吃得好确实有传统。一开始是叫“无标准时代”,就是大米,酱油,大酱什么的归海军省给,另外给钱当菜金,吃什么不管。1872年海军省从兵部省分出来的时候,海军的水兵(不是士官)的菜金是在营一毛二,上船一毛五,开船二毛五,出海三毛。别忘了秋山好古考上了小学老师工资也就只有7块钱,还不如海军水兵的菜金。


菜金?菜金是神马东西?水兵哪儿知道?那是个连白米饭都吃不上的年代,吃饭还要菜对一般人来说未免也太奢侈了点。而且大米饭管够是什么意义?水兵一人一天六合米,大约两公斤左右,这还不够吃?简直是一跤跌到了青云里了。


这样一来,给了菜金反而出问题,当兵的领了钱不去吃菜,存起来去逛窑子,弄得不好还要争风吃醋打起来,很黄很暴力。这本来是应该补身体的那份反而成了消耗了,还打仗不?别说打仗,要知道精白米吃多了决不是好事,会得那个脚气病的,这脚气可不是咱们这儿马甲叫“香港脚”的那种。而是能要人命的那种beriberi病。后来就采取了不给现钱,树立伙食标准的做法。这笔钱后来随着通货膨胀一直就在往上加,反正就是一个水兵的菜金基本上就相当于社会中等阶层的收入,你说海军吃得怎样?


海军的给养丰富到了什么程度?海军不是到了后来被老大给煸成了“干烧海军”吗,军舰全被老大沉到了海底,没淹死的就只好上岸。于是从太平洋到印度洋,哪儿都能看见旱鸭子大日本帝国海军。


那些旱鸭子去的时候还是水鸭子,带足了给养,到最后投降的时候大米都还没吃完。见过不少回忆里面说,因为没有船。老大派人来接的,只管人,不管行李。结果那些大米就全扔海里了。后来光着双手回到了日本以后这帮旱鸭子海军才知道自己做了多大的孽,日本国内哪还能看得到大米,那么多大米要是愣带回来,怎么吃也能抗个几年。


平田下南洋,是在拉包儿,打的那一仗是瓜岛。电影里面为了突出主题,把本多也弄到瓜岛上去了,而且就死在了瓜岛。其实这里面不能仔细追问,一追问就有问题了,本多不能死在瓜岛。本多是属于参加了2.26事件的第三联队的,2.26事件以后按电影里说的去了满洲在豆满江边驻防。这是对的,第三联队是第一师团的,那时确实是划到关东军去了。就是因为这个联队思想不稳才撵他们去满洲,这帮子也就是听说要发配满洲了,才铁下心来在东京大闹一场的。


真正的第一师团后来跟着山下奉文去了菲律宾,最后在莱特岛被老大敲掉的。老大出手那个叫没良心哟,一个两万多人的常设精锐师团被打的就剩下来了800人。所以本多要死也是应该死在莱特岛而不是瓜岛。但死的方法一样,被打死的可能性有,饿死的可能性更大点。


你看本多到了平田那儿,整个就是饿鬼出世。碰到平田是海军,还是航空少佐,有抽的有喝的不算,餐后甚至还有冰淇淋。把个本多都吃出罪恶感来了:“大家都在挨饿,就我一个人在这里大吃大喝这算什么”。当然本多也知道这次的几乎是最后的晚餐了,吃完了就该去死了,也没怎么客气,放开了胸怀大吃。吃完了留下金笔给平田,还是去了瓜岛。


本多死在了瓜岛。大家都批判瓜岛,其实凭良心说瓜岛不是最惨的,仅仅是最早开始惨的罢了,比瓜岛惨的多了去了。靠了濑岛龙三,瓜岛最后还是撤出来了,那也是日本军最后一次能够撤退。老大那时没经验,往后就再不让皇军撤退了。所以大家也别老是笑话皇军没事就“玉碎”,也得想想老大除了“玉碎”之外就没给皇军留过出路诶。


当然海兵也不就除了挨打就是吃。他还的学习对不对?


(太长,等会接着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