缪斌是汪精卫南京政府的考试院副院长,抗日战争末期受蒋介石委派秘密与日本媾和,媾和失败后,事件的重要证人、国民党军统首领戴笠又在飞机失事中死去;此时美国发现了此事,向蒋介石施加压力,缪斌被拘押审判,庭审中百口莫辩,成为第一个被以汉奸罪名枪毙的中国人。

秘密受命与日本媾和

二战后期,美国总统罗斯福、英国首相丘吉尔和蒋介石1943年11月在开罗举行会议,会后发表了《开罗宣言》,声明三国将联合向日本侵略势力作最后的反攻,在战争胜利后,把中国东北、台湾和澎湖列岛归还中国。

但1945年2月,美、英、苏三国首脑在雅尔塔举行制定最后对日作战方针的最高会议时,却没有邀请蒋介石参加。1945年8月,美、英、苏三国发表敦促日本政府立即无条件投降的《波茨坦公告》时,也没有邀请中国。

蒋介石担心美、英、苏三国出卖中国的利益对日讲和,也担心日本与三国进行有条件投降的谈判,把保存汪精卫政府作为日本从中国撤军的条件。而重庆的国民政府远离华北和东北,而延安离两地都很近。谁先控制日本军队占领区,谁就有可能控制整个中国。蒋介石担心日本崩溃后中共势力难以控制,所以试图让日本在保留一定实力的情况下投降。由戴笠指挥的国民党军统组织决定让汪精卫政府的考试院副院长缪斌去做这件事。

缪斌曾是黄埔军校做教官,任过北伐军第一军的副党代表。26岁出任江苏省政府委员兼民政厅长,但因贪污渎职去职。抗战爆发后,他投靠日本人,担任华北“新民会”副会长。汪精卫1940年在南京另立亲日的政府之后,缪斌出任立法院副院长。后来见战事对日本不利,缪斌便又和重庆方面的何应钦及戴笠等接上了头。1944年夏,他捎给国民政府军政部长何应钦的信件被汪精卫的特务发现,被软禁了一段时间,但因日本军方出面为他说情,汪精卫他贬职为考试院副院长。日军情报机关为了搜集重庆方面的情报,默许他用无线电台与重庆方面联系。后来驻上海的日本记者田村将缪斌介绍给内阁情报局总裁绪方竹虎,绪方又将他介绍给了当时的日本首相小矶国昭。

缪斌被告知,中国方面与日本单独讲和的条件是:日本从中国全面撤军,解散南京政府和取消满洲国国号,中国即可与日本单独签署和平条约。为慎重起见,缪斌要求戴笠提供保证。戴笠向蒋介石请示,蒋介石给戴笠下了一个手令“特派缪斌为代表同日本政府协商和谈”。

在日本四处碰壁被怀疑

小矶国昭对中国的方案很感兴趣,有意接受中国的条件。

当时日本正准备进行本土决战,如果能和平体面地解决中国问题,把几十万大军撤回日本,可以有效地解决兵员不足的问题。此外和中国单独讲和还有助于瓦解同盟国阵营,在外交上也是一大胜利。小矶国昭遂派遣自己的密友到上海会晤缪斌,双方商定了“和平方案”的初步框架。1945年2月初,小矶密令缪斌携带无线电台及随从七人乘军用飞机前往东京,让他直接在东京与重庆通讯,以便确认蒋介石方面的决心。但上海方面的日本陆军反对缪斌的工作,在当地加以阻挠,结果化名“佐藤”的缪斌只得一人于3月16日乘飞机抵达东京。

缪斌抵达东京后,当日夜晚向绪方竹虎出示了蒋介石给他的电文及其他证据,表示:“来日之事,蒋委员长也知道。我接受的内部命令是,中日和平交涉的最后限期是三月底以前,而且中日和平从根本上说要以日美和平为前提。”缪斌带来了据称是得到蒋介石同意的《中日全面和平实行案》,其核心是停战、撤军和取消汪精卫政权。具体内容是:一、满洲问题单独协商;二、日本完全从中国撤兵;三、取消南京政府,设置留守政府,重庆政府三个月内迁都南京;四、留守政府由重庆方面的重要人物组织;五、南京政府的要人在东京由日本政府收容;六、日本与英美讲和。缪斌要求绪方竹虎安排他首先与东久迩宫大将会晤。

