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飞扬 第三卷 铁血军魂 026 较量(六)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3331.html


陈让军他们所有人都上来了。

一个个用或奇怪或鄙夷地眼光,象看怪物一样看着刘光明。

教官用冷漠的声音呵斥:“起来,继续投弹!”

老兵蒲飞颜显然愤怒到了极点,继续道:“真给志愿军后代丢脸,给你父亲丢脸!”

陈让军他们的脸上也挂不住了。

他们可都是志愿军的后代。

张抗和徐小兵发出了吼声,奋力地扔着手榴弹。

刘光明不看任何人,慢慢地爬起来,摇摇晃晃地站住了。

居然发出了一声笑,淡淡地说:“我有我的脸,别人有别人的脸。”

教官继续吼道:“投弹!”

刘光明拿起手榴弹,扔出去,居然只有几米远。


邓医生笑了:“到医院来充好汉?”

陈家林昂着头,不发一言。

邓医生又是微微一笑:“我信你一回。”

陈家林看到孔月明露出了笑脸,突然古怪一笑:“但是。”

邓医生和孔月明都盯住他。

他摇摇头:“不说也罢。”

邓医生紧盯住他:“说。”

陈家林皱皱眉,慢声道:“作为一个医务人员。连什么样的花对人体有害都不知道,应该加强学习是真的。”

孔月明眼睛一瞪。

邓医生顿时面色一板:“你说得很好!”

接着一阵风也似出去了。

孔月明顿时一张脸全部阴了下来,一双亮晶晶的大眼睛,久久地盯住陈家林,咬着樱唇道:“你是不是有整人的嗜好?”

陈家林笑得一笑,举起木枪开始瞄准。

孔月明气得眼睛红了,红得掉下了一滴泪。扭头出了病房。

陈家林竟然哈哈大笑起来。

他真的很高兴,这是他的如意算盘:女孩子们被邓医生管教起来,业余时间一定是要学习了。

那么,自己这个下午就安静了。

他喜欢安静,这样他就可以放心地练自己的瞄准。

他笑完,再一次把枪举起来,沉浸到了瞄准中。


战友们都忍不住了,陈让军捏紧了拳头。

“让他滚回老家去吧!这个孬种!”

“听说他父亲是战斗英雄,陪他一起爬出军营?”

“还有我们首长呢,也要陪他爬?”

“这狗日在北京就成了少爷了?”

“丢人!”

在他缓慢地把第三颗手榴弹丢出去几米远时。

陈让军终于忍不住了,只一拳砸在石头上,手破皮流血,陈让军发出了一声大喝:“老子受不了你这杂种啊!”

可是,刘光明仿佛无动于衷。

老兵再一次恢复了他的沉默,闭上眼,开始打盹。

战士们也气愤得开始累了。

只有教官机械地报着:“没达标!”

张抗和徐小兵都先后完成了,大口地喘着气,着急地盯着刘光明。


阳光一点点地偏西,黄色的光芒透过窗子把陈家林包围起来。

陈家林艰难地动了动,再次沉浸在了瞄准中。

生气的孔月明就在窗子外,悄悄地偷看着。

她甚至故意弄出了一点声响。可是引不起陈家林的兴趣,他完全沉浸在了他的射击瞄准中。

仿佛姐妹们被修理,与他根本无关似的。

也仿佛整个医院都不存在了似的。

她甚至希望邓医生快来,她知道邓医生一定会批评他。

到最后她就有些替这个傻子着急了。

因为他分明看到,因为长久地瞄准,显然让他的身体很不舒服了。

她分明看到他因为腿伤无法翻身,只能动一动,而这动一动,他也痛苦地皱起了眉。

可是,动了后,他一瞄准又入了迷。

就是孔月明这样长久地站着偷看,也觉得身子酸了。

她赌气在阶沿上坐了下来。坐得一阵,再起来看。

这个傻小子还是一动不动地在瞄准。

汗水从他头发上流出来,从眼帘上淌过,他的眼睛居然也不眨一下。

不知为什么,孔月明心里更加生气了。

生气得她受不了了,冲了进去!

“停下来,你必须停下来!”她翘着嘴,张压舞爪,就象幼儿园的小班干部。

这小子竟然没听到一样。

孔月明用身体堵住了他的枪口。

这小子这才吐出一口气,闭上眼躺下了。

合计他正好要休息一会儿了。

孔月明就气哭了,哭得很伤心。

这下子陈家林头就大了。

忙挣扎起半个身子,小声道:“喂,别哭了。我又没惹你!”

孔月明哭出了声,阿娜的身姿也一耸一耸的。

陈家林更加慌乱了,更小声地道:“你要我怎么样吗?”

