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彪四大将在九一三事件前一天在做什么?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左起:李作鹏、吴法宪、林彪、黄永胜、邱会作

黄永胜:1955年上将,中央政治局委员、总参谋长,军委办事组组长。

吴法宪:1955年中将,中央政治局委员、副总参谋长、空军司令员,军委办事组副组长。

李作鹏:1955年中将,中央政治局委员、副总参谋长、海军第一政委。

邱会作:1955年中将,中央政治局委员,副总参谋长、总后勤部部长。

1971年9月12日,是个平静的星期天。不要说一般老百姓没有想到,就是被认为卷进“九一三”事件漩涡中的黄、吴、李、邱也没有想到,第二天即将发生震动新中国历史的大事件。

当然更没有想到,这一天是他们政治生涯的最后一天。虽然逮捕(称离职反省)是在11天以后的9月24日,但从9月13日起,他们的一举一动就都被监控了,基本上无所事事。1980年审理“两案”时已经基本搞清,没有证据表明黄、吴、李、邱与林彪逃跑有关系,可惜这已是十年铁窗之后的事情了。其实,早在1973年底,主持实际工作的林彪专案组副组长纪登奎就向中央报告了审查结论:黄、吴、李、邱与“两谋”(谋害毛主席,南逃另立中央)毫无关系。

1971年9月12日,黄、吴、李、邱都在干什么呢?

事发当晚,只有黄永胜在人民大会堂、李德生回忆,9月12日晚,我正在人民大会堂福建厅开会。会议由周总理主持,讨论他即将在四届人大上作的政府工作报告,黄、吴、李、邱参加了会议。

实际并不是这样,黄永胜的警卫参谋费四金回忆,这一天晚上来开会的有周恩来、张春桥、江青、康生、黄永胜、邱会作、李德生、纪登奎等。

吴法宪没来,他是宪法起草领导小组的。费四金说的也不完全对,邱会作也没有来,他和李作鹏是9月13日凌晨4点左右从家里被叫到人民大会堂的。

“九一三”事件发生时,黄、吴、李、邱四人中只有黄永胜在人民大会堂。

9月12日军委办事组没有集体办公,也就是说黄、吴、李、邱没有聚会,如果要搞阴谋活动,好办得很,黄永胜一个电话几个人就可以集中活动,完全以工作名义。而且那时也没有什么星期天的概念,只要有事就办公。可以说,9月12日是个完全意义上的星期天,黄永胜上午先到理发室理发,然后大儿子黄春光陪他散步、聊天,大约一个多小时后回来。接着就是看孙子、逗孙子。孙子1971年5月出生,已经四个月了,正是好玩的时候。这时就到了中午的吃饭的时间,饭后午睡,起床后,黄在看未阅的文件。黄住在西山9号,房子下面就是军委前指。若大的工事,司、政、后指挥系统,电台、军委一号电话台、发电机、水井、一个加强团几个基数的武器、弹药,三千人半年的粮食、肉类罐头、蔬菜罐头以及被服、药品,办公区、警卫区、大礼堂,一应俱全。

9月12日下午,毛泽东突然回到北京,黄、吴、李、邱并不知道。总理事先也不知道,政治局的成员不知道,甚至江青也不知道。周恩来通知黄永胜晚上到人民大会堂来讨论政府工作报告。可见原定国庆节前后召开的“四届人大”的准备工作正在有条不紊地进行。当时黄、吴、李、邱的心情还不错,一是他们对主席的检讨,在主席那里过了关,虽然,主席在南巡时对刘丰等人说“庐山的事情还没有完”(李作鹏从刘丰口中得知),有些不理解,但总无大碍,无非再接着检讨。主席喜欢占上风。二是黄、吴、李、邱经过艰苦努力,经过和江青几次舌战,终于同意军队解放一批干部,国庆节要上天安门亮相,诸如张宗逊、杨勇、梁必业、肖向荣、李雪三、张贤约、王诤、王恩茂、吴克华等等。三是“四届人大”的人事安排,黄、吴、李、邱均有重任,黄为第一副总理,张春桥、李先念、纪登奎等也是副总理,李、邱也是副总理;吴是副委员长,只是大家不理解,主席为什么要康生当委员长,而不让朱老总当委员长,总理还叮嘱这几个将军在会上不要再议,不要放炮,主意不是他们几个的。

文革前政治局开会,书记处开会,按中办的安排进行,文革时就不同了,毛主席走上一线,亲自统一指挥党、政、军。因此,政治局照顾毛泽东的生活习惯,一般上午睡觉,中午起来吃早饭,下午3点开会或办公,晚上到人民大会堂吃中午饭,开会到下2、3点,然后回去吃夜餐,睡觉。

但那个晚上黄永胜就滞留在人民大会堂。

黄永胜的警卫参谋费四金回忆,那一天比较平静。直到晚上快8点,黄永胜才坐车从西山到人民大会堂。为什么晚上快8点才走?因为周总理召集会议一般都是在晚上8点半,提前五六分钟到就行了。黄永胜住在西山,路上要走40多分钟,时间由警卫参谋费四金掌握。

费四金随黄永胜到了人民大会堂,首长在里面开会,各首长的警卫人员在外面大厅坐着聊天,费看见周总理两次出来接保密电话,虽然福建厅里有电话,但电话没有加密。周总理第二次出来接保密电话时大约夜里12点多。12点以后,周恩来和警卫员走了,事后知道是到毛主席那里去了。夜里1、2点,华国锋从人民大会堂北门进来了,4、5点周恩来召开政治局扩大会议,直到第三天我们才回家。

