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狙击手 第二章 在苏联 十五 代号“暗夜行动”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093/


杨思成自己也不知道被关了多少天,他只记得自己在里面共吃了29顿饭,换过10次便桶,照他估计应该有十来天了。门终于被打开,杨思成随着邱里斯金走出那间小黑屋才发现外面已经是夜晚时分。

过了好一会,他的眼睛才适应外界的光线,邱里斯金特意挑的晚上把他放出来,要不眼睛根本受不了强烈阳光的刺激。

“小子,感觉怎样?”邱里斯金关切地问道。

“没什么,刚开始进去有些不适应,感觉孤独特可怕,没过两天就好了,能吃能睡,伤也完全好了,没啥。”杨思成淡然回答道。通过这些日子,他也琢磨出件事,那就是只要你自己给自己找件事做,不闲在那里胡思乱想,也就很容易忘掉寂寞了。

他每天在里面锻炼身体,有空要么回忆下狙击战术,要么拼命地练习反应射击法,日子倒也过得充实。

“行啊,小子,我告诉你,我们以前在部队接受这种训练的时候,有个战友可是活生生给关疯了的,他才被关了一周就疯掉了,你在里面足足呆了十天都没事,确实不错。”邱里斯金对杨思成的表现很满意,他每天通过一个小观察孔留意着杨思成的反应和精神状态,倒也不是特别担心。

尽管早已经下班,但莫斯科苏联红军总参谋部下属情报部特别行动处的灯火依旧明亮,特别行动处只是对外的一个称呼,在苏维埃最高决策层里,它有个特殊的名字:“斯贝茨纳兹”。

“斯贝茨纳兹”的俄语意思直接翻译就是“特殊任命部队”,它成立于俄国国内革命时期,规模不大,成员只有不到420人,但每个能够加入的成员都是军中骄子,斯贝茨纳兹是唯一有资格在苏联所有的武装部队包括空降兵和海军陆战队这些精锐之师里面选人的特权机关,曾经多次执行过极为艰巨的任务,而且完成得相当圆满,苏联最高统帅部对此极为满意,视为“苏维埃最可靠的利剑”。

这支部队也极为低调,甚至许多集团军的指挥官都没有权利知道它的存在。

叶历亚申科处长正坐在书桌前搓着他的秃头焦急地等待着他爱将普里马科夫的到来。

“报告!”“进来!”叶历亚申科精神一振,坐直了身体。

普里马科夫直直地走了进来。这几天他心里闷得慌,想到库尔尼科娃那天脸上决绝的表情,他就有种撕心裂肺般的痛。

“来,来,来,快坐下,这里有份情报,你先看看。”叶历亚申科在自己的爱将面前可不会摆什么谱。

“是!”普里马科夫不愧是个训练有素的特战军官,他接过标有绝密AA字样的卷宗,瞬间变成一架冷冰冰的战争机器,抛开所有的负面情绪,全心全意投入了眼前的工作,坐在沙发上仔细翻看起来。

根据情报显示,德国不满足于已经吞并的奥地利和捷克斯洛伐克,很有可能会在今年夏秋季节准备在欧洲发动战争,目前正在秘密而又紧张有序地进行着各项战前筹备工作。

看着看着,他的脸色也沉重起来,抬头问道:“情报可靠?”

“绝对可靠,是潜伏在德军高层的‘鼹鼠’发回来的加急电报,总参谋部收到情报后马上就直接转过来的,要求明天上午就给出应对方案。”

“统帅部的意思是?”普里马科夫接口问道,作为一个参与者与行动计划的制定者,他必须了解上级需要达到的目标。

“斯大林同志非常担忧列宁格勒那里的情况,你也知道,那里距离芬兰太近了,如果让那帮狗娘养的资本主义国家占领芬兰,那列宁格勒就将直接暴露在敌人的炮火下。”

“确实很近,列宁格勒距离芬兰边境只有不到32公里,没有足够的战略缓冲。我们不是正在和芬兰进行谈判吗?用卡累利阿加盟共和国的两份土地去换芬兰的一份土地,他们还嫌不够?”

“唉,要是能谈成,还需要咱们在这里熬夜吗?德国和芬兰可以说是穿连裆裤的伙伴,这么好的进攻前沿阵地德国人可不想放弃,不过话说回来,估计德国人也没安什么好心,如果欧洲战争一旦爆发,挪威、芬兰这些国家迟早会落入德国人的手中,那时候咱们可就完全被动了。”叶历亚申科叹了口气,接着说道:

“统帅部目前正在准备和德国佬谈判,看能不能把波兰各分一半,芬兰收进咱们的口袋,就算不是全部,至少也要有足够的土地用来保证列宁格勒的安全。通过扶植芬兰的社会主义者起义的路已经行不通了,芬兰政府自然也不能将他们的拉多加湖地区拱手相让,唯一的解决途径就是武力了。”

“恩,武力是政治手段的延续,一旦政治上解决不了,那就只有靠咱们上了,总部决定什么时候动手?”普里马科夫问道。

“目前还不能确定,这次找你来的目的就是要你率领你的特种侦察部队悄悄潜入芬兰境内实施侦察,为以后的作战行动提供准确情报,很多战略咽喉要地单靠普通的间谍是无法接近的。”叶历亚申科说道。

“是!”普里马科夫精神抖擞地回答道。

“还是老规矩,不能暴露意图,不能暴露身份,没有必要不能暴露行踪,就算芬兰政府猜到是咱们干的也没有证据,你也明白,政治这东西就这样,背地里怎么玩都可以,但有些东西始终是不能放到桌上来的。”

“明白,需要侦察哪些目标?”普里马科夫执行这种任务早已不止一次两次了,对这些当然很清楚。

两个人来到墙上悬挂的巨幅军用地图前面,叶历亚申科一一将需要侦察的目标用红铅笔指给他。

“行,我回去马上拟订侦察行动方案,天亮前送到你这里来。”普里马科夫对这个上级也比较随便。

“恩,好的,小伙子,好好干,我就知道你是最棒的!”叶历亚申科虽然对别人心狠手辣,可对自己手下的这名爱将可是温勉有加。

“请指示此次行动的代号。”了解任务后,普里马科夫恭敬地说道。

“就叫‘暗夜’行动吧。”叶历亚申科指了指外边已经深沉的夜色说道。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