“你惹了我!”孔月明大声说。

陈家林一时目瞪口呆,好不容易吞了一口气在肚子里,抓抓头:“我什么时候惹了你?”

“你就是惹了我!”

陈家林晕了。


刘光明在下午的阳光下,象一条癞皮狗一样地动作着。

张抗和徐小兵也看累了。

“你会被送回北京的!”徐小兵喃喃道。

刘光明笑了:这有什么了不起。

他早就想回北京了。

教官仍旧大声地发着口令,他接到的命令是,任何一个人必须完成,哪怕是训练到深夜。

突然,指导员的身影出现了。

他走过来,面无表情地道:“刘光明即刻停止训练,赶回连部。”

所有的人都吃了一惊。

大家一起往回走,大家都忧心憧憧,不这知,等待刘光明的是什么结果。

但是,刘光明却不在乎,这会儿精神反而比开始训练时好多了。

一路东张西望着沿路的春日风光,面上甚至有着隐隐的笑意。

这叫张抗的心里很不安逸,虽然他也觉得这种训练格外艰苦,甚至不乏逃避的想法,但是,训练他是要完成的。因为他还是热爱军队的生活。

“难道你觉得离开战友们是很开心的事情?”张抗终于忍不住问道。

刘光明步子迟疑了一下,接着淡淡地摇摇头:“这也由不得我啊!”

徐小兵皱着眉:“难道你不训练也怪别人?还不是你自己造成的。”

刘光明回头盯着自己这两个最好的朋友,只一会儿又是淡淡地一笑,不再回答。


陈家林实在斗不过女孩子,所以,他再次决定选择沉默。

可是女孩子就是不讲理。

孔月明那泪淋淋的眼睛一瞪:“我去告你!”

陈家林想说话也来不及了。

他叹口气,有心把枪放下,可是这又不符合他的个性。咬咬牙,再次举起枪。不一刻,再次沉浸在他的瞄准里。

邓医生就在这个时候悄无声息地进来了。

一双眼瞪着陈家林。


回到军营,指导员立刻就把刘光明带到了连部。

一个小时后,刘光明再出来,人突然矮了一截,瘦了一圈,眼睛红红的,脸色卡白,仿佛害了一场大病。

排长带着陈让军和老兵蒲飞颜亲自来接的他。

三人仿佛都把他当成了一个需要照顾的孩子。

回到宿舍,陈让军和老兵都换了床位,一边一个陪伴着刘光明。

刘光明对这一切仿佛视若不见,呆呆地坐在那里,眼睛直直的。

班长陈让军专门去了伙食团,为他打来了特殊做的饭菜。

可是,他理也不理。

张抗看不过去了:“光明,这是组织对你最后的挽救。”

刘光明慢慢地站了起来,一步步地向门外走去。

徐小兵就真的生气了:“我也调皮!可你这不一样!你是自绝于军队和战友!”

班长突然扭过头:“谁再对刘光明乱放屁!我他妈的关他的禁闭!”

看着老兵和班长都陪刘光明出去了。

战友们这才赶说话。

“难道抵制训练,还成了香饽饽了!”

“怪!这部队成了幼儿园了呢!”

“我有意见!”

指导员的身影出现在门口,盯着战士们。

战士们这才一个个闭了嘴。

指导员的声音响起:“我现在宣布一条纪律。谁都不准刺激刘光明!违反的,执行纪律处分!”

战士们面面相觑。刚才班长的话,他们虽不说当成耳边风,但至少认为是班长一时的气话。但是,现在指导员来宣布,他就是一条真正的纪律了!

为什么呢?


“你太过分了!”邓医生的声音不大,但并不表示她没生气。

陈家林不得不盯住她,但是他还是不愿意放下木枪:“为什么呢?”

邓医生板着脸道:“这是医院!不是训练场!”

陈家林道:“我不会影响别人,也不会干扰你们的工作。”

邓医生冷笑一声:“你已经在干扰我们的工作!”

“为什么呢?”陈家林觉得邓医生和孔月明一样让自己迷糊。

邓医生气得笑了起来:“病人在养病期间,怎么能进行军事训练?”

陈家林也笑了:“我可以的!”

邓医生一下子指住他:“你是特殊人才?”

陈家林忙说:“我不是这个。。。”

“你当然不是,任何人都不是!就是你们的司令副司令来了,也不是!”

陈家林低下头,慢慢地把枪,收到了自己的枕头下面。


秦明扬来到军营时,刘光明还象一个傻子一样,坐在训练场里。

他默默地来到他们身边,向班长和老兵挥挥手,让他们走开。

然后,他在刘光明的身边坐了下来。

夕阳把他俩的影子拉得长长的。

两人都没说话。

夕阳一点点地落了下去。

秦明扬的声音幔慢地响起:“你的父亲,和我战斗在一起的时间是一年零三个月。他勇敢、坚毅而正直。在困难面前,是真的勇士!关于我们那时的故事,我想他一定给你说了的吧!”