江青到会议厅后,会还没有开,她拿着一副扑克,张罗着打扑克。都什么时候了,还玩扑克?吴法宪明白江青是在试探,反正心里没鬼,玩就玩。张春桥和江青一家,黄永胜和吴法宪一家,结果黄永胜和吴法宪赢了。

王医生接了三个有背景的婴儿

“九一三”事件前的那一段,也奇了,“三0一”医院妇产科同一间产房连着出生了三个有背景的婴儿。这三个有背景的婴儿又先后住同一间病房,在妇产科一进门右拐头一间,八九平方米,如果不说,和别的产房没有什么两样。有意思的是,三位产妇都是由一个姓王的老医生、妇产科副主任接生的。第一个是毛泽东的孙子毛新宇,总参谋长黄永胜指示,一定要把主席的孙子保下来,每天要报告母亲邵华的体温和状况,要当成政治任务。总后勤部部长邱会作的夫人胡敏是邱办主任,她指示“三0一”医院的院长靳来川亲自管理。毛新宇出生的那天,胡敏亲自到产房坐镇,生怕有半点闪失。这还不算,每天还要去产房问长问短。幸亏是毛老人家的宝贝孙子,要是林彪的孙子,那可就坏了,“九一三”事件后还不成了大罪状。

第二个婴儿是总参谋长黄永胜的孙子黄小波,这是黄家和刘兴元家的后代。胡敏也一样,生产的那天一直在产房坐阵。

8月31日,到邱会作自己抱孙女时,胡敏还是如此,当然规格不由自主地要降许多,邱家产妇住了四、五天就出了院。9月12日,邱会作的孙女邱燕恒12天了(这是邱家和张霖之家的后代,张霖之是煤碳工业部部长,是在文革中唯一被打死的被毛主席和江青亲自点过名的部长,邱会作、胡敏同意这个红“黑”结合的婚事,真是高风亮节,难能可贵,这件事周总理、叶群都帮了大忙),邱家十分热闹。

按老百姓的说法是婴儿第十天,要好好庆祝一番。但大家都忙,就挪到了星期天。老丈母娘来了,在西郊机场工作的路光爱人的表姐夫一家来了(仅为此一来,就关了几年,转业都不准,做复员处理),炊事员老刘师傅也来了。西山上还有个战士炊事员,做了一大桌子菜,但人多不够吃,又下挂面,又买馒头,吃了一顿热热闹闹的晚饭。

邱会作不在,那一段他心情不好。黄、吴、李、邱在庐山上摔了跤,之后风声一阵紧一阵。邱会作虽然按规定每天读马列的六本书,听国防大学讲课的录音。但心里却老是忐忑不安,不知命运如何。他下午在京西宾馆开国防工办的会议,会后约吴法宪在京西宾馆见面。邱从李作鹏那里得到毛泽东南巡的一些讲话内容后,几个人都没有跟吴法宪通气,怕他再捅漏子。家人吃完晚饭已经是下午6、7点钟,邱会作回来了,他和大儿子邱路光说了会儿话,就送客人走。大儿子拿着武汉军区副政委谢胜坤子女的来信,讲给邱听,说谢的爱人陆慧明阿姨还关在南京大学地下室受摧残,希望邱能救救陆阿姨。婴儿和邱路光的爱人留在西山,邱路光的部队在新乡,他是特意请假回来的,因为第二天要到“301”看牙,他就和母亲胡敏下山回总后大院了。

邱会作先走的。工作到半夜,他心里烦,多喝了几口酒,就睡了。黄、吴、李、邱的睡眠都要靠安眠药“保驾”,睡前公务员张军给邱会作吃了两三片安眠药。

刚睡着没多久,凌晨4点左右,邱会作被秘书叫醒,说周恩来总理来电话,叫他立即到人民大会堂,说有个重要的会。邱会作晃晃悠悠到人民大会堂时,安眠药的劲还没过呢。李作鹏是警卫员掺进会议室的,他的药劲也没过。

邱会作猜不出半夜召集紧急会议干什么,听说周总理、黄永胜他们在人民大会堂修改政府工作报告,那也用不着半夜开会啊,会不会是倒霉的“庐山”又发作了?从北戴河那边的情况看,也不大像。几个小时前,叶群还从北戴河打电话来祝贺邱家有了孙女,称赞他给孙女起的名字好,还说女儿豆豆订婚了,要邱夫人胡敏打个电话给豆豆祝贺。看来,不会有什么麻烦事,要不,叶群哪有心思给女儿办婚事……可是为什么半夜开紧急会议呢?狐疑的邱会作被服务员引到会议厅,也没注意是新疆厅还是四川厅。他小声问李作鹏,知道什么事吗?因为李作鹏接到过周恩来的电话,不让山海关机场的三叉戟起飞,所以他猜到一点情况,说可能是北戴河出事了。邱会作想,北戴河?林彪?能出什么事呢?

五点左右,周恩来宣布开会,他对江青的态度大为转变,总理对江青客气地说:“今天晚上发生的事,你不会感到突然吧?”(总理以为江青知道了,其实她不知道,因此毫无反应),接着他提高嗓门说,林彪跑了,他坐飞机跑了!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