缪斌第二天前去拜访日本防卫总司令官东久迩宫大将,他属于日本皇室有影响力的成员。东久迩宫问道:“你是小矶首相接到日本的,为何要首先会晤我?”缪斌称:“重庆方面认为,日本除了天皇以外,没有人值得信任。由于我不可能见到天皇,便希望将这个问题向殿下提出,并请求您将我的口信转达给天皇陛下。”缪斌强调:“美军在占领菲律宾之后将登陆冲绳。到了决定性的时候,苏联将侵入满洲,而重庆方面愿意日本保留天皇制。”

缪斌的活动在日本高层引起争议。当东久迩宫将缪斌所言通告给参谋总长梅津美治郎后,梅津的回答是:“中国人讲的话哪儿能当回事!”在缪斌赴日本前后,蒋介石通过使者又向在上海的日本最高将领冈村宁次传了话:“中国与美国不可能分离,但中日两国提携对东亚非常重要。

所以,我有意在适当的时候为日本讲话。能拯救日本的只有我。”

但冈村宁次并没有理睬蒋介石的话。日本的中国派遣军中专门从事秘密谈判的今井武夫也以缪斌品质低下为由反对与缪斌接触。外务省则以汪精卫政权已得到“国际承认”为借口,反对缪斌所带来的取消汪精卫政权的提案。日本陆军、海军和外相都怀疑缪斌是否与重庆方面有联系,指责缪斌没有委任状,怀疑他是个江湖骗子或掮客。他们还认为,联合国军队方面将取得胜利,蒋介石没有理由与日本进行和谈。重光葵外相正在全力以赴请苏联出面议和,对其他的渠道不予重视。

日本最高战争指导会议3月21日召开,主题便是讨论缪斌带来的方案。重光葵公开声称,首相撇开外相直接从事外交活动侵犯了外相的权力,因此首相如果违背他的意见一意孤行的话,那倒阁也在所不惜。会议没有结论,四十分钟就散会了。小矶国昭无奈单独向裕仁天皇上奏,天皇表示反对。第二天天皇下令尽早将缪斌遣返回中国。

失去了保护神

缪斌在日本躲藏逗留一段时间后回上海,1945年5月25日,他收到重庆方面“停止关于所谓和平撤兵谈判”的电报,缪斌的活动就此告终。1946年3月17日,在蒋介石与缪斌之间承担中介的戴笠因飞机失事坠死,缪斌失去了强有力的保护人。

此时,美国驻日本占领军在接收日本战时内阁档案时,发现了日本内阁讨论缪斌活动的档案及《缪斌与东久迩宫和平会谈的记录》。东京审判时,日本方面举出的辩护资料《木户日记》中也有缪斌工作的记录,此事立即引起各方面的关注。

在盟国的对日理事会上,苏联指责中国政府联络美国派遣缪斌到日本,策划对日妥协。

而当时国共两党已经处于内战一触即发的紧急状态,中共也批评蒋介石利用缪斌策划投降。麦克阿瑟遂电询蒋介石为什么瞒着美国与日本单独媾和。还准备传缪斌去东京做证人。蒋介石复电表示绝无此事,并立即下令逮捕了缪斌。

第一个被处死的汉奸

针对缪斌的审判1946年4月3日开庭,检察官宣读起诉书,列举缪斌勾结日本侵略者、通敌谋反、为害本国、担任日军特工和伪府要职达八年之久等一系列罪行。当讯问他叛国的罪行时,缪斌取出准备好的材料,为自己辩护说:“蒋委员长曾说过,抗战有种种途径,除战场外,策反也是重要的工作。本人虽然出任伪职,但身在曹营心在汉,曾与中央军统局暗通消息,为了救国搞软性抗战,做策反工作,谋求以敌制敌,促进敌人自己溃散。”

缪斌一边出示有关电报等证件,一边口称“敬之兄”,述说与何应钦等书信来往的密情。但检察官一再声明不要他陈述这些事,只要他供述在日伪政府任职期间犯下的罪行。但缪斌仍然按自己的思路说。最后不得不匆匆终止审讯,宣布8日下午2时判决。 4月8日审判长问过他的姓名、年龄等之后,当庭宣判:“被告缪斌通谋敌国,图谋反抗本国,处死刑,褫夺公权终身。”

缪斌的秘书和家属在国民党要员中进行贿赂,甚至把缪斌自己的保险汽车送给了何应钦,但是不起作用。缪斌5月21日中午被枪决,是二战后第一个被以汉奸的罪名处决的中国人。