刘光明很久很久才慢慢地扭头看住秦明扬。

“你父亲那时是全军有名的技术尖子。各项军事技术,连投弹也是数一数二的。我以为他一定是一个骠形大汉。但是我见到他时,才知道,他比我还瘦小。可是,他却有着无形的力量。有一次战斗,他被四个比他高大了一倍的美国鬼子包围住了。他硬是用一把工兵锹,打碎了一个美国鬼子的天宁盖,砍断了一个美国鬼子的腿,打歪了一个美国鬼子的脖子,生擒了吓坏了要逃跑的美国鬼子....”

刘光明的眼泪慢慢地下来了。

“你父亲对我说,你是个被娇灌了的孩子。他说,他除了打你,不会教育你。他说,你肯定会成为一个好军人,所以,才要把你交给我!他说....”

刘光明突然一把抱住秦明扬,放声大哭起来:“秦叔叔,为什么?为什么?他们要把他害死!为什么啊!呜呜呜呜....”


陈家林眯着眼,发出鼾声。

但是,孔月明还是听得出来,他这是假的。

可是,他就是要假装睡觉,这让孔月明非常生气。

在病房里转了三圈,孔月明终于忍不住了,讥笑着:“有本事别装睡,又起来练瞄准啊!”

陈家林也装得很累,索性睁开眼:“我好怕!因为有叛徒告密!”

孔月明眼睛一瞪,但接着又笑起来:“你不是著名的告密专家吗?”

陈家林一瞪眼,但接着也笑了:“是啊!我男的脸皮厚啊!没想到有些女孩子也把叛徒当得有盐有味的!”

孔月明脸上挂不住了:“陈家林!你说谁呢?”

陈家林顿时得意起来:“人贵有自知之明!这房子里就这么两个木脑壳。哦,一定是我变态,自己告自己。”

孔月明眼睛又一次红了:“你,你,欺负人!你!”

陈家林举起手:“我投降,我投降!我知道你告我是为了执行医院纪律,你是对的!我投降!”

孔月明再次哭出了声,抹着泪出去了。

陈家林忙熄了灯,举起木枪,深吸一口气,对着窗外的星星瞄准起来。

不知过了多久,就在陈家林觉得自己的眼睛也再痛了时候。

突然响起了孔月明的声音:“邓医生,还要察房啊!”

陈家林慌忙把木枪收起来。

灯光一下子亮了起来。

邓医生探进头来,见陈家林闭着眼以及功能睡下了,又把头缩回去。

就听得门外一阵小声地说话。

邓医生的脚步走远了。

陈家林又关了灯,但是灯一下子又被打开了。

打开灯的当然是孔月明。

陈家林无可奈何地求道:“求求你了。开着灯我睡不着啊!”

孔月明却不理他。

陈家林就又去关灯。

孔月明又打开了。

两人一关一开,孔月明急了:“没到关灯时间,你一关灯,邓医生就会来的。”

这下子,陈家林没办法了。

可是,他忍不住,悄悄地把木枪摸出来,东一下西一下的瞄着。瞄着瞄着,他又沉浸了进去。


“我要去找他们!我要给我父亲报仇!”刘光明突然一下子从秦明扬怀里挣脱出来。

秦明扬一把抓住了他:“你找谁报仇?”

“我找那些害死我父亲的人。”

“你知道是谁?”

“我....”

秦明扬把他按在地上坐下来:“孩子,这不是侠客时代了。就是侠客时代,你有什么本事呢?”

刘光明一把抓住秦明扬:“秦叔叔,你是大英雄!你帮我!”

秦明扬轻声道:“在我们这个时代,每一个人的幸福和生命,都是和国家相关联的!”他抓住刘光明冰冷的双手:“文化大革命,是毛主席他老人家,亲自发动起来的。正如江河奔腾,泥沙和金子都可能被冲走!你父亲是金子,他就是走了!我们的国家我们的党也最终会还他一个清白。这些,不是你现在能解决得了的!”他一把抱着刘光明,两人都站了起来:“我可以这样给你保证,你父亲的清白是会最终水落金出的!”

刘光明盯着秦明扬。

“你不相信秦叔叔?”

“真的?秦叔叔!”

“我以我的荣誉担保!”


陈家林真的完全进入状态了。

直到孔月迷宫内的声音又响起:“邓医生!”

陈家林赶紧把枪藏起来。

孔月明的脸露了出来:“哈哈!月亮走我也走,骗了一只大黄狗!你以为我是给你站岗的呀!哼!”

她关了灯。

陈家林真是苦笑不得。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